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六章:玄清剑谱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7

  周潜光边给她点穴止血,边故意朗声说:“萧姑娘,你要兵书不过是为了治一治白心让,因此陪了命,可就不值了!”他皱着眉头,给萧燕使着眼色。

  萧燕轻轻摇一下头,虚弱地说:“我说了多少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信义兵书》!”

  为首的锦衣人刀落下,直逼到萧燕脸上,喝道:“少在这儿胡说!你不知道《信义兵书》,那是谁散布谣言说寒梅山庄藏在《信义兵书》,又是谁到青园盗东西?”他说话的声音也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像是阴风穿过石穴,叫人不寒而栗。

  萧燕冷笑着说:“你们真是神通广大,我做的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们的眼睛……哼,既然你们知道这些,难道就想不通,《信义兵书》既然在我手上,我为什么还要到青园里去偷?”

  “你居然还不知道?”锦衣人犯了疑。

  “什么……”

  “那也不跟你多废话,把你们清波派历任掌门相传的《玄清剑谱》交出来!”

  萧燕狐疑道:“你们一时要《信义兵书》,一时要《玄清剑谱》,到底想干什么!——哦,难道,《玄清剑谱》就是《信义兵书》?”

  锦衣人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叫她知道了两者有关联,便说:“我们原本以为你既然与疯不癫关系甚密,应该是早知道《信义兵书》并非只有一本。《玄清剑谱》用一种药汁刷过,本来的字便会隐去,暗藏的字则显现,也就成了《信义兵书》。”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们以为我去青园盗书,是知晓《信义兵书》并非只有一本?”

  “不错。”

  周潜光便道:“你们胡说!清波派怎么可能与信义王李勉有关系,她们代代相传的剑谱又怎么可能是兵书?”

  锦衣人转过带着黑铁面具的脸,周潜光只能从面具眼部的缝隙中看到他黑漆漆的眼珠子,寒风吹石穴一般的声音道:“小子,我们也已跟踪了你两天,原来你就是兰若华的儿子,孟宏久的徒孙?”

  周潜光大怒,指着他们道:“就是你们杀了我娘,竟不知道我的身份?那你们最好记住,因为有一天,你们一定会全部死在我的手上!”愤怒的火焰从心里直烧到他眼睛里,又被仇恨催发,冲着锦衣人而去。

  锦衣人却是视若无睹,一副明白了的样子说:“看来你也是早知道了《信义兵书》?”

  周潜光还能控制住自己,不落进他们语言的陷阱,说:“我娘亲临终前说,一群穿锦衣戴铁面的人杀的她!你们又在到满天下找《信义兵书》,再想一想我娘与信义王李勉的关联,除了这个,我再想不到其它的原因!我也在找《信义兵书》,因为找到这本书,就一定能再见到你们!”他还不能让这些知道,关于《信义兵书》他已知道了很多。

  “见到我们又如何,你报得了仇吗?此时,你命也难保……除非,这位萧掌门交出《玄清剑谱》!”

  萧燕望着他们,又望一眼周潜光,苍白的脸上蒙着一层纱一般,叫人看不清。一丝冷笑也是虚浮的,她望着那三个人说:“你们会来逼问我,一定已在杭州清波派中找过……又在我的住处翻过了吧?你们应该知道……《玄清剑谱》是清波派历任掌门的信物,只有掌门才配保存,我师傅更是随身携带。既然位子传给了我,我也一定会把它好好收着……”

  “别啰嗦了,快交出来!”

  “不在我身上……”

  “快说!”锦衣人一招枯藤缠树,便扭住了周潜光的胳膊,将刀架在他脖子上。刀刃就挨着他的皮肤,只是一碰,就割破了皮儿。

  萧燕一见果然急了起来,强撑着站起来说:“你们如果伤害他,那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们《玄清剑谱》藏在哪里!”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萧燕苍白地脸上,连冷笑都是强撑出来的,向前走了一步,身子晃了晃,往后一仰便晕了过去。另一个锦衣人赶紧过去,拍着她的脸喝道:“别装死,快醒醒!”

  “混账!”周潜光气得道,“她本就气血不足,这一回又失血过多当然会晕倒。再不及时医治,她要是死了,你们就永远也别想知道《信义兵书》在哪里!”

  抓着周潜光的锦衣人向那人摆一下手,说:“给她上点金创药!”

  “只有金创药怎么够!她必须休息,服汤药疗伤!”

  “难不成还要为她请个丫鬟?多拍两下,拍醒她!”

  周潜光连忙说:“女子的身体与大男人是不一样的!况且,她为了照顾自己的师傅,本就虚损过多,再不好好调治,可能根本就醒不过来了!”同时也在心里对萧燕说,不是有意咒你,只是你这一昏倒,也许是个转机啊!“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娘的外号是‘兰华仙子’医术高明,我是她的儿子,当然也懂医术,你们应该听我的!”

  “那你快点去把她弄醒!”锦衣人放开周潜光一推,叫他一个踉跄。

  周潜光便走过去,稍微检查一下说:“不行,一定得找个干净地方,再煎几副药,休息几个时辰才行。”

  锦衣人怒得道:“少耍花招!”

  周潜光把声音提得比他更高,怒得道:“她不醒来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已经落在你们三人手上了,她不醒来把《玄清剑法》告诉你们,我不就死定了!我比你们更想她醒来!”

  三个锦衣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说了一声儿“全带回去”!周潜光还没有来得及防备就被一件黑袍子蒙到了头,眼前一片漆黑。他还叫:“萧姑娘,萧姑娘……”便被人提着,飘飘悠悠地也不知朝着哪个方向去了。他挣扎着,还想用手摸一摸周围的情况,便又被点住了穴道,只有张着耳朵,不放过一点线索。

  可是只有风声,除了风声再无其它。好在没过多久,周潜光便被放了下来,听到他们三个脱衣服的声音,心里一紧,不知他们要干什么。不一会儿,又是穿衣服的声音,周潜光听出来,他们换上的衣服布料与之前的不同。

  听他们换好了衣服,周潜光心里正想,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去哪里,能不能进入他们的齐聚地……还没有想完,就觉得后颈被人一记猛击,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不过就像是午后犯困,一不小心打了盹的时间,周潜光又被凉水激醒。眼前立着一个人,着一袭白衣,腰带上还配着玉与香囊,一副白心让之类的风流公子哥打扮,只是脸上带着白色面具。他将一杯冷水泼到周潜光脸上,见他醒了就说:“需要什么药,那里有纸笔!快写!少耍花招!”虽然他已换了装束,但周潜光凭着他那古怪的声音也很快分辨出,他是三个锦衣人为首的那一个。

  周潜光连忙转头一看,发现他们正在一间类似客栈的房间内,萧燕被好好地放在床上。周潜光松了一口气,赶紧过去为她把了一下脉,脸上显出一丝笑。转过头来,却又是疑惑沉重的表情,盯着那白衣人问:“这是哪里?”

  “你少问!”

  周潜光又细打量一下这房间,摆设与其它豪华一点的客栈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完全没有窗户,光线是从桌子上供着的一颗夜明珠发出的。他走到桌子旁坐下,拿起他们已准备好的笔,开始写药方。一边写,一边问:“我还是不明白,《玄清剑法》与《信义兵书》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人便说:“你也不知道吗?创建清波派的那位,是你师爷孟宏久的妹子。”

  “胡说……我师爷自小丧父,与他娘亲相依为命,根本没有兄弟姐妹!而且,我师爷从来没有入过哪一个方派,师兄弟姐妹也没有。”

  “哼,你也不想一想,你师爷武功卓绝,文采、医术都不弱。只是他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又从来没有入过哪个门派,他怎么成就那一身的本事?”

  “那是师爷的娘亲教的!”

  “哈哈,孟宏久的娘亲不过是一个乡野女子,养蚕、织布是能手,针法也卓绝。她难道拿这些,就把孟宏久教成了一代宗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