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七章:铁面腹语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8

  对于周潜光来说孟宏久像是一个久远的神话。

  兰若华提到他,总带着无限的敬仰、怀念,仿佛一位仙人。仙人,背景通常是玄虚的,人们也津津乐道于这种玄虚,生辰八字也玄虚着才好。周潜光从未想过要把师爷的前世今生探寻清楚,经锦衣人这么一说,忽然想到师爷其实也是一个人,便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锦衣人没心情跟他谈论这些,手敲桌子道:“快写!”周潜光瞥一眼他的手,发现居然也还带着副手套。从始至终,除了这人的身形,周潜光连他长得圆脸方脸,皮肤是黑是白都不知道,就连说话也是用腹语,古怪阴森。

  周潜光便先写好药方,另附了张自己需要的东西,一起递给了他。锦衣人拿着两张纸看了看,又盯了他一眼,然后说:“你要的东西,我很快弄来,你快将她治好,乖乖把《玄清剑谱》藏着的地方说出来。要是不说,我们也终究会找到,你们就要白陪了性命!”说完便转身离去。

  周潜光眼望着他,只见他走到门口,门便被人从外面拉开。他走出去门又被关上,从始至终周潜光只看到对着门的黑漆墙壁和墙上燃着的一个火把。周潜光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办法,便又去看萧燕。他正拉着她的手把脉,门就又开了,前前后后大约进来了五个黑锦袍男子、脸带面具的人,送来了周潜光要的炭火,药罐、棉布、金创药、棉线、银针、热水等物。等他们人都走后,他想也没想,就把萧燕身上的衣服脱了,替她擦洗伤口。

  他点穴的手法非常好,但是伤口还是得好好包扎才能好得快。萧燕腰上的伤口最深,周潜光给缝了两针,又敷上些金创药,用棉布包了起来。其它两三处伤轻,金创药敷上去再一包就好了。

  周潜光弄好这一切后,又拿衣服给萧燕穿。可是萧燕那身白衣不仅被刀划破了,还染着血迹,实在穿不得。转头四处看看,便先拉过床上叠放着的被子盖在她身上,走到门口便推门出去。不出他所料,他刚把门推开,一个锦衣铁面人就横刀在他面前问:“什么事?”这人说话倒很正常,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语气也温和。

  周潜光转着眼珠子,除了这个黑锦衣的人,其它的什么也看不出,便说:“我要一套女装。”

  这个人便说:“好。”“啪”地一声儿将门关住,没有荡起的灰尘之类,这里干净的出奇,倒真有些在豪华客栈当上宾的感觉。

  周潜光无奈,又返回去走到萧燕床边,低头正想再查看一下,却见萧燕睁开了眼睛。周潜光看到一喜,连忙又低声说:“你醒了,太好了。可是,不要让他们发现你已醒来。”

  萧燕点点头,用很低的声音说:“我明白……我师祖怎么会是你师爷的妹子,你再问问那个人。”

  周潜光听她这么说,就问:“你听到了我和那个人说的话,你早就醒了?”

  “是啊,你和那个人说话时我就醒了,不想让他发现我已醒了就一直闭着眼。再然后,你又脱我衣服给我包伤口,我就更不好意思醒过来了。”萧燕的声音很低很低,可是周潜光耳朵灵,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楚。

  医者父母心,周潜光如他娘兰若华一般,所有的病者看在眼中只当是孩子,萧燕不说周潜光还想不到男女之防。扭脸见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人进来,便玩笑一句:“医者父母心,我当时倒还只当萧姑娘是自己的孩子!”

  萧燕苍白的薄唇一抿说:“不知羞,你比我还小几岁……我要是你的师姐,你还会只想着‘医者父母心’?”一句话就让周潜光红了脸,觉得自己好似一个无耻之徒,明明轻薄了她,还用“医者父母心”当借口。萧燕看他这样,便又笑了一下道:“对不起,我失言了。一会儿我还装是昏迷着,你去向那人问清楚,我师祖与你师爷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是兄妹……”

  “好,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周潜光点点头说。

  周潜光侧着耳朵,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儿说:“这个人的功夫没有之前那三个人高强,脚步声儿也重,大约是送衣服来的。”

  萧燕却什么也听不到,点一下头闭上了眼睛。周潜光装作若无其事,果然一会儿功夫,那个说话温和的黑锦衣铁面人进来了,交给周潜光一套女装后便又出去。那人走后,萧燕便又睁开了眼睛,一看那是一套浅碧色的衣服,不禁笑着说:“还真好看!”伸手翻了一下,又说:“这些人未免也太细心了,为什么连腰带的丝绦都想到了……好齐整的一套衣服啊……”

  周潜光看着说:“因为锦衣铁面人中也有女子,那人听我说要女装,便跟那些女子借的?”

  “应该是,先放下吧……估摸着,那个人快要进来了……”说着,她自己也累了,就又闭上了眼睛。

  周潜光放下衣服,就听到“吱”地一声门响,果然之前那个用腹语说话的人拿着药进来了。周潜光起身放下帘子,走过去问:“药都买好了?”

  那人放下手里的药包,眼望着床,仍旧用腹语说:“还没有醒?”说着要过去掀开帘子看。

  周潜光利声说:“萧姑娘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你想干什么!”

  说得这人一犹豫,转过身来说:“算了,想来你们到了这里也耍不了花招。”

  周潜光一边解开药包,一边问:“这里看起来,像是在地底,到底是哪里啊?”

  “等我知道了《玄清剑谱》藏在哪里,你们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哼……不可能吧。看起来,你们是一个相当有规矩的暗地里的门派,肯定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老巢吧!”

  那人便说:“我们这个门派叫‘铁面’,到底有许多人,谁都不清楚;真正的主子是谁,我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只是我的住处。我原本负责调查孟宏久的师承,有一点成果,便能得到一大笔钱财。一点点查到清波派的《玄清剑谱》就是其中一本《信义兵书》,现在我只要拿到这本书,就能得到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金银珠宝。你想打听‘铁面’的其它事,就不要费力了!”

  周潜光听了,不禁冒了一层冷汗:我不过一张口,他就猜到我的真实意图,我没有江湖经验,倒不如直接问的好。于是,周潜光说:“谁杀了我娘亲?”

  “我不知道!”他很干脆地说,“我们的人,有不同的人带领,分到的任务也不同。各个不相干涉。如果不是看到你和这位姑娘在一起,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周潜光一回想,那时他说“原来你就是兰若华的儿子,孟宏久的徒孙”一副刚知道周潜光的样子,原来真的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刚知道他。他知道自己可能什么也问不出,还是问:“那么,是谁在调查我娘亲?”

  那人不耐烦地说:“你这个问题和刚才那个有什么区别?我不知道!我也是因为调查过你,才知道我们的人杀了你娘——我们办事,轻易不杀人的。手段太过毒辣,会树敌太多,并非我们的本意,会遭到上峰责备,损失的也便是大笔金银。”

  “你的意思是,调查我娘的那个人,可能在你们‘铁面’中职位比较高?”

  古怪的腹语,发出几声冷笑,说:“我不知道。”

  “你们既然是为了钱,你们的上峰能给你们很多钱,也就是说,你们的主子非常富贵?”

  “也许。”

  “调查我娘的人,如果不职位比较高,就是很有钱,所以他不在乎杀人会损失钱?”

  “你很聪明……”

  “你真的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

  周潜光盯着他看了一阵,隔着面具,又是用腹语对话,周潜光实在无法用眼神看出端倪。一边煎药,一边说:“你将《信义兵书》上交,就会收手,是不是?”

  “没错。”

  “嗯。其实,萧姑娘也不需要《信义兵书》,她之前去青园盗兵书是为了治一治白心让;而我要找兵书,也只是为了寻杀母仇人。看得出,你出招虽狠,意旨不在杀人,所以,我们不是敌人,对不对?”

  “我只需要拿到兵书。”

  周潜光又盯他一眼,问:“你是怎么一步步查到清波派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了解自己师爷爷,有什么不对?”周潜光反问。

  那人腹中发出几声冷笑,说:“你是想逆着我的调查而上,好推测出我主子的身份吧!”又被他一眼看穿,周潜光脸上有些慌乱,真心觉得戴个面具是极好的事,可以遮掩表情,以免泄漏心机。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