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八章:如约而至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9

  躺在床上的萧燕一心想听关于自己师祖的事。

  清波派的创始人,萧燕的师祖名为程念薇,父亲是大侠程乔,母亲是个名门淑女。她有着显赫的身世,生下来便得到了最好的一切,包括一桩看似美满的亲事——

  她自小由父亲做主,许给了中原名派子弟李子默。李子默答应了二十岁来杭州娶她,可是二十岁了,李子默却没有如约而至。一拖再拖,直拖到程念薇二十五岁,最终他也没有来,并告诉她,我已爱上了别的女子。

  她深受情伤,终身未嫁,只好寄情于武学,创立了清波派。清波派只收孤苦女子为弟子,也是她因为自身经历,同情天下女子而定下的。

  萧燕很想知道,为什么传闻中是独女的程念薇会是孟宏久的妹子,正失望于腹语人可能不肯说,却又听腹语者仿佛是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很古怪地笑了几声说:“不过,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告诉你也无防。”又是在周潜光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腹语者便用他那古怪的阴风穿过石穴一样的声音讲述起来。

  孟宏久的母亲不过是一个乡野女子,从外地来到杭州乡下,靠养蚕织布过活。母子相依为命,没有人知道孟宏久的父亲是谁,孟宏久自己也不知道。他问过母亲,她母亲却只说那是个负心人,不提也罢。

  孟宏久刚五岁时遇见一个人。这个人与孟宏久平时里能见到的乡野村夫不同,英气勃勃,气宇轩昂,一身不凡的气概。

  与他相遇时,孟宏久正要浮边一棵老榆树下玩耍。他悄悄在一旁看了他许久,然后走近了说孟宏久是个练武奇才,愿不愿意拜自己为师。哪个男孩子不做大侠的美梦,孟宏久当然一口答应!

  于是他们约定,每个月逢五到这棵老榆树下,他会传孟宏久功夫。孟宏久要认真练习,轻易不能显露于人前,亦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他。孟宏久一一答应。

  就这样,一直坚持了十三年,这个人不但教孟宏久功夫,还教他医术、读书认字。孟母离世后,孟宏久也有十八岁,他的师傅说,你是武学奇才,如果只有我来教你,不能有大成,如今你功夫已在上乘,正是出去历练的时候,出去闯闯荡荡吧!从此以后,这个人再也没有出现。

  孟宏久还是又等了他一个月,见是真等不到了,就在江湖之上闯荡了好几年。时逢乱世,却易出人才。孟宏久经历一番历练,无论是功夫还是修为都是那个时候一等一的人物,又都不清楚他的家世或师承,更添几分玄虚。

  直到十年之后,二十八岁的孟宏久又回到杭州城。得知杭州城里有一个采花贼,总爱在女子出嫁前将女子玷污了。正好第二天便是大侠程乔的千金程念薇的出嫁日。大家都在说,程念薇与夫婿是自小便订下的亲事,都是江湖名士,拖到二十五岁才完婚。程乔虽然已经离世了,可是程念薇亦是杭州城里有名的女侠,未来夫婿李子默亦是名门正派,那个采花贼敢来吗?

  孟宏久听说了,当然要把这个采花贼给惩办了才好。打听清楚程家在何处,先暗中守着,以防不测。

  孟宏久找到程念薇的房间,坐在房顶之上,掀开几片瓦看着。一直等到半夜也不见采花贼出现,本来以为那采花贼到底是害怕不敢来了,正想走,却见一个人轻飘飘地从窗子里进去了。孟宏久精神一振,看明白这人果然就是采花贼,连忙下去。

  程念薇正与采花贼恶斗,孟宏久出现,犹如神助,两人合力拿下采花贼自然不在话下。采花贼拿下后,程念薇与孟宏久真真正正地互望一眼,都从对方身上感到一种无法言明的亲切感——所谓一见钟情。

  腹语人故事讲到这里时,料到周潜光会惊讶,有意停了一下。果然,一边煎药一边听故事的周潜光仿佛被烫了一下,问:“程念薇不就是清波派的创建人!你一开始说过的,她是我师爷爷的妹子啊!”

  腹语人发出几声笑,道:“可是当时他们并不知道……”

  周潜光心里的惊诧无与伦比,暗暗向床的方向转头看一下,心里暗道,好在垂下了帐子,萧姑娘就是惊得张开了眼睛,也不会被看到。“然……然后呢……”

  几声古怪的笑后,腹语人又开始讲了。

  程念薇与李子默的亲事是父母订下来的,她自己并不如意,所以直拖到二十五岁。之所以答应出嫁,一来是因为的确拖的太久,二来她也想借自己的亲事引出采花贼。她自认为,上天让她在那时遇见孟宏久是天意。这天夜里,她便向李子默飞鸽传书,叫他不必来迎娶了,她是不会嫁。一年一年,李子默的已被这样的书信羞辱五次,已成习惯。他只是漠然地命令队伍停下,不必进杭州城了。

  程念薇为了躲避家人盘问,离家一段时间才又回去。一回去便直言希望解除婚约,因为她另有所爱。她态度强硬,程夫人勉强她不来,又不想家丑外扬,便将事情推到李家那边。

  程念薇的未婚夫李子默早觉得程念薇是不愿嫁自己,便对程念薇说,假如她喜欢上的人比得过他,他便答应解除婚约。于是两个男人见了一面,孟宏久的才学、为人、修养都使李子默自惭形秽。他觉得孟宏久很有程乔的大侠风度,自己与之相比,果然是小溪之于大海,萤火之于日月,难怪程念薇会对他一见倾心,于是解除了婚约。为了不让世人指责程念薇,也为了自己的脸面,他一如既往对外说是自己另有所爱,才将与程念薇的亲事拖到二十五岁,最终也没有将他娶回去。

  “所以世人都以为程念薇终身未嫁,醉心于武学,创立清波派只收孤苦女子为弟子是因为从李子默那里受的情伤?”周潜光说。他没有想到,一直流传在江湖的传闻,被人们定义为“事实”的过去,不过是一种假像。

  腹语人不回答,接着用腹语说话。

  李子默既然已答应了退婚,程夫人也不能多说什么了,就让孟宏久来家里一趟,要见一见这个让女儿一见倾心的男子。

  孟宏久于是来到程家,他身上那种不凡的气度与程乔如出一辙,却又比程乔多了几分潇洒。程夫人一见到他,脑中便像是打了个炸雷,她既明白了为什么女儿会对他一见倾心,也觉得自己一以来的心结终于有了一个答案。为了印证这个答案,她向他要生辰八字。

  孟宏久有一个金锁是他与师傅第二次见面时,他师傅送给他的。他视作珍宝,一直小心戴在身上,便拿了出来。程夫人看到金锁,呆了一下说,因为二十多年前,金铺里曾送到程府一个金锁,说是程乔订做的。程乔不在,程夫人便先收了起来。她觉得奇怪,问程乔时,程乔说是北方一个朋友的儿子快过生日了,过些日子正好会过去,金锁是贺礼。

  程夫人是名门淑女,从不关心江湖中事,本来也不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第二天便是七月十五,无意中发现程乔将金锁带在身上出门去了。程夫人无意中一想,按着那金锁上的八字,七月十五正好是那孩子五岁的生辰,这样一想,心里越发觉得奇怪。等到程乔回来细一留意,就发现金锁不见了。

  很容易推测出,程乔要送金锁的那位并不是所谓的“北方一个朋友的儿子”而就在杭州。程夫人第一次发现原来程乔也会跟自己说谎。

  程夫人是无法忍受谎言的。程夫人之所以会被父亲许给程乔,是因为程乔救过她父亲一命,程夫人便有点“谢礼”的意思。程夫人心中是不愿的,程乔也觉得欠妥。

  程乔是江湖儿女,不拘小结,所以在婚前,他们被允许见了一面。程乔那江湖大侠的气概一下子便惊到了程夫人这个深闺女子的魂魄,程夫人那如水的温柔也让程乔眼前一亮。他们彼此不再反对,默默相许。

  程乔还有几件大事要办,双方定下三年后成婚。程夫人说,我不在乎等你三年,或者是三十年,只要你始终记得今天说过的话。

  程乔很感动,说,三年后我一定会如约而至。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