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章:春困乍醒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5

  面对这个人,秋以桐却不由得想要都说出来。于是挪了一下,示意黄七也在青石上坐下,然后说:“其实是因为,你的眼睛长得很像我之前见过的一个人……”

  他便说:“看来这个人对于姑娘不同寻常。”

  秋以桐笑了一下,觉得被人了解的感觉很舒心,说:“是啊……那是九年前的一个大雪天,我从一个地方逃了出来,走啊走,几乎冻僵了。一辆马上从对面驶来,他走下来了,像你一样用黑色的面巾蒙着脸,露出来的眉目与你的也很相像,也为我披了一件衣服……”

  “呵,原来是这样。你知道那人名字吗?”

  秋以桐苦笑着摇摇头说:“那时候,我一心要往前走,不肯回一下头。他要我跟他一起,我拒绝了;他问了我的名字,我却没想到问他的;然后,他还念了一首诗,我现在怎么回想也不起来了……对了,我还记得他身上的香味,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明息香。”

  “明息香?”黄七眼中略过一惊。

  秋以桐问:“你也知道?”

  “哦,不是,只是奇怪这世上还有这种香。”

  秋以桐笑了笑,并没有细说这香的来历。安静一会儿,又听黄七说:“是不是这香味从此以后便留在姑娘的心底,再也忘不掉了……”他的脸被面幕遮着,虽然看不到,却能让人从语气里感受到他的微笑。

  秋以桐不敢回答,低下头去。又过了许久,听到黄七长叹一声,道:“惊鸿一瞥,最是难忘……便似在桐花林中,黄某不期然间一转头看到了姑娘,一见便相思……”秋以桐便在心里一惊,转头看黄七正仰头看月亮。他的眼睛里盛了月光,那起来是那样温柔……

  秋以桐连忙提醒自己,他不是锦衣公子,低下头去,望着月光下微波荡漾的五彩河。让这凉夜的风,尽情地吹拂自己,然后说:“别说笑了……”

  黄七转头望她一眼说:“并不是说笑,有些‘相思’只需要相思便好。因为每每想到,便会想起一些最好的事,要是忘记了就太可惜。不过,在下永远不会多想……在下,也不配多想……”他的声音低而柔,透着一些哀怨,说完又笑了一下,却还是无奈的。然后,他便轻轻站起身,静静离开了。

  秋以桐脑海中,又开着回响着他说的那些话,带着一种柔和的力量,浸进她的心里,与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融为一体。

  她与锦衣公子在这茫茫人世惊鸿一瞥,他带给她一份难得的温暖与香味。她追寻了九年,难道就只是为了追寻那个人吗?不是,更确切的说,她追寻的是温暖和那种香味的高贵肃穆,淡而幽远……她甚至真的不想多接触锦衣公子,假如他也是个无信无义,就像是人之前春丽院的那些人怎么办?她宁可不要知道,更何况如今的锦衣公子,与她的杀师仇人有着某些联系……

  她又将头低下,想着她必须要再追着那种香味走了,必须找到那个杀师仇人。那么将来,她可能面对的锦衣公子,会毁掉她所有的追寻吗?

  第二天,黄七在院子的地面上,用树枝写下“黄七告辞,后会有期”,便悄悄赶着马车离开了。等周潜光与陈广生宿醉醒来,黄七早已远去。秋以桐回想到昨晚与他说的那些,就像是一场梦。脚踩着那几个字走过去,仍旧练剑。

  因为昨天出现了锦衣铁面人,三个相信这些人是在暗中监视着他们,他们说话行事也更加小心。心底倒还盼着这人再次出现,也好多些线索。

  可是日子平静得出奇,唯有秋以桐在熬过了练“幽兰剑法”前几天的种种浮躁后,功夫突飞猛进,那精妙的招式,叫人防不防备的飞剑,变幻莫测的凌厉剑术,令陈广生与周潜光大为惊叹。陈广生试过用自己的“青灵拳法”与秋以桐对招,却根本无法近秋以桐的身,于是更加勤于练功。

  周潜光见有陈广生守着师姐练功,在家里又等不到消息,便每日去凤尾城中打探消息。

  凤尾城中最热闹的传言都是关于寒梅山庄的,寒梅山庄下面埋着宝藏,藏着《信义兵书》,梅若虚与青波派结下了仇等等。过了一段时间,这些话题终于被人们谈论腻味了,于是又换了新鲜的,说起景云王梁岚璋来。

  人们说梁岚璋来到凤尾城肯定不只是为了玩乐,找《信义兵书》才是真的,他还笼络江湖人士,比如玉煞白心让。近来,梁岚璋住的青园更是诡异,有一天又有人看到从青园里飞出几个穿着黑袍子,脸上带着黑色铁面具的人,那影子是一掠而过,轻飘飘的真不知是人是鬼。

  周潜光听到这些,觉得自己必须得去青园查一查了。

  周潜光来过青园,所以进去不是难事,只是不知道梁岚璋现在在哪间房里。施展轻功往青园中心去,忽然见一所精巧的房子前种着许多合欢树,房后又是一架架的蔷薇,花儿都开得美。周潜光便悄悄下去,藏身在合欢树前,向那所房子前面探头一看,看到房间一个一身白衫的女子正在那儿偷听。心中一喜,飞身过去,先就点了那女子的穴道。他自小便跟着母亲学医,认穴奇准,点穴的功夫着实练到了家。

  那女子偷听自然也是警惕着,听到动静要防备却已被点住了穴,心里霎时一惊,以为遇见高手了。周潜光绕到那女子前面,一看她的面容,竟就是萧燕!

  周潜光便小声说:“得罪了,在下也是来打探消息的,怕惊动了姑娘,把咱们的事都坏了。”说着解开了萧燕的穴道,萧燕点点头,扭头继续从门缝里往里看。然后往里指了指,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周潜光便也跟了进去,轻轻将门掩上。萧燕事先已在这里也探看了半天,清楚了里面的情况正要往里进却被周潜光点住了穴道。进去后,她指指里间,把双手交叠在脸侧,眼睛一闭,示意里面的人在睡觉,动作一定要轻。周潜光见她动作可爱,脸上便带着笑,点了一下头。

  他们进去的地方是一个厅,左右一看都是雕空玲珑的木板,把镂空的花样与木架容为一体,那些空格子里,有的放着瓷器,有的放着书,有着放些盆景。有几盆花草或者正开花儿,香气盈室,或者垂着绿叶,鲜嫩得似乎沾着水……

  萧燕对着周潜光小声儿说:“你也是来找《信义兵书》的?”

  周潜光见她直言不讳,便也点了点头。

  萧燕于是又指指左侧说:“我见白心让拿给他一个盒子,他带进了卧室,居体放哪儿了我没看清楚,我们去找找……”

  说着,轻步走到左侧木架前,用手推一块雕了山水的木刻,一推竟然推了进去,露出个门来。周潜光一看,就在心里想,好在她事先打探了一下,如果是我进来门也找不到。两个人先后进去,见梁岚璋正睡在床上,帐子也没放下来,房内也没个侍从丫鬟。两人分头找,周潜光看到窗下书桌上放着几本书,便先过去翻一翻。萧燕在一边的架子上找着,花瓶什么的也都轻轻动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

  找了一会儿,房内寂静无比。外面的鸟叫清脆,偶尔“扑棱”一声从树枝间飞起或落下。萧燕架子上找完了,没有什么发现,转头看看梁岚璋正睡着的床上,正好见他喘了口气翻了个身。他身上的被子滑下来,又露出他那皮肤光洁白皙的上半身。萧燕一个女子,骤然看到这个,不禁叫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

  周潜光听到声音转过头去,梁岚璋也被这个声音惊醒了,悠悠地睁开了眼睛。他刚醒还不清楚,朦朦胧胧地看到一个白衫人,还以为是白心让,口齿缠绵着,含含糊糊地说:“小白……你刚给本王的东西,本王……”边说着还下了床,闭着眼睛摇摇头想清醒一下,走向萧燕。

  周潜光听他就要说出白心让给他的盒子放的位置,便暂且站着不动,想让他说出来。

  梁岚璋模模糊糊地将手搭在萧燕身上,萧燕转回头,看到半身赤裸的梁岚璋站在面前,“呀”地一声给了梁岚璋一个耳光。周潜光在心里道声儿不好,果然见梁岚璋受了这一巴掌顿时清醒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