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章:红衣白衣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17

  陈广生第二天一大早便出门。

  他行动一向利索,策马狂奔,走得极快,可是想到还要找郭茜痕便又慢下来,不时到处走走。因此,直走了两天,才渡过黄河,来到河南府境内。

  中原大地,自来都是繁华之所,古韵新貌交织,却没有郭茜痕的影子;这里地域辽阔,一路行来会发现各处风俗略有不同,很是多彩,却也没有郭茜痕的影子;渐渐接近凤尾,空气的味道都变得有所不同,却还是没有郭茜痕的影子……

  陈广生找了许久也不见她人影,不免担心焦急,到了凤尾就很怕会见到秋以桐,因为觉得是自己弄丢了她救下的郭茜痕。因此走得更慢。

  路终有尽头,即使走得慢,也终究是会走到的。再次走进凤尾城,陈广生自觉不再是初次来的这里的莽撞小子。那时,他一个北方来的莽撞小伙子,带着天然的粗犷与豪爽,见位于中原大地的凤尾城竟然山明水秀,不输江南之地,可是天气、建筑、人文又都是中原的。又是人口聚集的地方,各自带着各地的风格,在古朴清雅的风韵之上平添上风流浮华的艳笔。当时的他,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现在想来,凤尾城如今的样子,不就是另一个郭茜痕!

  陈广生进入凤尾城地界,见湖旁建着几间房,本想过去给自己的马讨点粮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间大酒楼,便唤人出来将马牵去好好喂一喂。自己一边往里走,一边对穿身长衫迎来的小二哥说:“要一斤熟牛肉,一大碗面,一壶酒!”那小二哥听到这些,倒愣住了。陈广生不明,还嘱咐一句:“要快,还着急赶路!”

  那长衫小二干干地答了个“是”,偷笑着走下去。陈广生还不明白这小二哥偷笑个什么紧,再往里一进,顿时呆住了——这次他倒没有错进个妓院,的的确确是酒楼,可是豪华雅致,非比寻常。

  大堂当中一大屏假山,上面有水流下,流到一个大风轮的轮叶上,使风轮转动,轻风徐来。旁边又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风轮,这个驱动那个转,那个又促使水流,又将水转到假山上流下。机关精致又风雅,旁边错落着许多花儿,白的茉莉,紫的丁香,正结着果的果树。风轮扇出的风,带着花香果香弥漫整间酒楼。

  陈广生于是明白那小二哥为何偷笑了,自己一个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莽汉,是与这风雅的精致不相衬。他暗笑一下,转头看看,才看清吃饭的散桌也是由轻纱帐幔与雕镂精致的木壁隔开的,便找了个空桌子坐了。他一身粗布衣,风尘仆仆的,坐在这样的地方,果然是有些不自在。

  过一会儿,他要的牛肉、面与酒上来了。陈广生一看,盘子、碗、酒壶与酒杯一律都是白瓷底上水墨花草样儿,比起别处的,又小又精致。陈广生哪里用过这样的小酒杯喝酒,不耐烦地放到一边,直接用酒壶猛灌几口,便开始就着牛肉吃面。

  一碗面吃了一半,听到背后木壁那边有几个人过来坐下。听到一人说:“这地儿风光倒是不错,就是这香太浓了!哎……咱们这凤尾好好一块仙气地儿,来了这些个寻欢作乐的王爷公子,越发浮艳!净弄这些精致的淘气!”陈广生听他这么说,顿时心生好感。转过头,从木壁花样镂空的间隙看到隔壁,原来是三个文士打扮的人。他们头发花白,衣服素净,虽然朴素,却透出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又听另一个文士说:“可是清净啊!最近这凤尾城里,真是不太平!”

  “可不是!光那个寒梅山庄就出了多少事!”

  “一会儿说寒梅山庄里有宝藏,一会儿说有信义王留下的兵书……”

  陈广生听到“信义王”三字便是一惊,侧着头竖着耳朵细听,心想原来信义王留下的书是一本兵书?那就难怪了,信义王用兵如神,从无败仗,他的兵法肯定精妙,难怪锦衣铁面人掘地三尺也要找。

  然后又听那文士说:“听说今天又出了一件事,说是梅若虚害死他师妹,他这师妹的女徒弟和儿子就去找他师伯报仇。两位说说,这些江湖人士,门派之间打打杀杀,不把人命当回事儿也就罢了,还弄到一家子里头!师妹、师兄、师侄、师侄在那儿杀来杀去,像什么话儿!这不是一门子畜生吗?”

  陈广生听到前半截,还在想,秋姑娘和周兄弟已经回凤尾去寒梅山庄了,我得赶紧去帮忙。再听后半截,不禁大怒,一拍桌子喝道:“胡说!”

  吓了隔壁那三个文士一跳,说着:“哪来的莽汉!”

  陈广生一掀帐子走出去,目光隔着帐子向那三人一刺。看他们年纪大了,也敬重他们是读书人,就忍着怒气说:“三位并非江湖人士,怎可如此妄议!你们文人重气节、重境界,我等江湖人士,重侠义、重情重情,自是有所不同!”末了,补了句“文人之中也有败类!”便叫着结帐。听那小二哥说“五百文”,又吓一跳。不过,急着去帮秋以桐与周潜光的忙,也不多计较,丢了点银子便骑马走了。

  他这一路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往寒梅山庄赶。还在山路上,便听到一阵打斗声,使上轻功,几步跃上去,看到寒梅山庄大门口的空地上,一群人正在打斗。陈广生定睛一看,却是一大群白衣飘飘的女子正与红衣弟子斗在一处儿,但其中并没有秋以桐与周潜光。

  那群人红衣、白衣相衬,再加上剑光忽闪,分外耀眼。陈广生心里发急,眯着眼皱着眉四处搜寻秋与周的影子,却听到后面一个声音道:“陈广生,你也来了!”

  转头一看,正是仍旧用黑巾蒙面的秋以桐,还有周潜光,喜得道:“秋姑娘!”转头又看看正与红衣弟子斗成一团的人女子们,指着问:“这些是什么人?”

  “清波派的!”

  听说是自己娘亲、姐姐的同门,就想去帮忙,但也不能冒失。见双方都不见败势,便先向秋与周问:“这是怎么回事?”

  秋以桐露出的眉毛一皱,说:“随我过来……”领着陈广生转到一边,指着寒梅山庄大门口站着的梅若虚、傅展图和白心让又说:“我与师弟过来时,傅展图与白心让正向梅师伯要《信义兵书》,梅师伯说他根本没有《信义兵书》。他们两个就叫人抬出一箱金子,说是要买师爷传给梅师伯的所有东西。我师伯说,师傅赐下的哪怕只是一块布,那也都是无价之宝,金山银山也是不能卖的!”

  “这话说的好!”陈广生大声赞道。

  周潜光也点点头说:“梅师伯当时说话的样子,的确不像是作假。”

  秋以桐接着说:“我们两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弟子来报,说是清波派的来要人。梅师伯好似正不想与白心让、傅展图再多说话,连忙就出来了。清波派的姑娘们说她们的一个师妹被寒梅山庄给扣了下来,寒梅山庄的人说绝无此事,然后就打起来了!”

  “清波派的人一向不问江湖事,在江南待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跑凤尾城来了!”

  周潜光眼望着那些姑娘道:“师姐说她们身上一股子药味,我看她们脸色暗沉潮红,听听她们的声音,也是又浮又燥。想必是肝气郁结,浮燥易怒,脾胃失和,应该是长期忧思着急所至。又是一股子药味,应该是她们很看重的人久病不愈。凤尾生得好药材,也聚人才,过来寻医的吧!”

  陈广生看了看说:“她们心里着急,肯定容易动怒,寒梅山庄的人没有扣她们的人,讲清楚不就完了,也值得大打出手!”说着要过去阻拦。

  秋以桐伸手拦住,“你又多事!”

  周潜光说:“长期忧思,聚些无明火在体内,再这么下去要闹大病,发出来对身体好。让她们打一打,出出汗挺好!”

  陈广生干笑着说:“还出汗……再打下去,要见血了!”说着跃身向前,大声道:“不要打了,各位请住手!”连喊几声儿,众人才终于停下手来,红衣白衣分站在两边。

  为首的白衣女子向陈广生一声断喝:“你又是什么人!”听得出来,这女子本身也肯定是个火爆脾气。

  陈广生见这女子二十五六模样,便道:“在下乃是五峰山铁拳派弟子,家母也是清波派人,斗胆称姐姐一声‘师姐’!”

  白衣女子见这个大个子说话还挺客气,又跟自己门中人有些联系,语气便客气下来,问:“你是任如意任师叔的儿子?”任如意正是陈夫人名字。

  陈广生连忙答:“是。”

  白衣女子点点头说:“很好,师弟,你快过来帮忙。寒梅剑派的人卑鄙无耻,明明扣了我们的师妹在这里,偏偏不承认!”说着语气也尖利起来,转头用剑直指梅若虚。

  红衣弟子见有人对掌门不敬,连声喝骂,清波派的人也毫不示弱,双方又成剑拔弩张之势!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