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章:两全之法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8

  到底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黄七道:“其实当真皇上心心念念着要收复匈奴,可是在对匈奴的战事上,连败三次。他还常常念叨,若是李勉还在他有生之年便能将国家统一,只可惜……”

  秋以桐冷笑道:“明明就是他杀了李勉,后悔有什么用。”

  黄七便道:“所以,当《信义兵书》出现后,皇子、大臣们都明里暗里在争夺这本兵书。因为夺得《信义兵书》便意味着可以如李勉无往而不胜,若是领兵收复匈奴,那必然是皇上第一宠爱之人。所以,皇上本人也定然极想得到《信义兵书》,而我听闻萧掌门手中的《玄清剑谱》便是《信义兵书》的一册……”

  秋以桐药力已差不多全解了,直起身子好好坐着说:“你的意思是,让萧燕将那一册兵书献出去?”

  黄七点头道:“傅公子上报时便说,其实此事与清波派其它弟子无关。赵璞翠虽然已死,可是萧掌门还是深为王爷重伤而负疚,愿意将珍藏多年的《信义兵书》交出,希望能够赎本门教养不严之罪。”

  “这样,皇上便会放过清波派吗?”秋以桐还是十分怀疑。

  黄七道:“毕竟清波派建派多年,收养不少孤女,在苏杭一带行不少善事。五峰山陈帮主之妻也是清波派弟子,只是这两派的牵扯,便是半个江湖。况且这件事本就是梁岚璋错在先,整个江湖肯定都会声授,又毕竟是一件丑事,皇上为免于皇室沦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放过也会放过。毕竟,梁岚璋也没有真的死了,若找到风不殆这般医术的人,也是可以起死回生的。”

  听了这一番分析,秋以桐默默地在心里想,唯有这样,才能少一些杀戮。梁岚璋虽然该死,可是也不能因此连累他人。《信义兵书》落入朝廷之手,她是无所谓的,因为兵书其中的秘密唯有她知道,可是萧燕呢?她可还想着凭借《信义兵书》夺了梁文肃的皇位,以报他们萧家灭门之仇,会舍得放手吗?

  秋以桐身上所中之毒效力已过,周潜光与萧燕自然也恢复了。他们两人默默地下楼来,顿时那整个晓晴水阁都笼罩在一片阴沉的气氛中。

  两人走到三人的坐着的桌子旁,周潜光说:“我的确都听到了,也说给了青禾听。她……”

  秋以桐脸上隐隐含着冷笑,倒要看看萧燕会怎么做。萧燕看到她,明白她那神情里的意思。一直以来她都是赢家,秋以桐无论怎么说怎么做,周潜光都相信她,可是这一刻,秋以桐还以自己站了占了绝对的上峰。萧燕回望她一眼,眼睛里掠过一丝冷笑,然后一垂头,微摇着头道:“当然不能将实情说出来,要不然秋姑娘、还有这位蒙面的公子都会陷进朝廷的追杀之中……可是,《玄清剑谱》乃本门掌门世代相传,若要江湖人士知道,我派弟子为了活命,竟出卖了世代相传的剑谱。明明我大师姐已经冤死,竟还要将剑谱交出,那我清波派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那悲愤的语气,根本就是在指责秋以桐与黄七为她们清波派引来怎样的仇怨。周潜光也满眼的怒火,望着黄七。

  秋以桐果然得意不起来了,盯着萧燕看了许久,终于冷冷地说:“你把《玄清剑谱》抄下来,然后把原本交给我,你也就没有违背你师祖遗命了。”她把兰华剑拍在桌子上,“我想你师祖肯定跟你说过,将来把《玄清剑谱》交给‘执兰华剑者’。”

  萧燕一听也不说话,只是流着眼泪,满面悲愤。

  秋以桐又说:“兵书是我的,我给你,就当我还你一个人情。还有,‘天字寒铁令’在我师弟那里,从此也便是你的了。”

  萧燕将怒火压在心底,半晌冷冷地哼了一声儿,轻声说:“那便多谢了,我想起还要去给檀云郡主熬药,先回去了!”冷冷地扫了秋以桐一眼,转头便走。

  秋以桐一听到“檀云郡主”四字,面色瞬间苍白——她娘亲还在她手上,她会怎么对她!秋以桐一拍桌子站起,追着萧燕过去,直着她后背道:“萧燕,你给我站住!”

  周潜光见师姐如此,实在忍无可忍,拦住她道:“师姐,你还想怎样!”

  秋以桐隔着周潜光怒视着萧燕道:“你若是敢对我娘亲怎样,我一定杀了你!”

  听到秋以桐说出这样的话,周潜光简直不敢相信这人是他师姐,皱眉道:“师姐,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秋以桐听到这一句,也无法相信这话是周潜光说她的,“师弟……你说什么?你没听出她那一句话是在威胁我吗?”

  “萧姑娘才跟我说过,你娘亲与她娘亲长得极像,万分羡慕你娘还活着,想要认在你娘身边当干女儿,只怕你会嫌弃她……”

  秋以桐见识多了萧燕这种手段,已是无语至极,“你没来之前,她还跟傅展图说,我是青楼女子之女,若是傅展图的妹妹,会侮辱傅家门楣,她可能会想要认我娘亲身边当女儿吗?”

  周潜光拿眼瞟一眼黄七,然后酸酸地说:“我没来之前,你不是正与黄七在外面的走廊上亲热吗,还听得到别人说些什么吗?”

  秋以桐看到萧燕含泪的眼睛下面,薄唇一抿,手轻轻掩着扭向一边,仿佛是在害羞,其实是在得意地取笑。秋以桐又羞又气,怒指着她道:“她对我娘亲好,不过是因为想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有我娘亲假扮檀云郡主,口口声声地说着女儿已死,便没有人会怀疑她是当年叛乱差点让皇上丧命的骠骑将军萧家遗女!”

  “什么!”傅展图惊讶地站了起来,眼望着萧燕。

  周潜光眼见萧燕身份泄漏,只怕她日后遭到朝廷暗杀,连忙说:“师姐!为了救你和黄七,赵璞翠已然枉死,你还要再诬陷萧姑娘吗?是不是黄七给你灌了迷魂汤了!”

  “你又说到黄七……不觉得你在无理取闹吗?”

  “无理取闹的是师姐!”周潜光冷冷地说。

  秋以桐呆了半晌,把太多的失望与悲伤压在心里,深吸一口气转回头去,她逼着自己静下来,用无比失落的语气道:“好,是我无理取闹……还请师弟与萧掌门见谅……”黄七坐在那里,眼望着秋以桐,眼神里满是对周潜光与萧燕的恨意和对秋以桐的怜惜。秋以桐想,他们师姐弟都有了喜欢的人,便不可阻止地走上不同的路吗?安得两全之法,才能都不失去?

  周潜光听到师姐说话这语气,心里便软了下来,走近一步伸了出手,可是黄七先他一步,走去将秋以桐抱在怀里。他愣了一下,从黄七的眼神里也分明看出得意。他想要吃醋,又突然之间很想笑,不断地吃醋、误会,整天拘泥于这些,左右摇摆实在没有意思。苦笑一下,转过头来,拉着还眼泪汪汪的萧燕离开了。

  他们两人走在前面,清波派的白衣弟子们远远跟在后面。

  没有说一句话,不知不觉间沿着晓晴湖走到南岸,夕阳已收尽最后一丝光芒,西天的黑暗里还透着红。雨下得急而大,地上反倒不显泥泞,倒像被雨点砸得更实了。到处的花草树木都欣欣向荣的,被雨水洗得清新可爱。从湖面上吹来的风带着雨后的凉意,自然的清新气味……

  萧燕走着,忽然在风中止步,轻声说:“这样的良辰美景,心情如此实在辜负了。”

  周潜光也停下步子,叹道:“今天发生这么多事,难为你还能想到良辰美景。”这话中却并没有讽刺的意味,而是怜惜,又替她委屈。

  萧燕用微笑着的容颜掩过所有,然后轻声说:“我也是因为你……师姐虽然去了,可我们还是要活下去,今天可是周师弟二十岁的生日啊。”

  周潜光也回想起来苦笑说:“真是啊……这个生日必然是终身难忘了!”

  “这样的大生日,我一定要送你些什么才行,否则想起来,一辈子都不安宁了。”萧燕沉思着说。

  周潜光轻笑一下道:“不必的……”

  萧燕望着他,哭过的美眸,如经了一场雨的晓晴湖,更见风致,很认真地说:“那不行,你不想我一辈子都不心安吧。你想要什么?”

  周潜光无奈,沉思了一会儿,倒很想说,可不可以要你与师姐和睦相处呢?一想到这里,就仿佛自己给自己了一个耳光。眼光在不觉间转向东岸的晓晴水阁,灯火只点了寥寥几盏,在湖水中若隐若现,莫名就透出一种暧昧。

  周潜光想,师姐还与黄七在那里吗?会在哪一盏灯光之下?黄七啊黄七,他在这个人身上发现了太多的疑点,可是如果说给师姐听,她会相信吗?从此之后,他们师姐弟便要在彼此怀疑、彼此放不下中度过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