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九章:手中红线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09

  这是一个已知道了结局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程乔如约而至,三年之后娶了程夫人。

  可是这中间的三年足够再发生一段故事,程乔自己也曾九死一生,但是最终如约来了,这对于程夫人就是一切。

  程乔说委屈了她,不似她家里那般锦衣玉食。她说,她父亲三妻四妾,每一个都是锦衣玉食,可是却没有一心一意的丈夫,程乔只要一心一意,便不是锦衣玉食又如何?

  程乔愣了一下,只是点了点头。

  可是他们刚成婚才几年,女儿才两岁,程夫人竟发现丈夫特地在某个孩子五岁生日时外出,送了那孩子一个金锁。如果丈夫对她说实情,她也不会多想。谎言是背叛的表现,程夫人是不言不语的好性情,心思很细,因为这一点点怀疑,很快就又发现更多疑点——程乔吩咐了一个下人,定时向一个人买丝绸。那个人总会将织好的丝绸送到后门,那个下人出去付钱拿过来,总还要额外给那个人一些打赏。

  程夫人很快便打听出,这个人在原来的村子里未婚先孕,没脸呆下去,便带了儿子到了杭州城附近,远离人烟搭了间茅屋,靠养蚕织布为生。这个女子正好有一个五岁的儿子。

  程夫人觉察出这中间的不寻常,便去盘问程乔。程乔的回答听起来倒也合情合理——

  他有一次恰好在杭州城中见到那个女子卖布,觉得可怜,便叫人买她的布,慢慢地才知道她的事。心中想要帮她,可是瓜田李下的,不便露面,于是只是暗中接济。那个金锁也的确是送给她儿子的,他也是怕程夫人多想,才没有明说。

  程夫人当时心里虽然还有些怀疑,却终究信了,她甚至期望自己当初没有发现金锁。

  可是时光流转,竟让她见到程乔当初送金锁的人,并且这人有着与程乔如出一辙的气度。她想,她的怀疑再不会错了!令孟母未婚先孕,背井离乡的人就是程乔,那么孟宏久与程念薇便是兄妹。

  孟宏久与程念薇一面有些“原来如此”的感觉,一面也难以相信,毕竟没有真凭实据,怎么可以只靠猜测,将一分真情至于乱伦的地步!纠结到最后,程夫人狠心地说,重开程乔的棺木,滴骨认亲!

  当然,这个举动会遭到两人反对,也有一系列的纠结。可是程夫人坚持了下来,她想结开这个困扰了自己几十年的心结,假如一个男人骗了自己二十多年,她不能连知道的资格也没有。假如这个男人确实对她一心一意,她也不能把怀疑带到坟墓里去。况且孟宏久与程念薇是否为兄妹,也决定了他们到底能否在一起。

  最终,在只有三人在场的情况下,程乔的棺木被打开了。

  程乔已离世四年,早已化成一堆枯骨,什么大侠美名、什么盖世武功、什么英雄一世都不过如此!

  裹在骨头上的衣服被拿开,程夫人直接伸向程乔的右手。她说,程乔离世时,右手一直紧握着,所有人都没有掰开,只好那个样子下葬了,现在人已只剩下骨头,可以看到他临终紧握在手里的是什么东西了吧!

  终于看到,原来程乔手中紧握的是一节红线……三人不解,先是滴骨验亲。答案当然也是已知晓的,孟宏久确实是程乔的孩子,程念薇的异母哥哥。

  腹语人讲到这里,发出一阵张狂的笑,一边笑还一边摇头说:“我当初调查这件事,无比起劲,因为可比那些说书人讲的故事有意思一百倍!这真是什么事儿都有!”

  周潜光早已听呆了,他无法想像床上躺着的萧燕又是怎么的神情。摇了摇头,努力摆脱腹语中那难听阴森的笑声带来的不快,又问:“程乔死时紧握在手里的红线,到底有什么含意?”

  腹语人竟说:“看吧,你也觉得有意思,竟追问起来?”周潜光按捺住自己想踹他两脚的冲动,“后来孟宏久回到他母亲的家乡打听,终于知道。原来程乔当时腹部中了刀,流血不止,正好孟母为人缝制嫁衣,提着针线路过遇见。孟母一个乡野女子,哪里见过这阵势,想要救他,也不知该如何救。程乔便教她,叫她用针线帮他把伤口缝起来。她向来只会缝衣服,哪里敢啊。程乔再三说,她才抖抖擞擞地动起手来,缝得明明是程乔,可是每一下都像是疼在她身上。程乔为了让她分心,便忍着疼跟她聊天。一个大丈夫,一个小女子,说着缝着……”又是“哈哈”一阵笑。

  后面的话不用说,周潜光也明白了,便说:“程乔被师爷的母亲照顾了几天,就有了感情?”

  “是啊,这一节故事就有些俗套了不是!”腹语人好似很喜欢有趣的故事。

  “没什么俗套不俗套,既然程乔也喜欢上了师爷爷的母亲,为什么不娶了她?”

  腹语人说:“你忘了他答应过程夫人三年后去迎娶她?他辞别孟母之后,还要去办自己的大事,事情办完,三年之期已过,便迎娶了程夫人回去。他又回想起孟母,可是程夫人只希望丈夫对自己一心一意。他暗中去了一次孟母的村子,只盼着她已嫁了人,那便好了。可是,却让他知道,她为他生下了孩子,却等不到他,不堪白眼,带着孩子离开了。他找了他们母子两年,终于在杭州城里看到她在街上买布……”

  “既然如此,那便一妻一妾!”

  “哼、哼、哼……年轻人,静想些好事!将来你若是见一个爱一个,最好能一个不负……”

  周潜光骤然间脸红,隔着面具也能感受腹语人一脸的奚落神情,便低下头去,装成是认真煎药。想到一会儿萧燕得吃药,怕被他发现她已醒来了,便说:“你出去吧,我一会儿得帮萧姑娘穿衣服,你在不方便……”说完一想,自己也不方便!生怕再遭他奚落,头也不敢抬,却瞥见腹语人已站了起来,一步步走了出去。

  见他出去,周潜光把煎好的药倒出来,走到床边轻唤一声:“萧姑娘,可以吃药了。”

  “你先等一下,我穿上衣服……”

  “好。”周潜光便背过身去,听到萧燕缓慢的穿衣服声。

  一会儿,萧燕撩开帐子说:“好了。”

  周潜光便扭过去,见她穿了那身浅碧色的衣服,靠床坐着。衣服的碧色衬着那双略带红晕的眼睛,分外美丽。萧燕手臂上也有伤,自己端碗喝药不方便,周潜光便一勺一勺地喂给她。她喝了两口,忽然说:“好在你给我缝伤口的时候点了我的穴,要不然我就痛死了。”

  周潜光笑了笑。

  一会儿,她忽然问:“你给我缝伤口,用的是什么颜色的线?我方才想看看,可是你已经把伤口包好了……”

  周潜光只顾喂药,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便说:“红线。”

  一勺药又被周潜光送到她嘴边,她却没有张口喝,而是抿着薄唇笑,说:“那我死时,也一定要把这节红线紧握在手里……”

  周潜光一愣神,想到他们刚刚听过的程乔的故事,脸上一热,说:“萧,萧姑娘……”

  “虽然给程大侠缝伤口的那个女子没有一个好结果,可是也被程大侠记了一辈子……后面的故事,那个怪声怪气的人不讲我们也都知道……你的师爷爷与我的师祖相忘于江湖,因为差点乱伦,没有人再提过这段往事。程夫人发现自己的丈夫对自己果然不是一心一意……程大侠手握红线而去,一定能再见到孟大侠的母亲。无论程大侠最爱的人是谁,当初缝到他腰上的红线,都是一段无法割舍的姻缘……就像,你给缝的这一节红线……”

  “萧姑娘,别乱说!”

  “我知道你爱的人是你师姐……”她笑了笑说,“你不是想一妻一妾么,我愿意是那个‘妾’……”

  周潜光听到这里,脸上的热度反倒退了下来,涌出冷意,直冷到心里去。继续喂萧燕喝着药,说:“不可能的……我师姐……不可能会嫁给我的……”

  “为什么?”

  周潜光又想起了“一心之约”,心里突然一惊——他与师姐的“一心之约”期限是三年,程乔与程夫人的婚约也是在三年之后。可是三年期限不过才开始,程乔便遇见了孟母,而他……

  他眼望着萧燕……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