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三章:昔年大火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17

  可是突然,一对有力的手紧扶住她的双臂,阻止了她的下落。

  秋以桐扭过头,看到的是周潜光那双目光温良的宛似水中色黑鹅卵石的眼睛。秋以桐受不了他目光里的怜悯,突然一发狠,要挣脱出去,却只扯破了他根本没来得及穿得整齐的上衣。周潜光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仿佛过了二十岁生辰,他便真长成男子汉了一样。秋以桐冷笑:“放开我……”

  周潜光冷静而无奈地说:“那你可以保证,不让自己摔下去吗?”

  秋以桐咬着牙,狠力推开他,同时施展轻功,终于在台阶上站稳了,便用得意的眼光望着他。她没发觉,这时的她稚气之极。

  周潜光一脸的无奈,又走下几步,望着她道:“就算他是,师姐也不必如此……不值得!”

  “不值得什么?他不值得我爱,还是我爱的人在骗我,是我的仇人这样的事不值得我难过?”她满含怨气地质问——仅仅是质问,无关于对象的质问。

  周潜光就像看着自己不懂事的妹妹,宽容而心疼,“师姐,你还有我……”

  秋以桐呆望他半晌,望着他若隐若现的胸膛,想到在水中与萧燕嬉戏的他,又看到他望着自己她时无比疼惜的目光,冷笑道:“可是,萧燕说她会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她在你面前娇滴滴、怯生生的,你疼她还不及,怎么会信我的话。”

  周潜光微蹙着眉头,目光温柔而诚恳地道:“我知道她是怎样的人,她面对你,面对我完全是两个样子。可是我知道,面对我时才是真正的她。她自小生活不易,受过太多苦楚,我能够理解。我原本希望师姐也可以接受她……”

  “不可能!”

  周潜光愣了一会儿,头微微垂下,又直视着秋以桐道:“可是,我最爱的人依然是师姐你……”

  秋以桐冷笑几声,“你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很无耻吗?”

  “我也喜欢青禾……初见她,我便从心底珍惜她这样的女子,就像初见郭姑娘,对她的珍惜一样。她们或者聪明过人,或纯净如水,也值得他人珍惜。可是,好像我和青禾的缘分更深一些……”

  秋以桐根本无言又对,只得冷冷地笑了几声,转身欲走。周潜光又叫住她,秋以桐甩过头,看到他那不忍又欲又止地神情,便道:“假如黄七真是杀师傅的凶手,我绝不会心慈手软!即使我杀了他,世上再无他这个人,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你还记得我们的‘一心之约’吗?我绝不会爱上一个,见一个爱一个,诸多舍不得、放不下,狠不下心的男人!”她想,自己的话会不会太狠了些?

  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施展轻功拼命地往前去,好似身后有追兵。不知不觉间,竟又回到南山家中。空无一人的房子,山林之中也不见人影。秋以桐想到李敬可能是匈奴人,接近郭茜痕与陈广生也是有目的,此时人都已不在,会发生什么?不敢多想,连忙去找。

  一个大高个子,一个长着吊梢三角眼,艳丽无比的娇小姑娘,再加上一个外貌英伟,颇有大侠之风的男子,见过的人肯定不会忘记。秋以桐在种种指引之下,竟又来到天香楼。

  这个历经百年的豪华酒楼,再次面对可能被砸的命运。

  皇家隔一断时间就要重新挑选供给香料等物的皇商,两队同样来自江南向京城而去的商队会相遇很正常,都选择在凤尾城最有资历的酒楼下榻更是正常。至于互相看不惯,发生口角也是在情理之中。造成的结果就是,一个身长直逼陈广生,长着一双凤目,着湖蓝色绸衫的年轻公子,正用手指着一个着蓝灰色绸衫的老者道:“你们就算是上京,也肯定选不上!我瞧见你这贼眉鼠眼的样子,心里就不痛快,难怪你儿子也是个残疾!”围观的人挤了一堆,秋以桐也挤了进去。

  年轻人说的话太狠,那中年男子还未来得及说话,一个身材瘦弱,面色苍白的男子已抢先出来。他不甘受辱,待要骂回去,先是一阵咳嗽,嗓子里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

  秋以桐替他难受,只盼他能赶快说出来,于是便往他脸上多瞧了两眼,然后……然后他便想起了一个人……她突然闯进人群,不由分说一脚将那宝蓝色绸衫的老者踩在脚下。那病者见此情形,咳得更利害了。湖蓝绸衫的年轻人虽然正和这人吵架,见秋以桐出脚狠辣,不满地道:“姑娘,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不用别人帮忙!”

  秋以桐哪里管他,只怒视着老者,见他还一脸狐疑且惊诧地望着自己,便脚下加重力道,直踩得他面色通红。病者伸手要拉开秋以桐,秋以桐手只一甩,他便后退几步,跌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如此一来,更是热闹,看客又多围了一圈。

  湖蓝绸衫的年轻人见这个突然闯出的姑娘武功很是不弱,对病者也一样下手,十分不快,便要过去揪住她。突然传来郭茜痕那黄鹂一般的惊呼声,“呀,那是秋姐姐啊,三哥,你敢打我秋姐姐!”

  紧接着,就又是陈广生的声音道:“果然是秋姑娘,怎么回事?”

  又一个比较老的声音道:“这是怎么的了?快快快……”然后便听到三人急促地下楼来。郭茜痕的三哥听了妹妹的声音,连忙住手,转头询问起来。

  那个老者,几乎被秋以桐踩得吐血,有气无力地说:“女侠……女侠,在下几时得罪过女侠……”

  秋以桐俯下身,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起,冷声问:“你可还记得秋玉纹!”

  那中年人原本通红的脸瞬间苍白若纸,“你是,你是,是她女儿……”

  “你既知道她有个女儿,就不该那样对她!因为,你要她受的苦,我会加倍偿还!”

  那中年人听到这里,竟不再惊恐害怕,沉起脸上隐着怒火,一指那个病者道:“都是因为她我儿子杨洪成了这副样子,我赎她到家中让她照顾他,有什么不对!若不是她对洪儿太无情,洪儿也不至于想不开,匕首刺向胸口,刺伤了肺,虽然还有性命在,却一直病着!他本是一个大有前途的少年,就因为她全毁了。她造的孽,就不该偿还吗?”他边说着,边趁秋以桐分神,挣脱出去。

  秋以桐确实觉得娘亲对杨洪柔情诱惑在先,冷言嘲笑在后,致使杨洪伤心自尽,造下一段孽。微一愣又说:“可是无论如何,你也不该放一场大火烧得她面目尽毁……”

  杨父跌足道:“那场火不是我放的!”他自己对那一场大火,也是记忆犹新,“我们洪儿虽然被她害惨了,可是仍然对她心存爱慕。我赎她回去后,是想着每日打骂以解心头之恨,可是洪儿怎么肯啊!不过叫她尽心照顾洪儿,我心情不好时,当然也曾打骂,可是终究也没有怎么过份。那场火,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火熄灭后,我们也是一直找她,可是并不见人影,还想着是她放了一场大火,趁机逃走了……”

  “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杨爷不耐烦道,“那火不是我有意放的,拿火烧她也非本意。我就算有此意,杨洪也是不答应的!”

  秋以桐楞楞地将目光转向杨洪,杨洪终于咳嗽完了,喘着气点点头说:“她……还活着……还好吗?”

  秋以桐年少时最恐怖的记忆莫过于目睹杨洪自尽。他知道秋以桐是秋玉纹的女儿,来到她面前哭诉。秋以桐根本没注意听他说什么,只觉得他烦人,想要甩掉他。可是那时的她实实在在是一个小姑娘,没有如今的神威。杨洪自顾自地说一会儿,放开了秋以桐,跪在地上痛哭起来。秋以桐好容易摆脱了他,看到他哭得实得痛,想要离开又心有忍心。然后,她便看到他拿出一把匕首,直刺心窝……

  鲜血涌出,染红了他的衣服,秋以桐怕得大叫起来,引来人救他。秋玉纹过来看到,却是一脸嫌恶,把秋以桐抱在怀里,遮着不要她看,道:“真是的,好好的去哪儿死不好,在这里吓着了我们桐儿,桐儿不怕……”

  她对当时他的模样记忆深刻,事隔十多年,她也一眼认出已近而立之年的杨洪。那时她多么同情杨洪,爱上谁不好,偏偏爱上了她的娘亲。再见娘亲,知道她为自己做出的牺牲,知道为她赎身之人的身份与目的,便将杨父恨之入骨。可是此时,杨父竟告诉她,将她娘亲烧得遍体鳞伤的大火,与他无关?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