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四章:士之耽兮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5

  陈广生倒还挺想知道“试情丹”是真是假。

  郭茜痕眨一下眼说:“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疯师傅跟我说,白心让二十岁不到的时候,真心爱上了一个女子。可是后来,这个女子抛下他,攀高枝去了。他因此万念俱灰,配了这种毒药,据说一旦动了真情,就会被毒死了。因为他觉得,人是不能动情的。因为情是毒药,一动就会死!”

  这令秋以桐啼笑皆非,她没有想到,白心让竟会有这样的经历。可是这种看法,与她在春丽院中得来的,何其相似!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多多少少想要在情爱之上求胜的女子,一直在互相劝告:千万不要动真情!

  情爱是毒药。李勉也曾说,美酒为毒……是不是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有毒的?秋以桐猛然想起了黄七,那个她完全没有看透,有着一双她渴慕已久双眸的人。她与他相遇在桐花树下,让一心想游离于情爱之外的她乱了阵脚……

  情与爱,真的是有毒的吗?秋以桐扪心自问,她对此到底是何态度?无疑,她是怕的,不相信的,却也一直渴望着。她心底一直在追寻,希望能出现一个人给她一份真真实实、没有谎言与背叛的爱。这个人会是谁?锦衣少年还是黄七?

  她无力再想,一个萧燕已使她害怕。

  萧燕有着太魅惑的眼泪,太漂亮的眼睛,她给周潜光的那个亲吻,秋以桐看在眼里。周潜光还没有回来,秋以桐觉得危险,莫名的、令人不可忽视的危险……

  他们三个人说话直说到快天亮,郭茜痕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睡着时也不老实,一歪便歪进了陈广生怀里。陈广生怕惊醒了她,也不敢动,就以那样一个别扭无比的姿态睡着了。秋以桐拿了领斗篷给他们两个盖上,自己便一直坐在那里,直愣愣地盯着外面,等周潜光回来。

  终于,听到一阵迟缓的马蹄声儿。秋以桐等到这时,身体已僵了,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外面。

  周潜光把马牵到马厩里,摇摇晃晃地往房里走,来到走廊下看到秋以桐停了下来。他身上还有极重的酒气,面色也十分不好,秋以桐便问:“你跟谁一起喝的酒?”

  秋以桐冷而带着指责意味的语气,通过周潜光灵敏的耳朵,传到他昏昏沉沉又疼痛的脑中,显得格外尖利。他望向秋以桐那微皱的眉头,黑白分明的眼睛中冷冷的光芒,想到她靠在黄七怀抱里时那种得意、甜蜜、陶醉的神情,不禁心潮翻涌,摇晃着向前走了两步。“师姐……”他叫了一声儿,头昏得难受,身体向前一栽抱住了她。

  秋以桐扶起他,焦急地追问:“你到底和谁一起喝成这样?”

  周潜光没有回答,仍是痴痴地望着她。他想知道,对于师姐他和黄七有什么不同?再次紧抱住她,一低头便向她的唇上吻去。秋以桐吃了一惊,心里一急便使了一招“分开错柳”。周潜光本来就昏昏沉沉的,重心不稳,秋以桐轻轻的一招,就使他身体往后一仰,跌倒在地。

  秋以桐连忙蹲下身,扶着他的手臂问:“你没事吧!”又怪他,“你喝酒喝傻了吧!”

  周潜光抬头望着她问:“那个时候,黄七也是这样,你为什么不躲?”

  秋以桐愣了一下说:“他……他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周潜光心里又泛起怒火,喝多少酒都无法熄灭的怒火。

  秋以桐不想再跟他说这件事,便接着问:“我在问你跟谁一起喝成这样?”

  “萧姑娘……”周潜光说。

  果然不出所料,秋以桐气得骂道:“你知不知道她就是绿衫人?她狠心地利用自己师傅的性命,来激起清波派与寒梅剑派的矛盾,好去向梅若虚报仇?”

  “我知道……”周潜光淡淡地说。

  “那你还跟她来往!”

  “她有苦衷,梅若虚欠她太多了,可是她不能以自己的真实身份来报仇,所以就用了点计谋。”

  秋以桐皱眉问:“她告诉了你,她的真实身份?”

  “嗯。她的真名是青禾。萧燕、萧、燕,她是骠骑将军萧家的遗腹女。檀云郡主因为怀了她,从大火里逃了出来……”周潜光说,“梁文肃是因为安乐王才放过了檀云郡主,却并不知道她肚子里还有萧家的骨肉,如果知道,他回想到自己差点死在萧家人手上,谁知道又会生出怎么样的变故。安乐王虽然把檀云郡主严严实实地藏了起来,却还是不免担心,万一有一天有人知道她生过一个孩子。所以,他想为檀云郡主的孩子找一个名义上的父亲……”

  秋以桐已猜到一切,说:“正在这样的时候,梅师伯出现了?”

  周潜光冷笑着点点头说:“梅师伯原本还以为,那个叫容欣的女官就是檀云郡主,摸清了她出门的时间,常走的路线。找了几个人装成打劫的,再及时出手相救,殷勤地送她回去。安乐王正急着找人,梅师伯出现得及时,一拍既合!安乐王为了自己女儿与外孙女的安全,将容欣、家产全都给了他。可是他却在安乐王去世后,完全变了嘴脸,将檀云郡主母女赶了出去……”

  “真卑鄙!”秋以桐不禁骂了一句。

  “师姐也这么觉得?梅师伯多行不义,清波派与他为敌也是应该的!”

  秋以桐脸又一冷说:“可是,无论怎样,她也不能用这样的手段!你知不知道,她说了一大堆的谎话!”周潜光浅浅地笑着,一直望着秋以桐也不说话。秋以桐又气又急,喝一声道:“你知不知道,茜痕是她引到凤尾的,这也是为了将疯不癫引来。她与疯不癫并不是偶然在凤尾街上遇见,是她早就安排好的!”

  周潜光却吃吃地笑起来,说:“萧姑娘还说,师姐很讨厌她……”

  秋以桐愣住了,无法相信地问:“所以你觉得,我是在诬陷她?”心如泉眼,涌出的却是苦涩的海水。

  周潜光说:“我没有这样想,只是秋姑娘早就都跟我说了,我知道……她是撒了许多谎,那又怎样!她师傅明明已救不活了,梅若虚做了那么多错事,不该受到惩罚吗?”

  秋以桐对此无话可讲。她知道自己遇见了一个可怕的敌人,早已用自己魅惑的泪水,清洗过周潜光的心,使他的心中满是她的味道。秋以桐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愣了半晌冷笑问:“师弟,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周潜光手撑一下地板,坐直了身子,望着秋以桐问:“你吃醋了吗?”他的眼里含着泪,这句话并非问句,而是一种祈求。

  “你是为了让我吃醋吗?”秋以桐宁愿是这样。

  周潜光吸了一口气,近五月了,空气是暖的,而他吸进去的却是冷的。“如果,不全是呢?”周潜光说,眼光里带着那么一点期望。

  秋以桐也提起一口气,说:“如果我说,我讨厌她,你可不可以不要喜欢她?”

  周潜光反问:“我也讨厌黄七,师姐可不可以不要和他来往?”

  在秋以桐看来,周潜光这是无理取闹。为什么他们正面对着如此巨大的阴谋,周潜光还只沉溺于这点小情小爱,计较这点点滴滴。她勃然大怒,站起来指着他问:“你为什么执迷不悟啊,你知不知道你喜欢上的那个女人有多可怕!为了复仇,她什么人都可以拿来利用,难保哪一天不会来利用你!到时候你要怎么?我是你师姐,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害。”

  “师姐……”周潜光站起来望着她说,“你还不明白吗?真正伤害我的人是你啊!可是萧姑娘,却是在我烦恼的时候会准备好了酒与我一起大醉的人;是骗了天下人,也会对我吐露真相的人;是因为我对她的一点好,就倾尽所有回报我的人……我有多想,这个人师姐你啊!我们刚许下‘一心之约’,师姐便在桐花树下看到黄七。我真的只想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可是却被师姐一点一点伤害成什么样子了!”

  “你被一个女人骗了,却又来怪我吗?”

  “她不会骗我的!”

  “你这般信任她,就是被她骗了!”

  “师姐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秋以桐望着他,知道自己果然是晚了。萧燕在她之前,将周潜光的心都填补了起来,她已经走不进去了。士之耽兮,亦是不可说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