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章:他叫黄七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4

  在空中,秋以桐心里一急,将手中的兰华剑向前一指,手下运柔紧,触动剑柄上的机关,剑身牵着轻链飞向空中。

  秋以桐盼着剑身能钉在山石上,或者引着软链缠在树上。可是这山崖边一来没有树,二来这把剑她用的不熟练,剑飞在空中根本无可借力。

  三人正灰心,以为就要一同坠下山崖时,突然见山崖之上闪出一个灰色人影,一只带着黑皮手套的长手一伸,抓住了因无处借力被剑身坠着要下落的软链。那人轻喝一声用力往后一扯高声道:“快上来!”

  此处离崖顶不甚高,周潜光使尽全力奋力将陈广生将上一甩,陈广生发起内力用手扒拉一下山壁借力,倒能直往上升个一尺高——这一尺高便尽够他到山崖之上。陈广生一上去,与那灰衫人一起拉着软链将秋以桐和周潜光拉了上去。秋以桐一向怕高,一上去便向前紧走几步。

  三个人成功脱险,还没来得及向灰衫人致谢,突然又见眼前黑影一闪。周潜光心里大喜——居然还没有让他给跑掉!于是发足狂奔,陈广生也立即又追过去。

  秋以桐急得就要收起兰华剑的软链,好也赶紧追去,却不防备软链那段还在灰衫人手里。灰衫人自己也没有注意,软链牵着剑身划过他的手。不期然地伤痛,令他“啊”了一声儿,秋以桐应声转头,正迎上他微垂着看伤口的眼睛——偏近于圆形的幽深双眼,双眉英挺不失温柔,眼睛明亮,既含情脉脉,又似有暗流涌动,流露出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忧伤与悲悯……

  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吗……

  秋以桐愣住了,忘记自己是因为剑法练不好,便来到林子里找周潜光,却看到周潜光与陈广生正在追锦衣铁面人,她还心中大喜,想着锦衣铁面人终于又出现了!忘记她扑上去救周潜光与陈广生,差点一起坠下悬崖;忘记了她很怕高,此时正站在悬崖之上。她就那样愣愣地,愣愣地说:“对不起,你的手没事吧……”

  灰衫人便也望向秋以桐,他也用黑色面幕蒙着脸,只露出一对叫人难忘的眉眼。。他看到秋以桐,眼神微愣了一下,而后眼睛下方出现卧蚕——应该是因为他笑了,然后说:“姑娘,我们好像见过……”

  “是啊……”秋以桐想,你也还记得我吗?

  灰衫人好像是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想起来了,在京城效外的桐树林里。”

  京城郊外的桐树林里?没错,那时秋以桐看到一个坐在马车前面仰头看桐花的男子,同样用黑色面幕遮着脸,露出的眉眼就是这个样子。可是,只是在那里见过吗?

  秋以桐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低头看到她手上的伤口正在流血,便说:“让我看一下你的伤口……”

  灰衫人连忙躲开了,将手握成拳背在身后说:“没事,没事!”

  秋以桐呆呆地望着他,就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山风吹着,秋以桐觉得自己轻得像一片云,飘啊飘啊,不知道要飘到何处去。直到灰衫人一转头说:“那个黑影子是什么人?去看看!”便跃身走了。秋以桐只知道自己一定要紧紧跟着他,她追寻了九年的人终于又来到自己面前,而她已是一个可以能够左右自己命运的女子,再不必与他错身而过……

  几个人有在山林中追寻了很久,那个黑色身影像是幽灵一般消失不见了,他们败兴而归。

  陈广生与周潜光先谢过灰衫人及时出手相救,然后便请他回家里。

  “你叫什么名字?”秋以桐直接问。

  那灰衫人一愣,道:“在下黄七……”

  “黄芪?”听到他的名字是味药材,周潜光倍感亲切。

  “黄七……”他道,“因是排行第七,所以叫的这个名儿。”

  周潜光便笑了笑道:“原来是黄七兄,小弟姓周名潜光,这位是小弟师姐,姓秋名以桐,这位是陈广生兄弟。”

  黄七便向他们一一抱拳,眼光落在秋以桐身上,便又说:“秋姑娘,那天在京城郊外的桐树林里,在下遇见的那个人就是秋姑娘吧?我看着身形眉目很像,只是秋姑娘当时蒙着面。”

  听到他这些话,周潜光便是一惊,盯着黄七,在心里想:那天师姐一心要追上的人,便是他吗?

  秋以桐终于能够冷静下来,说:“就是我……你那时在京城,怎么现在又来了这里?”

  黄七于是说:“黄某的家原在东北那块,是个走镖的。因为镖局中有一些事,需得在下一路南下去南阳到各个分局照看一眼。来到这里,想要在林间打些野味,原本是追着一只兔子过来,恰好看到秋姑娘落下崖去,便赶上去抓住了那根软链。”听他说话口音,只觉得是北方人。

  秋以桐呆呆地问:“东北到南阳……你常在这两地往返吗?”

  “不,这是第一次。”

  “那你以前来过凤尾城吗?”

  “没有。”

  “没有……”秋以桐在心底苦笑,原本是认错了人……是啊,她坐在他身旁那样久,都没有闻到明息香的味道,她也早隐隐觉得他不是了。况且当年的锦衣少年衣饰华贵,乘的车也装饰华贵,身上又有明息香,实在不像会是个走镖的!

  天色已晚,周潜光与陈广生挽留他住一晚再走。黄七答应了,把在山道上停放的马车牵过来,周潜光特地去山下买一些好酒好菜款待。

  黄七带的面幕吃饭时很不方便。陈广生便道:“黄兄弟,为什么不把那个劳什子给摘了……”

  黄七反而紧张地用手将面幕又扯了两下,怕遮不严似的,说:“因一场大火,在下的脸实在是见不得人,不敢吓着诸位!”众人便把目光落在他带着黑皮手套的手上——难怪这样暖和的天气还带手套,只怕双手也有十分可怖的伤疤吧!

  三个人互相看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黄七自己先笑几声说:“带着面幕吃饭习惯了,倒也不觉得碍事了!”说着又举起酒杯,“为咱们今日相识,干这一杯!”三人于是一同举杯。陈广生见他喝酒豪迈,一饮而尽,就对他很有好感,便跟他对饮数杯。周潜光只喝了几口,秋以桐不过举一杯便放下,一点也没喝。

  秋以桐心底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到了亥时仍旧走下山盘坐在大青石上,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练功。说不出是怎样的感情,只是那些往事一幕幕的浮现:春丽院那些醉生梦死,虚伪做作的情态;那个大雪天,遇见的锦衣公子;师傅被杀,自然而然由她与周潜光继续的关于《信义兵书》的种种;桐花树下,那个仰头看桐花的黑衣男子与当年的锦衣公子有着一样的眉眼……

  记忆在翻涌,她的脑海一时之间被填满了,太过沉重,她只能用手支着低下的头。许是这夜有些凉,她止不住身上的颤抖……

  她又觉得冷了,像九年前那个雪天一般的冷……

  身旁忽然有一种温暖的尘土气味,秋以桐一转头发现身上被人披了一件衣服——不是华丽的团纹织金黑锦衣,而只是一件黑色布色。她抬头,又看到了那双幽深的眼睛,也是黑色面幕蒙着脸,只是少了那股淡而幽远,高贵温暖的香味。

  未等秋以桐开言,黄七便先解释道:“我看秋姑娘一见到我就有些恍惚,心里便十分不安。正好夜里也是睡不着,看到姑娘出来就跟了过来。本来不敢打扰,但又看姑娘像是冷得发抖,所以……”

  虽然他不是他,秋以桐心底也感激这份温暖,便微笑道:“多谢。”

  黄七微点一下头,站在那里问:“是不是在下有些讨姑娘的厌,所以姑娘……”

  “不是……”秋以桐连忙说。关于锦衣公子,秋以桐没有办法跟周潜光说,她觉得周潜光不能完全了解她。年纪是一个原因——虽然差距并不大,还有太多说不清的原因在,比如周潜光从一开始,便把她放到一个高贵无比的位置上,没有想过她的那些渴求有多卑微。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