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二章:孤燕不夏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18

  陈广生看到萧燕的背影时,心里就是一阵恍惚,总也觉得像是在哪儿见过。经周秋以桐这一提醒,一拍脑袋,手向前指着,眼瞪着要向秋以桐说出来。秋以桐伸手打下他伸出的手臂,回头看一眼梅若虚,小声说:“知道就行!”

  周潜光也注意到萧燕身上的污迹,觉得蹊跷,听到秋以桐说“绿衫”,便想到秋以桐跟他过过的——梅若虚五十大寿时,出现的“绿衫人”!

  秋以桐转头见周潜光直出神儿,便问:“师弟,你想什么呢?”

  周潜光醒转过来,便说:“这……没听说过谁用药,非得是春末夏初结的白南星——这个季节,不结白南星的!”

  “这世上总有些奇门偏方,就爱用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秋以桐说。

  三人身后,红衣弟子见清波派的人离去,纷纷收剑,向梅若虚复命。梅若虚道声儿“回去”,转身便进庄内,红衣弟子便跟了进去。白心让与傅展图还站在门口,前者向秋以桐三人一抱拳,笑吟吟地道:“三位先请。”傅展图则一直盯着秋以桐。

  秋以桐看见白心让就觉得讨厌,便“哼”地一声儿冷笑将头转到一边。周潜光于是率先走过去,像白心让那般彬彬有礼地道:“白公子先请。”白心让只好先走进去,周潜光走在他身旁,陈广生跟了进去。

  傅展图有意落后几步走在秋以桐身边,望着她说:“听白公子说,你既然称梅掌门为‘师伯’,那就是他在梅掌门寿宴之上见过的秋以桐,秋姑娘了。”

  秋以桐便拉下脸上的面幕,转头望着他说:“没错,我姓秋,叫以桐。”

  傅展图原本见她的眉目带着些英气与冷傲,还以为她长着一张苍白冷傲的脸。实在没想到面幕遮着的竟是桃腮、秀鼻、樱口、尖下巴,肌肤丰润,一派小女儿的娇艳之态,与她眉宇间的英气,碰撞出一种别样的美。先是惊讶了一下,而后笑起来说:“原来秋姑娘……”

  “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姑娘的眉眼长得挺像一个人,看到真容,又觉得不像了。”

  “像谁?”秋以桐明知故问。

  傅展图掩饰道:“一个丫鬟!”

  秋以桐便不高兴了,冷声道:“傅公子原来是个丫鬟啊!”

  “你说什么?”

  秋以桐眉毛一横说:“你有眼睛,我没眼睛吗?我们不就是眉眼之间长得有些像吗?故弄玄虚!”紧走几步,反而走在几个人前面,直追着梅若虚走到栖云堂。

  梅若虚刚坐到堂中,遣散了弟子,秋以桐便跨了进去,问:“梅师伯怎么看我师傅被杀的事!”

  梅若虚不胜其烦,顺手把桌上的茶杯茶碗扫到地上道:“什么《信义兵书》,这世上根本没有!这是有人要害我寒梅山庄,一时说有宝藏、一时说有《信义兵书》!秋儿、潜光,兰师妹也是因此而死的啊!散布谣言的人,太可恨了!”说着,一捶打在桌子上,那桌面应声而裂。

  面对他这般震怒,周潜光与秋以桐都显得很冷漠。周潜光更是冷声问:“那师伯查出些眉目了吗?”语气、表情里满是怀疑。

  果然,梅若虚被周潜光的怀疑激得一瞪眼,就要说出些什么,又忍了忍没说。喘口气,冷声说:“还没有!”

  傅展图看这情形,便道:“梅掌门,看来今儿这买卖是谈不成了,咱们改日再谈!这箱金子,就先放这儿!”指着一旁的一小箱金子。

  梅若虚不耐烦,却还是忍着,客气地说:“还请傅公子叫人抬走吧!无功不受禄,王爷想要的东西,我寒梅山庄真的没有!如果有,那种东西事关社稷,我梅若虚虽是江湖草莽,也懂得轻重,定然会呈给王爷的!”

  秋以桐与周潜光互望一眼,知道他们指的是《信义兵书》,直在心里喊:“《信义兵法》要交到一个重信守义的人手中,梁岚璋不配!”

  傅展图听了这话,看了白心让一眼。白心让道:“那么,这一箱黄金,便是王爷给梅掌门的赏赐!若是江湖人士,都这么心系社稷,那咱们大梁,早把蛮夷之国全统一了!”说着时,眼睛飘向秋以桐,算是回敬她“狗腿子”之语。

  陈广生也不知该怎么回敬他,只是沉声骂:“不要脸!”

  白心让听到了,用阴冷的目光盯他一眼,一拂袖说:“告辞了!”

  傅展图走出去,又转头看一眼秋以桐。秋以桐满心都是师傅被害的事,发现他看自己,平添一股无名火,便喝道:“站住!”他们两个停住。秋以桐一边抽出袖子里的兰华剑,一边怒声问:“你们两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吗?”

  傅展图道:“没错。我们买齐王府从前的长史官孟宏久的遗物。”

  秋以桐说:“那你们可知,我师傅兰华仙子也是他的弟子?”

  “知道。”

  秋以桐将兰华剑横在掌中,目光如剑地道:“这把兰若宝剑,是师爷传给师傅,师傅又传给我的!你们开个价?”

  梅若虚听到秋以桐这话,一下从座上跳起来喝道:“秋儿,你说什么!”

  傅展图却疑惑,反问:“秋姑娘想卖多少?”

  秋以桐冷笑着说:“你们要我开价?”

  “黄金、白银、珠宝、田地……随姑娘说。”

  “好!那就跟你们家王爷说,用他的命来换!”一句喝出,眼睛里悲愤的泪水也随之落下。

  傅展图一惊,又疑惑地道:“秋姑娘这是何苦?”

  “我师傅与世无争,却被人暗杀。除了她是孟宏久的弟子,还能有什么原因!你们又在这里找兵书……”

  “秋姑娘误会了!”

  周潜光走上向,扶住师姐向傅展图道:“我们会查清楚!”

  傅展图无奈地叹一声儿,冷笑一下与白心让一起走了。

  梅若虚走过来说:“其实王爷是听了有人散布的谣言,才知道世上有《信义兵法》,这才派人过来的。老夫觉得,那散布谣言的人才是杀害你师傅的真凶!”

  秋以桐瞪他一眼,心想: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忍住了,抬脚便走,周潜光与陈广生便跟了上去。秋以桐一走上山道,远远看到白心让与傅展图,便止住了脚步。陈广生与周潜光赶了上来。

  周潜光说:“师姐,我也觉得杀害师傅的真凶不会是梁岚璋!”

  “为什么?”

  周潜光说:“咱们从京城回来这一路,是接近了凤尾城才听到有人谈论《信义兵法》的事。并且,一提起就都会说,《信义兵法》藏在寒梅山庄。可见,的确如梅师伯所言,是有人暗中散布《信义兵法》藏在寒梅山庄的事,并且这个谣言的中心,就是凤尾城。在京城时,咱们也听人讲,皇上已近古稀之年,有禅位之意。几个皇子,必然争位争得利害!皇上在位几十年,丰功功绩无数,唯一的遗憾就是在收复匈奴国的战争上,败了几次。假如哪个皇子有奇兵妙法,将匈奴收复了,必然能让皇上另眼相看!所以,想要《信义兵法》的,要不然是皇子们,要不然就是王公贵族,或者边塞小国!皇子是为争夺皇位找《信义兵法》的,哪个皇子会把夺位的事摆到明处!当今皇上何其多疑,知道有人惦记自己的皇位,就算是已有了退位之心,那也肯定是不能容忍的!梁岚璋叫人抬着黄金来寒梅山庄买咱们师爷的遗物,那不就是明摆着找《信义兵法》吗?这样一个蠢人,怎么杀得了娘亲!”是啊,假如兰若华让一个蠢人杀了,那当真是种羞辱。

  陈广生说:“也有可能,梁岚璋是故意做出这副蠢样呢?”

  周潜光说:“那他做出这副样子,对他有什么好处?引得他父皇厌弃,兄弟防备?”

  这一下把陈广生说住了,直拿眼睛看秋以桐。秋以桐其实也知道不会是梁岚璋,就是被白心让与傅展图的举动想到《信义兵法》,想到师傅之死,心中又悲又怒,想要发出来而已。冷静下来,她用手支着尖下巴站在山道上,由着清凉的山风吹了一会儿。

  天色晴明,秀雅的寒梅山才披上的绿衣崭新崭新的,透着股水灵。头顶几声响亮的鸟叫,秋以桐抬头,看到一只羽毛黑亮得像披着黑锦斗篷的燕子,正张着大翅膀飞了过去。

  “好,既然‘孤燕不成夏’,那咱们便再看看那只‘萧燕’再说!”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