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八章:试问情真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9

  郭茜痕却手一松,落在桌子了,足下一蹬人就轻飘飘地飞到楼上栏杆上坐着,垂着的双足荡来荡去地说:“哈哈!师傅说一颗就够了!”

  这时忽然又听半空一个老者的声音说:“小茜儿,给他吃了就上来吧,莫要玩儿了……”

  白心让一听这个声音瞬间脸色苍白,张一下嘴,“呗”了两声儿想把方才吃的东西吐出来。望着郭茜痕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师傅给的‘试情丹’啊!师傅说,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试情丹的毒性才会发作,那便要了你的命了!”

  白心让阴冷冷地笑两声,眼神浮离在空中,向着一个看不见的人影说:“老不死的,还要害我!你却害不了我!谁信啊,什么狗屁‘试情丹’,一个毒都配不好!”

  郭茜痕顿时沉下脸来,轻飘飘地飞到白心让面前,仰头望着他说:“师兄……师傅说,这‘试情丹’是你配的啊!他只配救人的药,不配害人的药……你自己做过的事,都忘了吗?”江湖上,没有人知道白心让的师傅是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一身本领。老者的声音突然出现,已让人吃惊,又见白心让因此便怕成这样,更是惊奇——到底这老者是怎样的高人?

  白心让低头看到郭茜痕的眼睛眨了一下,像一只小狐狸,那纯然的娇艳,太过于魅惑……心里“扑通、扑通”跳起来,吓得一推她,她却自己往后轻轻退了两步。他迫使自己站稳,用手支着头摇一摇,梁岚璋狐疑地看着他,傅展图走近问:“白公子,你怎么了?”

  白心让猛地一甩头,望着郭茜痕冷笑一下道:“不会的,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然后转头便走。

  半空中那老者的声音又响起说:“小茜儿,你师兄走了,你便快回来啦!”

  “好!”郭茜痕答应着,望着秋以桐想说什么,又瞥见萧燕,仿佛被吓着了一般后退两步,然后便似一只黄鹂鸟一般飞出门外。陈广生赶紧追出去,出去一看,早不见了人影。

  梁岚璋本来看得有趣,见白心让突然失常,也不知道到底又演了哪一出。于是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看外面空无一人——旁人看他怒气冲冲而来,早跑得不见人影了,老板奉了茶后也溜走了,只留下个店小二在这里看着。

  小二哥怕得也要走,可是没有办法,躲在柜台后面,偶尔探出头来偷看两眼。本来见梁岚璋要走,心里一喜,探出头来又看了一下,这一看坏了,梁岚璋正好一回头,看到他便说:“小傅,把他带回青园割了舌头,给那个被挖了眼的人当眼睛。”

  傅展图只好道声“是”提了那小二哥走到门口,回头看到秋以桐、周潜光、萧燕还有黄七四个人沉在各自的世界里。又看了秋以桐一眼,便又抓着那抖成一团的小二哥,跟在梁岚璋身后。

  整个世界都清静了,不知哪里的流水声,亦不知是哪里花开的声音,还有鸟儿清脆的叫声……

  秋以桐问黄七:“你从南阳回来了?”

  “是啊。”

  “现在,你要去哪里?”

  “本来是想来这里吃顿饭再继续赶路回东北,看样子还要再走远些才能填饱肚子。”

  “然后呢?”

  “然后……”黄七那双幽深眼睛里,仿佛有月光流转,停留在秋以桐身上,“然后回镖局复命,也就为镖局卖了十年命,还了人情,可以自由了。”

  秋以桐笑起来,很温柔地说:“真好。”

  “那么,告辞了……”他说,轻轻撒开她的手,转身走进门外的阳光里,架上马车,没有挥一下手便走了。

  萧燕看到这里,走到秋以桐身边,冷笑了一阵说:“你看这个人,亲完了你便走,也没个交代。”

  秋以桐转头望着她,明白自己会觉得她刻薄不只是因为她的薄唇,也冷笑两声说:“那么……我静等你与师弟的好事!”然后抬脚便走。

  陈广生追郭茜痕没有追到,看到秋以桐出来便又跟着她走了,走了一段回头看看说:“周兄没有跟上来……”

  “随他去,一时半会儿,他还不好意思见我。”秋以桐说着,从袖子里取出面巾,仍旧带上。

  陈广生又失望地叹一声儿说:“我没有追上郭姑娘。”

  “没关系,她自己会来的找我们的。”

  “那半空中说话的老人家是谁啊?”

  “应该就是带走郭茜痕,又去给清波派前任掌门治病的疯不癫——看来,他也是白心让的师傅。”

  陈广生把事情前后一对,便又问:“你看白心让为什么一听到他师傅的声音,就害怕得那样?”

  “瞧他那出息还不猜不出,他是做了什么坏事,被疯不癫赶出师门了。”

  两个人是骑马过来的,走到门口心里发急,马也没有拴,四处找了找才看到,便又各自骑上回去。闲聊两句,慢步出城,出城后一扬鞭,两匹马便放开腿跑着,一口气便到了五彩河旁。

  南山临水而立,像是个穿着绿衫子的安静少女,正从水中打量着自己的清秀模样。五彩河上一坐石拱桥,青灰色的,带着积年的青苔。

  秋以桐走到桥前下马,牵了马走上去,站在最高点向远处望着。五彩河蜿蜒过山,像是谁抛出来的水袖,又像是秋以桐使“习习谷风”时,那软链的形态。

  陈广生也下马,走到秋以桐身边说:“秋姑娘,你说郭姑娘给白心让吃的那枚试情丹是真的吗?”

  秋以桐沉吟道:“试情丹……一旦爱上一个人,毒性才会发作,那便要了人命。郭茜痕说,这东西是原是白心让配的,疯不癫不过是叫他吃了自己配的毒药。白心让为什么会想到配这样一味毒药,是不是爱一个人,自己都未必清楚,一味药又怎么判定呢?”

  陈广生望着秋以桐,想起自己为绯樱沉迷时,是她清醒地看出一切。于是说:“似乎,每一个人都会在情感中迷惑,分不清楚南北。可是,秋姑娘应该不会吧!”

  “为什么?”

  “我总觉得,秋姑娘看事情看得很准。”

  秋以桐望着远方,歪着头静想了一会儿,又侧过头去望着陈广生说:“你会这么说,是因为我一眼看穿了你的心吧?那是因为,你的心很直白、简单,很容易就叫人看清了。还有郭茜痕,她的心也如你一直,直白、简单,外貌很妖异,可是心里干净得像一潭水。从前在春丽院,我见得人多了,受着娘亲和那些姨娘影响,也很爱看人。可是我只能分得清哪些人的心是简单的,哪些人的心是复杂的。我喜欢那些简单的,简单的坏心眼我喜欢,简单的好心眼我也喜欢,因为都是真实的。我讨厌那些复杂的,复杂的坏心眼我讨厌,复杂的好心眼我也讨厌,因为那都是虚伪的。”

  陈广生听到便“呵呵”笑两声,说:“难怪秋以桐一见我和郭姑娘就对我们这样好。那么,黄七兄弟呢?”

  “他……”秋以桐想到那双眼睛,想到那夜聊天,想到那些亲吻……于是看到那双眼睛时的震撼跳出来了,聊天时的舒心出来了,亲吻时的陶醉出来的……秋以桐又乱了套,好容易剖白的心混乱起来。她沉默良久,终于说:“他……很复杂,太复杂了,复杂到我完全看不清,就像走在大雾天里,可是你又朦胧看到前面的影子就是自己要的,于是只能一直向前走。”

  陈广生回味一下,说:“我也一直觉得,黄七兄弟是位高人!”

  “高人?”秋以桐沉思着,“现如今,他当然算不上……就我看来,郭茜痕与白心让的师傅疯不癫是一个,还有一个……啊,春丽院中,我与白心让对招时,飞剑出手相救的青衫人也必是一位世外高人。”

  说到这里,忽然一阵“哈哈”大笑,却是一个手里拿着布幡,头戴方巾,身着灰布衫做书生打扮的算卦的。他从南山方向过来,缓缓走上拱桥,手拈着花白的胡须,身材清瘦,风姿飘然,倒真有些不凡之气。他望着秋以桐道:“姑娘说什么‘高人’,怎么看不到身旁这位才是真正的‘高人’?”他的眼睛很有神彩,像是在指间把玩久的檀香木珠子。

  秋以桐便转头看陈广生,近九尺高的他,确确实实的“高”,便“嗤”地一笑说:“可不是,这样高呢!”便伸手去比比看。

  陈广生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指的是自己的身高,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说:“这位前辈也来取笑在下了。”

  老者连忙摇摇那苍白枯瘦却十分干净的手说:“岂敢取笑,老夫观这位少侠英伟不凡,满面英气,目光坦荡,有真大侠之像,将来丰功伟绩无可限量!”

  陈广生是个又老实又沉着的人,一听到他说自己会有“丰功伟绩”,便觉得对方实在是太虚夸了,于是憨声一笑说:“什么丰功伟绩不丰功伟绩的,在下从不想那些!”秋以桐便望着他笑一笑。

  老夫轻笑着摇摇头,又望见秋以桐手里拿着的兰华剑,眼神便沉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