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一章:媚于语言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15

  秋以桐皱眉道:“我本以为,你至少对我师弟的心是真的。原来,这也不过是想让我痛苦。你付出自己的身体,就只是为了用美色诱惑他。你跟青楼女子有什么分别!”

  萧燕道:“我爱上周师弟在恨你之前,当时的我只觉得你厌恶我,怕因为你,你师弟不爱我。到此时,我才是真正恨上了你,想让你失去一切。可是,我对周师弟的心,从始至终都是真的!”

  秋以桐冷笑道:“从谎言里生出的,岂有真心!”

  萧燕微微一笑,“有一天你便会明白,谎言之中,亦有真爱。”

  秋以桐道:“胡说些什么!我告诉你,你随便怎样我都要带我娘亲走!”

  萧燕微微一笑,扶一扶挽发的簪子道:“我不敢拦你,只好委屈无限地送你们离开了……”

  秋以桐却深知,她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大肆挑拨自己与师弟的关系。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先走一步算一步,警告道:“萧燕,总有一天,你的谎言会被拆穿的,我师弟认清了你的真面目,便再也不会理你。”

  “如果会有那么一天,你早就劝动你师弟不再与我来往了,何必等到此时。”

  秋以桐无话可说,因为她想到之前,无论怎么跟师弟说萧燕的奸计,师弟对萧燕的做法总有自己的解释。萧燕“媚于语言”,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把黑的颠倒成白的,而是把黑与白混在一起,更偏向于黑还是白,但凭看客的眼光。她愤愤地道:“你这种满嘴谎话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总有一天,你会受到惩罚!”然后转头欲走。

  萧燕站在亭子中央,望着她的背影道:“秋以桐,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爱的人一直在骗你,你会怎么做?”萧燕可没有忘记昨晚她与周潜光缠绵之前,他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秋以桐止步,只想到她对人的欺骗,微转过头,毫不客气地说:“我会一剑杀了‘他’!”她只把这个“他”,当成萧燕。

  萧燕“哼哼”笑了两声,朗声道:“你最好说到做到!”

  秋以桐不想理会她,可是站在那里却也犹豫起来,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带自己的娘亲走。正在犹豫时,忽听有人响亮而惊喜地喊:“快去叫周师兄,我哥有知觉了!”这是梅济棠的声音,难道是被“铁面”灭口不成,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梅士元醒了过来?

  秋以桐便快步循声走过去,碰到人问明白梅士元住着的房间,便急步过去。走到门口,便见周潜光率先走了进去,黄七跟在后面,她与黄七互望一眼,随后便进去。

  周潜光来到梅士元床边,略微看了一眼,便吩咐人取参汤来。萧燕也刚进去,听到这句话,急忙转身一叠声儿吩咐。秋以桐心里冷笑,知道她只要在周潜光面前,便是无比贤良的样子。

  梅士元像是在水中挣扎着的人,虽然无力,手却也极力乱舞着,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梅济棠原本一直在梅士元的病榻旁照顾,好容易见大哥有了知觉,唤来了周潜光后,便急忙去容欣房里叫她过来。此时,梅士元身边唯有周潜光、秋以桐、黄七与萧燕。周潜光便抓住他的手,柔声道:“梅师兄,我是小周……”

  梅士元嘴里一直张合着,仿佛有话要说。等了一会儿,梅济棠扶着容欣已急匆匆地进来了,冲到梅士元的病榻旁,冲着他一叠声儿地喊。侍女取来了参汤,萧燕忙接了过来,请容欣与梅济棠让一让,不要太着急,将汤碗递给周潜光。周潜光便给梅士元喂下,梅士元像是渴急的人,一口口地喝了。又闭目一会,像是蓄积力量,然后睁开了眼睛,倒颇有一点神彩。

  他看见周潜光便说:“小周,对不住了……那天绑了你,也是无奈……”虽然这话说得有气无力,却也能叫人听得清楚。众人便都不敢出声儿,侧着耳朵听。

  周潜光略一想,便问:“那天我是问梅师兄你要了一套女装?”

  “是……这几天,我虽然昏迷着,可是……可是心底却是明了的,发生了什么事,都是知道的……”他又闭一会儿眼睛,摇一摇头,显得无奈而悲伤,“不想,我爹爹竟在无意中……无意中违背了师爷爷的意思,哎……我爹爹敬师爷爷若神,想必泉下也是不安的……”

  容欣见他伤得如此,还一心为梅若虚着想,心疼得道:“士元啊,事情已然如此,你也不要难过了!”

  梅士元摇摇头,又像是在积蓄力量,而后眼望着周潜光说:“小周……小周……还有你师姐,叫……”

  秋以桐本来与黄七都站在床头位置,听到这话,连忙走到床尾梅士元视线能到的方位,说:“梅师兄,我在!”

  梅士元微微点一下头,便道:“我爹是有不对之处……这几天我一直想要醒过来,可是……哎,我有话说啊!我在‘铁面’中,虽然时间未久,却一直在暗地调查……我刚查到一点内幕,还未告诉人去,便……”

  周潜光看他说话十分辛苦,心有不忍,便道:“梅师兄,‘铁面’的事,我们已然知道了!”

  他瞪着眼,努力地说:“‘铁面’主人……兰陵王……脸……见不得人!”最后几个字,是他用尽了最后力气喊出来的。话说完,他头直往上抬着,脖子僵直又痛红,直红到脸上去,脸上的神情也十分可怖。

  周潜光看他这个样子,吓得一愣,随后一把脉,眼望着众人,呆呆地说:“他……中毒了……”

  梅济棠本来以为大哥已经要活了过来,听到这话,连忙去试梅士元的鼻息,发现大哥的身子都僵直了,竟完全气绝!又惊又怒,拿眼扫着惊异的众人,又悲又怒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中毒了!”

  容欣一听此语,过去摸摸梅士元的身子,便“哇”地一声儿哭了起来。梅济棠岂肯放过,眼望着众人道:“我大哥怎么会中毒的,刚才吃过什么……参汤!谁端的参汤!”

  那端来参汤的侍女便吓得跪下道:“我……我……可是,不会的,不是我……”

  秋以桐眼望着萧燕道:“参汤是她端过来的,又被萧掌门急匆匆地接了过去。”

  梅济棠怒视着萧燕,咬牙道:“我就知道是你!害死了我爹,你还不足!”

  萧燕瞪了秋以桐一眼,蹙眉道:“梅掌门虽然有错,可也已自刎谢罪,我与梅大公子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害他!肯定不是参汤的问题。”

  周潜光朗朗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威严道:“都先别吵!拿银针过来……”

  梅济棠瞪了众人一眼,去取了数枚银针。周潜光接过去,在梅济棠的口腔里试了一试,银针并未发黑,举着给众人看着道:“梅师兄刚喝过参汤,口中还有残留,假若是参汤的问题,银针岂有不发黑之理?”不等众人回答,又试向梅济棠的咽喉,一步步向下,直到梅士元的脖子处银针才发黑。微微一愣,细细地检查梅士元的脖子,果然在脖子左侧发现一个针眼。脸上一凛,头抬起如豹子一般迅猛又果断,直盯着黄七道:“果然是你!”

  “你说什么?”秋以桐蹙眉问。

  周潜光站了起来,直指着黄七道:“是你,是你用毒针刺他,叫他中毒而死!”

  黄七道:“你胡说些什么?”

  周潜光道:“你正站梅师兄的头旁,肯定是你趁着我们只顾听梅师兄说话,悄悄射的毒针!”

  “荒唐!我站在这里有什么错?况且,我与他不过初次见面,无怨无仇,为什么要下毒害他?”

  周潜光冷冷一笑,沉声道:“因为,你才是‘铁面’的主人,你见梅师兄要说出你的秘密,便要杀他灭口……”

  黄七只听到他说自己才是“铁面”的主人,便哈哈大笑起来,说:“周师弟,你怎么会以为我是‘铁面’的主人?”

  秋以桐亦沉下脸来,望着周潜光说:“‘铁面’的主人明明就是梁岚璋!”

  周潜光却是胸有成竹,直指着黄七道:“你以为,你杀了梅士元,你的秘密就能被掩盖了吗?梅师兄断气之前,还是说出了‘脸见不得人’。你敢不敢将你脸上的面幕拿下来,让我们看一看。”黄七手一抚脸,不禁后退几岁,周潜光“哼哼”冷笑两声,“怎么,不敢了吧!”

  秋以桐知道黄七最怕别人提到他的脸,便挡在黄七身前,眼望着周潜光道:“可是梅师兄也说了‘兰陵王’。师弟你通今博古,不可能不知道兰陵王高长恭,因为面相太过柔美,自觉不足以震慑敌人,便戴上狰狞的面具上阵杀敌。梅师兄提到他,难道不是想说‘铁面’的主人面相阴柔,自觉见不得人,便命手下人戴上黑铁面具?而梁岚璋,恰恰就生了一张女相的脸!”

  周潜光一时语塞。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