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一章:未识真心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30

  秋以桐只觉得脸上发麻,说话时嘴不太能张得开,可实在太奇怪于白心让口中那欲言又止的话,便问:“知道了会如何?”

  白心让见已经说漏了嘴,便说:“知道了便会怪罪我。”

  “为什么?”

  “因为……”白心让摇摇头,不知道要怎么说。眼看见着时间在一点点过去,他又最清楚青玉飞燕镖上淬的毒的毒性,怕真出了什么问题,一把拨开周潜光将一粒药丸碾碎了敷在秋以桐那道细细的伤口上,又拿出另一丸要她服下。

  秋以桐却不放过之前的话端,问:“快说,知道会怎样?”

  “这药如果不吃下去,毒还是不能解的。”

  秋以桐倒没有想到他会在意自己的性命,便道:“你很怕我会死吗?那我就不吃,告诉我……”

  白心让无奈,只得说:“主上吩咐过我们,绝对不能伤你半毫!”

  这话实在出人意料,周潜光与秋以桐同时问:“为什么?”

  “你说呢?”白心让笑了出来,“大约是因为他喜欢你……反正每一个‘铁面’中的人都接到命令,绝对不能伤害你半分半毫,轻则被驱逐,重则诛杀!”

  “混帐!杀了我师傅,还说不伤我半分半毫!”秋以桐怒从心头起,杀害了兰若华,她的命运便从花明水秀的春天,越到大风大雪的冬天。分明是将她千刀万剐,还能说不伤她半分!

  “是在杀了你师傅之后,才喜欢上你的……”

  “到底是谁?”

  “把药吃了!”

  秋以桐便拿过药丸,丢进嘴里却不咽,拿自己的性命要挟白心让。她心里有着浓浓的恨意,只要知道这人是谁,她非将他粉身碎骨不可!

  白心让见她倔强至此,便道:“景云王……”

  “你胡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的傅展图终于爆发出这样一句,“王爷他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白心让笑望着傅展图,“秋姑娘美貌出众,姿质卓绝,你自见了她的真容,就为她神魂颠倒的,王爷喜欢她也在情理之中。我也劝过王爷说,喜欢一个女子可以,若是被她阻止了步伐,那就不好了……凡是儿女情长,势非英雄气短,景云王看来是成不了大事了!”白心让说到傅展图为秋以桐“神魂颠倒”周潜光便望了一眼他,想起了孟宏久与程念薇,爱上了才知道是兄妹实在叫人唏嘘,所幸师姐不在乎他,悲伤与痛苦就她无关。

  傅展图眉头紧蹙着道:“我是指王爷根本不是杀害秋姑娘师傅的凶手!”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秋以桐咽下了解药问。

  傅展图于是道:“我几年前便跟着王爷了,他除了吃喝玩乐什么也不关心,还是因为白心让的劝告才开始想着要寻找《信义兵书》讨皇上的关心。他手里那块‘天字寒铁令’也是白心让给的……”

  周潜光也觉得奇怪:白心让有可能这么轻易出卖了自己的主子吗?于是说:“不要再骗我们了,还是说出你真正的主子吧!”

  白心让道:“看来,我是要另寻一个主子了……要像吕不韦一样做成真正的大买卖,看错了人可就全毁了!”

  秋以桐回想到白心让讲的那段故事,便问:“难道……当初那位沈小姐想要成全的人,同时也可以成全自己人的便是景云王梁岚璋?”

  白心让静默一会儿,似乎在考虑厉害,一会儿说:“你也总会知道,那我不防直说了。我也是进入‘铁面’立下《信义兵书》的大功之后,才知道‘铁面’真正的主子是景云王。景云王明面上是个只管吃喝玩乐的人,其实从很早开始便暗自培植势力。他暗自招集江湖高手,组成‘铁面’为他所用。沈小姐想要成全的人的确就是他,将他扶上帝位,那么她也就可以母仪天下!”

  傅展图早已听不下去了,忍到此时便怒气道:“一派胡言!我几年前便跟随王爷,王爷根本没有争位之心,谁当皇上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要能继续吃喝玩乐便好……”

  “傅展图!”白心让冷冷地盯着他道,“你以为你是谁,跟了他几年便觉得了解了他!他可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一直到他知道兰若华掌握着《信义兵书》所有的秘密才开始有些按捺不住,却又在此事上失败了,根本没有从她口中得到任何讯息。”

  “然后呢?”

  “然后,他便有些乱了阵脚,叫他身边的铁面一直暗中跟随着你和你师弟,也考虑着从梅若虚下手。我去寒梅山庄为梅若虚拜寿,其实也是为了打探。王爷觉得梅若虚不同于兰若华是可以钱财笼络的人,便叫我与傅展图抬着黄金大张旗鼓地去了寒梅山庄。”

  这一切的一切听起来倒是丝丝紧扣。傅展图颤声道:“白心让,白谦,没想到你这么会颠倒黑白,明明是你劝说王爷的!”

  白心让道:“那是我受了他的指示。他就是想让人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吃喝玩乐,没有城府的富贵王爷。因为他在与兰若华交战时,手臂被抓伤,后来秋姑娘与她师弟便来到青园,他知道自己已引人怀疑了,尽管他已因为我的药使手臂上完全没有伤痕,可是事情总还是要败露的。可想,与其欲盖弥彰,叫人一点点解破了,不如自己引得全天下人知道他想要《信义兵书》,叫人觉得他其实又蠢又傻,只会用最简单的方便,根本不可能做出暗自培植势力的事。你们久久没有查到他头上,难道不是受了我与傅展图抬着黄金到寒梅山庄一事的蛊惑?”

  周潜光与师姐对望一眼,心里便是一凛——的确,周潜光还因为这件事一通长篇大论,说服师姐相信梁岚璋不过是一个轻浮王爷,根本不可能培植得出“铁面”这样暗系力量。可是,他心底还是疑惑,于是道:“你把这些都说出来,难道不怕被王爷诛杀了你?”

  白心让有恃无恐,悠悠地道:“即使我不说,你也终究会查到。因为你既然知道了‘沈小姐’,就必须会查到他身边有一个很大的破绽……哼……其实一切显而易见,事情重点其实在于他舍不舍得你,他自己也知道这点。你在寒梅山庄之上一战成名,他已知道你下一步就会拿着兰华剑去杀他!我说了,你也会去,我不说,你也还是会去……所以秋姑娘,我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真正主宰一切的其实就是……他对的爱深,还是更想要江山……”他边说着边微微向一旁移步,暗自从袖子里取出一颗珠子一样的东西。说到“江山”,他身边突然之间白烟四起,傅展图心知不妙,一边扇动着白烟,一边抢步过去,手在空中乱抓。可是什么也没有抓到!

  白烟散尽之后,这间破庙里便只剩下秋以桐、周潜光、傅展图还有三红衣弟子。红衣弟子还试图去追白心让,秋以桐深知白心让的轻功,便都叫住了。

  秋以桐脸上还有一道青玉飞燕镖划出的红痕,摸一下倒还有些发烫。不过,这些有什么要紧!她眼睛里满是冷冽的光芒,胸中仇恨的火焰燃烧着,转身便往外走。傅展图赶上她道:“秋姑娘,你不要相信他说的!”

  “那我该相信什么?”

  傅展图见秋以桐停步,觉得仿佛有自己有机会说服她,于是耐心的说:“依我对王爷的了解,王爷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一身的王公子弟的毛病,吃喝玩乐,好女色,爱看人出丑。自己的喜欢的,用什么方抢过来根本不在意。可是,他有一点好,那便是很直白……比如那次,周潜光与萧燕到青园盗兵书,他带了我们过去。他固然喜欢秋姑娘你,可根本没有到专情的地步,仿佛是树上的水果,他若是想吃,无论如何都会摘下来。可是如果那水果掉在了地上,便不会再看。他明知一样东西自己绝对得不到,便根本不会为此做任何牺牲。这样的人,跟白心让口中的人完全两样!”

  秋以桐望着他道:“你这样说,不过是因为他是你的主子!”

  傅展图道:“他称不上是我的主子,倒更像是朋友……”

  秋以桐“哼”了一声儿道:“白心让说,在梁岚璋身边有一个很大的破绽。我问你,梁岚璋有没有成婚?”

  傅展图便道:“皇上就是因为立后过晚,之前又只专情于一人,以致于子息不多。所以,皇子们都成婚很早。景云王已有二十六岁,怎么可能没有成婚。他已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了。”

  “那他的王妃之中有没有一位姓沈,家是杭州,生意人?”

  傅展图明白她的意思,止住不语。因为梁岚璋的确有一个沈姓侧妃是从杭州来,是他一次江南之行的“收获”。假如那位沈姓侧妃便是白心让故事中的“沈小姐”,那么沈小姐想要成全的,又同时可成全自己的人是梁岚璋无疑。将来,梁岚璋为帝,那么沈小姐自然就是母仪天下的王位。是啊,这也便如沈小姐所言,有了无数的珠宝、用不过完的绫罗和至高无上的地位……

  秋以桐见傅展图也无言可对,便说:“所以,还有什么可说的!他是我的仇人,你若还要站在他身边,便也是我的仇人!”秋以桐的眼睛里寒光闪闪,就像她的兰华剑一样,阻拦的一切都呼啸着全部斩杀。

  傅展图在她的目光之下愣住了,许久说:“秋姑娘,不过数天未见,至多不过一个月,为什么你似乎全然变了一个人?”

  周潜光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傅展图仿佛是失望,摇了摇头转身要走。秋以桐望着他的背影,心里莫名的留恋与愧疚,便叫道:“傅展图!”傅展图回过头来,秋以桐又无话可说了,直在那里愣了许久,他望一眼周潜光道:“把他抓起来,以免他给梁岚璋通风报信!”

  傅展图脸上有些难以置信,三个红衣弟子经周潜光使了个眼色,已将他围住。他虽然有些功夫,但实在比不上红衣弟子这些自小习武的,不是对手被拿下也不在话下。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