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七章:凌波剑法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14

  陈广生练了一天,除了使那桃树花瓣摇落坠尽,损枝折叶外,再没有什么成果。

  第二天,陈延信又把陈广生叫到后山,问:“广生,你昨天练了一天,没有成果,那有没有什么心得?”

  陈广生便说:“要发出一拳,使桃树断裂,又没有拳风,必然是要运气发力,却要懂得如何控制力道。至于如何控制,儿子却始终没有掌握好。”

  陈延信听后高兴得“哈哈”大笑,说:“很好,就是需要你自己悟到这些!你已悟了,那为父便将其中运气之法传于你,你要用心修练,用心参悟,才能运用自如。”

  陈广生本来为自己练了一天没有成果而懊恼,听到这话简直是意外之意,便笑着道:“多谢爹爹!”

  陈延信便把运气之法一句句念给陈广生,陈广生认真地听着,一句句记在心里。又听陈延信嘱咐道:“这套运气之法,必须要有扎实的硬功为基础,旁人听了也是白听。你练时,一定要注意,绝对不可操之过急,要潜心修练,才能有大成!”

  “是!”

  陈延信知道陈广生其实心底聪明,只是十分认死理。这样的性子,有坏处,当然也有好处:别人嘱咐他的话,他只要答应了,一定会紧守。他自小就是不骄不躁的脾气,在练功方面,陈延信是十分放心自豪的。只不过觉得他心底单纯,将来走江湖怕是会吃亏,于是前段时间让陈广生自己出去闯闯,好历练一番,却发生了绯樱的事。他当时虽然十分生气,但等事情过后,觉得经一事,长一智,男子总要经历过情爱这一关,反而又高兴起来。于是便放心离去,让陈广生自己潜心修练。

  盛春山景十分绚烂,花儿渐渐薄弱,转成清新的绿色。清风徐来,鸟鸣啾啾,陈延信走在山间,想到儿女长大成人,五峰铁拳派名镇一方,真是不亦快哉!可是转念又想起锦衣铁面人滋扰的事,想到江湖之上不免又要起一番波澜,便又沉重起来。

  走着走着,猛然一抬头看到山路间一个小姑,娘跳窜窜、怒冲冲地走来,走近一看是郭茜痕。郭茜痕看到陈延信便指着前面问:“陈广生那个臭小子是不是还在那里练功!”

  陈延信一皱眉,心想这个小姑娘怎么能当着我的面,叫我儿子是“臭小子”。于是有意挺着胸,端出长辈、帮主的架子,不耐烦地“嗯”了一声儿。

  郭茜痕一嘟嘴,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袖子一卷就要继续往前走,要去跟陈广生打一架似的。陈延信见她竟然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便一伸手拦住她,沉着脸说:“郭小姑娘,广生正在练功,你别去打扰!”

  郭茜痕抬头望着陈延信,又娇又怒的声音说:“可是他太奸诈了!他今天居然又没有叫我起床!”

  陈延信眉头皱得更紧,问:“他叫你起床干什么?”

  “练功啊!将来我们跟秋姐姐结拜,我的武功一定要高过他!要不然,我就是小妹妹了!”

  “小妹妹不好吗?”

  “不好!”郭茜痕一瞪眼,一嘟嘴说,“我家里都有四个哥哥了!”说是“四”,却张开五根手指,“实在当烦人家妹妹了,我要当姐姐!秋姐姐就是因为她是人家的师姐,可以对人说话凶巴巴的,好过瘾!”

  陈延信看她天真无邪,便暂且忽略了她容貌上的妖异,憋着笑说:“可你功夫底子怎么样?要是不好,可是不容易超过广生。广生要是脑子再灵活一些,那便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

  “那他就是死脑筋啊!”郭茜痕还是没有注意到,他正对着一个当爹的说人家儿子的坏话,“所以我呢,就准备在灵活之上打败他!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要练好轻功,然后打得他找不到北!”

  陈延信便笑着说:“很好,那就去练!”

  郭茜痕便笑着将头重重地点了点,就要继续向前走。陈延信连忙拦住她说:“练轻功为什么要去那里!”

  “爬树啊!”

  陈延信不禁笑起来说:“你是小猴子?练轻功要爬树……你跟我来,我让我夫人教你,她可是清波派弟子,剑法轻功一绝!”

  “清波派!我不要学清波派的功夫,都是三脚猫!”

  “混帐,你这个小丫头跟过来看一看,见识一下我夫人的功夫,就要打自己的嘴了!”说着,顺手提溜着郭茜痕走了,免得她去打扰陈广生练功。

  郭茜痕挣脱着也没办法,被陈延信一路捉小猫儿似的给带到后院。见陈夫人正指点两个女儿练剑,陈延信便放下郭茜痕,对陈夫人说:“夫人,这小丫头片子说清波派的功夫都是三脚猫,让她见识一下!”

  陈夫人笑着与女儿们对望一眼,陈家大姐陈灵芸便笑嘻嘻地走出来,像平日在廊下逗玩儿小猫儿一般弯腰对郭茜痕说:“郭小姑娘,你陈大姐姐的师傅便是我娘亲,我便也是清波派的弟子,你先来看看我功夫。”

  陈灵芸笑着一退步,拿着剑耍了套清波派的入门剑法:凌波剑法。这套剑法,重在身形飘若湖边之柳,被风吹着,飘拂不定,柔若无骨。耍起来时,剑光闪闪,又似轻风中的湖水,水光泛泛。让人想起,沿岸种着垂柳,被风吹指着的湖水风光,也便有了“凌波剑法”这个名字。

  郭茜痕本来还十分不放在心上,只斜眼看着。一会儿看到陈灵芸时而跃起,时而落下,一把轻剑被使得行云流水。有些时候,整个身体竟然就飘浮在半空,衣袂被剑风鼓动得翻飞着,再加上陈灵芸身量高挑,真就似仙女一般了。郭茜痕心里实在羡慕,又跳又笑,拍着手叫着好,连连说:“陈大姐姐,好剑法,好剑法!”陈家二姐、陈夫人与陈延信都看着郭茜痕的样子直笑。

  陈灵芸耍完一整套“凌波剑法”,落在地上朝着郭茜痕做个鬼脸,得意地抱起双臂,仰着头问:“郭小姑娘,怎么样!”然后便等着郭茜痕一连串的甜蜜蜜的夸奖。

  果然,郭茜痕眼睛一眯,迈着小步子巴巴地凑过去,先就讨好地露出甜得能滴下蜜的笑说:“陈大姐姐,你刚才练剑的时候,身体停在半空中,轻飘飘地就落了下来,简直就像是仙子一样!不,陈大姐姐就是仙女!仙女姐姐,您能不能教我一两招啊!”

  “我们清波派收弟子呢,第一必须是女子;第二,要么是孤女,要么一定得心地善良!你呢?”用手支着下巴,拿眼睛打量着郭茜痕。

  郭茜痕连忙说:“那可以收我啊!我是女孩子,而且心地善良呢!”

  “怎么个善良法?”

  郭茜痕歪着小脑袋想,觉得给小猫小狗喂食的事太小了,帮家里的小丫鬟出气的事也不足道,想要找出一件救人命的大事。想了半天,终于一拍脑袋想了起来严肃地说:“有一年,我十三岁……”

  陈灵芸在心里直笑,想着正常人应该会说“十三岁那一年”吧!

  郭茜痕继续说:“有一天,我四个哥哥都跟着我爹都出去了,可算没人管着我,我就偷偷地从家里翻墙出去玩儿——我很会翻墙的!我到了外面,到处走啊看啊。心想,外面真大真好玩儿,可是比家里好多了!可是……”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外面也有不好的地方……”沉着脸忧思的样子,直逗得人发笑。

  陈家二姐陈月婵便问:“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郭茜痕便说:“我在大街上看到一群人打一个人!”

  陈月婵也显出厌恶的神情说:“这世间总有这样的恶霸,老爱欺负人,的确可恶。”

  陈灵芸说:“要是让我遇见这样的事,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陈延信望着夫人笑着说:“要不怎么说,咱们芸儿是当侠女的料!”

  陈灵芸听到爹爹夸自己,得意地把头一摇,示意郭茜痕断续讲。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