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章:始作俑者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7

  秋以桐实在不明白,师弟一向敬重她,为什么这一回要把她受辱的事颠来倒去的说,难道另有所爱,就连师姐弟的情份都减退了?

  白心让眼睛直在周潜光、秋以桐与黄七身上转了一个来回,然后说:“年轻人,这你就不懂了!”说着一阵贼笑。萧燕羞红了脸,秋以桐也满心不痛快。

  秋以桐怒得道:“你让疯不癫救他……疯不癫就会救他……疯不癫可能会听你的吗?”

  萧燕道:“秋姑娘,你还要怎样……只有梁岚璋活过来……我们才能平安无事……我大师姐已经死了……你还要看着我清波派,被朝廷给灭了!”萧燕虽然无力,却挣扎着极悲愤的声音。说完又哭了起来,嘴里念着:“师姐……师姐……”

  周潜光连忙说:“青禾,你不要怪我师姐……找人替她,不是她的意思……这是……傅展图到底是不是你……”周潜光抬头问。

  傅展图要说话,可实在没有力气,便说:“白心让……你点我穴,给我解药……我要说话……”白心让见他那样子,便取出一丸解药给他吃了,没等傅展图恢复过来,便又把他点住了。傅展图等了一会儿,果然又有底气可以正常说话了,便说:“真不是我!我还正在想去哪儿找一个江湖女子,一个‘铁面’就出现在青园,放下一个被一刀杀死的白衣女子,说‘这是萧燕,在天香楼里,王爷也曾夸过长得好看,正好能搪塞过去’。你们听一听,就好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或者我与周潜光伤量的时候听到了一般。可是我一看,并不是萧掌门啊!我还想着能不能把王爷救活,到处请医,就在请医的路上又被人劫到这里。”

  “果然啊……‘铁面’想杀的人是我,把我师姐当成我了……白心让,你为什么要杀我……”

  白心让愣了一会儿说:“因为……因为我知道,秋姑娘她万分嫌恶你!把王爷打伤的并不是秋姑娘,而是黄七。我一得知王爷昏死的事便想,王爷深爱秋姑娘,还想着将来把她娶回王府之中,肯定不希望因为这件事秋以桐受朝廷责难。所以,我就要找一姑娘代替秋姑娘。傅展图,你想的方法,我也想到了有什么奇怪的。我想来想去,最合适的人选那便是萧掌门了——第一,王爷夸过萧姑娘好看;第二,萧姑娘功夫又够高。我怕王爷有个好歹,我的前途也就都毁了,急于寻找疯不癫救王爷,无法亲自办这件事,于是吩咐了手下的‘铁面’一声儿。哎……时间太急,招来的‘铁面’偏偏不知道哪个是萧掌门,我无法细说,就只是说长得瘦瘦高高,不成想他们错把一样瘦瘦高高的赵璞翠当成了萧掌门。这样也好,萧掌门若是香消玉殒,也是可惜了……”

  萧燕哭起来,“当时……是听到有人叫‘萧燕’,我赵师姐脾气暴躁,最先冲了出去……那人若是问,你便是萧燕?她肯定会……会说,你们是谁,因此……因此便误会了……师姐,是替我死的……”那悲伤欲绝哭腔,微弱哀婉的声音,叫人听了不由得跟着她一起悲伤。

  秋以桐躺在黄七怀里,动也不能动,听到这声音,心里一阵烦乱。她清楚萧燕的手段,必然是会自责无比,却隐隐提到“若不是为了替秋姑娘开脱,师姐也不必死”之类的话,又引得所有人想到始作俑者是秋以桐。

  果然,萧燕那微弱而哀婉的声音开始说:“秋姑娘……秋姑娘你不说些什么吗……是因为你啊……别人喜欢你,就要……我无话可说……可若不是你,我师姐……”

  秋以桐中了白心让的毒,连牙都是软的,有气无处发,若不是回想到她对秋玉纹还不错,一定一剑杀了她。正生着气,忽然觉得黄七那戴了手套的手握了自己的手,明明他也中了毒,这只手却十分有利。突然明白过来,已觉得被黄七轻轻放到地上,向白心让偷袭。白心让没有料到,一下子边被他扭住了胳膊。他带惊异地说:“你怎么会……”

  黄七“哼哼”冷笑两声道:“你轻看了我的内功!快交出解药!”

  白心让便道:“好说,不过是解药……”空着的手便向怀中一探,取出一个瓶子,丢向空中。黄七伸手去借,分神之间,叫白心让摆脱了他去。黄七接往了药瓶,可白心让已如飞鸟一般,直穿过开着的门,从临湖的外廊上一跃到了房顶。黄七急着给众人解毒,正犹豫着要不要先追过去,听到半空中白心让的声音道:“哈哈,我中了试情丹之毒,想要配解药却不得,却又配了这毒药,你们也试一试!”

  黄七一听,连忙追了出去,一会儿回来说:“没想到他轻功如此之高!没有拿到解药,诸位只好等着药力过了。”

  傅展图歪在桌子上,悠悠地说:“你可以把我的穴道解开……”黄七“哦”了一声,走去解了他的穴道。他终于能够活动自如了,连忙站了起来,摆臂扭腰,挤眉弄眼的。

  秋以桐哭笑不得说:“本来还觉得你长得好看,这个样子,真是丑死了!”

  傅展图便好好站着说:“什么丑啊,美的,人活生生的最好……这以后啊,我得六亲不认,要不然还得被妹子给绑了;还要武功高强,要不然还得被人劫了去点住穴道;更要百毒不侵!江湖啊……真不是好混的!”

  黄七道:“你真已把秋儿当成你的亲妹妹了,那么你愿不愿意把这里送给我!”秋以桐听到这话便直望着傅展图。

  傅展图含笑装了一会儿愣说:“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名义上是我的,可是当初建这里时,我根本没有管过,铁面竟在这下面建了一个密室。不是好地方,要不得,要不得……”

  黄七便又道:“那总可以请我喝杯茶吧!”又望向秋以桐,“秋儿,你也渴了吧。”秋以桐也没有力气,只是笑一笑。

  傅展图便道:“那行,楼下请,我亲自煮水泡茶!”

  黄七于是抱起秋以桐,一边与傅展图说笑,一边往楼下,完全忘了房间里还有周潜光与萧燕两个人。

  傅展图走到外面看到白衣弟子,悠悠地说:“你们进去瞧瞧吧,你们掌门得你们照顾……”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俨然又是那个富家公子模样了。白衣弟子楼上楼下站着,一共八人,还怒视着傅展图,傅展图且忍下一口气道:“本公子都不计较你们做的事儿,还想怎样!你们掌门中了白心让的毒,再不进去救她,死定了!”白衣弟子们一听,喊了一声儿楼下的也全往楼上走。

  傅展图一皱眉侧过身子让她们走过去,走到楼下找一个位子招呼黄七坐下说:“好了,她们都不在,我想说跟你们说,把这件事说到赵璞翠头上才是天衣无缝,反正她也死了!清波派敢这样对我,被灭派也是活该!”原来他叫黄七与秋以桐下来,根本不为喝茶,而是想商量这件事。

  黄七将抱着的秋以桐放到傅展图对面的位置上,秋以桐歪在椅子上,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是不在乎萧燕如何,可是我师弟不会同意的。”

  傅展图拿了面前桌子上的一个杯子,提壶往里边倒水边浅笑着说:“所以不能让周潜光知道。”

  秋以桐无奈地轻笑两声说:“可是他已知道了……”

  傅展图淡淡一笑说:“他们中的毒还未解,在楼上下不来,等他们下来了,我就说,当地的官员已经将事情上报,想阻止也晚了。”

  黄七摇一摇头说:“秋儿的意思是她师弟耳朵灵,不过就隔着一层楼,我们在这儿说话他能听得到……”

  傅展图正喝水,听到这话便要喷出来,秋以桐坐在傅展图对面,黄七连忙把秋以桐坐着的椅子往后一拉,那口水才没有喷到秋以桐身上。傅展图擦一下嘴,拿手撑着额头无奈地直笑,抬眼望着秋以桐说:“你师弟,到底长的是人耳朵吗?”

  秋以桐的力气在恢复,手支在椅把上,撑起歪着头望着他笑道:“不许骂我师弟,人当然只能人耳朵。”

  傅展图道:“那怎么办,不是你就是她!”

  秋以桐叹道:“若是她,清波派那么多无辜弟子可如何是好。赵璞翠已枉死,岂可再为我连累他人。”

  黄七眼望着她,一会儿说:“那么,就直说是我就好了。本来,梁岚璋也的确是被我伤的。你便直说,把秋儿换成赵璞翠就好。”

  傅展图道:“你死便死,可是你和秋以桐这个样子,不是还会连累到她吗?”

  黄七想一想还是会连累到秋以桐,便犹豫起来。三个人沉思一会儿,黄七又说:“那么,就只有一种办法……”

  “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