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一章:月下仙子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2

  周潜光想到孟宏久留的书信中说,一旦发现梅若虚有什么不稳妥的地方,兰若华可以修练孟宏久传给她的“幽兰剑法”,以此剑法打败梅若虚,夺回梅华宝剑,断剑可知兵书藏匿于何处。兰若华已不在,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周潜光与秋以桐身上。可是夺剑之事,当然不能明说,否则要引来天下所有垂涎《信义兵书》的人。既然周潜光对燕檀云母女做出这般不仁不义的事,也怪不得他们以此为借口了——周潜光打定主意,他正好利用起清波派与寒梅剑派的恩怨。

  想到这里,周潜光就更要弄清楚萧青禾,便问:“如果是这样,你根本就知道那个秘洞通向寒梅山庄,也就不是误入了?”

  萧青禾说:“没错,我是故意的。”

  “为什么?”周潜光到底有些不敢相信这女子竟心狠至此,“你手里明明拿着你师傅的救命药,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师傅根本就活不了了!”萧青禾大声喊出来,那是压抑已久的心痛。

  “至少有一线生机啊……”

  萧青禾转过头去,含泪的眼睛望着周潜光,脸色仍是玉白的。周潜光看到心里一愣,想她脸色总是这样,是气血不足,真该好好调养一番。“或许我讨好派中别的姐妹是有私心,可是对师傅我是真心实意把她当自己的亲娘,我已经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悲惨至斯,真的不忍心自己的师傅又这样。”萧青禾哭着说,“为了照顾好她,我每夜都是在师傅床铺旁打地铺睡的,所以师傅病得如何,有多痛苦,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也没有人比我更想治好她。可是疯不癫私下里跟我说,师傅就算及时服了药,也顶多再多延长两三年的寿命,并且这两三年会比之前更痛苦……”她哭着,哭到完全失控的地步,想到往事种种,那种痛彻心扉几乎叫她喘不过气来。

  周潜光也心疼起来,心想为什么要让这个瘦弱的女子这般痛苦,放过她吧!于是他走过去,抱住她,轻抚着她的背说:“没事了,没事了……无论你师傅之前病得怎样痛苦,这会儿入了极乐世界,就都好了。你可释怀了……没事……”

  “我听了疯不癫的话,一路上都在想,难道活着就一定是好的吗?在路上,我看到有人在晾白南星,便拿在手里几颗,我还在想,假如我真采到了白南星,能够救师傅那将如何?我会很高兴,师姐妹也会很高兴,可是师傅呢?我想起那些日日夜夜,师傅无数次地跟我说,与其这样痛苦地活着,真不如死去。我救得了她的命,却又要把她送进一个比死更痛苦十倍的地步,我……”

  是不忍心,还是太狠心?周潜光听了,心里一惊:她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去利用师傅之死,激起清波派与寒梅剑派的仇怨,如此也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可是她已哭得那样痛心,还要再去责备她吗?或许对于她师傅来说,真的死去比活着更好。

  “我……想……既然师傅也一心求死,我又没有采到药,而我要向梅若虚讨债是不能将自己的身份向外明说的——怕朝廷因此又来纠缠,我要号令清波派,就必须有原由。所以,我让自己的小雀儿向师姐传话谎称自己采到了白南星,很快便会回去。我却从假山秘洞走进寒梅山庄——这个出入口是我母亲告诉我的,进去后我就向梅若虚表明身份,并对他一通痛骂,威胁他要将他做过的丑事都公之于众。还跟问他,是不是一直都奇怪,明明安乐王一向懂得敛财,而他得到的财产却并不多。那是因为安乐王为防万一,要给我母亲留一条后路,便将许多珍贵的珠宝藏了起来,只把藏宝藏的位置告诉了我的母亲,而我母亲告诉了我。果然,他想得到宝藏,便将我关了起来,想慢慢审问出来。于是,我又让小雀儿传话……”

  周潜光不禁倒吸一口冷声,觉得她果然心够狠。可是萧青禾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眉头皱着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心……我的心好狠?”

  周潜光心里一酸,觉得她能如此心狠,只因为受了太多的苦,心里压着太多的仇恨。所以,周潜光说:“就算不将你师傅之死加在梅师伯头上,梅师伯之前对你们母女做出的事,也够你带领清波派去惩罚他了!”

  “是吗?”她仰头望着他,带着点欣喜,“你不会讨厌吧?”

  周潜光一笑说:“我为什么要讨厌你,讨厌一个在我中毒后救了我的人,讨厌一个在我心情不好时,买好酒准备陪我一场大醉的人……萧姑娘,怎么回事啊,我们竟一见如故了。”他说这些话,倒不是因为之前打定主意想要利用清波派与寒梅剑派之间的恩怨,因此有意讨好,事实上他当时只是想了一想。萧青禾对他很体贴,这是他师姐从来不曾给过他的,这让他舒心又感动,沉醉又甜美。

  萧青禾便又笑了,很轻淡的一个微笑,带着泪水衬托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她站起来,倒和周潜光一样高,直视着他道:“那是因为……”她脸上有些羞涩,“从你为我挡暗器那一刻开始,我就把心交给你了……我说过,你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我没有讨好一点,便对我好的人。”

  周潜光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被她那双美眸注视得心里发颤,只好笑了笑。

  萧青禾又说:“你师姐会说我城府很深,可我只承认我很会做人,因为我身上背负了太多,不得不如此。可是,我一定会对你掏出真心,你要相信我。”

  这世上有一个女子说会对你掏出真心,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他心里颤抖着,连微笑都是颤抖的,说:“我一定会相信你……”

  “好,那我们继续喝酒!”萧青禾又拿起葫芦向他一扬说,“从此以后要恩怨不断,可是现在,什么也不要管,先喝个痛快!”

  “说得好!”周潜光也拿起酒葫芦,跟她喝了起来。

  那一天,天蓝得像蓝色缎子,飘着大团的白云,阳光时不时被飘过的白云挡住。湖面如镜,湖边的柳树栽了没多少年,带着勃勃生机,柳丝随风舞动,像是才长成的少女。

  那一晚,周潜光没有回去。秋以桐在堂中静等着,手支着额头不觉睡着了。直睡到亥时,因为要在这个时候练功,便总是能在这个时候醒来。醒来后,四周漆黑一片,周潜光还是没有回来。秋以桐叹了一声儿,去自己房里换衣服。

  一进入房间,秋以桐就闻出来,房中的味道有些不一样,多一点甜美的淡香。她有些狐疑,去拿衣服,却发现那身白衫不见了——难道有个人偷偷进入自己的房间,只是为了偷衣服?

  秋以桐也不换衣服了,转身走去陈广生房门前,敲着大声喊:“陈广生,你出来一下!”陈广生总是睡得很沉,不大声儿喊根本喊不醒。

  秋以桐喊了三声儿,才听到陈广生翻身下床说:“秋姑娘?哦,好……”他拿了衣服穿上,走出来还迷着双眼问:“秋姑娘,怎么了?”

  秋以桐说:“家里来贼了,我丢了个东西。现在要下去练功,心里有些怕,你在一旁护着我。”

  “哦,好!”陈广生振奋一下精神,便跟在秋以桐身后下山去了。一边走,陈广生一边问:“来了个什么贼啊,秋姑娘丢了什么东西?”

  秋以桐说:“一会儿就知道了。”

  他们走下山,秋以桐一扬手指着她素日练功的青石上坐着的人说:“就是她!”

  陈广生看去。只见大青石上果然已有一个白衣女子盘腿而坐,动作与神态和秋以桐素日练功的样子如出一辙。雪白的衣服在暗夜里更显得洁净,衣袂随风轻轻舞动,好似个小仙女。陈广生缓缓走过去,觉得这女子的身影熟悉,可是因为夜色暗,女子侧着脸,他没看清楚。

  再向前走几步,忽然间云朵飘过,月光撒落下来。月光下那个白衣女子也明亮起来,妩媚的小脸,眼梢斜飞,白衣里的身体比之于秋以桐要小一些,那副安静的样子,也像是穿起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