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六章:名花倾国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25

  秋以桐这回的调查很明确,需从白心让下手。她回去换了一身黑衫,白发带束发,黑纱遮面。她在春丽院、天香楼、青园等处徘徊两天,终于看到白心让从青园拿了一个包袱出去,秋以桐不解,他这是要逃了?于是暗中跟着。

  白心让轻功卓绝,秋以桐本来难以跟上,可是她自从开始按照《幽兰剑谱》上的方法修炼内功之后,身体内便开始有一种冷气流淌,对身体是否有害尚不得知,功力大增却是显而易见,身体尤其轻盈。秋以桐全神贯注,虽然略显吃力,倒也跟上了。

  两人时而花遮柳掩,时而如飞鸿掠水,穿越过初夏的凤尾城,来到郊外。这一带秋以桐从来没有来过,说不出的荒凉,草长及膝。荒草地里有一间破瓦房,白心让竟走进那间瓦房里。秋以桐好奇,便跃上房顶掀了几片瓦向下看。

  这个房间里满是稻草,正堂之上还有佛像,倒像是个刚建便停工的庙宇。白心让进入房间之后,径直走向一个大柱子,把靠着柱子的稻草拿开,竟露出一个人来。那个人背靠柱子而坐,被人紧缚其上。

  秋以桐努力地伸头看,想努力看清这被绑在柱子上的是什么人,可是居高临下,她这个位置只能看出这人缩成一团,小小的身形,应该是个小女孩。

  白心让蹲下身,拍一拍女子的脸说:“醒来了,睡的还挺香……”

  那女子厌烦地扭扭身子,一抬头看到白心让就“啊”地尖叫一声,说:“你终于回来了,快放开我!放开我!放开……”

  秋以桐一听这声音,吃了一惊:这是茜痕小妮子的声音啊,她怎么落到白心让手中了!连忙就要跃下救她,却不防背后来了一个人点住了她的穴道。

  她全身动不得,也无法扭过头去看那人是谁,只听到那人说:“秋姑娘在寒梅山庄一战成名,剑法着实叫人惊叹,可是江湖经验太浅了。你全神贯注着前面,就不顾后面了。你不要下去,我便解开你的穴道……”秋以桐也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只觉得他没什么恶意,便点了点头。

  已猜出他是谁,等着他为自己解穴。只听“啪啪”指点在人体穴道上的声音,可是秋以桐身上的穴道并没有被解开,却听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你自己不也是江湖经验浅,只看前面不顾后面吗?”

  秋以桐一听这声音,便试着唤:“陈广生?”

  “是我。”陈广生猫着腰轻步走到秋以桐身前,解了她的穴道。

  秋以桐略微活动一下,转头望着点了自己穴道的人,正是傅展图。傅展图望着她小声说:“我是觉得近来白心让怪怪的,见他拿了个包袱出门,又被你跟上了,便跟在后面了。我想弄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见你要下去,这才点住你的。”

  秋以桐听他这么说,便解开了他,又问陈广生,“你呢?”

  陈广生说:“寒梅山庄一事之后,我便与爹爹他们分开了,想要过来找你,又寻不见。在青园附近时,看到白心让出去了,你又跟上,傅展图又跟在其后,以防不测我便跟在后面。”

  他话说完三人都不禁回头看一下,看还有没有跟着,回过头来望见彼此都是一笑,示意对方禁声,看下面的白心让到底为什么抓了郭茜痕。

  白心让盘坐在郭茜痕对面的一团稻草上,由着她闹了一会儿说:“你也不累吗?来,吃点东西……”他把带来的包袱打开,里面有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原来装着些精致糕点。郭茜痕被绑着,根本动不了他便拿了一块递到郭茜痕嘴边。

  郭茜痕倔强地一扭头说:“谁会傻到吃你的毒药!”可是她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糕点的香味扑鼻而来,她只能暗自咽一下口水。

  白心让便吃一块说:“你看我吃!”他的吃相不甚雅,总显得很饿的样子。

  郭茜痕看他吃得香甜,肚子里更饿了,一甩头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先吃了解药再下毒,哼,这点小伎俩也想骗过我!”

  她的脸侧向一边,上扬的眉梢、粉红的耳垂、精致的鼻梁、嘟起的红唇使白心让禁不住连吞了好几块点心,才压抑住身体里的颤抖……

  静默了一会儿,郭茜痕问:“你绑着我,到底想干什么啊!要杀就杀,反正我四个哥哥、还有我爹爹、秋姐姐、陈大个子都会为我报仇的!”倒显出一副江湖侠女的气势,全然不害怕。

  “小师妹……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门,你又像玫瑰花一样美,我怎么舍得动手呢!”

  郭茜痕的外貌妖异了些,没有大家闺秀的气度,艳丽太过,不会使人一见便喜欢。她又整天“离家出走”,口口声声要闯荡江湖,四个哥哥虽然都无比疼爱她,可是谁也不曾夸过她好看,只是抱怨三天两头就要满城的找她累人不浅。所以听到白心让夸自己,心里又惊喜又害羞,甜笑着说:“你说……我长得像玫瑰花儿啊……我有那么好看吗?”

  白心让眼睛里浸着笑,歪着头又打量着她那张狐狸一般,又花儿一样鲜艳的脸说:“哦……又觉得不像玫瑰花儿了,像曼珠沙华……”

  “那是什么花儿啊,好看吗?”郭茜痕眨着眼睛问。

  白心让出着神,仿佛眼前正有一片开得如火如荼的曼珠沙华,“很好看……红得像是血,花的样子也很奇特,美得叫人过目不忘。一模一样的花儿,白色的叫曼陀罗华。他们都是指引亡魂的花,所不同的是一个开在幽冥、一个开在天上……又艳丽又优美又纯洁,说的不正是你吗?”他明明是在对郭茜痕说话,可是眼光像是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郭茜痕似懂非懂,又不好意思问明含义,便问:“那秋姐姐呢?她是什么花儿?”秋以桐在上面听到,脸上一红,心里又气恼,想着茜痕小妮子为什么让白心让来形容我,他能说出什么好话来!再说,他配来评价我么!可到底是女孩子,心底还是希望听到一些好话,虽皱着眉头,却也侧耳细听。

  白心让出了一会儿神,听到郭茜痕的问题,眼睛一转,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来,说:“自然是桐花了。桐树生得笔直而高,花儿开在枝头,远远得便能看到,待走近了,你才知道那花儿是高不可攀的。”听白心让说到这里,陈广生与傅展图都往秋以桐脸上看了看,秋以桐皱着眉头将脸一侧,倒想听听白心让还能说出什么来。

  郭茜痕其实只抓住一句“高不可攀”,心里想想秋以桐,倒也觉得像,又问:“那只臭燕子呢?”

  “臭燕子?”

  “就是那个萧燕啊!”

  “她……”白心让一提到她,脸上就变了颜色,浮出一种似笑非笑的奇怪神情,“我想起一架蔷薇来,花骨朵是嫣红的,可等到开时,又成了白色。你以为她莹白芳香,凑近了一看才知,白中还是藏着点粉。还千万碰不得,会被扎的!”秋以桐同时在心里一笑,这话不错呢!

  郭茜痕嫌弃地“啧”了一声儿道:“你不就是想说她虚伪、阴险嘛!绕这么多圈子,就跟你的为人一样,讨人嫌的很。绕了这么远,说到底你抓我来干什么!”她全然忘了方才的问题都是她问的,这也是,因为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