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六章:檀云郡主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6

  梅若虚脸上浮过一层慌乱,到底也稳了下来,说:“萧掌门,你千万不要乱说!老夫敬师傅如若神明,便只是师傅留下来的一块布片,对于老夫都是无价之宝。‘梅华剑法’更是我寒梅剑派的至宝,如何肯传于别派?”

  秋以桐心底有些怒气冲冲,与周潜光对望一眼。周潜光却要冷静得多,想到之前面对白心让与傅展图,梅若虚也说过类似的话。周潜光相信他说的是实话,再想一下,又觉自己与其说是相信梅若虚说的话,倒不如说是相信孟宏久的眼光。孟宏久在留下的书信中说梅若虚虽然急功好利,但是本质不坏,决计做不出背弃师门的事。可是,孟宏久又留了《兰华剑谱》为后路,证明他心底也是怀疑的。那么梅若虚在功利与师门面前,到底更偏向哪一方?

  萧燕微斜起嘴角说:“梅掌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冤枉你,这个消息也是我几个时辰之前得到的,如果是错的,我们一起纠正。现在,我要请出一个人来。”说着,手微微向后一扬,人们顺着她的手,向大厅后侧看去。大厅前后是相通的,没有墙也没有大门,像是连接寒梅山庄前后的一个通道。

  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寒梅山庄秀美的景色,曲廊隐在花柳之间,亭阁与山石湖水互为映衬。一眼望去,不知是自然风光被采来当成庭院,还是人为的建筑为自然风光增色。安乐王燕行修果然是这一方便的行家。

  就在这美丽的景色中,一个清波派的白衣弟子,扶着一个着一身白衣,头上戴着围着幕布的斗笠,叫人完全看不清楚她的相貌,只觉身形挺拔却也婀娜,傲然又贵气。众人正奇怪这人的身份,秋以桐却被这个身影完全震住,像是看到了一位绝世美人一般,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缓缓地走过去,走过去……

  “师姐……”周潜光发觉秋以桐的异常,不觉得跟在她身边。

  陈广生眼看到秋以桐走过去,也连忙站了起来说:“秋姑娘认识这个人吗?”

  秋以桐却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束光一般,义无反顾,痴痴地走过去。走到跟前,又像是被光刺到了眼睛,回避在一旁,仍旧痴痴地望着那个戴斗笠的人。那个人无视秋以桐,从她面前走过,秋以桐皱着眉头,眼睛里早已含满了泪水,掉了下来,又失望又痴呆地呢喃着一句:“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

  萧燕看到秋以桐的样子,满脸寒意,见她们终于是错身而过,放下心来。又重望着一脸惊恐的梅若虚道:“你可知她是谁?”

  梅若虚垂下头,眼珠子迅速地转动着,一会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有恃无恐地笑说:“老夫怎么会知道……”

  “你是怕知道吧!今天早上,我派中弟子按照她的指示,送她从寒梅山庄的秘道进入寒梅山庄,她与你夫人刚叙了一会旧过来。”萧燕把满心的恨意压在心底。

  周潜光手扶着秋以桐,听到萧燕的话,眼望着她,心想她到底要怎么样?

  “梅若虚,你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戴斗笠之人的嗓子非常哑,说话的声音难听,夹带着恨意更显出可怖。

  仿佛是被这声音吓得,梅若虚顿时苍白了面容,秋以桐也花容失色,心里升腾出的火焰浇熄了一般。她第一眼看到这个戴斗笠的人,就觉得她一定是自己的母亲秋玉纹,那身高、窈窕又挺拔的身材,不凡傲然的气质实在太像,可是她的娘亲会完全不理会她吗?这声音再出现,她又更加失望了,因为她母亲的声音何其好听,妩媚婉转,时而有含着冷笑的声音搀着魅惑,时而含着温暖……

  梅若虚暗自咬一下牙,从嗓子里冷笑两声道:“你是什么人,故弄玄虚!”

  那人道:“梅若虚,当年我从萧府大火中逃出,被父王隐在家中。为了日后平安,父王招你上门,我们也是名义上的夫妻,你怎么可以这样心狠!”

  此言一出,大厅之中一片哗然。众人都只知道当年安乐王燕行修是将女官容欣给梅若虚当妾,没有想到妾之前还有一个“正妻”!

  “梅若虚,你以为她怎么会知道你寒梅山庄的秘道?那个秘道你自己也不知道吧!因为她就是你的结发妻子,檀云郡主燕檀云!”

  周潜光听到这里手下就是一抖,萧燕明明早就跟他说过她的娘亲檀云郡主已过世了,怎么又冒出一个来。秋以桐听到这里只是失望,颓然地倒在一边,坐在椅子上只是紧盯着燕檀云。

  “你胡说,我自来到寒梅山庄,就没有见过什么檀云郡主!”

  被称之为檀云郡主的人说:“因为之前的夫家叛乱,我肚子里又还怀着萧家的孩子,父王当然不能叫外人知道我。若不是父王急于为我腹中孩儿寻一个名义上的父亲,不叫皇上怀疑,又怎么会将家产悉数相赠?”

  明明也是萧燕跟周潜光讲过的故事,为什么死去的人可以复生?知道檀云郡主已死又在场的人只有周潜光、秋以桐还有陈广生,周潜光见萧燕给自己使了眼色,便只是皱眉听着并不言语。秋以桐完完全全被这个人的形与貌打败了,颓然坐在那里,看到萧燕那双艳而媚的眼睛只是莫名地害怕。陈广生不明白,只与秋以桐和周潜光站在一起,什么也不说。

  他们就算说了,又有什么用。萧燕要揭破的是梅若虚的恶行,无论檀云郡主在或不在,梅若虚做过的事就是做过,无可抹灭,出来解释也不过是将梅若虚的恶行重复一遍,萧燕的目的也一样达到。与其如此,他们还不如静等一切揭露。

  而梅若虚已抓住了萧家遗女这一个把柄,说:“你胡说什么!你既然这么说,那你的孩子呢?”他料定燕檀云顾念朝廷,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世和萧家遗女。当年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放心地将她们母女赶走。燕檀云竟然抖出事实,已大出梅若虚意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燕檀云抽噎着,又满是恨意地说:“你还敢提我女儿……我父王在时,你对我还算尊重,父王一去你就露出了真面目,赶我们母女出门。我女儿在逃亡的路上病死了,我也是九死一生,若不是遇见了清波派,只怕也就去了……”

  周潜光望着萧燕,萧燕向他投来歉意又悲伤的目光。燕檀云的女儿当然还活着,这个女子根本就是假的燕檀云,她口中“女儿”经历又怎么真得了?周潜光明白了,萧燕不可能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为了将梅若虚的恶行揭露,她便用虚假的人物当着武林同道讲出真实的故事。可是,所有的真实她又对周潜光全部说了出来……她的确对全天下人都说了谎,却从不曾骗他,周潜光心底感动,对她浅笑一下。萧燕看到这笑容,眼睛里泪花闪闪。

  陈广生听到这里忍不住了,正脱口要说话,被周潜光拦住了。他忍住话语,只“啊”了一声儿,引得满厅的人匆匆地望了他一眼。

  陈夫人与两个女儿听到梅若虚竟做出这种事来,都皱着眉头。陈灵芸性子急,就要骂起来被陈夫人按住,然后陈夫人轻拉一下丈夫的衣角。陈延信于是沉声问:“梅掌门,此事是真是假?”

  梅若虚连忙说:“根本没有这回事!”

  赵璞翠一抬头指着他道:“檀云郡主活生生地在大家面前站着,讲的事情也确确实实是真的,你怎么能当没有这回事!”

  梅若虚“哼哼”笑两声说:“老夫知道,你们清波派因为你们师傅之死,是恨毒了老夫!那你们也不能随便拉出一个人,就说她是檀云郡主,叫她说出这些话来指责老夫!”

  萧燕脸上冷冷地,“你不承认她是檀云郡主?那你说,她如何会知道进入寒梅山庄的秘洞,这个秘洞可是连你也不知道的!”

  “知道这个秘洞有什么的,你不也是从那个秘洞进来的……”说到这里就觉得不妥,连忙止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