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二章:山道清风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21

  山道蜿蜒,清风如薰,两旁的林木如披翠羽,美不胜收。秀雅的西山好似一位美人,最先发现她的美的是安乐王燕行修。假如燕朝未灭,他可以一生只做一个安于山水之间的富贵王爷。

  可是燕朝最终覆灭了,成了梁家天下,萧家也毁在梁家手中。萧燕出生时,这世上已经没有骠骑将军萧家,她所知道关于萧家的一切都是从她母亲口中。

  萧燕的母亲燕檀云告诉萧燕,萧燕的父亲有个大姐姐,是萧家长女,自小身体便不好,请医吃药无数。后来听说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太医医术高明,请了来试一试,果然萧家大姐的气色好了很多。家里人都很高兴,还以为她能从此好转起来。可是一天早上,大姐起床后觉得头晕,一下子栽倒了,头碰到桌角便去了。家人责怪丫鬟伺候不好,打得打,杀得杀,卖得卖。

  萧燕讲完这个故事后问秋以桐,“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没错,那个太医就是风不殆,他误诊害死的人便是我的亲姑姑。我与他也是在杭州相遇,他一见我就满嘴的对不起,对不起……我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与我大姑姑长得很像,他一开始把我当成了她。他一直觉得他欠我姑姑的,我抓着这点不放,逼他答应为我做三年事,第一件……”

  “关于你师傅……”秋以桐一直都知道,萧燕是以她师傅之死挑起清波派与寒梅剑派的仇恨。

  萧燕点点头说:“风不殆虽然答应了为我做三件事,却要求不能伤害人命。那个时候,我师傅还有救,我便先将我的目的隐去。知道他一直在找郭茜痕,我便先他一步找到,指引郭茜痕来凤尾城,再指点他过来。他当时还完全不清楚我的目的,直到最后我才请他去为我重病的师傅治病,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开一味需要去山上采且极难采到药,必要的时候一定要大展身手,叫我师姐妹相信他的确医术神妙无比,若是如他所言拿到了药一定可以救得到了师傅。因为我师傅已然将死,他所做的一切不算伤害人命,不违背我们的约定,他只有一一做到,我也便达到了我的目的!”

  秋以桐只在心里冷笑,根本无言以对,便问:“你还是没有说《信义兵书》!”

  “急什么……”萧燕笑一下,带着一点得意,“有一天白心让来到我清波派盗了一批我师祖的遗物,我奉命讨回。我实在奇怪白心让偷我师祖的遗物有什么用,得知他是风不殆的弟子便去问风不殆。他听说了白心让就又发起狂来,满嘴都是‘他连这个也知道了’,‘连这个也知道了’……我于是让他把所有的秘密全说出来,这件事也不伤害人命,他只得全都说了。”

  “说了秘密,他就还只欠你一件事……”

  “没错,等我讲明白风不殆的事,你也就知道我会叫谁出来指证梁文肃毒杀李勉,又是从哪里知道《信义兵书》。”

  秋以桐冷声道:“那就快说!”

  萧燕轻声笑一下说:“你当风不殆是谁?他就是当年梁文肃派去照顾李勉的御医……”

  秋以桐眉头顿时紧皱,想到李勉给梁文肃的信中写着:“美酒为毒,关怀为刀……”梁文肃赐给李勉的酒中有毒,又派了一位御医名为照顾李勉的身体,其实是为了让李勉中毒的事不被发现,慢慢死去。

  那个人竟然就是疯疯癫癫的风不殆!

  “如果是他,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吧……”有风吹过萧燕的脸庞。她的身躯高而瘦,给人一种无比单薄的感觉,山道上风这样大,使人担心她可能会被吹倒。可是她又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仿佛可以御风而行。她明艳的眼,苍白的脸都能叫人心底一惊,周潜光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子,秋以桐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萧燕是这样一个叫人过目不能忘的女子。

  萧燕说的没错,风不殆是当年的御医,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她伫立在蜿蜒的山道间,如薰的清风里将从风不殆那里得来的故事,转述给秋以桐。

  风不殆自年青时候起便负盛名,可是世人只知他的医术,却并不知道他亦是一位武林高手。他与孟宏久相同之处在于都是全才,不同之处在于孟宏久一开始并不愿牵扯到朝廷之中,后来因为感恩于李勉才在其中沉沦;风不殆一开始醉心于名利,后来因为皇上的“灭口”一心想摆脱。

  李勉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将全部心血写成一部兵书。他书写时十分隐蔽,可还是被风不殆探知到了,却并没有告知谁。他隐藏着这个秘密回去向梁文肃复命,梁文肃明里嘉奖,暗中却命人在风不殆府中放一场大火。梁文肃以为风不殆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场大火足以将他灭口,没有想到以他的身手逃出一场大火又有何难!

  风不殆为了让梁文肃相信自己已死,找了个和自己形貌差不多的人,给他换上自己的衣服丢进大火之中,而他隐姓埋名浪迹江湖。

  他在江湖的闯荡之中遇见过孟宏久,孟宏久才终于知道他不只是御医这样简单。孟宏久斥责他身为医者,为谄媚主上害了李勉性命,还拿出李勉真正写给梁文肃的信给他看。

  他发觉梁文肃要将自己灭口已有悔意,待看了李勉的信,感动羞愧于李勉那至高的人品。他悔意十足,愿意与孟宏久一起为《信义兵书》寻找一个配得上它的主人。对于隐藏《信义兵书》孟宏久已有主意,他交给风不殆一卷,令他日后只能交给‘执兰华剑者’。

  他答应了,并发誓一定会说到做到。可是这个誓言毁在了白心让手中。

  白心让曾经因为痴迷与用毒与暗器被风不殆多番教导。之后白心让竟悔悟了,一心要洗刷之前的错误,用心学习医术,还常出入穷困人家替人看病。风不殆看到这里心底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一直觉得白心让是一块璞玉,雕琢之后会散发出洁净的光辉,如他那玉雕一般的外貌一样。因此对于白心让执迷于用毒无比痛心,只盼着他能悔悟。看到他果然迷途知返,就觉得自己的目光果然不错,白心让的确是可以继承自己衣钵的人。

  那个时候风不殆的“齐物神功”正练到第九重。这最后一重的修炼最为重要,需得九天时间心无旁骛地打坐运气,若有打扰,必然会走火入魔。风不殆觉得白心让已然悔悟可堪大用,便将自己守护多年的一册《信义兵书》拿出来交给他,并将由来之类全部告诉他,叫他务必要在这九天内好好保护。

  风不殆还嘱咐白心让,他会在密室同练功九天,白心让要好好护法,千万不能打扰,若是受到打扰他神功不能成不说,还会走火入魔。白心让郑重地答应了。风不殆便放心地进入密室,专心修炼起“齐物神功”的第九重。

  白心让在外面护法,一边五天都无差池,可是到了第六天他忽然来到密室之中。

  他先是望着风不殆冷笑了许久,然后坐在他身边开始说:“我在你身边呆了多年,你的那些秘密我是知道一二的。我很感谢你把我从乞丐堆里带出来,可是你不该阻止我配毒!你知道吗?我遇见了一个女子,她说我在用毒方面是个人才,绝对不能浪费。可是……她却离开了我,因为……她嫁人了,嫁给一个很富贵的人……”

  他仰天冷笑几声,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风不殆怀里继续说:“这个东西是我得知她嫁人后配的,叫做‘试情丹’……因为,从前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着她,她对我来说太神秘,高高在上的,在她面前总是一面羞耻一面迷恋。她说我爱着她,我不相信,等到我得知她嫁的人是我永远都不可能抵御的,我的心才告诉我,失去了她我会像死了一样难受。我于是开始恨了,恨我爱上了她,恨她离开了我……于是我配成这味药,想要告诫天下人,千万不要动真情,一旦动真情就会生不如死!”

  风不殆耳中虽然听进了这些话,心里却能保持不乱,只是不知道这个白心让是何用意!

  白心让痴呆呆的,望着岿然不动的风不殆又道:“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用毒吗?之前是觉得它能为我带来胜利,拿着解药的我就是人上人,再不必像从前,像狗一样的乞讨,反而别人要像狗一样地在我面前乞讨!哈哈哈!”他高声笑着,带着得意与病态的癫狂。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