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九章:幽兰寒梅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9

  周潜光也十分担心,走到秋以桐身边轻拍一下她的肩膀,秋以桐回过手来搭在他的手上,扭头对他笑了一下说:“放心……”话没有说完,一抬眼看到了萧燕,那张鸭蛋脸面生得精巧又贵气,春水一般的眼睛美得惊心又叫人生怜,可是秋以桐只是觉得刻薄,现在又添了几丝害怕。

  颠倒黑白,安排事世,这女子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不再看他们,转过头盯了梅若虚一眼来到外面的广场上。梅若虚于是跟着出来,人们有的担心有的图看热闹,纷纷跟了出来。秋以桐却一挥头道:“还请诸位立在走廊之下,不要靠得太近,以免误伤。”周潜光与陈广生知道厉害,于是站在最前面,劝着人都退后。

  秋玉纹还立在广场上,一个白衣弟子扶着。秋以桐深深地望了她们一眼,白衣弟子会意,便扶着秋玉纹缓缓往廊下走。秋以桐见秋玉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她,无比酸楚,直在心里在发问,娘亲啊,你到底为什么成了这副样子?

  秋以桐眼望着她们走到回廊下站好,才转过头来,正好一阵风迎面吹来,吹得她眼睛里发凉,她才知道不知何时她的眼睛里已满是泪水。发现梅若虚狐疑的神情,便若无其事地拭一下,只当是被风吹的。

  “梅师伯……我为晚辈,不敢先出招,还请师伯先请!”

  “既然如此,看剑!”梅若剑手指捏个剑诀,一剑向秋以桐刺来。

  他这一刺势如破竹,仿佛看得到他剑尖前的空气被划破的样子,袖下生风,威风凛凛。秋以桐见他剑到,拔出兰华剑竖着一挡,身子却撤向梅若虚的方向。梅若虚尚自不解,只听一阵尖利的声音,竟见秋以桐手只拿着剑柄向他身后退去。再盯睛一看,原来剑身与柄被一条细链连着,这细链已缠住了他的梅华剑,只一扯梅若虚便是身不由己。

  不过梅若虚到底比秋以桐多些江湖经验,见是这种情形,虽然惊而慌,也在瞬间醒悟过来,运用内力到剑上,再顺着细链直达秋以桐握剑的手。秋以桐猛然察觉到这股非凡的内力,连忙手下运劲触动机关,一边放长细链一边使着“幽香盈袖”,细链舞成圈,这一舞动再加上秋以桐本身的内力,也便能够与梅若虚的内力相抵。

  梅若虚见这剑招实在不凡,趁着“幽香盈袖”这一招还没有落实,连忙抽出剑来,秋以桐也将兰华剑收回。人群中发出一声儿惊呼,纷纷议论着这奇怪的剑招。

  秋以桐也不客气,收回剑后,便又是一招“习习谷风”,剑身在阳光下明明晃晃的牵着飘形无迹的细链向梅若虚而去。梅若虚看准了,以剑挡掉剑身,脚下一踩翻身而上。秋以桐变剑为鞭子,向着空中的梅若虚抽去。梅若虚在空中又一借力,又直跃起一人高,秋以桐的招术落了空。

  只不过这两招,梅若虚已知这“幽兰剑法”利害,也不明白秋以桐如何这般娴熟地操纵这把剑。已经有些吃力,使尽平生所学与秋以桐对招。

  陈灵芸一直在五峰山里跟着陈夫人练功,第一次与人对招便遇见“疯不癫”也就是风不殆这样神出鬼没的高手,一败涂地的使她无比懊恼。这回出来,只希望能大展身手,可又看到了秋以桐这样的招术,惊心地又咬牙又感叹着说:“这样的招术,拿什么剑与之对招,也要败的吧!”

  陈广生紧盯着说:“秋姑娘练这剑,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掌握好剑上的机关。其实她只练会了几招,却已是够用了,若是全练好了,那真不得了了。我以‘青灵拳法’与之相对,并不能讨到半点便宜。”

  “任何招术总有破绽,秋姑娘这剑术也未没有破解之道吧!”陈月婵沉思着说。

  陈夫人道:“你们听!秋姑娘的剑身只要一离剑柄,便会发出尖利的声音。”

  空智念佛道:“剑身飞出,与暗器使用相似,这声音是为提醒敌方,也是磊落之意。”

  陈延信不禁微笑道:“不错,不错,这位秋姑娘如此年轻竟有这般武艺心胸,将来必须是武林第一号人物。广生,你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也是你的福气。”

  周潜光暗瞥一眼陈广生,陈广生正对着他爹爹笑。周潜光明明知道这个陈广生就算喜欢秋以桐,秋以桐也不可能喜欢她,可不知为他还是十分不快,仿佛只属于自己的宝物被他人觊觎。

  正处于情爱中的男女,对于心爱之人的一举一动都十分留心,萧燕当然留意到周潜光的每一个眼神。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正在广场上与梅若虚恶斗的秋以桐,在心底狠毒而酸涩地一笑。

  梅若虚已处在败势,还是顽强地斗着。容欣走出来看到,到底也是多年的夫妻,便道:“老爷,你若是肯放弃寒梅山庄与这剑派,咱们一家人就还是一家人。咱们带着士元,天涯海角都一起!”

  梅若虚已知道自己必败,败了的话梅华剑与剑法都会失去,失去了这两样他又有何面目再当这寒梅剑派的掌门。此刻听到夫人说这样的话,又心酸又感动,一边与秋以桐对招,一边对容欣说:“夫人,到时我已是一无所有,你竟还愿意跟着我吗?”

  容欣连忙叫来梅济棠,对着丈夫说:“老爷,寒梅山庄还给郡主,剑派还给先师,老爷赎了罪,就还是那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济棠,你说,是不是咱们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梅济棠刚看到大哥伤得那样,再见到父亲,当然觉得比起名利还是一家人都好好地活着最重要。他见容欣一脸愁容,哭得泪流满面,更是心疼,连忙说:“是啊,爹,咱们一家只要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好……”梅若虚说了这一声儿,便慢慢收了招,也收了内力。

  秋以桐见状,也将剑收回说:“梅师伯若能回头,那最好不过,还请千万将梅华剑交回。”

  要梅若虚将梅华剑拱手让人,那简直如抽了梅若虚的骨头,他实在不舍,便道:“虽然老夫败给了你,但是你如何能证明拿回梅华剑是师傅的意思?”

  秋以桐沉默了一下,转头望着走廊下站着的人道:“还请各位不要靠近!有些事是我们门派的事,别派不宜知道太多。”

  空智大师于是道:“且请放心,有老纳在,旁人接近不得。”说着展一下袍袖,便似一阵风吹来,气魄惊人。

  秋以桐于是从怀中拿出孟宏久留下的书信,走近了梅若虚低声说:“你认得师爷爷的字迹吧!那便自己看……”

  梅若虚拿过来展开一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细看。信中,孟宏久说明李勉对自己的大恩,还有李勉令人敬重的为人,嘱咐兰若华道,后世子孙须谨记:《信义兵书》只能为重信守义之人所有!

  最后,孟宏久还跟兰若华说,兰若华性子恬淡,很难在短时间在功夫方面有所成,《信义兵书》存在于世的消息一旦走露,必然会有许多人追查而来,所以将兵法藏匿在兰若华身边,不是好事。梅若虚虽然急功好利,但是本质不坏,决计做不出背弃师门的事。而且以他的性子,功力在前四十年就会有大成,之后便会止步不前,以这四十年功力护卫《信义兵书》会比较稳妥。所以孟宏久将《信义兵书》藏匿的地方放在梅华宝剑之中,又将梅华宝剑传给梅若虚,却并不告诉他这其中的秘密。

  梅若虚看后,不觉间跪倒。梅济棠看到爹爹情绪如此激动,便要走过去。空智大师挡住他道:“梅二公子还请见谅!”梅济棠无奈,只能扶着容欣,紧张地看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