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二章:弱冠卓荦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16

  萧燕冷冷一笑,缓缓向秋以桐与黄七走去,慢启朱唇道:“可是,我们也只能看到黄公子的一对眉眼,谁知道面幕遮掩着的是不是白肤红唇,比秋姑娘还娇艳上十分?”

  秋以桐望着她冷声道:“你不要太放肆了!”

  萧燕轻轻一笑,在他们身边悠然徘徊着道:“昨晚周师弟跟我说他对黄公子的那些怀疑时,我还觉得他是因为吃醋,现在再看……果然啊!”她忽然一转头死死盯着他们,秀丽的双眉与魅惑的眼睛都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梁岚璋若真的爱你,还会要用催情药助情吗……”

  这件不堪的事,又一次被人提起,秋以桐看萧燕的神情便知她是有意要她再受羞辱,毫不犹豫地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令她说不出话来。萧燕也不还手,只是无力地惊呼一声,周潜光便连忙抢步上去,迫使秋以桐放手。

  萧燕躲在周潜光身边,偷眼望着秋以桐一脸得意的笑,继续说:“黄公子,如果是你,秋姑娘乖乖地躺在你身边……”

  “你到底想说什么!”秋以桐喝道。

  萧燕便道:“不过是想确认黄公子身上存在的疑点。晓晴水阁中,白心让将试情丹当成解药给了黄公子,为什么还要提醒一句?”

  “那叫什么提醒!”

  萧燕道:“秋姑娘你想都没有回想一下,就这样反驳,足见你对他的袒护之情。废话不多说,黄公子,如果不是你用的毒针,敢不敢让我们搜你的身啊?”

  秋以桐剑一样的目光盯在萧燕身上道:“凭什么?”

  周潜光盯着秋以桐看了一会儿,而后道:“师姐,这个人的确太可疑了。在晓晴水阁里,白心让每次看他的眼神都好似在请示上峰一般。我知道,这些也可能都是我的错觉,没有切实的证据,我不敢多说什么。所以此时,我只要求黄七将袖子卷起来,让我看看他手臂上有没有伤疤。娘亲临去时,特意提醒我们她抓伤了凶手的手臂,这是她留给我们的讯息,下手怎么可能会轻呢?伤疤也一定会很重,即使小心用良药,那些伤痕也不可能在几个月内就完全不见踪影。黄七,你只需将你袖子卷起来……”

  秋以桐转头,用询问的目光望着黄七。黄七摇着头,断断续续地说:“大火,烧得我……不行,不行……”

  周潜光冷笑起来,道:“你是想说,大火烧得你的手臂也伤痕累累,见不得人吗?可是,你可知,陷身于大火之人,却多半是未被烧死的,就先被烟呛死。大火若烧坏了容貌,对于嗓音岂无伤害?你听一听,我师姐娘亲的声音……同样历经一场大火,你为何还能够有金玉一般的声音?”

  黄七顿时一愣,再不敢将目光投向秋以桐。

  周潜光冷哼一声继续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便说是一场大火使你的脸见不得人。当时我就知道你在说谎,不过你是师姐、我、陈广生的救命恩人,你既不希望我们不要强问,我便没有多说什么。我本以为,你其实是得了什么病,便皮肤不好起来,手上也总是戴着手套,可是你偏偏要坚持说是大火所致……”

  黄七微微低头,额上一层冷汗。秋以桐看到他这幅样子,心里也顿时发起凉来,望着他,用低低的声音问:“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语气里带着点祈求,若是难言之隐,那么好了。

  黄七抬头望她一眼,许久又望向周潜光,冷声道:“我太大意了……”

  萧燕冷笑一下,秋以桐顿时混身冰冷,紧盯着他问:“你什么意思?”

  周潜光也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快承认,提着一口气防备。可是黄七突然上前一步,扶着秋以桐的双肩道:“我会给你一个解释!”而后众人便只见人影闪动,黄七已抢步出门。待众人回过神来,黄七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萧燕与周潜光对望一眼,只觉得一股冷气从后背直冲到脑后。“这轻功……这轻功,比白心让还好上五成吧?”萧燕惶恐地问,因为她想到,这个人若真是“铁面”的主人,那么他曾指示白心让杀她。他本人是这样高强的武功,再想要杀她,岂不是易如反掌?

  周潜光回望秋以桐。她脸上怔怔地,直望着一架蔷薇出神。梅济棠四处跑着也不见黄七的踪影,便转回来恶狠狠地对秋以桐道:“是你,就是因为你引狼入室才使我哥惨死!”

  秋以桐怔怔地说:“他本来也活不长……”

  容欣还在房里痛哭,梅济棠听了这话怒从心头起,喊着“我要杀了你!”便打了过去。周潜光连忙抢步上去,将他死死抱住。梅济棠道:“周师哥,是她害死了我哥啊!”

  周潜光道:“不是师姐,是黄七暗自射的毒针,我们都没有防备。”

  秋以桐冷冷转眸,望着他们道:“未必就是他。”

  周潜光道:“不是他,为何不敢留下来好好解释?”

  秋以桐眼望着前方,痴痴地道:“他有难言之隐……”

  萧燕冷声笑起来,道:“秋以桐,你方才还说,若是发现你爱的人一直在骗你,一定会一剑杀了他。怎么,你要食言了吗?”

  秋以桐双望向周潜光,见他正用怜悯的目光望着自己,便用很轻的声音说:“我相信不是他……他说了会给我一个解释……”然后,她便转过头,一步步地往山庄外走,大脑一片空白。

  走上山道,被煦暖的风吹了不知多久,终于有一些记忆涌进脑海。她蓦然之间停下脚步,转头回望寒梅山庄,想到她曾与萧燕站在这里说话,周潜光站在山庄大门口,距离固然极远,可是他竟完全听不到她们说些什么,现在想想倒在意料之外。现在他仿佛更加耳聪目明,是因为长大了吗?

  她一直都知道她师弟是个极聪明的人,所谓“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文史一面更胜于武学。他能注意到别人忽略的,可是他所说的一切,就都是真的吗?

  她想到与黄七在桐花林里初见,在南山山崖上他突然伸手,牵往兰华剑的锁链,将她拉了上去。然后,在天香楼里,他又从天而降,身上是深埋在泥土的树根的味道。她正在窘迫间,闻到这味道一抬起头便迎上了他那双幽深温柔的眼睛,目光恍若石上流过的清水。他望着她说:“我脸很难看,我不能让别人看到,你也不许看,好吗?”声音低而缓,像是呜咽在月光下洞箫,她便在这声音与泥土树根的味道中闭上了眼睛……

  然后,便是她终身也不可能忘记的亲吻。黄七脱下黑色外裳抛向空中,黑裳落下,秋以桐觉得有柔而凉的唇在亲吻自己,像是清明时节的纷纷雨;有一双手臂环绕着自己,有力却温柔,像是杨柳之岸那令人陶醉的暖暖风……那亲吻温柔而绵密地落在自己的脸颊、鼻尖、额头,然后又缠绵在自己的嘴唇。她只觉得蒙在他们身上的衣衫,变成了蝴蝶,飞得到底都是……

  她缓缓下行,禁不住抚向自己的嘴唇,一阵又一阵的心悸。她想,就是在那一刻,她不可阻止地爱上了他,可是他呢?

  一直在撒着一个弥天大谎吗!

  她突然止步,咬着下唇,仰望苍天大声唤:“黄七!你给我出来!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茫然着,泪水像是不期而遇的洪流,逆流而上,冲进她的眼中,又如瀑布一般的落下,“难道真的是你……不要啊……为什么啊……”她只觉得头晕,身体往下坠去,面前是数不尽的蜿蜒向下的台阶。她想就这样滚落下去,必然能够到达另一个世界,与今生的痛苦纠缠一刀两断!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