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夕阳余影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6

  晓晴湖因为这意外的一场大雨,湖水更见丰沛了,清澈碧绿的如同上好的翡翠,温润透通。四周的花草树木经这雨水一洗,亦是干净无比。晓晴阁朝东背西,金黄的夕阳正挂在碧蓝的西天,渐渐晕染地半个天空都是由黄金到红又到紫的浓艳颜色,天空又将这颜色映到湖水中,天地都是明媚的。

  两人面对面携手站着,被这突然而来的灿烂惊扰,转头看到这样奇异的美景,都不禁在心里感叹。黄七转过头,看到秋以桐那张桃花一般的面孔映着残照,笑颜里有种天然的纯真,不禁看呆了。秋以桐转回头来看到他盯着自己,便一挑眉头,并不出声儿地问:“看什么?”分明又是一种撒娇。

  黄七低下头,把嘴凑到她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你看,太阳听说了你这个倾城美人,都忍不住驱散了云啊,雨啊,露出头来看一看你。不行!我不能便宜了他老人家,要把你藏起来!”两人来时都戴了斗笠,站在那里时,因为雨淋不到,便摘了下来放到了地上。这时,黄七便拿了一个,挡住阳光,不要照到秋以桐。

  秋以桐笑着挡开他的手,掂起脚尖也附到他耳边要说话,忽然听到门响,风扬起纱帐,她们看到周潜光站在那里。

  白心让坐在桌旁,歪着头拿手撑着头笑道:“你们也太不解风情了,尽坏人家的好事!”秋以桐一下子红了脸,心想难道他们早看到了她与黄七?

  黄七眼睛里还是笑盈盈的,用轻快的调子道:“你师弟耳朵果然是灵,我说话的声音那样小,还是被他听到了。”

  周潜光冷冷地说:“不是声音,是影子……”

  两人还拉着手,缓缓往屋子里走,看到他们身后的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拖得长长,铺在室内。原来,之前下着雨外面光线暗,室内还需点灯。雨一停太阳便出来了,灿烂的光芒将室内照得明亮,出把他们的影子带了进去。

  几个人正说着话,突然发现地上有两个人的影子,一高一低执手对望,高的向低的影子低下头,一会儿低的又掂起脚,分明就是一对情人在打情骂俏,甜蜜非常。几个人看得有趣,转头便看到夕阳照耀的外廊上对立着一对男女,纵然隔着一道门,周潜光也认得他们。

  秋以桐与黄七发觉到这些,望着地上的影子又羞又笑。秋以桐沉进这种柔情与甜蜜里,一时之间倒把萧燕忘了,对黄七说:“今天的天气真是奇怪,一时雨一时晴,不过,这样景色也真是难得一见了。”

  黄七回望一下道:“果然啊,这个水阁建的极好,若是能在这里住着,看太阳朝升暮落倒不枉此生。”

  “这里是傅展图的,他要是真是我哥,我就让他把这里送给你。”说着满脸笑意地望一眼傅展图。傅展图正揉着尚发麻的胳膊,看到秋以桐与黄七这情形,便也笑了起来。

  黄七笑着向秋以桐道:“你倒大方……”

  他们两个还沉浸在独属于他们的美好之中,竟未发觉周潜光那醋意浓浓的目光。萧燕看到这个情形,反倒拿手碰一下鼻子,转头向一边暗笑了一阵又望着白心让说:“看来你仰慕的秋姑娘已有了心上人,你可怎么办?”

  白心让拿扇子一下下敲在手心里,一双眼睛将黄七从头打量到脚说:“这位公子气宇轩昂、卓然不凡,岂是我白某人比得上的,白某自愿认输。”悠悠然地站起来,一双含情又好奇的眼睛一直盯着萧燕,“不过,白某自负比得过周掌门,这位小周师弟又还年轻,什么也不懂,不如萧姑娘……”说着扇子就向她的下巴伸去

  周潜兴眉头紧锁,眸子里冷光一闪,拳头暗握正要动手,却见萧燕笑着手捏着白心让的扇子转向黄七的方向。然后说:“虽然一身的猥琐相,气度不比这个公子,不过他一直蒙着面,想来是脸长得不尽人意,你不如揭开他的面幕看一看,再拿自己跟他比较。他若是脸庞惨不忍睹,而你面若冠玉,那不就有胜算了。”

  秋以桐知道黄七最怕别人提到他的脸,那是他心中的机关,一碰触便万劫不复。心里怒起,指着白心让道:“你这个卑鄙小人,之前的事我还没有跟你算帐呢!竟做出这种事,拿命来!”

  白心让连忙一伸掌道:“且慢!请听我说……”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心让便道:“我想说,你的兰华剑利害,我比不上,死在你手里也是甘愿。可是我白某也是无奈啊,被你逼得才出卖了景云王,这便立刻跟景云王请罪,他便说只要我能把你送到他身边,那便了了。我这才……哎……都是白某糊涂……”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屋子里踱步,挥着扇子,仿佛是真的无比懊恼悔恨。

  秋以桐厌恶的头都晕了,不想再听他说什么,便要喝断,可是一张口就发觉底气不足,只说出“你这个……”便说不下去了。又想动手,可是身子莫名的一软,便倒了下去。

  “秋儿!”黄七连忙扶住她,可是自己也一晕,扶着她一起倒下,只来得及让秋以桐靠在自己身上不摔着。

  周潜光、萧燕、傅展图也是这样,都就地倒下,混身没有力气,唯有白心让好好的。傅展图奋力在桌子上敲了一下发泄怒火,有气无力地道:“绑了一夜……点了几个时辰……刚解了穴又中了白心让的毒……这一天真够背的,今天初几来着,得记住了……”

  众人也明白过来,原来白心让借着说话的时间,暗自施毒,叫所有人都失了力气。听了傅展图的抱怨,黄七倒先有气无力地笑了起来。秋以桐于是也笑着说:“五月十七,正好是师弟的生日……”

  周潜光靠着通往外廊的门坐碰上,也才想起今天是自己二十岁的生日,无力地苦笑一下。萧燕靠着桌子坐,费力地扭头望向周潜光道:“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这八字,是不是……犯着什么了……”众人便又笑起来,无力而虚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笑得没了力气。

  白心让把隐在袖子里手伸出来,原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已被他暗自拔了塞子。走到桌子旁坐下,望着歪在桌子对面的傅展图道:“我这毒不错吧,无色无味,拿扇子随便挥一挥,就能叫人没了力气。管他是什么人,都能叫他们防不胜防。”

  傅展图没好气地说:“白心让,好歹我们也算是共事一场……把解药给我……我刚被解了穴,都没来得及……没来得及离开这张凳子……”

  白心让道:“这又何必!就算没有解药,过几个时辰药力也会褪去。我还有事要问萧掌门……”

  他翻着自己的手看着,手指间赫然一枚青玉飞燕镖,闪着令人心寒的暗蓝光芒。

  萧燕说:“我没……力气说话……你问了,我想答都……都说不出来,你给我解药……”

  白心让笑道:“萧掌门的才智比秋姑娘的兰华剑更要利害一百倍,白某计不如人,不敢犯这个险。萧掌门不是说,只要我承认了是我指示‘铁面’杀的赵璞翠,你就把《玄清剑谱》交出来,快点说放在哪儿?”

  萧燕无力地笑一笑道:“你不可能以为……我是真的……真的会说……白心让,你没这么……天真啊……”

  白心让当然早料到会是这样,便道:“你拿着《玄清剑谱》就只是剑谱,我可以把剑谱抄录了一遍给你,剑谱就不算是失掉了。”

  “混帐……”

  “《玄清剑谱》在你手中就不过就只是剑谱,你又不知道在上面刷上什么药水才能使它变成《信义兵书》,拿着有什么用!”

  周潜光便说:“景云王……都只是个活死人了……你要《信义兵书》有什么用?”

  白心让眼帘半垂了下来,一会道:“为了他这个主子已经谋划了这么久,想要另谋新主却哪里能够。他虽然昏死不醒,却又没有断气,我清楚疯不癫的医术,他一定能治得好他。到时,我又找到一册兵书,又救了他的命,那赫赫功劳……”

  周潜光冷笑道:“……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景云王吃催情药……如果他真爱我师姐……还需要情药催情吗……”秋以桐羞愤无比,气得满腔都是怒火,拼尽力气却只喊出“师弟”二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