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章:轻烟幻影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7

  “玉煞”白心让在杭州城可是个有名的人物。

  他幼时便没了双亲,也不知是在哪里学了轻功和一身使暗器用毒的本领。他爱着白衫,手执一把折扇,风度翩翩,又面若冠玉,处处留情,所以风流传闻不绝于耳。

  他在杭州城浪荡了许多年,惹了不少的的风流债,想来也是得罪过有着一双春水含烟美目的萧燕姑娘。萧燕提到她,遮掩不住满脸的厌恶,说:“在杭州时他得罪过我,他虽伤了我,我也夺了他一瓶青玉瓶装的解药。不想又在凤尾城遇见,我一心要治治他,又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就想既然他在帮景云王梁岚璋找《信义兵书》,那我就先他一步找到,他要拿到自然要过我这一关,那我就能好好教训他一番了!”

  周潜光想到白心让看师姐时的眼神,也恨不得飞进萧燕的幻想中,跟她一起好好教训白心让!

  两人继续吃饭,周潜光见萧燕是一个人,便道:“听闻萧姑娘如今已是清波派的掌门了,怎么不见其它人?”

  萧燕也不抬头看他,只是说:“扶师傅的灵柩回杭州了……”

  周潜光一听就知道这并不是实情,想要再问,却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有人喝道:“有没有一个女的,带了一个受伤的男的过来……说,不说本公子就掐死你!”周潜光听出这是傅展图的声音,看来是景云王的穴道被解开,带人过来找他们。

  周潜光不愿连累他人,连忙开门出去,一看周围的环境,才知道他们是在天香楼后面一座楼的客房内。说话的声音在楼下,周潜光从楼梯走下,便看到傅展图正掐着天香楼帐房的脖子。于是说:“你找的是我,放开他。”

  傅展图抬头看到他倒愣了一下,然后说:“又是你!王爷说,还有个女的……”

  “本姑娘在这里!”萧燕边从楼梯上往下走,边朗声说。

  傅展图抬头一看,见不是秋以桐倒还有些不解,同时又想还好不是!于是对周潜光说:“你们两个胆子太大了,直接跑到王爷卧室偷东西,还点了他的穴道,叫他光着身子直在那里站了半天。要不是侍从进去看到,叫了我与白心让进去,还不知道要站到什么时候。他站在那里冻了半天,还叫个侍从看到他的丑态,为了这个,他把那个侍从的眼睛都给挖了!”

  周潜光听前半截时还在偷笑,听到后面说梁岚璋一怒之下就挖人眼睛,不禁惊住了,没想到他这么暴虐。再不愿意连累他人,便问:“他人在哪里?”

  傅展图说:“前面大堂里。”

  周潜光便怒气冲冲地走过去,萧燕紧跟其后。走到前面的楼里,看到梁岚璋果然坐在那里,白心让坐在他一旁,除此之外竟然没有带一个丫鬟或侍卫。天香楼的老板亲自为梁岚璋奉茶,诚惶诚恐地,看到周潜光怒气冲冲地走来,早吓得躲到一边去了。

  白心让仍是那悠悠然的模样,看到紧跟在周潜光身后的萧燕,眼睛里掠过一阵光芒,站起迎了上去说:“啊,萧姑娘,没想到又见面了。多日不见,姑娘看起来好像又清瘦了一些,这般瘦弱,真叫人心疼啊。”

  他在萧燕周围转悠着打量,就好似飘荡在她身畔的一条白纱,还时不时似是无意地轻拂她一下。萧燕却也不躲,笔直地站着,用她那双春水含烟的眼睛,也毫不客气地打量着白心让说:“小女行走江湖辛苦,自然是会瘦一些,哪像白公子跟在王爷身边,山珍海味添丰姿啊!”

  两人在那里互相调情、讥嘲。周潜光盯着梁岚璋道:“听说王爷因为丑态被人看了去,就挖了人家的眼睛,不知道找到了我这个让王爷出丑的人,想要怎么着啊?”

  梁岚璋一抬头,唇边似笑非笑,拿起桌子上的茶碗,饮了一口说:“误会了,本王挖那人的眼睛,是因为那人眼睛长得不好看。一进来看到本王又惊得瞪圆了,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真是难看死了!”那种认真解释的样子,使人觉得阴冷。

  周潜光冷笑,不由得盯着他那张玉白的脸看了几眼,见他细长的眉与眼透着丝秀气,鼻梁细而高,唇也是殷红的。也不知怎地这长相又使周潜光大怒,恨声说:“不好看王爷就要挖掉?那我要是觉得王爷这张脸长得不好看,是不是也可以揭掉啊!”

  傅展图刚站到梁岚璋身旁,一听周潜光这话,忙去看梁岚璋的脸色。见他不露声色,玉白的脸色下只隐隐透着些红,连忙斥责周潜光道:“混账东西,怎可口出狂言!”

  随着傅展图这声喝骂,只听梁岚璋“啪”地一声儿把茶碗放在了桌子上。他眼望着周潜光,那双细长的眼睛里荡漾的光芒叫人看不清,手一伸,从桌子上摆着的果盘里捡了个香蕉,一边剥一边淡淡地说:“你们两个跑到本王卧室里偷东西,偷完了还敢指责本王的不是。你们说,到底想偷什么?说不出个所然来,本王把你们两个皮都给剥了。”那语气,仿佛剥人皮就跟剥香蕉一样简单。香蕉剥完了,便一口一口地吃了。

  萧燕听了,便斜眼看着他说:“你怎么跟白心让一个德行!”

  白心让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萧姑娘,难得你这样夸我!”

  “是吗……”萧燕的冷笑在嗓子,鼓噪的声音也特别怪,像是冬日里透着破窗刮过的冷风,“那真是不应该啊!瞧瞧你们两个,那一身的阴冷矫情、喜怒无常、虚伪做作、附庸风雅、自以为是的阴鬼样子多明显,我居然没有经常‘夸奖’你们,真是我眼瞎,也该挖了去!”

  “萧姑娘既然这么说,那我真要成全了!”说着手一扬,只见他细长的手指间夹着两枚青玉飞燕镖,直指着萧燕的双眼。

  萧燕跟他有过交道,知道这个人一副好皮囊下的那颗心有多阴毒,也从来不讲什么江湖道义,连忙扭脸一躲。然后便听白心让一阵笑,原来他根本没有把那两枚镖射出来。萧燕自觉被奚落,气得身子向后一旋,拔出腰间悬着的剑来,脚下如同踩着水波,剑在前凌厉地刺去。

  白心让见萧燕的剑袭来,却是不慌不忙,悠然道:“自从来到这里,还没有用过我的绝技,今天得试一试!”

  听他这么一说,周潜光就防备起来,正运气准备萧燕若是一击不中,便要上前与她左右夹击白心让。那明晃晃的剑尖眼见已刺到白心让的白衫,却忽地一下,见那里只是一个幻影。忽然之间,半空里都是白心让那阴而冷伴着冷笑的说话声:“两位……哈哈……不如与白某一起辅佐王爷……王爷……你们也要找《信义兵书》不是,一起找如何……”

  这话语从四面八方传来,这边还在说着“与白某一起”,那么又一个“哈哈”,高高低低,或近或远。偶尔一个声音响在耳畔,仿佛还有人吐气在耳边,吓得一转头,看到的却是彼此。两个人惧是惊心,眼睛在四周搜寻,所见到的白心让的身影都是在这里闪一下,那里闪一下,仿佛有轻烟在酒楼里升起。在桌旁或坐或站的梁岚璋与傅展图,就仿佛是在浩淼水域的彼岸……

  萧燕有些怕了,利声道:“白心让,你是人是鬼,快给我出来!”

  周潜光道:“白心让,装神弄鬼的下三滥!就不敢真拳真招的比一比吗?”

  “你们说……愿不愿意归顺王爷……”

  “呗!阴冷矫情、喜怒无常、虚伪做作、附庸风雅、自以为是的臭男人!要我归顺,除非我死!”萧燕尖利的声音划破笼罩在他们周身的诡异,倒给周潜光带来一份清明的振奋。

  周潜光也冷笑着说:“《信义兵书》要是落在梁岚璋这种手里,实在玷污了‘信义王’的流芳美名!”

  又听到茶碗被重重放到桌子上的声音,似乎是梁岚璋又发了怒。白心让的声音又响起,很悠然地说:“看样子,真要把你们的皮给剥掉了……”

  话音未落,周潜光就听见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