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章:瑰姿艳逸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14

  黄七拉着秋以桐快步走到竹林里,然后转头朝瀑布那里望一望。

  秋以桐道:“刚才不好好看,现在想看也看不到了。”

  黄七眉毛眼睛周围的皮肤都透着红,望着秋以桐“嗤”地一阵狂笑,用手虚点着秋以桐,直说:“你真是……真是……”

  秋以桐见到他从来都是稳重温柔的,说话也总是慢悠悠,很有些高人深藏不露的意味。从来没见他这般爽朗地大声笑过,像是面对着一个童言无忌的小女孩,叫秋以桐含笑嗔视道:“我怎么?”

  黄七笑道:“你怎么这么不知羞啊?”那语气里,却是宠溺的意味。

  秋以桐眼一斜,理直气壮地道:“该怕羞的是他们!萧燕惯会用苦肉计笼络人心,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昨天是我师弟的二十岁生日,看来她是把自己的身子当礼物送他了。”

  黄七着实没有想到她一个姑娘家能面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的话,眉头一皱,头微微后仰说:“你这样说,可有些刻薄了!”

  秋以桐抱着双臂,转头顺着竹林间的小路往前走着,笑望着他说:“我也不是认真刻薄他们的。我在春丽院时,母亲那些姐妹的嘴个个都利害得紧,要真是刻薄起人来,能把人直说得钻到地缝里。有一次我亲眼看到一个男的被老鸨说得一张白脸转红,红脸转青,一头冷汗,最后气得回家躺了半个月。”

  黄七走在她身边,笑问:“都说了些什么啊?”

  秋以桐道:“我当时年纪小,老鸨嘴里的词儿尽是新鲜的,我连什么意思也没有听懂,就只顾看那人的脸了。”

  黄七又笑了笑,用平日里那股子“真人不露相”的悠悠口吻道:“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秋以桐道:“我讨厌那个地方,虚言假语、出卖身体、利用柔情……那里有什么我讨厌什么,可是这个萧燕,明明一个金枝玉叶,却样样都学得精。我真的是不讨厌她都难!”

  黄七听她说到“金枝玉叶”想到萧燕竟是燕檀云之女,微一沉吟,又笑道:“你也太偏心了,怎么不说你师弟禁不住美色引诱?”

  秋以桐挑一下眉毛,认真地道:“我师弟可是真心喜欢她的,又已到了这个年纪,会这个样子很正常。”

  黄七见她认真而庄重地说着,不懂得说话委婉,谈到男女之事也不似其它的少女一般又怕又惊,好似是毒蛇猛兽。可这,偏偏又是另一种巨大的诱惑,坦率的叫又心生敬意。他不觉间向他伸出手,又连忙收回拍着竹子道:“萧燕或许也是真心喜欢你师弟,男欢女爱,不就很正常。”

  秋以桐瞥他一眼,很严肃地说:“其实,我也相信萧燕是真心喜欢我师弟,她虽然谎话众多,可是哪一样也没有伤害到我。只是萧燕这人的心太大了,我怕将来……梅若虚已死,她也便为她母亲报了仇,剩下的便是她父亲的仇了……”

  黄七也觉得不寻常,便收敛笑容,问:“在晓晴水阁里,你好像说她居然是……”

  “她是燕檀云之女,骠骑将军萧家的遗腹女。檀云郡主与夫君恩爱非常,又非贪生怕死之人,全家一同赴死,她若不是怀有身孕怎么会逃出去。萧燕曾亲口跟我说,她的仇人不只梅若虚,更有当今皇上梁文肃!”秋以桐说,“所以她也想得到《信义兵书》,再借助兵书的力量对付梁文肃……”

  “这、这、这……”黄七眉头皱起,“这怎么可能!”

  秋以桐道:“在咱们看来,她的计划着实可笑!梁文肃无论怎么样都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好皇帝,对于百姓们来说,会敬若天人的是李勉这样至信至义、纯良无比,又英姿卓然之人。可是真正需要的,还是一个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好皇帝。萧燕有的不过是一颗玲珑心,再聪明也不可能推翻了梁文肃的皇位取而代之。然而她又是受过苦的人,很是知道想要达成目的,需要隐忍与坚持。所以,我相信她至少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闹出当年的萧家的之乱,到时候……”忽然停步一转头,望着黄七,“到时候,她死是不要紧,可是我师弟呢!”

  黄七望着她说:“说来说去,你也只是担心你师弟罢了。”说完一转头,见竹林小径的那头,周潜光与萧燕并肩走来。

  秋以桐也一转头看到,脸上挂上了一丝苦笑,对黄七道:“想来我们刚才的对话,被我师弟听到了……他若是凝神听什么,总是眉头紧锁,一边的牙轻咬,脸庞显得坚毅,倒更有些男子气概。”

  黄七转头细看,见秋以桐的话音落后,周潜光不自觉地抚一下眉头,又摸一下脸,不禁也笑了起来。两个人便对立在那里,直等着两个人走来。

  他们走近,周潜光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忍不住想要挠脸,微微低下头。

  秋以桐眼望着萧燕,萧燕却一抑头,拉着她就走。走了许久,直走进一个湖心亭里。萧燕先在亭子里随意走几步,往四周看一看,欣赏美景一般的闲适。

  她一头长发未干,只用一根簪子松挽起来,露着修长的脖颈,脸上粉黛未施,面色白皙中透着一点青,好似美玉。她转够了圈儿,微微转头敛着下巴望着秋以桐。她的眉目叫人想到画中的工笔仕女,薄唇上挂着一丝笑,又美又媚,果然似出水的红莲,美艳中透着清净,令人观之不足。

  秋以桐盯着她的眼光像是要穿透她的衣服,笑吟吟地道:“你还真是‘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从水里钻出来的那一幕,真真是‘芙蕖出绿波’……”

  萧燕微微点着头,笑道:“你的《洛神赋》背得还真挺好。”

  秋以桐也回之一笑,道:“从前在春丽院里,我娘亲也曾请先生来教我读书写字,只不过那些清高的文士人不肯屈就,我也就只是识些字而已。后为拜入师门,师弟与他爹爹都通文墨,这一篇还是我师弟一句句教我的。”

  萧燕走近一步,眼里带着一丝好奇,笑吟吟地说:“他或许是想用这些句子夸你的美貌,只可惜啊,你再‘瑰姿艳逸’也是别人的了。我是真的很想知道,黄七面幕遮映下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使人觉得你与她在一起是明珠错付?”语气里满是惋惜与疑惑。

  秋以桐看了她这表情就讨厌,头一扭不再说闲话,冷冷地道:“我要带我娘亲离开!”

  萧燕笑了两声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凭什么!”秋以桐仰起下巴,语气狠狠地。

  萧燕冷笑道:“你要带秋玉纹走,那必然会带走我为她治伤疤的药方、药材等等。原本我留秋玉纹在身边是想要隐藏我的身份,可是昨日你在晓晴水阁竟当众将我的身份说了出来,你以来我会善罢甘休?”

  秋以桐冷声道:“你恨我来找我报仇便是,你敢对我娘亲怎么,连我师弟都不会放过你的!”

  萧燕眨一下美眸,一脸不解地道:“我怎么可能对她不好?我们现在都住在寒梅山庄,都在周师弟的眼皮子低下,我要让他知道我有多大度,多么不计前嫌。我赵师姐,因为你和黄七死了,我派中的《玄清剑谱》也因为你而失去了,可是我还是对你娘亲好……不为别的,只因为你的娘亲与我娘亲长得相像。你若是强要带走秋玉纹,我必然会涕泪涟涟,所有的伤痛与麻烦留给自己,巴巴地找来所有治秋玉纹的药,成全你的所有好心。如此一来,周师弟就会更怜惜我,可是对你呢……”说着时,她眼神里又哀怨,又伤神。

  秋以桐一腔怒火,盯着她道:“你这样做到底想怎样?”

  萧燕眉眼如画,神色间带着些无辜,轻声道:“当然是为了挑拨你与周师弟的关系了。我怎么可能让我未来的丈夫,心里还想着别的女子。”

  “他是我师弟!”

  “可他对你的感情,不只是师姐弟……”

  “所以呢?”

  萧燕理一理袖子,转过身子悠闲地踱几步,望着湖水道:“秋以桐,我们宛似宿命中的敌人,对你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你娘亲,一个是周师弟。我要你,一一失去……”

  秋以桐伸手扳在她肩上,强迫她转过身子,狠狠地盯着她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无论你怎么挑拨,我师弟就是我师弟,我娘亲就是我娘亲,不要徒劳无功了!我师弟与你已经两情相悦,你只要好好对他,我绝不可能是你们的威胁,把我娘亲还我,我就可以试着接受你。”

  萧燕冷冷地道:“不要说得这一切好似都是你给我的!你若是非要带走你娘亲,那我一定让你从此与你师弟反目!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秋以桐忍着,舒一口气,威胁道:“那我可以把他们一起带走!你再放肆,我也可以让我师弟从此与你反目!”

  萧燕有恃无恐,轻轻一笑道:“原本周师弟心里可以只是你一个人,你只要在他想亲你时候,轻轻闭上眼睛;想要你时,露出一个羞涩的笑。他原本最爱的人是你,目前也还是你,你有他的心,只要肯再付出身体……”秋以桐牙一咬,一掌便要落下。萧燕手腕一转,抓住了她的手腕,“我原本是想先聚集力量,隐秘身份,再图大事!好容易笼络了整个清波派,又有了你娘这个保护,可是因为你,我师姐不仅被杀,还使清波派都即将处在朝廷的通缉之下。一样都是被通缉的结果,别人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有什么关系!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你坏了我的大事,我绝对要你一一偿还!”

  秋以桐在她的眼神之下,怕得心里一抖……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