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四章:芬芳依旧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1

  两个人看到眼前的情形便明白了一切。周潜光望见床上被黄七打昏的梁岚璋,真恨不得碎尸万段。秋以桐躲避着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成了最胆小脆弱的孩子。

  傅展图两头为难着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杀了他啊!”

  周潜光走过去看看梁岚璋道:“他没有死,只不过想要再醒来也是难事……”

  黄七也不管他们,抱了秋以桐就往外走。周潜光也要跟上去,傅展图忙拉住他道:“王爷的事如果不处理好后患无穷,你快想想怎么办!”

  周潜光又急又气,一甩手怒声道:“看师姐的样子还不明白,梁岚璋垂涎师姐,知道自己的是‘铁面’主人的事已被泄漏,等不及了便暗自把师姐掳了来。他竟敢对师姐做出这样的事,死十次也不为过!”

  傅展图压下一边说一边气得要打向梁岚璋的手,沉声道:“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王爷也是杀不得的!若他真死了,后果如何你想一想……”

  是啊,朝廷就算一向不去多管江湖之事,可是死了一个皇子也绝对不会轻易善罢干休的。任何与这件事有关系的人都会受到朝廷诛杀,到时候江湖之上必定是一片血雨腥风。周潜光静想一下,也是无奈……

  傅展图见他面色有所缓和,于是接着说:“你刚才说王爷不会醒过来是什么意思?”

  周潜光舒一口气说:“想必是黄七为了救师姐,点中了他背上属于督脉的命门穴。他这一出手,带了自己十足的内力,就是为了至梁岚璋于死地。好在梁岚璋虽然不济,但到底是有一些功夫,内力护着,才不至于猝死。不过,也只是一个活死人了……”

  “活死人?”傅展图眼望着昏死在床上的梁岚璋,毕竟跟在他身边多年,心底到底有些感伤,“如果他不醒来可怎么办,还是要连累许多人的!”

  周潜光恨不得梁岚璋再多死几回,可是冷静下来,还是过去查看一翻,半晌望着傅展图说:“他事先喝了催情一类的药……”

  “什么……吃了春药……好,有了!”傅展图眼里一亮,拍一下手说,“那么王爷的事,就可以全加注在白心让与‘铁面’身上……”他悄悄将自己的计划说与周潜光,又道:“你快走,不要让人发现,这件事情我来安排!”

  周潜光在傅展图的催促下,不得不赶紧离开梁岚璋的卧室。飞身离开青园,心里却是无比的奇怪……

  而这时,抱着秋以桐离开青园的黄七已来到南山之下的青石上坐着。秋以桐中的毒也不知道是什么,混身无力的很,不过好似时间过得愈久,身上的症状愈轻些。秋以桐便斜依在黄七身上,静等着药力过去。

  黄七抚摸着青石上剑砍出来的霍口道:“几天不见,怎么这块青石上这么多刀剑砍的痕迹?”

  秋以桐恢复一些气力,能够低声说话了,便道:“那日心情不好,所以……”说到这里,她又想到与黄七分别真的没有几天,便又问:“这么短的时间,你竟已回到东北镖局里又回来了?”

  黄七道:“当然没有……原来是想回去的,可是走到半道又不想回去了,便回来找你。可是一来到,便见你师弟到底找你,我觉得不妙,暗自跟着找,最终先他们一步找到你了。”

  秋以桐想到他找到自己时的窟态,又羞愤到了极点,力气还未完全恢复,只能将手紧握,咬着牙。黄七明白她的心意,抱着她,轻轻在她耳边说:“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面前是丝绸一样的河水,青山倒映在其中也荡漾成绿绸一样,秋以桐想是因为这河水吧,黄七说出的话也是别样的温柔,温柔却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她安心靠在他身上,半闭上眼睛,药力慢慢过了,她恢复了力气,仿佛心智也随之来了,一下子睁开眼睛抬头看到黄七那双幽深、英气又温柔的眼睛。

  有一条河流过自己的心,柔软的河水,带着冰凉的气息使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警告自己根本没有看透黄七,他的周遭有太多的迷雾,绝对不能在这里迷失了。

  她于是悄悄坐直了,望着他问:“你这次回来这次来所谓何事?”心底已经有些猜到了,问出来时带着小小的期待。

  黄七说:“我想念你。”

  没想到他如此直言不讳,秋以桐想他至少是真诚的吧!“黄七,你……”秋以桐有些尴尬地说。

  黄七连忙道:“姑娘放心,我绝对不敢多想。”他眼光飘向远方,一阵风吹过,好似要掀起他脸上的面巾,他慌得捂住。

  黄七一向从容大度,每每在与容貌有关的事上,就万分窘迫。秋以桐看到他这样,心里万分不忍,便说:“黄七,其实你不必那样在意自己的相貌……”说到这里她语气低了下去,因为她想到了她娘亲,那些伤痕无一不在细数往日受的伤害,那叫人一想都会冷汗直冒的过去。

  黄七有些失望,又在意料之中,便道:“看,你自己说话的语气都弱了下去,可知自己都怀疑了自己的话。任何人,都无法完全忽略一下人的容貌,总是会对那些美貌之人偏爱一些。”

  秋以桐叹道:“我是想到了我娘……她因为我受了一身的伤回来,满身都是伤痕……”想到那些事,所有的记忆一下子都涌进了秋以桐的脑中。

  春丽院的岁月,男人沾着酒的嘴唇亲向姑娘们……她突然全身发烫,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仿佛梁岚璋那燥热的嘴唇还在身体痴缠。因为羞愤,她脸上一片潮红,额头上满是冷汗,尽管身上被黄七的衣服紧裹着,却仿佛还是赤身裸体。

  黄七看到她这样子,关切地问:“你怎么了?”秋以桐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摇了摇头,眼泪便掉了下来。黄七试探性地、轻柔地抱着她问:“你又想起青园的事?竟这样害怕……”

  秋以桐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害怕,咬着牙道:“不是害怕,厌恶,我厌恶……我出生在妓院里,从小看到的就是男人把女人当成玩物,我恨透了,好容易逃了出来……”黄七没有想到她是这样的身世,愣了一下,秋以桐意识到了,冷声问:“突然之间发现我是这样不堪的身世,厌恶了我吗?”

  黄七把脸歪在她头上说:“只是没有想到,那你娘……”

  “她是当时春丽院的头牌,我爹是谁她也不知道。她发现怀了我,觉得是上天给她的恩赐,无论如何也要生下来。于是,我就在春丽院的后院出生了,一直长到十三岁。然后,我无意中听到春丽院的老板商量着让我去接客,我亲眼见过那么多风尘女子的悲惨下场,岂能甘心走上这样的路!于是,我逃了出来!”

  黄七唏嘘着道:“这样的身世真叫人无奈,你那时年纪小小,真是勇气可嘉。可是春丽院的人又岂会轻易放过?”

  秋以桐觉得和黄七像是早就认识了一般,点一点头说:“所以,我母亲为了成全我答应了一个人替她赎身……赎身看似是好事,我又得到自由,拜在师傅门下,仿佛一切圆满。可是再遇见我娘我才知道……母亲因此生不如死,总之她受尽了那个人的折磨……”秋以桐又回想起来娘亲过去九年的经历,泪水一滴滴掉落。

  黄七又劝她说:“一般人都觉得风尘女子赎身是好结果,你当初肯定也没有想到,又再见面了,一定要好好孝敬她才好!”

  秋以桐悲伤不己,颓然靠在黄七怀里,又在心底下一遍决心说:“嗯,我知道……你呢,你的脸为什么……”秋以桐想洞悉了他的全部,应该就能将他身边的迷雾吹开了,看清了他,也就可以放心的依靠、依赖……

  黄七的脸被黑巾遮着,秋以桐明明看不到,可是他还总是在不自觉间去摸一摸,身体微微后倾想要远离她。黄七身世不明,功夫之类秋以桐见识的不多,又因为看不清相貌,所以年纪也不清楚。他在秋以桐眼里、心里都是高深莫测的,可是看见他这样,秋以桐觉得一个的心纵使练成了铜墙铁壁,也总有一个机关,一碰就碎。秋以桐便再次说:“黄七,你真的不用这样在意自己的容貌……”

  “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的!”黄七的语气有些失控。

  秋以桐接着说:“一个人长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比如白心让,他面若冠玉,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翩翩公子,可事实上他多么无耻!就是他为了讨好梁岚璋,将我……”秋以桐脸上又气得通红,回想到白心让把梁岚璋扶过来的情形,简直想立刻跃起来从人海之中立刻把他揪出来一剑杀了!在那所破庙里,秋以桐就应该把他吊死!“我不会放过他!不过……哼,他也不会好过的……”

  “为什么?”

  “因为有一个叫郭茜痕的小姑娘,若有一天他死了,一定是因为她。”秋以桐嘴边含着冷笑道。

  黄七便问:“这又是为什么?”

  秋以桐说:“你还记得天香楼的事吗?”

  黄七略一回想,眼睛里带着些笑意,缓缓地说:“可是我只记得,我……”

  空气里都带着些暧昧,叫人心里发酥,秋以桐想到他当众亲了自己,顿时脸红了起来,把头一扭说不出话来。黄七也不说话,两人彼此不敢互相看,唯有五彩河在那里静静流淌……

  “你厌恶吗?”黄七问,“那个时候我……”

  秋以桐把脸放在膝盖上,脸扭向别处说:“不……”

  “是因为他吗?”

  “‘他’是谁?”

  “九年前你遇见过的锦衣公子。因为你曾将我错认成他,所以平添了几分好感,以至于不讨厌我。”黄七说。

  又想起了他,不知为何心底没有那么怀念、留恋了,是因为梁岚璋使她对明息香的味道不再念念不忘;还是她已渐渐喜欢上了黄七身上那泥土与树根的味道?她便说:“是,也不全是。知道了你不是他之后,我便只把你当成你了……”可是心底又在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又一点也不清楚。

  黄七问:“你现在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吗?”

  他是谁?那双和黄七相似的英气不失温柔的眉眼,那被蒙着的脸又到底是什么样子?她眼前又浮现出纷纷的大雪,一辆华盖马车迎面而来,他走了下来,为她披上一件锦袍。锦袍上有一股香味,不同于秋以桐早已熟悉的脂粉香、花香、或酒肉香,它高贵温暖、庄严肃穆……秋以桐心里一抖——原来,我依然眷恋着这香味……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