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章:别有洞天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09

  两个人就算同走一条路,也可能一人看一边的风景,看的事物不同,心境也会有所不同。人生的路上又总不可能永远是直线,一旦遇到岔路,同行的两个人会有不同的选择,也在情理之中。比如梅若虚与兰若华,他们同样是孤儿,同样被孟宏久收养,人生际遇几乎一样,可是却是两样心性,等孟宏久过世,他们也便遇见岔路,便各走各的。

  如今的秋以桐与周潜光,一个继承了兰若华的兰华剑,一个无论愿不愿意,都接手了梅若虚的一切,成了寒梅剑派的掌门,得到了梅华剑。

  周潜光不得不承担起掌门的责任。那三个被“铁面”杀死的红衣弟子的事他还未处理完便被清波派的弟子叫到了晓晴水阁,这会儿还是得回到寒梅山庄去。

  周潜光站在晓晴湖旁想着师姐与黄七,又看看身边的萧燕,担心不已。略微想了一想,叫萧燕带着她清波派所有的师姐妹都到寒梅山庄去,当然也包括秋玉纹。

  萧燕初时还犹豫着,觉得清波派与寒梅剑派已经结下仇怨,去那里会不会不合适。可是周潜光是有着周全考虑的,他既然已经是寒梅剑派的掌门,又岂会允许两派之间再有仇怨在。况且,寒梅山庄原本就是萧燕的家。

  是夜,周潜光便陪着她们来到客栈收拾了东西回到寒梅山庄。

  梅士元昏死不醒,容欣与梅济棠也是无处可去,仍旧住在寒梅山庄内。前几天,武林人士集聚寒梅山庄,周潜光又当众被人拥上寒梅剑派掌门之位,事后不得不对武林人士尽地主之谊。若不是有容欣仍旧如从前一般打理内务,他真的愁也愁死了。所以周潜光仍然请她操持内务,寒梅剑派除了换了个掌门,仿佛什么也没有变。

  容欣听说燕檀云(实际为秋玉纹)来了,连忙招呼她住燕檀云从前的房间。自燕檀云走后,容欣一直叫人把房间维持原样,既使已经过去了九年,竟也一切如旧。容欣与燕檀云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她对燕檀云有敬重有姐妹情,更满怀着对她悲惨命运的怜惜与羞愧之情。

  当初,梅若虚将燕檀云母女赶走是瞒着容欣的,更是在日后撒了各种谎言,可是她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猜不到梅若虚的真实心意。可是,她在挣扎之下,还是选择了自己了丈夫与儿子,对于燕檀云的羞愧之情却与日俱增。直到燕檀云回来,当面质问、诉苦,她终于承受不住,将一切说了出来。

  这回“燕檀云”回来,容欣自认为是偿还的好机会,对她十分尽心。可是此燕檀云是秋玉纹,根本不愿意与她多说话,以免在她面前泄漏了,对她很是冷淡。

  秋玉纹只看了一眼容欣为自己安排的住处,便说天已晚了,要洗澡睡觉。萧燕为了给她治身上的伤疤,每晚的洗澡水都是特制的,便吩咐了弟子一声,服侍秋玉纹沐浴。

  秋玉纹沐浴后,便躺下休息。萧燕每每看到她,总会想起自己的母亲,两人确实非常像。与燕檀云一起长大的容欣,都深信秋玉纹便是燕檀云便可以看出。人若先后遇上两个相似的人,总是会把对前者的感情加在后者之上,此后再生出新的感情,也总笼罩最初感情的影子,比如秋以桐对黄七。萧燕也真的对秋玉纹有种类似对母亲的感情,可是她又与秋以桐恍若宿命中的敌人。恨与爱的交织,渐渐已不受她的控制……

  她的感情亦真亦假,有时连她自己也恍惚了。

  她被安排住在客房里。她离开寒梅山庄时年纪小到还不记事,对这里并没有什么真实的印象,知道的所有都是燕檀云讲述给她的,今天住了进来,便想将想像中的事物一一放到现实中去。

  燕行修建造庄园,十分注重与自然相合,有时为了不砍掉一棵挡路的树,宁愿将原本设计好的走廊弯一个圆弧。所以在寒梅山庄会有许多意想不到,你不仔细注意根本发现不了的房间。

  栖云堂的西南方向从寒梅山庄靠着的山峰上有一道瀑布流下,当初燕行修为了借这股水流不顾风水师所说,若绕到这里庄园整体形状不吉之类。燕檀云曾对萧燕说,那里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萧燕手拿着夜明珠照明,独自一人往那里去。瀑布之前有一架石拱桥,可以站在桥上看瀑布在面前直坠而下,流水又从桥下流向寒梅山庄各处。夜了,萧燕站在桥上,即使有夜明珠照明,也看不到瀑布全貌,只能去感受水流一坠而下冲击出的气流与水气,还有那震人心魄的巨响,叫人觉得这瀑布直冲到人心里,无力弱小的好似流水上的花瓣……

  萧燕独自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没来由的一转头,看到周潜光提了个灯笼走上石桥。萧燕微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周潜光走到萧燕身边,手里的灯笼与萧燕的夜明珠比虽然好似萤烛之光之于日月,还是向上扬起照着面前的瀑布说:“有人看到你往这个方向走。从前跟着娘亲来寒梅山庄,因为与梅家兄弟说不来话,总是自己这里看看,那里跑跑,所以知道这个瀑布前面有个石桥,很是有趣。”

  萧燕笑道:“你知道这里,未必会知道瀑布后的‘有趣’。”

  “这个瀑布后面也有玄机?”周潜光问。

  萧燕道:“假山秘洞那里的瀑布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周潜光有了兴趣,便道:“那要看看了。”

  萧燕没有去过,却深深记得燕檀云的话,便继续往前走着下了石桥。转身登上不像是人工开凿,而像是自然形成的石阶。这个瀑布很大,想要来到瀑布后面,要绕很远,远到好似根本不是往瀑布后面去。可是走进一个山洞里,回头一看,瀑布又赫然挂在自己身后。

  那个山洞初进非常宽敞,地上潮湿却并没有水流。走一会儿狭窄起来,直窄到仅容一人通行,可是挤了过去,就豁然开朗。

  萧燕也是第一次真真实实地看到洞内的情景,拿夜明珠一照,见近乎于圆形的山洞中央,果然生着一棵大树。那是一棵老槐树,直长到洞顶上去。许是山洞之中比较寒凉的缘故,这棵老槐树的白花才到飘落的时候,纷扬如雪。

  周潜光惊异地说:“山洞里不见天日,怎么这棵树长得这样好!”

  萧燕望着说:“这个地方是我母亲告诉我的。她还在时,这树并没有这样高,这样大,这么多年过去,想来是又长得高大了些。母亲说,有一个地方,阳光是可以照进来的,若是在这里等着日出,一定会被那美景震惊住。”

  周潜光走近那槐树,扬着灯笼极目往上看,只见槐树那片片圆形的叶子在夜色里团聚成墨绿色的云朵,串串白花如同云朵间飞着的鸟儿。槐花凋谢的花瓣有些干枯,细细碎碎的,一点点轻风便会飘扬起来,轻灵又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周潜光叹道:“单单是这样,就美不胜收,若是等到日出时,又是会怎么样的奇景?”

  萧燕也很想知道母亲念念不忘的美景到底是什么样子,便说:“不如我们在这里等到日出,若当真看到了那美景,也便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

  周潜光见她仍念念不忘自己的生辰,先笑了,而后说:“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这里又寒凉,你身体不好,保养身体之故,你实实在在需得注意不要受凉,在这里过上一夜受不住的。”

  萧燕道:“没关系,母亲说她在这里放了炭火之类的。”她往前走,绕过槐树走到一块光滑的大石头旁,果然看到一个大大的油布包,里面包着许多上好的炭。油布包旁还有一个火盆,里面还有烧过的灰。

  周潜光看到了这些,想到自己在南山那个泉水旁放着的烤肉架之类的东西,不禁会心一笑。他把自己外面披着的衣服铺到大石头上,与萧燕坐着,再用他提来的灯笼点燃了火盆。山洞宽敞,夜明珠的光芒就显得黯淡了,望着那飘落的细碎白花儿,都不由得叹起气来。

  转过头来四目相望,萧燕苦笑道:“看来,我们就算是在卧室里,也是睡不着的。”

  周潜光望着她,在心里细数她白日里受的委屈,怜惜又愧疚地说:“你在烦恼傅展图如何向朝廷上报的事?”

  萧燕道:“那件事已经没有什么可烦恼的了,只有如那个叫黄七的蒙面人所说,才算是良策。我只是不甘心就这么把《信义兵书》交出去。”

  周潜光眼望着前方出了很久的神,眸子冷光一闪,吸一口气道:“其实,更应该小心的,是你的安危!”

  萧燕不解,问:“怎么了?”

  周潜光道:“原本白心让指使‘铁面’要杀的人是你,却误杀了你赵师姐,我想他们不会就此罢休的!”

  “已经有人顶替秋以桐了,还不够吗?”萧燕心底怒起。

  周潜光道:“现在回想在晓晴水阁里,黄七抱着师姐时看我的那一眼,真使我后怕了。黄七,他真的像一只剧毒的暗箭……”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