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八章:匈奴奸细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12

  黄七陪着秋以桐找秋玉纹,可是到了清波派下榻的客栈才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于是又回到南山来找,房间里也是空无一人。秋以桐知道师弟常去的地方,便与黄七一道过来,远远便闻到肉香,快步走过来一看,却是郭茜痕、陈广生与一个看背影十分英伟的汉子坐在一处又吃又喝。

  秋以桐见是他们,失望而惊喜,望着郭茜痕道:“怎么是你们,你身上的毒解了?”

  陈广生愣了一下,咽下口中的酒垂下头来。郭茜痕一跳而起,仍是以往欢快的样子,笑嘻嘻地说:“早好了!”指一下黄七,“又是你啊,我知道你的,你在天香楼里你亲秋姐姐来呢,你巴巴地跟着她,是不是想求她嫁给你啊!”秋以桐听她当众说起天香楼的事,怪她口无遮拦,不禁红了脸。

  黄七双臂抱着,一手支在额上,笑道:“可不是,我求着你姐姐嫁给我呢!”秋以桐也不禁扭捏起来。

  郭茜痕歪着头望了他一会儿,指着地上的半头野猪说:“你轻轻一下能把猪腿撕下来吗?”

  黄七不解,说:“好好的有刀,为什么不用?”

  郭茜痕道:“用刀哪里能显出大侠风范,你不是个大侠,怎么配得上我秋姐姐?那你喜欢喝酒吗?”

  “不喜欢。”

  郭茜痕便十分不满,“你也不喜欢喝酒,果然是配不上我秋姐姐啊!还不如李敬呢!”

  李敬听她又说到自己,便一回头向黄七与秋以桐看去,看到黄七时,脸上的神情便是一惊。黄七发现了他这神情,十分奇怪,皱一下眉头。郭茜痕又蹲下身,扶着李敬的肩膀,让他看秋以桐,说:“你看,我这位秋姐姐,是不是生得很美?”

  她这一问,一群人都尴尬起来,李敬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妥当。郭茜痕强迫着他,又不能不向秋以桐看去,待看了一眼,发现秋以桐身姿挺拔,眉目清秀而英气,桃腮秀鼻,樱唇尖下巴,与他之前见过的美貌女子相比更有一种别样的气质,不免惊艳,多看了几眼。郭茜痕便笑着在他眼前挥了挥,说:“看傻了吧!哈哈,这个蒙面人不是真英雄,配不上我秋姐姐。你又能撕掉猪腿,又能喝酒,是个大侠,你也巴巴地跟着我秋姐姐,求她嫁给你,好不好?”

  黄七皱起眉,秋以桐尴尬地看了他一眼,怒斥郭茜痕道:“你这个小妮子怎么净胡说!”

  黄七瞪了李敬一眼,李敬连忙低了头说:“这位秋姑娘的确如天仙下凡,李某一介莽汉,如何配得上这位姑娘。”

  黄七微微一笑,心想你倒还识好歹,便对郭茜痕说:“你秋姐姐一不爱杀生,二不爱饮酒,瞧你的意思,你非得找个她讨厌的人?”他言辞之间,对李敬有些讥讽之意,却并不是一味地吃醋,是觉得他一见自己的神情不寻常,想着怎么试探一下。

  陈广生在一旁看着,见此情形,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望着众人。李敬态度却十分恭敬,连忙说:“这位公子气度不凡、气宇轩昂,与秋姑娘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听公子口音,倒听不出是哪里人士?”

  黄七笑道:“小弟本是一个跑镖的,四处游走,为求方便各地的方言都学了点,反而能说一口正宗官话。听大侠口音,也是听不出个南北来,难道也常在江湖之上行走?”他故意把“大侠”二字咬得很重,有意嘲讽。

  李敬还没有来得及答,陈广生已先说:“李兄是辽东人,肯定是刚出来行走,连杏子有核也不知道,大约是辽东没有杏子,之前没吃过。”

  黄七冷笑道:“杏子北方居多,辽东产的好杏,称为‘辽杏’。匈奴一代,倒是不生杏树。”

  秋以桐一听,便明白过来,望着李敬问:“你不是辽东人?”

  “在下……”李敬连忙一转眸,“在下蒙古人,只因靠近匈奴,匈奴与大梁又不睦,出来之怕遭人误会,因此假称辽东人。”

  郭茜痕可不管匈奴、蒙古、辽东的,她已认定了李敬为大英雄,拍拍他肩膀道:“大侠的真实身份都是不轻易泄漏与人的,我们都不在意,只是我秋姐姐不喜欢喝酒吃肉的,她也就嫁不了你的。”秋以桐当着这么多人,不好发作,盯了郭茜痕一眼,心想回头一定提着她的小耳朵,好好地骂她一通。

  李敬也是好笑,怎么这小姑娘一见自己,就给自己张罗起姻缘来了。本要说“我本也不想娶秋姑娘”又觉得不敬,哭笑不得地说:“是,是,是……在下是配不上的。”

  秋以桐心里惦记着秋玉纹,在这里又十分窘迫,便想立即离开,于是说:“你们继续吃,我们还要找我师弟。”

  “周兄弟在哪里?”陈广生问。

  郭茜痕倒聪明起来,白他一眼道:“她若是知道周哥哥在哪里,还用找吗?”又望着秋以桐,“周哥哥已经是寒梅剑派的掌门了,当然是在寒梅山庄了。”

  秋以桐倒还不习惯师弟的新身份,觉得他若是“回家”也必然该回到南山,经郭茜痕一提醒才醒悟过来,师弟的确应该在寒梅山庄中。于是说:“好,我找了师弟后就回来,你们不要再乱跑了,免得又着了白心让的道。”

  陈广生直在心里叹,其实之前着了白心让的道,还没有解呢,可是已经答应了郭茜痕,只能沉声不语,大口大口地喝酒。

  秋以桐心中着急,也没有留意到他们异样的神情,转身便和黄七往寒梅山庄去。一路上黄七都沉思不语,秋以以桐便问:“你在想什么?”

  黄七道:“你不是说,我长得像锦衣少年。锦衣少年衣饰华贵,衣服上有皇子们独有的‘明息香’,那么不是哪个皇子,就是哪个王公了。那个李敬一眼看到我,脸上显出诧异,就仿佛是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可是我分明从未见过他。”

  秋以桐道:“你的意思是,他把你当成锦衣少年?”

  黄七道:“可是,锦衣少年那般尊贵人物,他如何见得到?如果也如你一样,见到他时并不知他的身份,也也不会露出那般神情。他说着一口正宗官话,又不是常在江湖中行走的,显然是经过刻意训练,不让人听出身份。徒手撕猪腿,大口喝酒,如此野蛮的作风,又是草原上驰骋的人,身上虽有风霜之意,皮肤却不显得怎么粗糙……”

  秋以桐道:“所以,你怀疑他是异邦的尊贵之人?”

  “是啊,又这般刻意,多半就是匈奴人!”

  秋以桐先惊了一下,细想了一下说:“为了帝位,或者争宠献媚,大梁都在抢《信义兵书》,匈奴人若听说,岂有不垂涎之理!想来,这个人是匈奴久经训练的奸细,来到大梁夺取《信义兵书》。”

  黄七眸子里冷光一闪,随即拉住秋以桐道:“那我们赶紧回去,千万不能叫郭姑娘他们将此人引到寒梅山庄,要不然他们就知道兵书的一册在萧掌门手中。”

  秋以桐却不慌不忙,轻轻一笑道:“他接近郭茜痕与陈广生,多半是有了些《信义兵书》的下落,也是好得很,有匈奴人搀进来,才更使人相信那些兵书是真的。”

  黄七大惊,“怎么,那些兵书不是真的?”

  秋以桐望着他,“你怎么也这么关心兵书?”

  黄七笑一笑,“那是因为你啊!你手里明明没有兵书,可是因为你是孟宏久的徒孙,人人都以为你有。”

  秋以桐轻轻一笑,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的确有……不过此时不在我手上,我也不准备把它取出来,因为拿在手里太危险了。先让世人都以为那些已显露出来的是真的,争个你死我活,等我找到了一个有情有义,至信至义的将军或皇子,再把兵书取出来交给那个人。”说完笑望着他,等着他对孟宏久的深思熟虑的赞许、惊讶的表情。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