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二章:楚楚英华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3

  陈广生正觉得眼熟,伸着头细看。那个女子突然转过头来,瞪圆了眼睛咧着嘴,嗓子里发出傻笑声。陈广生虽然胆子大,但事出突然,月光又照着她的牙,白森森的实在吓人,就怕得“啊”了一声儿,后退一步。

  她得逞了,喜得一跳直立在青石上,指着陈广生嬉笑着说:“你个傻大个子,被我吓着了吧!哈哈,你的胆子就这么小!”她用手指比个米粒大小。

  陈广生定睛看清楚,此人就是郭茜痕,舒一口气说:“果然如秋姑娘所说,你自己又找我们来了。只是,你为什么白天不来,大半夜在这儿吓人?”

  郭茜痕朝秋以桐眯眼一笑,立在青石上转着圈儿说:“秋姐姐,你看我穿你的衣服好看吗?”

  秋以桐笑着说:“你穿什么都好看。”郭茜痕本身便是一朵妖冶的花儿,带着本性的纯真,在阳光下开得灿烂。

  郭茜痕拍着手说:“我之前想找你们来的,看到秋姐姐穿着白衣服坐在这里练功,那样子真是像仙女一样美……嘻嘻,我心里就羡慕,也想像秋姐姐一样美。陈大个子,你说我此时像不像仙女。”她的吊梢眼里亮闪闪的,盯着陈广生等答案。

  陈广生一直在找她,见到她时发现她果然翩然而飞,像是精灵一样。此时听她这样问,又觉得她稚气地好笑,便说:“你哪里比得过秋姑娘!”

  郭茜痕估作生气状,陈广生觉得不好,想走近再说两句,她“忽”地一下飞走了。陈广生扭头找去,又觉得忽然飘过一阵少女天然的甜香味,心里道句“不好!”果然郭茜痕又攀住了他的脖子,趴在他背上,扯着他的耳朵,冲着他的耳朵尖声喊:“说……说我像仙女!”

  陈广生哭笑不得,想到白日里那算卦的还说自己能成“大侠”,真是胡说,真是大侠会每每被这样的小丫头治往吗?虽然不疼,还是龇牙裂嘴地护着耳根说:“哎呀,你放手。有哪个‘仙女’会这样扯着别人耳朵,叫人非说自己是仙女的。你看人家秋姑娘,就从来不像你!”

  郭茜痕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嗯,也对。”便跳了下来。

  秋以桐笑了笑,走过来说:“茜痕,你师傅呢?”

  “疯不癫?”

  “你竟也这样称呼自己的师傅?”

  “那有什么,他就是疯疯癫癫的啊!他不想见人,可是我急着找你们,所以自己过来了!”

  秋以桐望着她说:“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们说?”

  “是啊!白天我不能跟你们说的!”

  “为什么?”

  郭茜痕脸色沉了下来,说:“因为白天的时候,你们和那只‘臭燕子’在一起啊!”

  “臭……燕子?”陈广生疑惑地道。

  秋以桐替郭茜痕解释道:“她指的是萧燕。”

  “还是秋姐姐聪明!这个萧燕真的……”提到她,郭茜痕那样明艳无邪的脸上便会现出害怕的神情。

  秋以桐一见萧燕便觉察出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于是说:“走,咱们回去慢慢说。”

  三人于是一起回到家中。秋以桐点亮了灯,三个人围坐在桌子旁,郭茜痕便开始讲他被疯不癫带走后的事。

  疯不癫带着她飞出了好远才又清醒了过来,看到郭茜痕怕得样子,连忙落了下来,将她放下。一直说:“小姑娘是老夫啊,几年前在杭州咱们见过的啊!”想拿出郭茜痕之前给他的钱袋,又找不到了,一直解释了半天,郭茜痕才回想了起来。

  郭茜痕放下心,又开始不断发问:“你说,你是想找我报恩?”

  “对啊!自老夫得了疯病,没有哪个人像姑娘对我那般好,所以老夫一定要报答姑娘。”

  “那为什么之前你一直没来找我?”

  “老夫的病时好时犯,病时不能自己,好容易查到你是郭家姑娘,想要去找你。可是你家家大规矩大,哪里会容我这个老头子进去找你。我就想自己偷偷进去,可是好不凑巧,几乎每一次去都能赶上你离家出走!”

  郭茜痕一听,不禁“扑哧”笑出声儿来,说:“是啊,我的确三天两头离家出走的。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在河北五峰山的?”

  疯不癫便说:“这一回,我留了神。你家里找不到你,就等着你家的那只狗带着你四个哥哥,还有你爹去找你。可是他们也找了你好久,怎么也找不到。我怕你出了事,就也四处找。后来,有个人跟我说,既然你这么爱玩儿,一定会去凤尾城的。于是,我就一路找到凤尾城,在凤尾城里听人说有个小姑娘被人从春丽院里救走,说起那小姑娘的形貌,我想这不就是郭茜痕小姑娘,于是顺着这条线,一路找到了五峰山。”

  郭茜痕喜得直拍手道:“好在有个人知道我爱闯江湖,知道凤尾城是个武林人士齐聚的地方,告诉你来这里找我,要不然你要到几时才找得到?更何况,你还时疯时傻的!”她有意把“爱玩儿”换成“爱闯江湖”,时时注意自己的女侠形象。“那个人是谁啊!这么聪明,很合我郭女侠的胃口嘛!”

  疯不癫一听她问起这个人,就先愣了一下,抖抖擞擞的,又犯起癫来。这之后,他时疯时好,好时郭茜痕就仗着他是来报恩的,要他传自己武功。疯不癫便收她为弟子,尽心教她功夫。郭茜痕没有什么根基,他也说不怕,人各有所长,总是让她做一些在她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比如在月光下坐在地上打坐,吐气要分多少次吐完,吸气要吸到哪里去,要感觉得到身体某个地方发凉或发热种种……她虽然觉得无聊,可是比之于陈家姐妹要她练的扎马步之类的硬功,这些就舒服多了,并且越练越觉得身体轻盈。她一切照办,倒还真是一个听话的小弟子。

  在练功的事上郭茜痕对疯不癫言听计从,其它的事,疯不癫就又对郭茜痕言听计从。郭茜痕轻功是越发的好了,就想着再闯闯江湖,还要找到秋以桐等人。于是和疯不癫往凤尾城来,一路上但凡遇见一点不平的事,郭茜痕都要跳出来“主持公道”。她轻功虽好,硬功到底不济,真遇到了麻烦就又是疯不癫出来收拾。

  郭茜痕也算是志得意满了,唯有一件事,叫郭茜痕很忧心,就是疯不癫时好时疯的。他疯起来又吓人,又叫人心疼。郭茜痕说他,既然你医术那样好,为什么不给自己治一治呢?他说,他自从三年前遇到郭茜痕,觉得世上到底有个对自己好的人,也再给自己治病了。可是一来心结难解,二来曾被奸人害得练功时走火入魔,所以一直不得好。这世上,只要活着两个人,只怕他的病永远就不会好。

  郭茜痕听他这么说,自然要不断追问,一定要把那两个人问出来。疯不癫虽然一想到这两个人就会疯癫起来,但只要郭茜痕在他身旁,不断宽慰着他,他也总能好起来。慢慢地就告诉她,这两个人便是白心让与萧青禾!断断续续地,也算把其中原因跟郭茜痕说明了几分。

  疯不癫的原名当然不是这个,而是叫‘风不殆’,原本是宫中的一名太医。因为被扯进一些政治纠纷,事成之后,要被人灭口。先给他下了药,而后放火烧了他的府邸,伪装成意外失火。可是那些杀手只以为他是一名太医,没有想到他也是一名武林高手,不仅可以用内力压制毒性发挥弄出假死的模样,还轻易就逃出了火场。他还找了一个跟自己形貌差不多的人,让他换上自己的衣服,打昏了丢进火场里,而他便成了一个已死去的人。

  他带着自己不可告人的身份来到江南,过着隐于世的生活,日夜勤于练功。他是古今少有的聪明人物,无论是在武学还是医术上,都有极大的成就。直到他遇上了白心让,才迎来人生史无前例的挫败。

  那时他已有四十二岁,人到中年无妻无儿,虽然逍遥可难免会感到膝下凄凉。他因为自身经历,一心要选个心地单纯又聪明的人继承衣钵。然后,他便在一群小乞丐中看到了白心让。

  他天生一副玉雕般的面孔,透着股聪明劲儿,即使身在一群乞丐之中,穿着破烂不堪,也让人觉得剔透。他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给他取名为“谦”,再取一个字为“心让”,是觉得他唯一的确点就是锋芒太露。

  英华太露,诚恐不寿。他没有想到,自己聪明一世,竟看错了一个孩子。白心让的缺点根本不只这些!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