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五章:寒铁令牌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5

  梅若虚的长子梅士元在功夫方便得到了梅若虚的真传,而且比当年的梅若虚更为出色。但是他很沉默,为人有些阴冷,不似他弟弟梅济棠那般自小便一副客套模样。梅若虚已到半百之年,看到大儿子成这样子,心就灰了大半。长叹一声儿,叫人先把梅士元好生抬进去,并令梅济棠跟着去照顾。

  然后梅若虚望一眼秋以桐和周潜光说:“你师傅的事真的与老夫无关!”

  周潜光于是问:“那么梅师兄是‘铁面’,师伯是知道的?”

  梅若虚无奈,只得承认了,随即就解释道:“景云王派人三番四次来寒梅山庄向老夫要《信义兵书》,可是老夫是真的没有,实在不堪其扰。《信义兵书》我要了又有何用?我辈江湖人士得到了,自然该小心保护,不使其落入奸人之手,最终还是应该交给朝廷,作为收复匈奴之用。”说着眼神望着大厅里的诸人,诸人听了纷纷点头。

  “然后呢?梅师兄又为什么加入‘铁面’了?”

  梅若虚道:“景云王见《信义兵书》实在不在老夫这里,便叫人说服老夫加入‘铁面’,好助他寻找《信义兵书》。”

  “是他说服你加入,还是你自己巴巴得要加入?”萧燕讥嘲道,“昨天,我与周师弟被锦衣铁面人拿住,他们亲口告诉我们,锦衣铁面人一旦查出关于《信义兵书》的一点线索,便能得到大笔钱财做为酬劳!”

  梅若虚早已被这个萧燕折磨得忍无可忍,这个声音此时听来尤其刺耳,回身怒视着她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夫的确爱财,可是取之有道。‘铁面’是杀害师妹的凶手,老夫怎么可以与豺狼为伍?老夫当然是拒绝了!”

  “那么梅师兄呢?”周潜光问。

  梅若虚本来还说得激昂,提到梅士元不禁顿住,叹了一声儿道:“老夫是拒绝了,可是寒梅剑派毕竟年月不久,并没有多少产业,老夫整日为此而烦恼。长子虽然不言不语,心里最是孝顺,也容易做出些傻事。他便暗自答应了景云王,原意加入‘铁面’,替景云王寻找兵书,只要景云王答应他两件事情……”

  “无知!”萧燕先就骂了出来,“‘铁面’之中高手无数,梅士元以为自己是什么高手,竟然可以跟景云王谈条件?”陈延信见识过铁面人的功夫,先就点了点头。

  梅若虚冷笑一阵道:“是……士元虽然不是个聪明人,却赤诚一片。他让景云王一定要答应他,将来他若寻到《信义兵书》,他承诺给的钱财一定不能少。其次就是,景云王说过,他寻找《信义兵书》就为了朝廷收复匈奴,叫他一定要说到做到,绝对不能是为自己夺位发动兵变所用。诸位说一说,小儿这一片心意是不是为国为民?”

  这当中若论江湖地位,最高不过少林寺的空智和尚。清波派这一次基本上将江湖上所有的门派都请过了,大部分人得知是因为一点误会,寒梅剑派耽误了清波派弟子给其师傅治病,使她们的师傅过世,所以都觉得难办,推脱着不来。五峰铁拳派因为陈夫人与清波派的关系,没有不来的理由,少林寺的空智和尚是因为萧燕猜到其它的门派可能不会来,要白衣弟子们无论如何也要请一个德高望众的回来。于是众人沉思着,都等着空智的公断。空智念一声儿佛号道:“梅小侠心中不忘为国为民,的确可敬。”

  赵璞翠“哼”了一声儿道:“什么为国为民!他那是为了钱寻找《信义兵书》,为此残害武林同道。我们掌门就是被他们伤了,掌门根本没有《信义兵书》,竟还被囚禁起来。”萧燕当然没有告诉她们《玄清剑谱》就是《信义兵书》,周潜光也没有跟任何人说。

  “士元在‘铁面’之中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也是为了得知更多‘铁面’之中的内幕,不得不委身。若是真见武林同道受困,没有不帮的道理!”梅若虚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因此后来士元跟老夫说了,老夫也就答应了,令他一定要注意调查杀害师妹之人到底是谁!”

  “是这样吗?”秋以桐的语气里满是怀疑。

  周潜光却有些相信了,想起他与萧燕被关进地室,他要一套女装,那个语气温和还当真为他们送来衣服的人。“应该就是这样!”周潜光想完后,又肯定地对师姐说。

  秋以桐见周潜光肯定,也微微点一下头,又问:“那么关于‘铁面’,梅师兄查到了什么?”

  梅若虚道:“士元说,‘铁面’受‘寒铁令’驱使。‘寒铁令’分天、地、人三种,‘人字寒铁令’数块,由各个分支的头领执有;‘地字寒铁令’两块,分别在白心让与另一个江湖人手中——那个人士元还没有探听到,至于‘天字寒铁令’想来是在景云王手中。”

  “那么……景王云梁岚璋果然就是‘铁面’的幕后主使?”

  梅若虚道:“士元入‘铁面’也才几天,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探听到多少,就……”想到梅士元的情况,他脸上就是一片担忧。

  周潜光不禁说:“如果久一点,也就可能得到更多了……”

  萧燕身上受着伤,脸色还是十分苍白,被白衣弟子们簇拥着坐在那里,虚浮地笑了一声儿说:“梅若虚……瞧瞧,多么卑鄙无耻的一件事都被你说得那样了不起,说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好似你儿子进‘铁面’真的是为国为民,为调查杀害兰华仙子的凶手似的!梅若虚,秋姑娘与周师弟看样子也信了你,这满厅的江湖豪杰也被你骗了,你却骗不到我!”一席话引得满厅的人都向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你什么意思?”梅若虚脸上带着威胁,目光如剑一般刺在萧燕身上。

  秋以桐想既然萧燕敢把这么多江湖豪杰请来,必然是胸有成竹,便一抱手臂,看她会说出怎样的话来。周潜光也不禁屏息凝神,静等着,又想到她说她会说谎,那么她紧接着说出来的话,会不会是谎言呢?

  被众人注视着的萧燕说:“我与周师弟与‘铁面’交过手,都发现他们用的刀法和寒梅剑派的剑法很像,就在怀疑你寒梅剑派与‘铁面’的关系匪浅,一定不是像你说的,你儿子为了调查‘铁面’才假意进去几天……”

  梅若虚连忙说:“老夫几时说士元只是为了调查铁面?也是因为老夫正为财钱不足忧心,士元孝顺……”

  “梅掌门,你不一味地给自己戴高帽子,也依着自己的本性说,很让人佩服。这样说,才更可信,谎言几乎就成真的了,若不是我在来寒梅山庄之前得到了消息,我也就相信了,你真的只是因为这样……”萧燕冷笑着说。眼神里有冰冷的妩媚,叫一看都无法挪开眼睛。

  “什么‘谎言几乎就成真的’,老夫说的句句实情!”

  “是吗?”萧燕说,“如果你都说的都是实情,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另一块‘地字寒铁令’就在你的手中!”

  空气中就仿佛有一枝箭被射出、穿过,划破空气的尖利,叫人精神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紧绷起来,眼望着梅若虚。梅若虚脸上微有些慌乱,连忙稳住了喝道:“胡说些什么!萧掌门,我知道,贵派一直把你们师傅的死强加在我派头上,但也不必如此诬陷吧!”

  陈广生听得一头雾水,听梅若虚这么说,又想到萧燕心思慎密,实在难辨真假,便只时不时望着秋以桐与周潜光,听着大家说话。

  萧燕不慌不忙,虽然受着伤,却还是优雅地站了起来,直视着梅若虚说:“梅掌门,小女真是佩服你!说话三句真,两句假,假的混在真里,也就成真的了。你见秘密将被揭破,还很懂得反守为攻。可是,这世间是黑白分明的,容不得你这般混淆真假,今天我就要把你的真面目一一揭破!既然,先说到了‘铁面’我便将我刚刚得到了消息说出来。真相就是,白心让与傅展图抬着黄金来过寒梅山庄后,梅掌门便加入了‘铁面’,被授予‘地字寒铁令’,作为交换,梅掌门必须将本门的‘梅华剑法’传过去!‘铁面’中的人,统一用刀,将剑法转为刀法,‘梅华剑法’本身又是极精妙的剑法,所以轻易看不出来。梅掌门,‘梅华剑法’是孟大侠亲传你的,你竟将它出卖给他派之人,你对得起孟大侠的在天之灵吗?”她说话的声音也如剑一般锋利,直刺进众人心里去。

  众人又将目光投向梅若虚,等着听他的解释。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