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七章:往事重现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7

  萧燕美眸微眯,转身向自己的师姐妹说:“当时我是从一个山洞中无意进入寒梅山庄的。一出去就被梅济棠带人拿下了,说我是之前他们山庄出现过的‘绿衫人’。我百般说我不是,他们就是不信。说是‘绿衫人’自从在寒梅山庄莫名地出现又莫名地消失后,他们百般探查,最后梅若虚的夫人,也就是之前安乐王府的女官容欣说,这里有秘洞可以通往后山。所以你们以为之前的‘绿衫人’是从秘洞中逃走,而我又从这个秘洞进入,你们就不由分说地将我抓起来,还追问我宝藏何在!为什么?我当时真是奇怪得很,后来一问檀云郡主,再一打听,原来那个‘绿衫人’留条说是来讨债的,落款是‘青禾’。青禾就是檀云郡主女儿的闺名,所以你们当时是认定了我是‘青禾’知道宝藏的秘密,就不断的逼问。我急着救我师傅,便出手打杀了梅济棠还有你的几个弟子,你竟以此为理由将我扣起来!梅若虚,你现在竟不承认檀云郡主了吗!”

  又提到之前的事,清波派的弟子怒火冲冲,赵璞翠直接拔剑道:“梅若虚,你竟又是为了钱将我师妹扣起来,耽误了给我师傅治病!还我师傅命来!”

  “阿弥陀佛……”空智道,“女施主,事情还未有定论,何必刀剑相向。”

  梅若虚说:“当时是你自己说……”

  萧燕一边命赵璞翠收回剑,一边望着梅若虚说:“我说什么?我说,你们寒梅山庄有宝藏?那是因为整个凤尾城都在传这件事,我又如何不知道。我当时不过是想快点摆脱你们,你们竟就认定了我是‘青禾’……”其实当时是萧燕自己暗示梅若虚她就是萧青禾,她知道宝藏。

  梅若虚怒火冲冲,无法接受自己竟被一个小丫头耍得团团转,于是说:“当时你明明说,你如果活着出去,一定会回来报仇,所以老夫才会扣着你!你不就‘青禾’?”

  萧燕咬着牙说:“你耽误了给师傅治病,师傅有个什么好歹我当然会回来给她报仇!”

  其实他们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萧燕说:“为什么抓我起来,不就是寒梅山庄有宝藏,是我的终究是我的,我还会来偷吗?”

  梅若虚于是认定她是青禾,檀云郡主的女儿,便问:“你就是青禾,是燕檀云告诉你,寒梅山庄藏着宝藏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要是不肯说,我就把你关起来,天天拿酷刑折磨你!”

  “最好不要让我活着出去,否则我一定回报仇!”

  梅若虚仔细回想,明明是萧燕暗示自己了一切,可是又始终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或意图。梅若虚无奈,假如他奋力指证萧燕的身份,也不过是在一点点承认自己做过的丑事。与其如此,倒不如一直否认燕檀云的身份,不承认世界上有燕檀云与青禾两个人。

  萧燕于是说:“你说根本没有檀云郡主,那么为什么对‘青禾’二字这样紧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假如不是因为误会我是青禾,你怎么会把我关起来不放?”

  “只不过是因为你打伤了我的弟子!”

  “你是决定了要一直否认到底了?”

  “根本没有的事,为什么要承认!”

  萧燕却胸有成竹,后退一步又悠然地坐下说:“当然,我的话也不一定都是正确的,我一味说下去,大家也会以为我是因为师傅之仇有意污蔑。也可以说这位檀云郡主是我找人假办的,所以我有一位证人,这个证人的话一定能使大家信服……”拍了两下手,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势也完全振住了众人。

  随着她这一拍手,清波派的一个弟子点点头离去,一会儿扶出一位约有四十的女子来。这个女子精明强干的样子,正是梅若虚的夫人容欣。她之前在安乐王府中管事,如今又一直管着寒梅剑派的财物,一直保持着自王府带来的大家风范,任何时候都不失风度。

  容欣来到燕檀云面前,先就行礼唤:“郡主……”一副大家风范。

  “夫人!你不要也被骗了……”

  容欣抬起头来,望着丈夫的眼光竟显出无限地憎恶,说:“如何会被骗?”

  “这人不是檀云郡主!”

  “你怎么知道不是……”容欣说,“我生在安乐王府,几乎是与郡主一起长大,我会不识得她。她从萧府大火逃出,被烧坏了面容,被烟呛坏了嗓子。当时你告诉我,你一定会好好待郡主的。安乐王离世后,你便将郡主母女送到外面居住,跟我说是朝廷在找她们,要她们躲一躲。这些年来,你一会儿跟我说郡主躲到洛阳了,一会儿说杭州……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是你她们赶走的!郡主一路逃往,受了多少苦,还没了女儿……梅若虚,你原来是这样背信弃义的小人!”

  “夫人!你我恩爱多年,竟敌不过外人的挑拨?”

  “我与郡主明为主仆,却是经年的姐妹。你这样对她,叫我怎么能原谅你!”容欣哭着喝道。丈夫的真面目实在太令她失望伤心了。

  “这人不是檀云郡主,这人绝对不是!”梅若虚气得混身发抖,走过去一手掀开燕檀云头上的斗笠。

  她的面容暴露在众人面前,秋以桐心里一阵赶过去看。记忆中,她娘亲秋玉纹的脸永远都是桃花一样的颜色,眼神里一种透骨的妩媚,眉梢更是风情。她一出现,那种绝世的美艳与风华就使她成为春丽院最美丽的一朵花,任何在她面前不是失了颜色,就是少了神韵。既然是在她产下秋以桐后,也有许许多多人为她痴迷。

  可是眼前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啊,半面脸被烧坏了,凹凸不平的疤痕,十分恐怖。另外半边脸上又满是血痕。众人惊得先“啊”了一声儿,梅若虚也没有想到这个的的确确有一张烧坏了脸,而且看得出原本的相貌的确与燕檀云十分相似,也惊得后退两步。

  燕檀云唯有一双眼眸神彩如旧,带着惊恐,刻到骨子里的自卑望着众人,与秋以桐眼神相对。秋以桐顿时跪了下去,那个眼神不会错,那是她娘亲秋玉纹,就是她,就是她!可是她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是因为她吗?

  秋玉纹受了惊“啊啊”地叫着,爆发出惊人的力气从梅若虚手里躲过斗笠戴了上去,这样还不够,隔着布帘握着脸,躲着众人的目光。可是满厅都是人,她像是害怕阳光的鬼,惊恐地躲来躲去,最终无处可躲,发着狂跑了出去。秋以桐嗓子里有模糊不清的哭喊,追着出去。

  周潜光也要追出去,却被萧燕拉住了说:“相信我,她们不会有事的,这个时候,你不能出去。”她的头稍微扭了一下,一个弟子回意,也追着秋玉纹而去。

  众人都被“燕檀云”的真容吓破了神经,恢复一下,空智又念了一句佛。容欣指着梅若虚,泪流满面地说:“梅若虚,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明明知道她的脸烧坏了,怕见着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梅若虚也是愣愣地,有些崩溃,“她竟真的是燕檀云……”

  “当初,王爷招你上门,就是因为郡主面容被烧坏知道委屈了你,所以让我给你当妾。我想着,只要你能尊重郡主,保护得了她,有什么不好的。没有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你骗了我这么多年,若不是郡主回来告诉我一切,我还不知道!我死后,有何面目见王爷啊!”容欣哭着,悲痛欲绝。她深受安乐王的恩典,跟燕檀云更是情同姐妹,今天一切的一切都叫她无比失望,一直生活在骗局里的滋味实在是呛人的苦。

  梅若虚也觉得灰心,自己谋划了这么多年的事,竟然被自己的夫人揭破。“你我恩爱多年,有了两个儿子,到这时你竟帮着外人?”梅若虚皱眉望着容欣说。

  容欣“哈哈”地笑了起来,脸上的绝望令人揪心,“我终于知道,当初原本是你派人打劫我,再出现救我。你对我做的种种并不是缘分使然,都不过是你想得到安乐王财产的手段而已!”

  陈延信听到这里已忍不住在桌子上击了一拳,“哼”了一声儿。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