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章:美人左右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8

  周潜光猜想这是青玉飞燕镖从四面八方向他们袭来,便道:“小心暗器!”一边已脱下了衣服,挥舞着衣服隔挡。萧燕也挥起手中的剑,只听“叮叮”一阵响。

  不一会儿功夫,两人就被这四面八方射来的飞镖逼得动弹不得,满头冷汗。又听白心让道一声:“这一枚才是!”定睛一看,原来被他们挡落在地的只不过是瓷器碎片,想必是白心让打破了店里的盘碗,向他们丢来。

  两个人被白心让弄出来的声音与幻影弄得晕头转向,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会儿周潜光再一看,白心让就在眼前,手一甩才是一枚真正的青玉飞燕镖——他的镖从不走空的!这一枚攻势凌厉,直向周潜光眉间,他忙将头后仰,眼看着那枚青玉色飞燕般的飞镖贴着自己的脸飞过。

  直起头来正要松口气,却见白心让并不是失手的懊恼神情,反而还笑吟吟的。周潜光此时看到他笑,就心里发怵,觉得不妙,就听到脑后“叮”的一声。原来周潜光躲过去的那枚青玉飞燕镖直向后飞去,碰到店里的供着的关圣铜像,又返了回来,直向周潜光脖颈间。

  萧燕站的位置,看不到周潜光身后的情形,原本躲在柜台下的小二哥这时探出头来,看这情形“啊”了一声儿。周潜光已觉得那脖后发凉,想扭身也来不及了,暗道:“又中了他的招了!”却又听“当”地一声儿,仿佛暗器被挡落。

  他连忙转身,看到明晃晃的一柄短剑,被一根软链连着,正被人收了回去。心里一喜,叫了声“师姐!”便见秋以桐正站在大门口。

  秋以桐走向周潜光,问:“你没事吧!”

  周潜光方才陷身在一场诡异里,再看到她,就如同是看到仙女下凡,欢喜地笑着说:“没事,没事!师姐,你怎么来了!”

  “还有我!”话音未落,就见门口一暗,原来是陈广生走了过来。他身躯高大,站在门口挡了不少光。周潜光更是惊喜。

  这时,一只小雀儿在他们头顶盘旋,“唧唧”叫了两声落在萧燕肩膀上,萧燕于是说:“看来是我把你们请来的。”

  秋以桐对萧燕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她心里有太多诡计,不过此时同仇敌忾,只得客气地说:“是萧姑娘叫这只小雀儿飞去南山传话,一开始我还不在意,可是它一在那儿一直叫个不停,我才觉出不妥。也是半天了,我才想起在寒梅山庄上,萧姑娘与师姐妹之间用鸟雀传话,所以跟着这只小雀儿过来了。”

  “原来如此!”

  “啪啪”却是鼓掌的声音,只见梁岚璋微笑着站了起来说:“这个爱女扮男装的秋姑娘来了,这个五峰山的傻大个子也来了,这凤尾城的有意思人物还真快聚齐了,好玩好玩!”仿佛是在看大戏一般。

  秋以桐望着他,冷冷地道:“王爷,不知何故为难我师弟?”

  梁岚璋头微一歪,显出一副不解的样子说:“怎么能是‘为难’?本王是想请令弟到王爷中做客呢!”

  “这不就是为难!幽兰岂能与萧艾一气!”

  梁岚璋还笑着,细长眼睛里的目光却冷了下来,一步步走来说:“秋姑娘,你跟萧姑娘说话怎么一个口吻,冷冰冰地带着刺,不好玩儿得很啊!”

  “那些青楼女子说话个个娇滴滴,王爷可以听她们给您说个够!”萧燕说。

  梁岚璋指着陈广生说:“这个傻大个子知道,青楼女子说的话,能有几句真?”

  陈广生听他提到前事,又气又羞,眉毛直竖了起来。秋以桐暗骂了一句:“贱男人!”

  梁岚璋看萧燕与秋以桐分立在周潜光左右,便问:“臭小子,在青园,你给这位萧姑娘挡暗器,而方才这位秋姑娘又为你挡暗器。两个姑娘都对你这般好,你更倾心于哪个?”

  秋以桐跟着小雀儿过来,只觉得是与萧燕有关,等看到周潜光,心里已经十分疑惑了。再听到梁岚璋说周潜光为萧燕挡暗器,心里更是疑惑,转头去看萧燕,发现萧燕也正看向自己。

  周潜光听到梁岚璋的话,又像是喝了口热汤,被烫破了嘴皮,嘴里又木又辣,急得道:“胡说……胡说些什么!”

  “看你这样子,本王要是再追问,你就会说‘我们是清清白白的’!说,你们是清清白白的吗?”

  周潜光懒得跟他说这些,听他问“清白”之语,实在太在乎师姐的圣洁,连忙说:“当然了!”话说完,脸也红了起来。白心让与傅展图看到,便在那里偷笑,陈广生直在那里皱着眉头瞪着梁岚璋,寻思着他说这些鬼话有什么意思?

  “很好……”梁岚璋说,“既然你这个臭小子这么不懂得享艳福,白放着这两个美人,不如都跟本王回去当侧妃。看你们两人,一个把娇艳放在眼睛里,一个把娇艳放在脸庞上;一个把清冷放在眼睛里,另一个又把清冷放在脸庞上;一个不见得有多高,却十分挺拔,一个个子高高,却那样柔弱……啧,啧,这样的女子才有意思!本王的正妃是父皇给挑的,其他的女人是她们一股脑扑上来的,只是你们这两个侧妃,会是本王真心真意喜欢的!”

  秋以桐笑起来,仿佛听到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说了句不切实话的话,然后说:“你第一次见我时说,说我倒能当你的侍妾,这会儿又成妃了,看来我还得多谢王爷抬举!”

  梁岚璋便说:“本王选女人,就像挑水果,要新鲜!”

  “要新鲜的,那得年轻!小女已过了二十三岁的生辰!”萧燕用讥笑的眼神望着梁岚璋说。

  秋以桐于是也说:“小女到今年腊月,也就满二十三岁了!”

  萧燕忽然说:“我也是腊月生!”

  秋以桐转头看她,见她眼里闪着欣喜的光,仿佛是在说:“我们真是有缘啊……”她却丝毫不为所动,所而因此十分不快。

  梁岚璋倒真没想到秋以桐也已过了二十岁,将目光停留在她嫩白的脸上,瞥见她眼里的冷光,又觉得像是这样年纪的人。于是说:“本王今年二十五,与两位年纪相当,也是正正好!好果子,等到长熟了吃,那才分外甜美!只要……”眼光落在周潜光身上,“只要不是被人事先咬了一口……”白心让先就笑了出来。

  还没等周潜光发起怒来,萧燕先就含着笑说:“王爷怎么就知道没有……”她的眼光微微的眯着,眼梢的红晕满是柔情。

  梁岚璋便朝着她,殷红的唇边带着笑说:“这个,要洞房才能知晓……”吐出的气,带着他刚吃的水果的甜香,身上淡淡的衣香也向萧燕袭去,声音低而柔,仿佛梦语的呢喃……

  周潜光骂一句“无耻”,便一掌打去,梁岚璋伸手格挡,两个人便恶斗起来。

  秋以桐抬头看到白心让手指间夹着一枚青玉飞燕镖就要射出。她离白心让远,却是不慌不忙,使出“习习谷风”。软链飞出,似是风中的水波,剑身带着令人心惊的力量直刺向白心让。白心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剑术,先是一晃大退几步手指才夹住了剑身。秋以桐却是不慌不忙,腕下一使劲,又是一招“幽香盈袖”,软链在秋以桐的劲力下转成圈儿,缠上了他的手臂……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