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三章:梅家长子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3

  周潜光策马奔到大路,回望一眼晓晴水阁,只见它安静伫立在夜色之中,灯火通明的映着水,宛如仙境……

  三个人两马,一路狂奔,不久便回到了南山。

  周潜光刚来到走廊之下,抬头便看到房门大开着,师姐独自伫立在门口。她的背影,透着一种说不出沉重。

  秋以桐未曾回头,就知道周潜光已平安地回来了,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师弟……这世上的事情怎么就这样让人想不通呢?”这声音里也满是疑惑,好似面对着一个突然崩塌的世界。侧过脸来,本来要迎上一天未见的周潜光,却先瞥见了萧燕,顿时愣住了。停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尴尬地将头转回去,默默走到一边。

  原本被她挡着的情形,展现在几个人面前。两个被杀的锦衣铁面人,以扭曲的倒在地上。房里有过打斗,自然也凌乱的不成样子,好似回到了兰若华被杀的时候……

  这两个人带着的黑铁面具都已被秋以桐摘下,其中一个人的面貌惊得周潜光半天说不出话来——明明就是梅若虚的长子,梅士元!

  “为什么会是他……一个话都不会多说的人……”周潜光也实在没有想到,连忙蹲下身来看他的情况,翻了一下眼皮,有些疑惑的惊喜——“还没有气绝……也许有救……”

  秋以桐还正翻看着手里的面具,听到周潜光这些话,连忙丢掉面具去拿了银针、药、棉布之类。周潜光接过来,给梅士元含了些参片,又处理了伤口。梅士元的身体虽然还有些温热,但伤实在太重,是不是能活过来真的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陈广生与周潜光合力将梅士元抬到床上,然后几个人便围坐起来开始说今天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秋以桐问周潜光,“为什么会被锦衣铁面人拿下?”

  萧燕抢先一步回答:“那些人因为我去过青园偷兵书,认定了兵书在我身上,所以追杀我。我一人难敌,便让小雀儿将周师弟引来。不想又连累了周师弟……”说着望着周潜光,又是那歉意的目光。

  周潜光听她这样说,也就不好说出《玄清剑谱》便是《信义兵书》的一册。

  “周师弟……”秋以桐轻轻念着这三个字,望向周潜光。周潜光脸上便是一红,一会儿又听秋以桐说:“你怀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发亮……”

  “哦……”周潜光于是掏出怀里的夜明珠,想拿给师姐看。

  可是手刚伸出去,夜明珠就被萧燕拦下了,拿在手里,怯怯地说:“说好了送给我的……”

  周潜光望着她笑了笑,又尴尬地望着师姐。秋以桐苦笑着摇一摇头,示意自己毫不在意。一会儿又拿起那只铁面具道:“我本来是追着剩下那个锦衣铁面人去的,却没有追到,只好返回。那个人的轻功的确高超的很,好像也很熟悉这片林子,就没追上。”

  “是不是就是那天,在林子里跟踪我们的人?”周潜光问。

  “我分不出来……”秋以桐回想一下,认真地说。

  “那个人的确不用腹语说话?”周潜光不甘心地又问一次。

  秋以桐说:“虽然听得出说话时有些装腔作势,却可以很肯定的判断那不是腹语。师弟为什么这样问?”

  周潜光于是说:“因为,将我与萧姑娘关在地室的人,就是一个用腹语说话的人。他们这个门派叫‘铁面’,是有许多不同分支的,他们这一分支的首领就是那个用腹语说话的人。他们逼问我们兵书在哪里,为了引师姐来救我们,便跟他们说是在家里。按道理来说,会来家里偷东西的就是他们,会杀人灭口的也应该就是他们的头领——那个腹语人。”

  萧燕想了一会儿说:“这也很好解释,或许之前在林子中跟踪你们的就是腹语人,他知道周师弟耳朵灵,所以当着你的面不敢用真声儿。到了你师姐面前,就不需要大费力气了,只要稍微伪装一下就好。”她说话时,时不时将目光落在秋以桐身上。秋以桐那双透着英气的眼睛,娇艳饱满的脸庞,坐着也显得挺拔的身段,使人觉得像是春日新发绿枝的小树,透着勃勃生机。相形之下,她的确显得柔弱苍白得多。可,正是柔弱苍白才更能惹人怜爱……她望一眼周潜光,在心底笑了起来。

  “有这个可能……可是终究还是没有那人一点特征,再找时还是一样难!”周潜光说,

  萧燕说:“又何必费心想这些,稍微休息一会儿,等到天亮了叫梅若虚自己过来认儿子。”

  “还有那个小王爷!既然晓晴水阁是傅展图建的,就也肯定与他脱不了干系!”陈广生道。

  秋以桐眉头紧皱说:“为什么这些事情推测来推测去,就是与梁岚璋还有梅若虚脱不了干系!”

  “反正有梅士元这个铁证,我们明天就先拿这件事问一问梅若虚再说!”

  “也只能如此!”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也没个结论,只好先搁下,等着明天再探知一些新的线索。几个人围坐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萧燕因为之前失血过多,又一路从晓晴水阁骑马到这里,实在是累了,无精打采的。秋以桐看到她这样子,便冷冷地说:“师弟,让萧姑娘去休息吧!”说完自己便起身往外走。

  周潜光“哦”了一声儿,突然想了起来,问:“怎么不见郭姑娘?”

  秋以桐听他这么问,不禁望着萧燕冷笑起来。萧燕也正好转头向她,那无辜又疑惑的目光,仿佛有多么的事不关己,只好淡淡地说:“找她师傅去了!”其实郭茜痕是不愿见到萧燕而躲开的。

  冷笑过之后,秋以桐又看到周潜光望着萧燕时那关切的目光,甚至还有一些迷恋之意,心里便像是装满了烧败的,又经冷雨一淋的灰。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要说的早已说过,可是她师弟显然完全没有听进去,在萧燕需要他时,还是义无反顾地过去。

  再把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又有什么意义……

  她走出去,一步步走下山,坐在大青石上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周潜光也来了,没有说话,默默地坐在她身旁,秋以桐也没有说什么。

  天色很暗,满天都是沉重的云,使人感到压抑。周潜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静了一下说:“还记得那天晚上看到黄七坐在这里,我就在心里想,如果我是他那该多好啊……”

  秋以桐望他一眼说:“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

  周潜光无奈又苦涩地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是不会变了,可是我对你的心也永远不会变的。师姐,你始终是我的最爱的人。”

  “是吗……”秋以桐想到萧燕,语气冷漠又苦涩,“却不是唯一的!”

  周潜光明白她的意思,“师姐,对不起……”

  秋以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没什么……你喜欢她,那就喜欢吧!我心里不高兴,只是因为我讨厌她,而且她为了复仇设计了太多,我怕有一天……算了,也许不会,更何况,你也是个聪明人。”

  “师姐,我们至少也永远都是师姐弟吧!”

  “当然。师傅没了,我娘也不知身在何,你便是我今生唯一的亲人了……”望一下暗沉的天空,夜色无边,天地之大,一个人竟然这样渺小,实在使人觉得虚浮。

  周潜光忽然想了起来,说:“或者,师姐在这世上还有许多亲人!”

  “怎么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着,声音便低了下来。

  “师姐……”周潜光想要说时又想起之前,他因为怀疑傅展图父子与师姐有血缘关系而激怒了她,因此小心翼翼的。一会儿又微笑着说:“我与萧姑娘被腹语人困到地室时,听到了一段关于咱们师爷爷的往事,师姐想听一听吗?”

  秋以桐的眼睛里有光一闪,望着他说:“当然想听。”

  周潜光说之前又先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个故事很悲伤……”于是便把孟宏久与程念薇的故事讲了一遍。秋以桐听完后,一直皱着眉头,眼光也不知飘向了哪里,只觉得这真是一段无法相信的传奇,不可思议的悲伤。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