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八章:梅华宝剑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8

  “这、这、这你又是如何知道的……”梅若虚那张脸瞬间又苍老了许多,沉重的腊黄色上又布着一层冷汗。

  容欣面色苍白,眼神是飘忽的,无力地说:“洞悉了你的为人,这点事情还能不清楚吗?如果不是郡主烧坏了脸,你真心想娶的人也根本不会是我。说得更明白些,你贪图的只是这座庄园而已!”

  “就算是这样!这些年来我对你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还育有两子,你竟这样狠心?”梅若虚已知道辩驳无用了,“就算我之前做过些错事,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将寒梅剑派发展至此,还不能扫清吗?”

  陈夫人冷笑道:“梅掌门自己也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做出这种事情,既然也知道错了,还是请将这庄园归还。”萧燕见已有人将这话说出来,自己便只是冷冷地笑着,并不言语。

  五峰山的人当然附和着陈夫人的话,说:“还请梅掌门将这个庄园归还!”

  空智亦念着佛号道:“人之痛苦,莫过于追着错误不放,梅掌门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事到如今,梅掌门也只有在心里盘算着,寒梅剑派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别处谋生也不是不可以,也可以投靠景云王。这个庄园还便还了,依靠着景云王,也一样是找到宝藏了一般。既然已经把清波派得罪了,不能再多罪武林人士。于是转着头,看到燕檀云——其实是秋玉纹正在外面广场上,还正发着狂,秋以桐与一个白衣弟子身在她身边安慰着。他转头看着,一副无比悔恨的样子说:“既然如此,老夫只好将寒梅山庄归还于檀云郡主,为表悔意,今后檀云郡主但有所需,我寒梅剑派定然义不容辞!”

  萧燕发出一阵冷笑,说:“梅若虚,你还以为自己配做寒梅剑派的掌门吗?”

  梅若虚怒指着她说:“你还想怎么样!”他已然被这个女子折磨得有怒无处发。

  萧燕说:“你为了加入‘铁面’,将‘梅华剑法’出卖,这是你身为一派掌门该做的事吗?”她毫不示弱,目光如剑一般盯着他。周潜光看到她这副样子,心里也是一凛。

  梅若虚道:“老夫几时做过这样的事,士元之事老夫已解释清楚了!铁面用的刀法与‘梅华剑法’”相像原因也是因为士元……”

  “你已把士元害成这样,还要把这些事情栽赃到他头上吗?”说话的还是容欣。她倒在一边的椅子上正抹着眼泪,听到梅若虚的话头仍低着,声音像是从地底发出的,带着叫人无法忽视的怒气。

  “夫人!”梅若虚喝道,“你在说些什么?”

  “那天,我亲眼看到你抄录了一本‘梅华剑法’交给了白心让,白心让给了你一面‘铁令牌’。你让士元加入‘铁面’,我是不愿的,现在儿子被‘铁面’弄成这样,你还我儿子!”与燕檀云之间的姐妹情,对安乐王的养育之恩的感激之情,都是促使她出来指证梅若虚的重要原因。但是当她刚刚看到梅士元的情况,对梅若虚的情谊便土崩瓦解,这已经是在决裂了。

  梅若虚喝道:“夫人,你果然是……”

  “梅师伯!”周潜光已忍无可忍,“‘梅华剑法’是师爷爷传于你的,你竟然因为要加入‘铁面’而将其出卖,你对得起师爷爷吗?”

  人群中有人冷声笑着说,“梅掌门,你在江湖中这么久,竟被自己的师侄指责,真真是……”话语之中满是讥嘲与鄙视。

  “老夫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你又何必睁眼说瞎话,你的夫人也出来指证你,你还不承认!”

  “梅师伯,当日白心让与傅展图抬着黄金来向你买师爷爷的遗物,你不肯买,我还打心眼儿里佩服,觉得师爷爷的眼光不错。这些年来,你争名逐利,攀附权贵也就罢了,竟然还将师爷爷的心血出卖,你怎么对得起师爷爷的在天之灵!”周潜光对于孟宏久的事不再沉默,他母亲毕生都在守护的英名,他也一定要继承才是。

  梅若虚气得混身发抖,喝道:“我不过是抄了一部假的而已……”说完也觉得这样不妥,因为被景云王一派得知,他将来甚至无法投靠他们了。“总之,你既然知道‘梅华剑法’是师傅传于老夫的,就该知道那部剑法便是我的!师傅亲传于老夫的古本与宝剑,老夫都好好珍藏着,从无差池!”

  “那么师伯可知道‘幽兰剑法’?”

  “什么?”梅若虚当然知道这部剑法,那是他师傅最高深的武功,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

  正说着时,秋以桐走了进来。她的脸上被泪水洗过,泛着一层冷光,望着萧燕时的眼神无比冷冽。她狠狠盯了萧燕一眼后,又走到梅若虚面前,压着声音里因为刚哭过的哭腔,沉声说:“师爷爷将‘幽兰剑法’传给了师傅,师傅将其传给了我!这套剑法,就是师爷爷为了克制你的‘梅华剑法’。师爷爷对师傅说过,你虽然功利,可是本性不坏,功夫在前四十会达到顶峰,后四十年便难有增长,一发现你有不妥便可以以‘幽兰剑法’将你打败,夺回梅华宝剑!如今你竟与仇敌为伍,那便将梅华剑交出来,孟大侠再无你这样一个弟子!”

  梅若虚腊黄的脸上,眸色也是灰败的,心底有冷气回荡着,“你说,‘幽兰剑法’是为了克制我的‘梅华剑法’?”

  “没错!”梅若虚此时,只像一个可怜的老人,可是秋以桐丝毫不为所动。不知是因为恨,还是目睹了母亲的凄惨,她心如寒铁。

  梅若虚那坚固的心终于开始溃败,“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信不信,那便来试两招……”秋以桐头向下一垂,袖在袖子里的兰华短剑掉在手中。

  梅若虚盯着那把剑,他一直都知道这把剑是师傅最爱的。可是短袖在交战中并无优势,梅若虚一直无法理解这把短剑的精妙,师傅也一直没有告诉过其中的玄机。再后来,孟宏久传了他梅华剑与剑法,却将这把兰华剑传给兰若华。他当时心里一面高兴得到了‘梅华剑法’这样精妙的武学,一面又嫉妒于师傅要将平生最自负的功夫传给兰若华。不过他一向敬重师傅,不敢有异义,再后来他从未见兰若华用过兰华剑,也就忘了。

  今天,这把剑又出现在兰若华的弟子秋以桐手中,并且她声称会“幽兰剑法”,这剑法还是为克制‘梅华剑法’的。他当然要试一试:他师傅当真对他这样防备吗?

  “好!”梅若虚一招手,红衣弟子取来他的梅华剑。那是一把长剑,被他用红绸包着,轻易不敢用。打开红绸,最先看到的是剑鞘上那雕刻精美的老枝寒梅。他爱惜地抚着这把剑,回想到师傅将剑传于他时,他高兴得仿佛成了天下第一。

  秋以桐拿着兰华剑,望着一眼室内说:“这里人多不方便,为免于误伤,咱们出去打。还有一件事得说清楚了,你若败了,梅华剑归还!”

  “归还”二字似剑一样直刺进梅若虚心中。他抽出宝剑,冷光嗖嗖,并着剑指轻抚着道:“若是你败了,兰华剑与剑法归还于我!”

  周潜光心里仿佛有风吹过,正要说什么已听秋以桐简单而干脆地说:“好。”

  陈延信便道:“既然这是你们派内的事,我等就不好管了。”

  萧燕忙道:“既然我们在,就该做个见证。”说着走到空智面前,双手合十施礼,“空智大师,在您面前无论秋姑娘还是梅掌门都是晚辈,到时若有分歧,还请主持公道。”

  空智便念一声佛,向梅若虚与秋以桐道:“你二人本是同门,已决定刀剑相向了吗?”

  秋以桐道:“家师为‘铁面’所害,此仇不共戴天,师伯明知此事竟还加入‘铁面’,说什么为调查其中内幕,实在牵强。他又将本门剑法出卖,更是亵渎我师爷爷。小女既然承袭师傅遗志,绝对不能姑息纵容!”

  “假若‘幽兰剑法’不是为克制‘梅华剑法’,老夫绝对不会将梅华剑交出!如果这真是师傅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做个见证!”陈延信道。

  陈灵芸与陈月婵望着秋以桐,一脸忧色,悄声问陈广生,“秋姑娘的剑法敌得上梅若虚吗?”

  陈广生见识过秋以桐使的“幽兰剑法”,但因为不知道梅若虚剑法到底如何,也不敢说,只是皱着眉头。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