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九章:或真或假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30

  秋以桐见他盯着自己手中的剑,脸色异样,便问:“先生怎么了?”

  那老者便指着秋以桐手中的兰华剑道:“你这把剑可有名字?”

  秋以桐便将剑横在手掌中,将剑鞘上精致的兰花雕刻给他看,说:“此剑名为‘兰华剑’。”

  老者摇摇头说:“这剑,不应该叫这个名字,而应该是‘屠龙’。”

  “屠龙?为什么?”

  老者抬起头,清亮的眼睛望着她说:“日后,姑娘便会明白。”说着轻轻一笑,继续往前走。

  秋以桐望着他的背影,觉得他的周身都隐着一种朦胧的雾气,便喊:“先生,请等一下!”

  老者缓缓止住,转过身来望着她问:“何事?”

  “先生方才是为小女算了一卦吗?先生算定,小女的这把剑,将会‘屠龙’?”

  老者不置可否,只说:“天机,不可泄漏!”

  秋以桐却冷冷一笑说:“没什么天机不天机的!先生,人世无常,前面的路如何,总要看自己的!”

  老者轻轻一笑,仍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继续走了。老者只是悠悠地走着,身形飘然,却片刻之间便到了凤尾城中。街上走着一个年轻男子,看背影就使人觉出他的落寞。在他身后,静静地跟着一个高瘦的女子,鸭蛋脸面,春水美眸。

  老者便问那男子,“这位小哥,你可知何为真何为假?”

  周潜光原本沉在自己的情思中,猛然听人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便说:“真的便是真的,假的便是假的。”

  老者微笑,捻须不语,将大袖背在身后,继续走了。周潜光看他的背影,只觉得不凡,却也没有多想什么。萧燕紧走几步,赶上了他说:“你看这个人是不是故弄玄虚?”

  周潜光因为黄七突然回来,还那样对师姐,只觉得一腔情绪无处发,想出来走走,没有想到萧燕还跟着自己。“萧姑娘?”周潜光望着她,“你怎么……”

  “我看你失魂落魄的,怕你出问题,所以就跟着你了。”

  周潜光觉得不好意思,说:“对不住了!”

  萧燕便笑着说:“是我对不住你!”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周潜光被她这一提醒,顿时嘴唇上又似火烧一般,可是瞬间又想起了黄七与师姐。黄七抛出一件外裳在空中,扶着师姐的双肩……既使没有看到那件衣服下面,黄七是如何亲吻师师,单单是这样的动作,就使周潜光怒火中烧了。更何况,师姐还依偎在他怀里!他觉得好颓败,他与师姐算得上是一起长大,一起生活近十年竟比不过她与另一个男子的几面之缘。

  周潜光叹了一声道:“好想喝酒……”

  萧燕早料中了,一笑扬起背在身后的双手。她两只手上各有一只葫芦,说:“这里面可是上好的‘梨花白’,我陪你一醉方休?”

  “好。”萧燕的体贴让周潜光觉得舒心。

  他们来到湖边的凉亭里,面对湖水而坐,各拿了一只葫芦,碰了一下。周潜光还没有喝,萧燕便一扬手,灌了一口,抹掉嘴边的残酒。她看到周潜光在看自己,便一笑说:“你看什么?”

  周潜光说:“因为师姐从来不喝酒,所以没想到女子也会这样喝。”

  萧燕眼里的神色暗了暗,说:“师姐,又是你师姐。你那么喜欢她?”

  周潜光面对着湖水,轻饮一口酒说:“是啊……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她,很喜欢她……”

  “所以那个突然出现的人那样对你师姐,你就很生气?”

  “叫黄七!”周潜光冷冷地说出这个名字,猛灌了几口酒。

  萧燕望着他,他脸庞白净且窄而瘦,还未完全褪去少年的圆润,下巴的线条又渐显硬朗。一对眼睛,像是水中荡漾着黑沙……“你很难过?”她说,“其实又何必难过,你师姐不是不喜欢你,只是那个时候被我气着了吧!”

  周潜光一惊,转过头问:“你说什么?”

  萧燕脸上的笑有些神秘,“就是那个时候,我亲了你……”

  “这……这样气着了师姐?是因为……”周潜光想,或许女子才更了解女子吧!

  “吃醋?”萧燕用那双春水一般的眼睛望着他,“你是想说,因为我亲了你,使她吃了醋,所以才会和黄七……呵呵,准确的说,不是这样的!”

  周潜光不禁失望,问:“那是为什么?”

  萧燕说:“因为你师姐很讨厌我!她看我第一眼,我就知道,她很讨厌我。无论你师姐对你是不是有男女之情,你都是她最亲近的,被她讨厌的人亲近,她当然会不高兴。”

  周潜光连忙说:“怎么可能!我师姐虽然性子冷,却并不是那样不易亲近。那个姓陈的大个子,师姐只见了他一面,便帮了他。还有一个郭姑娘,师姐也只不过是刚见她,便也救了她。”

  “不一样,我和他们不一样。”

  “为什么?”

  萧燕望着周潜光说:“我今年二十四岁,年龄大些,看得人多了,自然也就明白得多了。你师姐喜欢那种心性简单的人,而我……而我不是,她大约是觉得我城府太深!”说着神色便暗了下来。

  周潜光见她美眸半垂,玉白的脸色也是沉沉的,可怜可爱,连忙说:“是姑娘多想了吧!”笑了两声,“哪里会有城府深的人,说自己城府深呢!”

  “可是……我就是啊!”萧燕望着周潜光,露出凄美的笑颜,“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从记事,便只是跟着母亲四处讨饭,生活之艰辛,现在想来也觉得可怕!进了清波派,有了安稳的生活,我当然不想再失去。不想失去,那就要会做人。周公子,你会不会也讨厌我?”她突然转头望着周潜光。

  周潜光见她一脸担忧,仿佛真怕自己不喜欢她似的,凄凄楚楚,显得多卑微,连忙说:“不会!怎么会呢!”

  萧燕放下心来,又忧心地问:“可是,你师姐不喜欢我,见到我们来往,她会不高兴的。”

  周潜光想到了黄七,又猛灌了几口酒说:“那我讨厌的人,她可以不与他来往吗!”

  “对啊!”萧燕把手里的葫芦与他的相碰,又喝了一口说,“如果可以,我真不想自己是这样的人……”低下头去,默默无语。

  周潜光看到她悲伤的样子,觉得自己也压抑的难受,便说:“萧姑娘,你真的不必如此!你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萧燕转头望着他,眼睛里有泪光,嘴角笑意浅浅,说:“周公子,你真是个好人。你在青园一发现有危险,也不顾是什么便出手相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你是唯一,我没有讨好你一点,便对我好的人。”

  周潜光觉得心酸,觉得她这样出色的女子,实在应该有太多人对她好了。于是说:“你会遇见更多人对你好的。”

  “一个便够了……”萧燕笑着,“周公子,如果你师姐到最后嫁给了别人,你也不要难过,还有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周潜光见她脸色微红,想起‘梨花白’这种酒入口清甜,后劲却很大。笑了两声儿说:“萧姑娘,你醉了!”

  “我没醉……”她摇摇头说。还要再说些什么,“唧唧”几声,一只小雀儿落在她肩膀,她扭头望着那只雀儿,听它“唧唧”叫了半天,然后挥挥手,那鸟儿便又飞走了。

  周潜光觉得有趣,盯着看了半天,问:“这是你的师姐妹跟你传话吗?”

  “是啊。”

  “她们人在哪里?”

  “哦……师姐说,她们已经到杭州了。”

  周潜光说:“这只小雀儿,不就是刚才为师姐传话的?这一会儿功夫,又怎么能飞去江南,为你带来你师姐的话。”

  萧姑娘连忙说:“这是另一只!我养了许多小雀儿,这只跟着师姐飞入杭州了。这小雀儿都长得一样,所以你还当是那一只。”

  周潜光头也有些晕乎乎的,看她骗自己还觉得有些好笑,指指自己的耳朵说:“我不是靠样子分辨的,是声音……每只鸟雀的声音都有所不同,就像人一样。这只和给师姐传话的是一只,这说明你师姐妹没有回杭州,还在凤尾城。”

  萧燕脸上有些慌乱,连忙喝一口酒说:“我不是有意要骗你,只是我们要做的事,我想不能让你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