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七章:一场误会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21

  “噗”的一声,郭茜痕无遮无拦地笑了出来,直拍着桌子笑话风不殆。陈广生早被秋以桐的外貌骗过,对风不殆很是理解。郭家人顾念着风不殆神医的面子,都在暗笑。郭则鸣则小声跟郭承文说:“这人……不会是江湖骗子吧……”

  郭承文便道:“骗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教给茜痕那样高的轻功?”郭则鸣一想也是,便点了点头。

  风不殆也是一脸尴尬,随后“呵呵”笑着说:“原来如此,不过秋姑娘仿佛在练一套内功,体内总有一股寒凉之气,定然要好生调养啊!”

  秋以桐知道是“幽兰剑法”所致,点头道:“风前辈说得是,眼下还请前辈千万帮忙。”

  风不殆道:“老夫说过,秋姑娘但有吩咐,老夫莫敢不从。不过,什么事情都要吃过饭再说。”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桌子上的食物,盛碗粥说“五谷为养”;拿块栗子糕说“五果为助”;夹一块肉说“五畜为益”……”

  秋以桐一脸无奈,拿筷子夹了青菜道:“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

  风不殆听了满脸堆笑道:“原来秋姑娘也颇医理啊!”

  秋以桐心想,这人一看就是受了郭茜痕的影响,管他什么大事,都闹得玩乐一般。她便说:“这是《素问》里的句子。我刚入师门时字都没认全。我师弟那时已通读文史,我请他教我,他便拿这本书叫我念。”

  “哦,你师弟……”

  说到周潜光,秋以桐心里又烦又伤,一句“别提他!”将风不殆的话打断了。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心想明明是秋以桐先说到她师弟。郭茜痕一吐舌头,晃着脑袋表示,她秋姐姐就是了不起。

  吃完饭后,郭老爷、郭大哥、郭二哥起程继续进京,一番告别、嘱咐之后,终于马车走远,留下的人松了一口气。秋以桐在无形之中,成了领袖,她也无心客气,直接说:“现在,我们快去青园。”

  梁岚璋是在五月十七这天早上被黄七打得昏死过去,而今天才五月十九。真令人难以想像,两天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前,梁岚璋是秋以桐的仇敌,黄七救了她离开,而现在黄七成了她的仇人,梁岚璋不过一个被人冤枉的可怜虫。

  傅展图更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听人通报说有个蒙面的俊俏公子想要见他,就猜到是秋以桐。他命人请进来,先看到秋以桐,见她还是黑衫子蒙面的打扮,扯她的面巾道:“你蒙面还上瘾了,带着这个劳什子有什么好?”

  秋以桐甩头躲开他的手,自己掉下面巾道:“我正在练习伪装你,好等到哪天办点什么坏事,嫁祸到你头上。”

  傅展图抱起双臂笑着道:“你说话比王远那臭小子还叫人不痛快。”

  秋以桐走近他道:“那个长着小圆脸,喜欢漂亮男人,一身公子哥脾气的王远,可带不来风不殆这等名医。”说着拍两下手,郭茜痕、陈广生、郭承文、郭则鸣还有风不殆便进来了。

  傅展图望众人一眼,见郭承文潇洒、郭则鸣俊逸,便笑向秋以桐道:“你果然是倾国倾城,这两位难道是……”

  秋以桐打断道:“他们是这位郭小姑娘的三哥与四哥,别废话了,快带我去见梁岚璋。”

  傅展图便带着他们来到那一座前面种合欢,后面种蔷薇的房子前。夏季的合欢,细碎的复叶如鸟羽,在地上投下一片荫影,透进的清晨阳光也显得温柔。风吹着,有轻微的“沙沙”声,宁静而安详。

  门口守着不少人,被傅展图赶到合欢林之后,带着众人进去,又将里面守着的人赶出去。一行人进去,那俊雅的房间有些不堪重负的感觉,雕空的木架都显得单薄。秋以桐便向郭茜痕等人道:“你们也都出去吧,这里有我与风前辈便好。”郭茜痕张张小嘴要反对,秋以桐抢先一步说:“替我们在外面守着,此事事关重大!”郭茜痕自觉也算是被“重用”,便与陈广生、郭承文、郭则鸣一起出去了。

  傅展图引着秋以桐与风不殆进入梁岚璋卧室,秋以桐看到那张床,想到前天早上发生的事,用“恍若隔世”形容还显得单薄。她咬一下牙后向风不殆道:“他是五皇子景云王梁岚璋,我本怀疑‘铁面’幕后主使是他,而后查明,他可能就只是个脓包混蛋,被人嫁祸而不自知。有一些事,想来跟他求证。”

  风不殆便点一点头,过去查看一番道:“他被一个内力极高的人点中命门穴,救醒是不难,想要全愈,便需要一个内功更加高强之人为他打通筋脉。”

  “那么风前辈……”

  风不殆一伸手,苦笑着摇摇头道:“老夫原本的功力是没问题,可是因练‘齐物神功’走火入魔,导致神智失常。本来,老夫自认为是罪有应得,不准备治好。可是茜痕再三劝说,这才闭关一段时间治好自己的病。可是若要治好,需得将‘齐物神功’的功力全部散尽,当然我是跟茜痕说重新修练。因此,老夫此时只有原来的三成功力。”

  “这么说,你也治不好王爷?”傅展图道,“最好的情况,王爷可以恢复到什么状态?”

  “神智清明,四肢却不能用。”

  “那就够了,请前辈医治。”秋以桐道。

  风不殆点点头,要来银针,给梁岚璋扎了几针后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拔开塞子放到梁岚璋鼻子旁。过了一会儿,便听到梁岚璋“啊”地一声舒了一口气,好似从恶梦中醒来。风不殆便收起瓶子,退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秋以桐站在床边,拿着他完全清醒。

  过了一会儿,梁岚璋挤一下眼缓缓睁开。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出现了秋以桐,竟暧昧地笑起来,“秋姑娘……没想到咱们还是……”

  傅展图一皱眉望着秋以桐,用眼神对她说:“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秋以桐明白梁岚璋根本不记得自己被人打得昏死的事,只记得昏死之前,对秋以桐做的那些,便在他床边坐下。他还对她笑吟吟的,仿佛在回味刚吃过的甜点。秋以桐心下着恼,便重重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梁岚璋还想要用手摸摸脸,可是手却动不了。他还没有想到发生了什么事,便摇了摇头道:“对不住了秋姑娘,本王本来也想以礼相待,可是小白一片好意,好似给本王吃了……”

  “春\药?”秋以桐原本最恨人提到这档子事,原来自己说出来是被寒冷冰得麻木的感觉。她俯下身,手撑在梁岚璋头旁,直视着他含笑道:“为什么不抱抱我……”

  这对于梁岚璋实在是意外之喜,便要伸手,才发现动不了,初时还能镇定自己若,尴尬地对秋以桐笑一笑。努力地抬了几下手臂,才终于相信自己的四肢是失去知觉了,觉察到不妙,满额的冷汗,眼神瞬间又冷又狠道:“秋姑娘,你不必如此吧!”

  秋以桐冷笑道:“你以为是我害得你如此?”

  “除了你,还会有谁!”

  秋以桐直起身子,冷冷地望着他道:“原本你是真的很蠢!你好好想想,你是怎么昏过去的?”

  梁岚璋盯着秋以桐看了一会儿,冷静下来闭上眼睛,猛然睁开了道:“有人从背后……”

  秋以桐点点头道:“你总算完全清醒过来了,白心让跟我说,你是‘铁面’的主人。是,还是不是?”

  梁岚璋皱着眉,半晌道:“是。”

  傅展图忙道:“王爷,你怎么还犯糊涂!”

  傅展图站在梁岚璋视线所不及的位置,他原本不知道傅展图也在,倒了吓了一跳道:“小傅,你什么意思?”

  傅展图道:“王爷明明是在白心让的蛊惑之下才开始寻找《信义兵书》的,之前也根本不知道‘铁面’,是白心让给了王爷令牌,对不对?”

  梁岚璋还是很奇怪,于是道:“是这样啊!本王原本就不想管什么劳什子兵书,白心让投靠本王,本王见他也是个人物,那便留下。偶尔说起,虽是王爷世事也不能尽随心意,他便道,想要让世事尽随心意,那得登上帝位。哎……狗屁帝位!不过,讨父皇欢心也是要的,白心让便道,父皇想收复匈奴,若能得到《信义兵书》献给父皇,本王便是第一大功臣!”

  “所以,你叫白心让与傅展图抬着黄金去寒梅山庄?白心让居然肯?”

  “他啊,他不肯,还跟本王好一通啰嗦,说是不能太招人眼。但是本王就是觉得找一本书有什么麻烦的,觉得梅若虚是江湖中人,他也是,强要他去,他倒是想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秋以桐又问:“你有一位沈姓王妃,到底是什么人?”

  梁岚璋听她语气强硬,知道她大约知道了什么,便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说就是了!”

  “她……她是本王在江南在青楼里坐了几天,然后就……”

  “妓女?”

  梁岚璋“哎”了一声儿,道:“对,本王知道要将一个妓女带回王府得惹人啰嗦,便跟人说,她们家是做生意的,良家女子。”

  “原来这只是一场误会……”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