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章:颠倒黑白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23

  秋以桐刚查到放火将她娘亲烧伤的人可能是萧燕时,觉得如此大仇不得不报,就算到时候有一百个周潜光挡在萧燕前面,她也要杀了她!可是当她带着人见到周潜光时,心一下子就软了。

  他们气势汹汹地一群人在前面的大厅里静等,周潜光匆忙而至。他正为寒梅剑派的事务以及梅士元的丧事所累,那张本显圆润的窄脸瘦削了一些,双目之中也少了一些水润。秋以桐想,他是太累了,他何曾遇到过这样纠结不清的情感与恩怨……

  爱着的黄七既是该去痛恨的杀师仇人梁岳瓘,这已使秋以桐生不如死,那样的滋味她只想自己一口吞下,不要再让周潜光尝到。

  周潜光来到大厅之中,先望了一眼秋以桐,眼光里莫名的悲伤令秋以桐不忍直视。他又向众人扫视一眼,见到冯灵等人是清波派打扮,便施礼道:“不知贵客前来寒梅山庄,有何见教?”

  冯灵打量他一番,道:“我们来找萧师妹,请她出来!”

  “萧掌门今日身体不适……因此……”

  “那么去告诉她一声儿,我要带我娘亲走!”秋以桐冷冷地说。

  周潜光显出一些无奈,走近她小声道:“师姐,我觉得秋伯母在寒梅山庄更安全一些,黄七用心阴险,现在又不知所踪,万一他……”

  周潜光投向秋以桐的同情哀伤目光令秋以桐既怒且悲,怒斥道:“黄七若是用心阴险?那么萧燕的狠毒就令人发指!闪开!”

  周潜光皱着眉头望着秋以桐,难以理解为什么她要说这样的话,半晌了道:“师姐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也生了重病?”众人听他这么说,都向秋以桐的脸上望去,只觉得还是娇嫩若花,瞧不出异常。

  秋以桐甩开周潜光伸过来要为她把脉的手,冷声道:“不要废话了,我现在就去……”

  她抬脚便往前走,周潜光没有办法,他人也不会拦她。还未走出大厅,忽然就见萧燕扶着秋玉纹一步步登上台阶,身后跟着数名着白衣的清波派弟子。原来秋以桐与周潜光说话时,她们已走到大厅之下,因为大厅地势高,他们没有看到。

  秋以桐看到萧燕扶着秋玉纹时的样子竟还显得无比敬重,怒得一把拉起秋玉纹的手,眼望萧燕骂道:“你这个贱人,根本不配碰我娘亲!”秋玉纹仍由白纱罩面,完全看不出神情。

  萧燕一双美眸向厅中众人打量一番,而后将目光落在怒气冲冲的秋以桐脸上,松开了秋玉纹的手,一脸不解地道:“秋师姐是不是因为黄七一事,大受刺激,心思错乱了?”

  秋以桐明知她的手段,可是提到黄七还是心中一动,骨头里一阵发冷。“萧燕,你可知两天前我遇见了杨洪一家……”秋以桐说到这个名字便觉得身旁的秋玉纹身体一阵发抖,心疼地紧握住她的手,“原来烧得我娘亲面目尽毁的大火是你放的!萧燕,你为了报仇无所不用其极,下了这样的狠手,还要在这里装好人!”众人吃惊,秋玉纹想到往事,不禁在心里惨叫一声。

  萧燕脸上一阵慌乱,知道周潜光正看着自己,连忙吃惊地道:“秋师姐你在说些什么?”

  “少明知故问!杨洪之父已经证实,你很早的时候就跟踪我娘亲,发现了我娘亲与你娘亲相像,也早就开始谋划复仇的一切。可是要让我娘亲与你娘亲像得连容欣都分不出,就要让我娘亲也真真实实地经历一场大火。因为被大火烧坏的容貌,没有人忍心细看。”秋以桐隔着白纱望着秋玉纹,愤怒委屈的泪水在不觉间涌出眼眶,“所以,你放了那一场火……”

  萧燕道:“纵使我早就发现了你娘亲,也不能证明那场火是我放的!”

  秋以桐道:“杨洪对我娘亲痴心一片,他父亲纵使恨我娘亲入骨,因着他儿子,也总不会对我娘亲做出太过分的事。”又转头向着秋以纹,“娘亲,你说是不是这样?”

  “的确……如此……杨洪对我很是客气,倒叫我不安。那场火来的意外,我至今回想,也没有一个定论……”白纱之后透出秋玉纹沙哑的声音,这声音之上又添上激动更听得人心里难受。

  郭茜痕本就厌恶萧燕,一见到她就小嘴厥得高高,待听了这些话,早就气不打一处来了。小手握成拳,随着准备着跟她打一架。风不殆因为萧燕的姑娘对萧燕虽然心中有愧,但因为知道她心机颇重,所以更偏信秋以桐一些。陈广生自不必说,本就十分敬重秋以桐,更何况如今又是同门师姐弟。郭家两个公子只是旁听,并不发表意见。

  冯灵听到这里已冷笑了起来,瞪着萧燕道:“没想到,你还做了这样的事!”

  秋以桐听到她笑,万分不满,目光如剑一般在她脸上刺一下。而后又望着萧燕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萧燕似乎是无奈,深吸一口气道:“秋师姐,你之前一直恨杨洪父子入骨吧?”

  秋以桐道:“我原本该恨你入骨。”

  萧燕继续说:“你既恨他们入骨,一遇见没有不报仇的道理。以你兰华剑之威力,他们必然胆怯得战战兢兢,语不成调。这时他们若是承认是他们放的火,你还不气得一剑杀了他们,那他们会承认吗?”

  秋以桐心里一凛,瞬间将众人的表情在刹那间的浮动收在眼底,再望着萧燕时,忽然明白她为什么她虽有些慌乱,却到底有恃无恐。可是,我还怎么可能还任由你颠倒黑白!秋以桐心里想着,咬牙一笑,转头望着秋玉纹说:“娘亲你说,火起之前有没有见过萧燕……”

  “这个……这个……为娘确实是没有注意……倒是为娘几乎被火烧死时,萧燕出现救了为娘出去,还寻了一地方让为娘养伤。”

  秋以桐便又道:“萧燕,如果不是,你怎么会刚好在那时出现?”

  萧燕脸上流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委屈地向周潜光一瞥,又满腹怨恨地道:“真是对不住了秋师姐,我当时的确赶去了晚一些,只能指望日后多多孝敬着秋伯母,以赎己罪!”

  秋以桐凑近一步,直逼向她道:“你还在为自己开脱……”

  周潜光忍无可忍,扶开萧燕冲着秋以桐道:“师姐,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他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厉,叫秋以桐又吃惊又委屈,“你何曾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过话,又何曾这般糊涂过?”

  周潜光紧皱的眉下,已是秋以桐无法理解的目光,“师姐……这件事情再清楚不过,杨洪父子为求自保,将罪责撇开。师姐心中本就对青禾存有偏见,便认定了是她。”

  秋以桐的眼睛里也是周潜光无法理解的目光,“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一个分不清黑白的人吗?”

  “师姐自从认识了黄七,整个人都变了!”

  空气冷得仿佛凝结了起来,拼命吸气,也得不到可以换气的清新空气。悲伤压在秋以桐心头,太沉重了,根本无法排解。她无力地点几下头,垂泪道:“好……师弟……”她说出这一句,才觉出她的“伤寒”还未好,身体虚浮到了极点。闭目歇了一会儿,又接着说:“杨洪父子已去,我没有证据,也不敢拿萧燕如何……先就此别过……改日要我知道她……”她觉得自己骨头里发冷,皮肤之上又发烫,头重脚轻地站也站不稳。连忙扶住了秋玉纹,低声说一句“走”,便拉着她往外去。

  周潜光早已看出她师姐身体不适,连忙赶去拦着。冯灵见这一项罪责没有落实到萧燕身上,有些不甘心,连忙又说:“萧燕,你躲过了这笔帐,可还另有一笔帐要与你算清楚!”

  秋以桐被周潜光拦着无法前行,咬牙道:“师弟,你根本不清楚萧燕的本性……”声调突然拔高,“风师傅、茜痕,把你们知道的真相全都说出来!”她说完,转头去看萧燕,只见萧燕正拿冷冷地目光威胁着风不殆,便冷笑起来,“萧燕,你以为你还要挟得了风师傅吗?他已病愈,说出真相,并不违背你们之间的约定。”

  郭茜痕早就等着这一天呢,抢先说:“萧燕带我和疯师傅去给你们师傅治病时说的话,全部都是假的。其实她早就让她养的小鸟儿一直跟着我和师傅呢,根本不是偶然相遇!”

  风不殆望一眼萧燕道:“萧姑娘,之前老夫虽然神智不清,明白时做的事也都记得清楚。我们早在杭州便遇见过,我从你身上染的药味便知你师傅已病重,一定要及时医治,才有活命的机会。你却说,不用……直到再无可能,你又才找老夫过来……什么清明时节结的白南星,不过是托词。萧姑娘,对不住了,老夫答应过你的三件事还有一件,你若有吩咐,老夫仍旧会照办。可是你让我的两个乖徒弟都这么厌恶,那就……”郭茜痕便依偎在风不殆身边,自觉得万分痛快,得意地仰着下巴。

  众人听到这里,再想一想萧燕的真实身份,也都明白了。可是萧燕对于她们师傅的孝敬,她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感动、自愧不如多年,轻易也是不敢相信的,都纷纷向萧燕问道:“此事可是真的,你早就计划着借师傅之死,让清波派与寒梅剑派反目成仇?”

  萧燕额上浮出一层冷汗,沉默许久道:“你们可以问问风师傅,师傅纵使能够及时得到医治,延命几年,是否会痛苦加倍。”

  不等众人来问,风不殆便说:“的确如此。”

  萧燕满目悲伤无奈,“我早前失去了母亲,视师傅若生母,病在她身上,痛苦却成倍在我心上。我每夜守着师傅,她总是从恶梦中醒来,跟我说如此活着还不如死去。我一次次哀求她,求她千万不要这么想……”她悲伤地跪倒,瘦弱的身体包裹在绫纱衣服里,苍白的脸,单薄的唇,美眸含泪,叫人不由得心生恻隐。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