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五章:目似春水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1

  萧燕,这个高而瘦的女子与秋以桐一般,有着叫人看过一眼便不会轻易忘记的特质。她无疑是美丽的,而且是一种神秘的美丽。

  神秘则未知,未知不免叫人害怕。

  周潜光听了秋以桐的话,便说:“所以师姐也怀疑她是从假山秘洞进去的?看她身上的污迹,应该就是这样!假山秘洞,除了你与我,就是师姐带陈广生走过……”

  “还有那个‘绿衫人’!”陈广生说,“那个萧姑娘的背影看起来的确跟‘绿衫人’好像!”

  周潜光便说出自己的疑问:“假如萧姑娘就是‘绿衫人’,那么她一个月前就应该在凤尾城,可是她们明明是几天前才来到。”

  秋以桐说:“一个月前梅师伯大寿的那一天,她只需来到凤尾城,不必就在凤尾城。假如当时她们师姐妹正在离凤尾城很近的地方,她借口听说某处有良医要去寻过来。以她们清波派的轻功,有个一两天的功夫足够往来。”

  “如果萧姑娘就是绿衫人,那么她不就是有意闯进寒梅山庄,挑起事端了?”陈广生说。

  周潜光沉思道:“依我对梅若伯的了解,他在对萧姑娘这件事上的表现,的确太奇怪了!”

  “像不像是憋着没有办法说出的怨怼?”秋以桐问。

  周潜光说:“是啊……如果是平时,他讨好清波派还来不及,怎么会因为对方误闯山庄,救师心切打伤了派中弟子,就这样不放过?实在是奇怪……假如,萧姑娘就是绿衫人,那么一切就明白了。梅若虚与她是另有恩怨!”

  秋以桐补充着说:“并且这其中的恩怨只有她与梅若虚知道,都不想让他人知道!还有,散布寒梅山庄有宝藏与《信义兵书》的人只怕也是她!”

  周潜光道:“她与梅若虚有恩怨,又是从清波派弟子来到凤尾城中后,才开始有这种谣言的。梅师伯对散步谣言者的欲言又止,都可以证明就是萧燕!”想一想,周潜光在问到梅若虚对于散布谣言是不是有眉目了,他的确像是强忍着才没有说出来。

  “停停停!”对于一个只是初见的女子,陈广生听秋以桐与周潜光在她身上放了那么多的事情,实有些理不顺,“要是照你们这样说,萧燕闯寒梅山庄就是有意的?可是,你们别忘了,她手里拿着给她师傅的救命药!你们没听她们师姐妹说么,萧燕是最孝敬她们师傅的了。怎么可能会拿师傅的生命去冒险呢……”

  秋以桐的脸色冷而冰,透着一丝害怕与哀戚,“如果说,她就是想利用师傅之死,来激起清波派与寒梅山城的仇恨呢!她如果真是绿衫人,想要向梅若虚复仇,那就必须要有与之旗鼓相当的力量吧!”

  陈广生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信!一个年轻姑娘家,哪里会这样狠心,这样一肚子坏主意。”

  秋以桐本想说,千万不要小瞧了女子,却被周潜光抢先说:“当然要查到证据才能肯定!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漏洞就是……萧燕从哪里知道这世上有《信义兵书》?总不可能是凭空想出来的吧!”说着深深地望了秋以桐一眼。

  秋以桐也沉思起来。她与周潜光都知道,原本这世上只有他们的师父孟宏久知道《信义兵书》的存在,又只把这个秘密传给兰若华,也是到周家祖坟中,师姐弟两个才得知。那么锦衣铁面人、萧燕又会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萧燕会不会就是锦衣铁面人中的一员?

  这些问题使空气都变得焦燥,带着灼人的温度,使人就算是躺到了床上也难以入睡。

  终于盼到天亮,秋以桐想,终于有理由去盘问一下萧燕了。昨天她自从昏倒,师姐妹们都体谅她,没有去打扰。休息了一夜,秋以桐想着慰问她一下,也在情理之中——当然她是为了试探她。

  秋以桐敲了敲门说:“萧姑娘,你起了吗?萧姑娘?萧姑娘……”敲了一会儿也不听回音。赵璞翠正好走了过来,说:“直接进去就行了,不用这么客气。”说着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具飘荡在空中的“尸体”——萧燕上吊了!

  秋以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赵璞翠奔过去抱住萧燕的双腿,用力往上推着,急得喝道:“快叫人来啊!”秋以桐转头出去叫了周潜光与陈广生过来。

  陈广生将萧燕解了下来,周潜光忙去解救,清波派的弟子们又都赶来,又是哭又是劝。外面人听说到这里又有个人上吊,或者看热闹,或者说晦气。直闹了大半天,才终于听到萧燕咳嗽两声,醒了过来。

  赵璞翠喜极而泣,又忍不住痛声骂:“小燕儿,你弄的这是什么名堂,是觉得我们师姐妹流的泪还不够多吗?只差那么一点你就见阎王了,好在这位周公了精通医术,才救回你一条命!”

  萧燕听说是被周潜光救了,非但不感谢,还挣扎着打了周潜光一下又一下,哭着说:“为什么不让我死啊,为什么不让我死啊……”

  赵璞翠按往萧燕说:“师妹,师傅去了,咱们都很伤心!可是再伤心,也不能做傻事啊!”

  萧燕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师姐……我该死啊……都是我害了师傅,是我害了师傅……都是我不中用,误闯进寒梅山庄……如果不是,也就不会耽误了给师傅用药了!都是我的错啊,是我害了师傅啊……”

  赵璞翠心疼地说:“别这么说!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如果我不被寒梅山庄的事情给耽误住,肯定能够及时赶回,那么师傅也就有救了!就是因为我啊……因为我就这样笨,还会走迷了路……”那悲伤悔恨的样子,任何看了,都会心里一疼。

  陈广生在门口看到,便小声对秋以桐说:“秋姑娘你看,对于这位萧姑娘来说,她师傅的命比自己的更重要,怎么可能为了自己报仇而牺牲她师傅的命。看来,这位萧姑娘与绿衫人的背影只是像而已!”就因为萧燕自杀这个举动,就要把他们昨天晚上推测出来的所有都全盘否定?

  秋以桐却觉得萧燕说是在怪自己,回回声声又都离不了被寒梅山庄困住的事。暂且不说话,只等着一会儿周潜光出来,好问个清楚,萧燕这到底是苦肉计,还是真有心寻死!

  然而,周潜光被萧燕的泪水困住了。她哭着,埋怨着周潜光救活了她,是那样的哀婉凄绝、悔恨无比。他没有办法,也劝不住,只好眼睁睁地望着她。于是他发现她的眼睛形状与秋以桐的很像,只不过秋以桐的眼睛黑白分明,冷傲而果敢。她的眼睛则像是一潭春水,还是在清晨时分,雾气将散未散,朝阳的光芒正温柔地荡漾着的。她的眼梢有天然的红晕,柔媚、魅惑,缠绵……

  她用手抓住周潜光的衣襟,自顾自哭诉:“当年如果不是师傅收留了我们,我和我娘亲只怕就饿死了。娘亲去后,师傅更是待我如亲女儿。师傅对于我,不只是师傅,更是亲娘、恩人……就算是来世结草衔环也报答不完……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也找到药了,总算有了希望,却、却、却……我不该走错路啊……让我死啊!”

  萧燕的情绪已然崩溃,像是被暴风打落下的玫瑰花儿,天边倾泻下的红雨。她满脸的泪水,一些乱发被泪水粘在脸上,周潜光莫名地想伸手为她理一理。

  众姐妹见萧燕如此都又急又痛,她脖子里的红痕更是触目。赵璞翠心疼地按下她,要她冷静,咬着牙说:“师妹!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梅若虚!师妹,你还要带领咱们师姐妹报仇……”说着瞟了一眼周潜光,把剩下的愤恨语言都忍下了。

  其实周潜光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说些什么,他看了几眼萧燕,看着看着便看住了,觉得她瘦弱的身体,真的太单薄了。哭着时垂着头,肩头抖动着,是多么柔弱啊!也便怀疑起来:这个柔软哀绝的女子,就是为复仇,不惜用自己师傅的命挑起两派争端;甚至散布谣言,不惜挑起整个武林风浪的人吗?

  如果她是,她怎么可以这样多情?

  如果她不是,那么那一切巧合要如何解释?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