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八章:美人倾城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5

  秋以桐蓄势待发,等到又一声隆隆的雷响开始发招。兰华剑的剑身牵着细链冲破瓢泼大雨,钉在了晓晴水阁的房顶上。黄七见状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揽住了她的腰,一起运气飞出。在飞出的过程中,秋以桐触动着兰华剑上的机关,细链缓缓收起,他们借着这股力道,顺利跃到晓晴水阁临水一面的平台上。

  秋以桐将兰华剑完全收起,见这一个细长的平台上空无一人,垂着的纱帐因为离湖水近,被风推起来的微波给打湿了,通往水阁里数扇门也被一一关死。外面大风吹着树木呼啦哗啦,雨水打着湖面又是啪啦啪啦,声音极响,秋以桐便与黄七放心地走到门板之前,撕破一点门上糊着的淡黄薄纱望里看。只见大厅里空荡荡的(被陈广生毁坏的假山、风轮等还未放上去)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手里拿着剑,正抱着双臂在那里徘徊。

  秋以桐便小声对黄七道:“看来是在这里,有清波派的人在。”

  黄七看了一下,退了几步仰头一望道:“或许在楼上。”踩一下平台边缘的栏杆一跃手便攀住了楼上的栏杆,再使一下力,便轻轻地来到楼上的平台上。秋以桐也跃了上去,二楼的平台与一楼的格局一样,往里一看原来是一个宽敞的房间,除了萧燕与傅展图在里面,白心让居然也在。

  外面是大风大雨的,浓重的黑云笼罩着,天色很暗。里面点着几盏灯,萧燕立在一盏灯旁,盯着那火焰看了一会儿,眼睛里也像是冒着火焰一般。忽然转过头去,向外面高声道:“周潜光怎么还没有来!”

  声音落下后,一个白衣女子连忙进来回道:“已又派了姐妹过去,可是外面正下大雨,路滑难行,可能会慢些。”

  萧燕一挥手道:“出去吧!”白衣女子出去,萧燕又盯着傅展图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护着秋以桐?”

  秋以桐尚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谈论什么,只是见萧燕将她师弟一副呼来喝去的样子(虽然周潜光并不在她面前),心里就已在不痛快了。

  黄七附在秋以桐耳边轻声说:“亏你还想着帮她,可是她却要先来害你。”秋以桐不语,只想等到师弟过来看萧燕会对他使出什么手段。

  萧燕盯着白心让道:“我师姐明明是被你们‘铁面’的人给引了出去,回头就让我听说我师姐杀了梁岚璋的事。哼,什么梁岚璋垂涎我师姐的美色意图不规,梁岚璋根本没见过我师姐,这样的谎言一戳就穿,那个人其实是秋以桐,对不对?”

  傅展图仿佛被点了穴道,斜靠着桌子坐在那里,很是不耐烦地说:“不是你师姐就是秋姑娘了?萧掌门也不要为了替自己师姐开脱,就随便诬赖人。我看你们清波派的那位大师姐,高高瘦瘦,清丽直爽,与一般的江南女子很是不同,王爷爱新鲜,会喜欢她也在情理之中。”秋以桐心里一凉,心想代替她而死的人竟然就是赵璞翠。

  “诬赖?在天香楼里,梁岚璋对秋以桐美色垂涎我是亲眼看到的!”

  傅展图于是说:“提到天香楼,我倒也想起,王爷对萧掌门的美貌也是大大的夸赞了一番啊。想来是王爷误把你们的大师姐错当成萧掌门了。”说来说去,傅展图自己都快信了。

  萧燕道:“少在这里颠倒黑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秋以桐,桃花一样的脸,全凤尾城的男人都能被她给迷住……”

  “嗤”地一声,却是白心让在笑,“萧掌门这语气怎么这么酸啊……是啦,萧掌门喜欢秋姑娘的小师弟,可是那个不解风情的小师弟心里好似只有秋姑娘一个……”白心让倒没有被点穴,手里拿着一只青玉飞燕镖,拿掉了灯笼的罩子,用飞镖的尖拔了拔烛芯。然后歪在那里望着萧燕,一脸轻浮的笑。

  萧燕面向他,表情冷冷的,那对眼睛的美态也显得咄咄逼人,冷哼了一声道:“白心让,其实你不用向我承认,我也知道,是你指示‘铁面’引出我师姐!”“啪”地一声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白心让悠悠然地道:“你不也说了,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秋姑娘,我也是男人……”他双手一摊,那张白玉一般的脸缓缓向萧燕的身体贴近,在外面看着的秋以桐也不禁一皱眉头,这男人口中根本没有一句实话。

  萧燕一个冷笑,一扬手给了白心让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的响亮声音,伴着一声雷鸣,倒惊了傅展图一下,“呀”了一声笑了出来,说:“真是痛快啊!白心让你这个卑鄙小人,明明是你出卖了王爷,又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想把萧掌门献给王爷赔罪,可是竟把她们的大师姐错当成她。利用一个女人身体的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敢说你是个男人!真不要脸!王远心里可是一直很爱你,你真非得不要脸当男人,不如当他的男人。反正王爷今天这个情形,你是没有可效命的主子了,不如跟了他,他说,田、宅、奴仆,随你开!”

  白心让挨了萧燕一掌却揉着脸,嘴里像品着糖一样望着萧燕。终于被傅展图这几句话给激怒了,拍桌子站起来。秋以桐心里就是一紧,傅展图被点了穴道,白心让要对他怎么,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秋以桐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帮忙,白心让走了一步却停住了,说:“算了,就是伤了你,我自己也是麻烦。”

  萧燕问:“为什么?”

  白心让笑吟吟地转过头望着萧燕道:“因为我喜欢秋姑娘啊,得讨她的欢心,所以就不能得罪这位傅公子。”

  “为什么?”萧燕还是不解,“我也看得出这位傅公子对秋以桐不寻常,那他就是你的情敌啊!那么,你应该恨他还不得吧。”

  白心让下巴向傅展图一仰道:“你没发现这位傅公子眉毛、眼睛跟秋姑娘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说不定就是失散多年的兄妹,我岂能伤了他。”

  秋以桐心想,这白心让竟说得跟真的似的!如果是他指示“铁面”杀的赵璞翠,那又是为了什么?替她开脱?白心让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好!真令人疑惑……

  萧燕听了白心让的话,便盯着傅展图看。傅展图被瞧得没好气,可是被点了穴,除了可以说话,连脖子都动不了,头也扭不了。

  “还真是!”萧燕脸上隐着阴冷而轻视的笑,“秋以桐本是青楼女子之女,如此不堪的女子竟是你妹妹,你不会觉得脏吗?”

  秋以桐在外面听了这话,怒从心中起,简直就要冲进去一口咬死她。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说:“掌门,周掌门来了!”秋以桐先忍了下来,一心要看看萧燕是怎么变换嘴脸面对周潜光的。

  萧燕听了这话,连忙说:“快请他进来!”

  周潜光便推门而入,他冒雨而来,大风大雨的,就算穿了蓑衣身上也被浸湿了。白衣弟子将门带上,萧燕便迎过去,眉头一皱,眼睛微弯,泪眼盈盈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我早让小雀儿给你传话了。”

  周潜光一看到萧燕这模样,连忙拉了她的手说:“对不住,我又不知那只小雀儿说了些什么,只以为不是什么急事。哎,你是不知道,今天这些事,怎么一件接一件。路上,清波派的师姐已将事情都说了……”拍拍她的手安慰她,又望着傅展图说:“你说要找一个江湖女子,找谁不好,为什么要是清波派的?”

  傅展图没好气地望着他道:“你先把我穴道解开!”周潜光一皱眉,只好先解了他的穴道。他活动两下,先叹了一口气说:“刚被绑了一个半天加一整夜,又被点穴道,真是!”恨恨地甩了两下手臂,满脸怒意。

  秋以桐在外面听到才回想起来,是她喂了他饭后就又把毛巾塞在他嘴里。随后,她就来到山下,砍断梅华剑取出里面藏着纸条。然后,周潜光走下来与她说话,再然后便回去睡了,睡梦之中她中了迷香,被人带到梁岚璋的床上。那一夜,竟没有人想到解开傅展图的绳子,他竟只能那么别扭地睡了一晚。

  周潜光打断他道:“你不能因为替我师姐开脱就把这件事嫁祸到清波派,如果让朝廷知道,清波派岂不要被灭门?便是我师姐,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切。”

  秋以桐听到这里,便微微笑了一下。背上痒痒的,一回去见黄七将食指竖起示意禁声。秋以桐明白,他知道周潜光耳朵很灵,不敢说话,便在秋以桐背上写:你师弟倒了解你。秋以桐笑了笑,拉过他的手,想要将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他手心,却赫然发现他手上还带着皮手套,想到他经历过一场大火,断然不会只烧伤了脸,想来手上的疤痕也很重,不敢露出来。

  她一抬头,看到他目光里又有那种躲躲闪闪的意味,仿佛想躲到地下,不想叫任何人看见一样。心里一疼,连忙把怀里她母亲给她的装着百合露的瓷瓶放进他手里,望着他浅浅的笑。

  黄七望着小瓷瓶,放到鼻子旁一闻,一股花香味道使眉头皱起,眼睛里却满是笑意。秋以桐知道他在问:“这是什么?这么香!”

  秋以桐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废词解释,便笑着用手指在他胸口写上“美男子”三字。黄七一指自己,眉毛一挑,那是在问:“我?”秋以桐便点点头。

  黄七眼中又满是笑意,可惜看不到这位“美男子”嘴角扬起是怎样倾国倾城的模样。他笑了一会儿,把小瓷瓶郑重地装在怀里,然后也拉着秋以桐的手,在她手心里写:你是倾城美人,我要倾国才配得上……

  他写完那几个字,秋以桐直笑起来,想说:“你真不害臊!”可是突然之间,一道光照耀过来……

  原来不知何时,这场突如其来的雷雨又突然停了下来,云朵飘向远方,还有一些雨滴在空中,天空格外的蓝。正是黄昏时刻,雨一停太阳竟又挂在西天,金黄的色彩,照耀着空中未落尽的晶莹雨滴,一道彩虹挂在天边万分美丽。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