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一章:美人天降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24

  萧燕那虚弱的外貌、哀泣的声音,深刻到骨子里的悔恨与无奈叫人也跟着无奈。

  她细数一遍自己哀苦的身世,以及对师傅赴死的成全之意,把自己利用师傅之死报仇,说得其情可悯。冯灵万分想指责萧燕,可是争论片刻,她几乎成了根本不将师傅放在心中的不肖之徒。

  冯灵气得无语,只得说:“萧燕,纵使你有再多苦楚,其行其为都不可被原谅。我念在你曾用心服侍了师傅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以不与你计较。但是掌门之位,你再不配,把《玄清剑谱》交出来。”

  萧燕瘫倒在地悲戚了一会儿,擦干净眼泪道:“好……”她低着头,脸上却是冷而艳的浅笑。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递给冯灵。

  冯灵没有接,眼一瞪道:“少在这里耍花样,《玄清剑谱》明明矾在飞鸟穿花锦卷上的,怎么会是个册子!”

  萧燕站起来,富于意味地一笑,“‘飞鸟穿花’?冯师姐知道的真是清楚,难道对《玄清剑谱》觊觎已久?”

  冯灵脸上一红,“胡说!你做出这等令人发指的事,还敢多言。”

  萧燕道:“《玄清剑谱》上说了,真卷由清波派历代掌门小心保管,若遇到执兰华剑者寻来,可以交予。这册子是我另誊抄的,真卷需得交给秋师姐。”秋以桐转头望着她,知道她不会轻易放弃《信义兵书》,只冷笑着不言语。

  “信口开河!”

  萧燕微微一笑,“若是不信,你便过来看看,原本与册子一一对照,看有没有错漏?”

  冯灵拿眼向清波派门人一扫,白衣弟子或者皱眉,或者一脸冷漠,围成一个圈儿将两人围在正中背过身去。萧燕便又拿出真卷展开,冯灵展开册子,果然对照了起来。

  “练此剑法,当为护卫本卷所用,绝不可遗失。他年,若执兰华剑者来寻,才可交付……”只听空中,有人用极小的声音念了起来。周潜光本来心内激荡,这会儿平静下来,听到了一抬头。只见房梁上不知几时坐了两个女子,都身材高挑,一个生着张尖脸,俯身在房梁上,一对凤眼微眯认真地往下面瞧着。另一个鹅蛋脸,柳眉杏眼,温柔可亲,见周潜光望向她们,脸上便是一红,扯几下另一个女子的身衣襟道:“姐,咱们被发现了。”

  “大姐、二姐!”陈广生见周潜光抬头,也跟着抬头一看,看到是陈灵芸与陈月婵,大吃一惊。

  陈灵芸一听被发现了,有些气急败坏,手撑一下房梁坐直了,瞪着陈广生道:“傻大个子,喊什么喊,你一喊被发现了不是,才看到一句。”

  风不殆瞧着两人,笑道:“你二人在那里坐了多久?轻功真是不错……”

  陈灵芸认得风不殆便是挟持郭茜痕的疯老头,她的确一直自负轻功极好,可是人生第一次与外人对决,偏偏遇上风不殆这样的高手,对于惨败之事至今耿耿于怀。沉下脸来说:“您老人家说我轻功好,这不是讽刺吗?我能好过您?”风不殆苦笑着摇摇头,也没有办法当众说明他只剩下三成功力,若是他功力如初,又神智清明,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她们。

  郭茜痕瞧见她们坐在房梁上有趣,便也要跳上去,陈广生连忙抱着她道:“别……你别让我大姐得了意,要不然能赖房梁上一辈子。”

  陈月婵“嗤”地一笑,陈灵芸白了陈广生一眼,跳了下来几步走到陈广生面前道:“你在江湖上混了才几天,还没有名气,倒先有了脾气。不放你亲姐姐在眼里了?”

  陈广生不接这一茬,而是问:“大姐、二姐,你们怎么在这里啊,不是早跟着爹娘回五峰山了吗?”

  陈月婵跳下来道:“是早已回去了,可是姐姐……”

  陈灵芸连忙打断了说:“姐姐们想你了,所以就又过来找你啊!我们想着吧,我们的傻弟弟那么傻,没有两个姐姐帮着,那怎么成!这样一想啊,那简直就睡不着觉了,一路南下,走到这里看到清波派的人往这边来,我想着咱们与清波派的渊源便跟了过来。哎,谁知暗中一看,原来一个虚情假意,另一个一心想得到掌门之位……”

  秋以桐暗想,陈灵芸的眼睛也真是毒,只是坐在那里旁观,便尽明白了。然而她师弟呢?她转头望他一眼,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陈月婵怕大姐的话得罪了人去,连忙拿话岔开,轻抚一下郭茜痕的俏脸道:“茜痕,多日不见,你可还好?”

  郭茜痕不满意她摸自己脸的动作,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小孩子,扁一下嘴摸着脸说:“好是很好,不仅学到功夫,还成立了一个门派。秋姐姐与陈大个子都已拜了我师傅为师,我们就叫‘齐物门’。”

  陈月婵望一下陈广生,陈广生笑眯眯地向她一点头,她便笑道:“这很好啊,那你怎么还扁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郭茜痕便道:“一来呢,我是觉得小陈姐姐跟我说话,把我当成个小孩子;二来,明明是我先进师门,却还是要叫陈大个子与秋姐姐为师兄、师姐……”说着白眼瞟一下陈广生,一脸委屈。

  陈月婵看到郭茜痕这副样子,忍俊不禁,手虚掩一下嘴娇笑起来。郭承文在一旁目睹这一幕,见陈月婵温柔可爱,便暗推四弟一下道:“终于这江湖女子中,有一个脾气好的了!”可是半天没有回应,觉得奇怪转头望他一眼,却见他四弟郭则鸣正眼望前方出神。郭承文转眼看到陈家二殊,心里明白了几分,笑着拿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郭则鸣回过神来,看到郭承文看自己的眼神,脸上微一红。郭承文拍着手,“哈哈”笑了几来。郭承文虽然出身于富贵之家,却是个随意惯了的人,这一声笑的得毫无顾忌,清朗的声音吸引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陈灵芸觉得他们应该是笑她与二妹,一皱眉走过去问:“臭小子,你笑什么?”

  郭承文慢慢将笑容敛起道:“笑我妹妹说的话。”手指一下郭茜痕,撒谎倒是完全不用想。

  陈灵芸便明白过来,望望他与郭则鸣,又望望郭茜痕,“嗤”地一笑说:“原来你们是她四个哥哥中的两个,奇怪了,你们都长这么高,怎么她那么小一点?”手比了半寸之高。

  郭家两个公子一听,一瞪眼一张嘴,显得又惊又恐。陈灵芸正不明白为何,忽然就听郭茜痕那暴怒的尖声响起,“我怎么可能点高啊,我很高的……你……你……你敢说我矮,说我矮……”随着这话语,郭茜痕已一路小跑来到陈灵芸身边,见她果然比自己高了许多,气得双手掐腰一下下踢陈灵芸。

  陈灵芸被踢得直跳脚,反手一抓将郭茜痕提在手里,往一边的椅子上一放道:“你本来就这么点高,我说不说你矮,你都矮。你再敢放肆,我叫你陈师兄和你秋师姐收拾你!”

  郭茜痕正为没当上大师姐不痛快,又被人说矮,气得将众人齐打量。陈广生那近九尺的身高不用提,平日她觉得不起眼的周潜光这时一看也是长身玉立,倒趁得单独看起来身姿挺拔的秋以桐小鸟依人。陈家二殊在女子之中也是极高挑的,萧燕本就是高瘦身材,清波派的一众女子虽然都颇有江南女子娇小玲珑的风姿,可是细比一比看,郭茜痕还是比她们矮了那么一点。

  郭茜痕找不到话说,也找不到人说明自己不是最矮的,竟气得哭了起来。她这哭声,比她三哥的笑声更来得肆无忌惮,又尖利又娇俏的声音直透过高高的房顶冲上云宵。陈月婵惊得后退两步,陈广生也是脸皱成一团,狠狠地看了陈月婵一眼,叹道:“大姐,你好好惹她干什么!”

  “同样是女子,她就这么容易哭!”陈月婵忍不住嘲笑与嫌弃。

  郭茜痕虽然哭着,却很注意大家的反应,听到这句哭得更大声。陈月婵更是无奈,捂着耳朵一步步往后退。郭家两个公子你看我,我看你,都是清楚妹子这招的,彼此鼓励着,绝对要熬住不理她。风不殆却熬不得,连忙过去好言相劝:“好茜儿,不哭、不哭,都是跟你说笑呢!”

  “她说我矮!”

  “茜儿娇小玲珑,她怎么比得上!”

  风不殆本意是相劝,可是郭茜痕哪里还听得这话,双脚在地上猛踩几下,懊恼地道:“我不要什么娇小玲珑,我也要长得高高的……虽然南方人没有北方人长得高,可是我大哥、二哥、三哥、四哥都挺高的,偏偏我就没有长高。他们都说我不是亲生的……”本已止住了哭,说到这里又委屈地哭了出来。

  郭家两个公子连忙说:“那不过咱们跟你说的玩笑话……”

  “我不爱听这样的玩笑话,我都说不爱听……你们还老是说,老是说……我哭了,你们还当笑话看!”郭茜痕越说越委屈,猛推他们,哭得满脸是泪。

  郭家两个公子万分心疼起来,也不敢什么熬住熬不住,连忙劝道:“对不起了小茜儿,我们以后再也不说了!”

  “你们不说……别人不说,那我也还是矮啊……”

  郭则鸣笑了出来,连忙止住,憋得几乎红了脸,望向秋以桐求救,认为唯有秋以桐的冷言冷语才能治得了郭茜痕。可是秋以桐心里还跟周潜光置着气,听到郭茜痕哭声只觉得烦。郭茜痕痛哭本来只是为了吸引大家注意,哭到这里已是真的委屈了,又抹着眼泪说:“师傅,你能不能让我变高啊,一点点都行!”她也用指比个半寸高,泪眼汪汪地望着风不殆。

  众人暗自笑着撇嘴,都望着风不殆。风不殆一脸为难,半晌了,一鼓气说:“好,没问题!”一会儿舒一口气,自我鼓励着“小茜儿才十六岁,能再长高……”

  郭茜痕听到这里,抹干了眼泪,露出笑颜。眼望众人还在笑她,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忽然又“呀”了一声儿。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