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七章:惊情一吻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8

  白心让另一只手便抓了软链,想趁机将秋以桐手里的剑夺过来,却不料这链子很细,他手抓住一拉反而先被划伤了。他因为手被伤,略顿了一下,秋以桐又一招“幽香盈袖”把他的两只手缠了起来。

  白心让见数日不见,秋以桐已练成这般吓人的功夫,知道不是敌手便也不挣扎了,冷笑两声说:“秋姑娘,你虽然厉害,可是一旦得罪了王爷,朝廷必然会对尔等穷追不舍!就算拿你们不住,可是你们从此也休想有清净日子过!”

  “哼哼”陈广生喝道:“那就让他们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那你们又能杀多少!”傅展图却是用劝告的语气说。

  说话间,周潜光与梁岚璋已斗了几招,停下手来,梁岚璋说:“所以,你们两个给我当侧妃,种种的事情便都罢了!”

  萧燕说:“王爷不是不是要被人吃过的水果吗?就算没有人被人咬过一口,那被人亲了一下,王爷还要不要……”萧燕仍是那魅惑的眼神,柔情的浅笑,叫秋以桐听了心底一阵厌恶,直皱眉头。

  梁岚璋愣了一下,说:“亲没亲过,本王怎么知道!要是叫本王看到自己的东西,被人亲了一下,那肯定是会扔的!”

  “好,王爷一言九鼎!我们如果是王爷不要的,那便也不必跟着王爷去,我与周公子之前种种得罪,也都一笔带过!”萧燕一笑说。

  梁岚璋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鼻子中哼了一声说:“好。”

  萧燕却一转头看着周潜光,笑了一下,走过去手臂便攀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便用自己的薄唇贴在周潜光的唇上……

  众男子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良家女子这样大胆,先是一惊,而后又在心里笑出来。秋以桐眼见这一幕,看到与萧燕亲吻的周潜光已红了脸,眼神在慌乱中转向自己。突然就只不住地想,她的师弟,从此以后不只是她一个人的了……

  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拿着珠子送自己,送了几次自己不要,那人又转头送给了别人。那个得到珠子的人,又来到自己面前炫耀。会嫉妒,那是嘲笑一般的嫉妒,却到底是嫉妒……

  萧燕只在周潜光唇上亲了一下,可是那触感停留在他唇上的时间好长好长,像是放着两块碳。他在心里苦笑,心想果然萧姑娘盛的汤不是容易喝的,方才烫到喉咙,这会儿又烫到唇。他又看到萧燕那双春水一般的眼睛在眼前,莫名地看到了一条弯弯的河,河里清澈的柔波,两岸灿然的桃花,映得天地都是那份灿然的颜色。他觉得喉头发烫,脸上也是烫得,想去河里捧一点水喝,手刚一动听到白心让的讥笑声,忽然明白过来,连忙低下头去。又觉得冷,因为他想到了师姐那又黑白分明的眼睛……

  这一出热闹看完,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了秋以桐身上。她微垂着眼睛,娇艳的脸庞上,小小的樱唇紧闭着却又像是微努着,仿佛负气的小姑娘。可是她心里却在认真地想,如何也变成被人亲过的“水果”……

  梁岚璋觉得这热闹好看,便笑着说:“秋姑娘却要亲谁一下,要不然就得跟本王回去了……要是不回去,那本王只好让侍卫们,追踪你们到天荒地老。”说着手臂挥一下,显示出指点江山的气魄。梁岚璋身上的香味不知沾染了哪里的甜腻,叫秋以桐觉得厌烦,很想去闻闻松柏的气味好解腻。白心让又阴笑了两声儿。

  秋以桐突然感到一阵轻风,带着一点的淳朴的味道,令秋以桐想到埋在泥土中,满是水分的树根。

  她抬起头,迎上的却是一双幽深温柔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目光仿佛石上流过的清水。缓缓地眼下出现卧蚕,虽然看不到,想来那黑色面幕下的嘴角是带着浅浅的笑吧!黄七,他又回来了……他望着秋以桐说:“我脸很难看,我不能让别人看到,你也不许看,好吗?”他的声音低而缓,像是呜咽在月光下洞箫,秋以桐不知为何便在这声音与那泥土树根的味道中闭上了眼睛。

  黄七脱下黑色外裳抛向空中,手扯着面幕,黑裳落下,秋以桐觉得有柔而凉的唇在亲吻自己,像是清明时节的纷纷雨;有一双手臂环绕着自己,有力却温柔,像是杨柳之岸那令人陶醉的暖暖风……

  秋以桐闭上眼睛,只觉得那亲吻温柔而绵密地落在自己的脸颊、鼻尖、额头,然后又缠绵在自己的嘴唇。她只觉得蒙在他们身上的衣衫,变成了蝴蝶,飞得到底都是……

  再然后,“忽”地一声儿,衣衫被人拿开了,她睁开眼睛看到黄七摸了一下脸上又被带好的黑色面幕。那双眼睛正望着自己,像是清明时节的纷纷雨,像是杨柳之岸叫人陶醉的风……

  她转过头去,看到是周潜光扯掉了蒙在他们身上的衣服,目光像是剑,脸上颤抖着。其它人也都望着他们,秋以桐从心底发现一声儿轻笑,靠在黄七怀里,闻着他身上清而又清的泥土与树根的味道,带着点得意望着梁岚璋、白心让、萧燕还有……周潜光……

  梁岚璋用手碰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哈哈”地笑了起来,听得出那是很开心的笑。白心让呆了一会儿,干笑两声儿说:“好吧,这出戏,真是精彩呵!我白某人怎么没有这个福气,从天而降个美女,亲我几下……”

  “格格”半空里一阵清脆的笑,像是黄鹂鸟那般,“要是真有,你可不要后悔啊!”

  白心让一听这话,含着笑抬头向半空中打量,忙说:“不后悔,不后悔,高兴还不来及呢!怎么会后悔!”正说着,忽然觉得系缚着双手的软链又像是绸缎一样滑过,低头一看,原来是秋以桐将兰华剑收了起来。

  他话未完,就觉得一个小姑娘落在他身旁,刚说了句“这可是你说的!”就又飞起不见了。

  “是我说的,可是要先看看是不是美女啊……”

  那小姑娘的脚尖便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穿着素色鞋子,鞋尖上还沾着青草汁子。他抬头看去,看到站在肩膀上的小姑娘衣着朴素,身姿轻盈如燕。正恨看不清脸面,姑娘的脚尖向下一滑,身体像是轻缎一般,在他脖子附近绕一下,留下一股天然的青草味道与花香。

  再一看,她就又双手攀着白心让的脖子,趴在白心让背上,一张小脸就在白心让的脸旁。一双亮闪闪的三角吊梢眼,像是栖息在草丛里的小狐狸……

  “郭姑娘!”陈广生找了郭茜痕多时不见,现在兀自出现了,还果然练成了神出鬼没的轻功,真就觉得像是看到了仙女。

  郭茜痕看到陈广生,嘻嘻地笑着说:“陈大个子,你还这么高啊!”

  陈广生笑两声说:“人的个子,只能长不能缩,矮了会高,高了想矮也矮不了啊!”

  白心让扭头看着郭茜痕,见她长得又妖异又可爱,又娇艳又纯真,便笑意盈盈地说:“果然啊,你也是个小美女啊。”

  “跟秋姐姐比呢?”

  “各有各的美。”

  “可是她不是凶巴巴的吗?”郭茜痕就那样被白心让背着,歪着头问。

  白心让看她这般天真倒也有趣,用他双既含情脉脉又好奇迷恋的眼睛望着她,含笑说:“千金买一笑,你比她爱笑,自然比她又多了几分可爱!”

  郭茜痕便开心起来,狐狸眼睛眯成月牙,努着水灵灵的红嘴亲了上去。陈广生心想郭茜痕这般不懂事,就要过去拉开她,却被梁岚璋一伸手挡住了说:“傻大个子,别坏了人家好事!”

  白心让迎上了郭茜痕的唇,柔软的舌头想分开她的唇,却不防被她喂在嘴里一颗什么东西。她便笑嘻嘻地直起头,望着他。白心让发觉嘴里那颗东西甜丝丝的,便问:“你喂给我一颗糖?”

  “甜吗?”郭茜痕歪着小脑袋问。

  “甜……”

  “现在呢?”

  “酸……”

  “现在呢?”

  “哎,变苦了……”

  “现在呢?”

  “没味道了,化完了……再来一颗……”眼睛里荡着光,又要亲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