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六章:江湖女子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3

  秋以桐与黄七相携回到家时,一群红衣弟子正跪在院子里,他们面前并排躺着那三个被“铁面”杀死的红衣弟子。

  周潜光正说:“梅大师兄被是遭‘铁面’灭口才至于昏死,梅师伯也是因为受了‘铁面’蛊惑才违背了师命,以至于自杀,这三个又是被‘铁面’所杀!从此,‘铁面’便是我派的大敌!”

  弟子道:“既然如此,我等一定要将‘铁面’斩尽杀绝才行!”

  秋以桐听到这里,便说:“‘铁面’中的人个个武功高强,神出鬼没,岂是好杀的!况且他们中还有一个白心让,那个人全身都是稀奇古怪的毒药,用起来什么叫人防不胜防。你们看,这三位师弟,都是在中毒之后,被人在睡梦中杀死的。所以,最先要杀的,是白心让!”

  周潜光望了一眼远远站着的黄七,毫不客气地说:“我不想当着一个外人谈论本派的事!”红衣弟子一听,便站起一两个,向黄七一伸手,要将他请出去。

  秋以桐气得道:“你们干什么!这里是我家,轮不到你们来下逐客令!”

  周潜光冷冷一笑道:“不是他们在下逐客令,是我。”

  秋以桐盯着他道:“师弟……黄七他两次救了我的命,你……”

  黄七连忙说:“秋儿,我去山下等你,你跟你师弟先说事情。”说完转头便走了。

  秋以桐追着他走了几步,想到果然是还有话要对周潜光说便先止住了,转头盯一眼周潜光冷冷地道:“跟我进来。”周潜光便跟着她走进房里,秋以桐又盯着他,他脸上亦是带着未熄的气恼之意,脸庞冷冷地转向一旁。秋以桐无奈地说:“我不会再管你和萧燕,你也不要再管我好吗?”

  周潜光闭一下眼,叹口气道:“算了,现在先不说这个事情。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我一定得跟你说,梁岚璋吃过春/药一类的东西……”

  秋以桐想到青园里的事情,就混身难受,没好气地说:“你还说这个干什么?”

  周潜光耐下性子,解释着说:“表面上来看,仿佛是梁岚璋知道他杀害娘亲的事情已经败露,没有必要再伪装什么。他喜欢你,想要得到你,白心让为了赎自己泄漏之罪,就把你用药迷倒了送了过去。如果是这样,他一心想要得到你,又何必用春/药催情呢?”

  秋以桐却只觉得自己听到一堆不堪的词,气得红了脸,轻喝道:“你还说!”

  “师姐!”周潜光说,“你回想一下,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秋以桐怎么愿意再去回想那一幕,带着怒气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还觉得我受的羞辱不够吗?”周潜光看到她羞愤的模样,又听她提到“羞辱”一词,一时之间愣住了。秋以桐便又问:“梁岚璋现在情况如何?死了没有?”

  “不死也差不多了。”

  秋以桐冷笑着点点头,问:“你有没有拿到他的‘天字寒铁令’?”

  周潜光从怀里拿着一块铁牌道:“这便‘天字寒铁令’,原来就在上次我与青禾发现的,带着机关的盒子里放着。盒子有两面,正面打开有机关,背面打开就可以拿到寒铁令了。”

  秋以桐拿过寒铁令看着,周潜光又说:“傅展图会将全部的事都推到白心让身上,说他蛊惑梁岚璋沾染江湖人士,叫王爷服食‘春/药’过度,再加上意图对一个江湖女子不规,叫那江湖女子点中命门,以至于昏死不醒,那江湖女子随即也被杀了。至于所谓的‘江湖女子’,傅展图说他会随便找一个有些姿色的女子杀了代替。”

  秋以桐听了一皱眉,“那不是因此害了一个无辜女子?”

  “若是不死一个人,那江湖之上必然会有一场血雨腥风,谁知道又会死多少人!白心让也是罪有应得,他精于配制毒药,给梁岚璋服食过春/药也是真的。”

  秋以桐道:“可是,他自己长的有嘴,难道不会说,那个所谓的‘江湖女子’其实就是我。”

  周潜光说:“所以,我们要先朝廷的人之前找到白心让,除之以绝后患!”

  秋以桐便将那块寒铁令交还给周潜光道:“那么,可以用这块铁牌子引出铁面人,杀师傅的那些铁面一个也不能放过,事后你便将这块铁牌子交给萧燕。”

  “她?”周潜光不明白,“为什么要交给她?”

  秋以桐冷冷一笑道:“给她就是,就说是我让你给她的,她答应我的事情也要说到做到。”

  “什么事情?”周潜光问。

  秋以桐愣了一会儿说:“我说的你不会尽信,倒不如去问她。你留下来处理你派中的事吧,毕竟你已经寒梅剑派的掌门了,不能撒手不管。还不知郭茜痕怎么样了,我这就去找他们。”说完便要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周潜光回想从前自己总与师姐形影不离,可是现在呢?他明明知道她换了衣服,会拿上兰华剑下了山与黄七并肩同行,却是无可奈何。他也是打心眼里厌恶黄七,不愿意师姐与他在一起;可是师姐又何尝不是厌恶着萧燕,因此与他越来越说通话……

  他想到师姐昨晚还说根本离不开他,可这真的意味着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吗?他在屋里站了许久,又边想着边走到廊下,一只腹部黄羽,背披光亮宝蓝羽毛,体态娇小的雀儿飞到他脸边,“唧唧喳喳”地叫了起来。周潜光知道这小雀儿叫出来的声音其实都是萧燕对他说的话,可是他不通鸟语,白费了这雀儿清脆的声音。笑了一笑,挥挥手让雀儿飞走,想着把三个红衣弟子的事办完了再过去找她。

  这时,秋以桐已换好了衣服,望了周潜光一眼,正看到他笑着挥手驱走一只小雀儿,暗自摇一摇头穿庭而过。一路直往山下走,黄七果然在大青石那里坐着,看到秋以桐过来便跳下走了过来。

  秋以桐先说:“对不住,我师弟他……”

  “没关系。”黄七说,“我年长他五六岁,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黄七一说年长周潜光五六岁,忽然想到这一天是五月十七日,正是周潜光二十岁的生辰。“忘了,全忘了……”秋以桐叹道,“今天竟正好是师弟二十岁的生日,哎……”

  黄七便道:“发生了这种事,会忘记也是难免的。虽然是弱冠的大生日,但今天这种情况,祝寿之类也不合适。”

  秋以桐点点头道:“师弟其实是一个顶聪明的人,这回我与他分头行动,他自此还要担起一派之长的责任,那样也是真正的成人了。”

  黄七便道:“那我们现在先去吃点东西。”

  秋以桐听到一个“吃”字,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粒米未尽,自然是饿的,却又说:“可是我担心郭茜痕。她中了毒的,需要在三天之内找到她师傅才能解毒,陈广生陪着她,这时也不知道他们怎样了。”

  黄七想一想道:“他们也是要吃饭的,我们先去凤尾城中。”

  秋以桐想自己就算立刻去找,也是完全没有头绪的,便点一点头与黄七一道往凤尾城中去了。

  近来发生了许多事,又刚刚传出梁岚璋死在床上的艳闻,凤尾城中自然是热闹无比。这边在说,梅若虚加入“铁面”不仅没捞到好处,还叫自己的大儿子成了一个活死人,引得他的师侄女一番指责,自己愧不能面前师傅竟自刎而亡;那边又说,梅若虚对待檀云郡主那般无情无义,又醉心名利,竟然那样敬重自己的师傅;那个便答,梅若虚的师傅孟宏久是何许人也,江湖高人,无所不通,一生未婚也无子,只收养了梅若虚与兰若华,这两人岂会不敬重他!哎,不过如今孟大侠的两个弟子也都死了;一个又说,寒梅山庄之上,有个兰若华的弟子与梅若虚一战,那个女子的剑法真是见所未见,可惜那女子蒙着面,不知长相;那个就又说,那女子蒙着面,定然是长得见不得人……

  秋以桐当时就在一旁的桌子上,听到那人说自己长得见不得人,便笑着看向黄七。黄七“嗤”地笑出声说:“胡说八道!”秋以桐笑而不语,先吃着饭将肚子填饱再说。

  那桌人正吃着瓜子点心,喝着茶说得热闹。一人走到他们的桌子旁,几个人看到,先客套几句说“怎么来晚了”,那人坐下了估作神秘地说:“景云王死在床上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吗?”

  那些人看他说得郑重,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一听是这个都失望地道:“还当是什么,早知道了!”

  那人也不急,“可是你们不知道,当时床上的女子是谁吧?”

  秋以桐听到这里身上便是一震,黄七连忙握住她的手,摇头示意她千万要冷静。秋以桐将拳头紧攥,听他们还要再说些什么。

  众人也问,那女子是谁。那人便说:“原来是一个江湖女子,竟然就是清波派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