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二章:流风回雪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25

  郭茜痕“呀”这一声是为冯灵趁着萧燕分神之迹,突然之间将《玄清剑谱》的真卷抢了过去。

  冯灵身形其快,动手抢时,脚下已移步,从围着她们的人群中闯了出去,一使眼色便有半数清波派的人将她护住。萧燕回过神来,望着她道:“冯师姐这是什么意思?”萧燕淡淡的表情里透着天生的高贵气,趁得冯灵投机取巧得逞后的得意洋洋更见几分小家子气。

  冯灵晃着手中的锦卷,笑道:“萧师妹,你当我不知道这个锦卷里隐着《信义兵书》的一册。”

  萧燕却瞟一眼秋以桐,而后冷笑着问:“难道冯师姐想要违抗师命,将《信义兵书》私吞?”

  冯灵道:“我要《信义兵书》何用,只是此时这上面还写着本门剑法,岂可外传!”又转头向秋以桐,“还请姑娘且等几日,等我找到方法将上面的剑法隐去,再行归还。”

  萧燕便冷笑道:“那得要把这东西送到白心让那里,岂不是羊入虎口!”说着望向秋以桐。

  秋以桐明白萧燕的意思,不过是在告诉她,如果现在失去这一册兵书,再找回就难了。她萧燕是不想失去这一册兵书的,却没有留下的理由,只好想着秋以桐将兵书留下,再另想办法夺得。秋以桐双眼直视着她,微一仰下巴道:“我无所谓!”

  冯灵得到秋以桐首肯,再无顾忌,便向师姐妹一使眼色道:“我们回去!”有些师姐妹望了萧燕几眼,最终无奈跟着冯灵走了。

  萧燕不明白秋以桐这是跟自己置气,还是完全不在乎《信义兵书》,实在不愿眼睁睁看着到手的东西被人夺去。她紧追几步,走到秋以桐身边时,美眸向她一瞟道:“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完全不把你师祖的话放在心上!”说着追着冯灵等人来到广场之上,轻喝一声,“冯师姐,请把东西留下!”

  周潜光早已猜到《信义兵书》另有隐情,现在看秋以桐的态度,便猜到其实江湖上所知的《信义兵书》只是为吸引人注意。他便一转身,想拦住萧燕,可是秋以桐“啪”地一下扣住他的肩膀,附到他耳边轻声道:“你看到我将梅华剑弄断,猜到我知道了《信义兵书》的真正秘密了吧!以你的聪明,看我的态度,也已知道那是假的了吗?可是你要是不说出来,众人还会为这两本假兵书争得你死我活,你的青禾死不放手,也就危险缠身;可是如果你说出来,那些一心想要求得《信义兵书》的人便很快就将全部注意力放在我身上,那我就危险了……”然后便放了手,看他要如何抉择。

  半晌,周潜光终于将头半转,使他面部的轮廓更是分明,目光里带了几分恨意,更多出几分阳刚之气。秋以桐心里猛然一惊,心里虚弱地想:我是不是将他逼得太狠了……

  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走过去拦住正要动手的萧燕,指着冯灵手上的锦卷道:“还是请姑娘将锦卷留下,青禾都已将剑谱从头抄到尾,归还于她没有什么外泄不外泄的。在下也算熟识药理,比之于姑娘,自然更有把握找出将锦卷上的原文隐去的药汁,露出其中隐藏的兵书内容。”大厅中的人也都跟着来到走廊之下。

  冯灵是个心眼极小之人,轻易不肯放手一点,眼一瞪道:“萧燕从方才开始已不再是我清波派之人,周掌门即使已与她有婚姻之约,也与我清波派毫无关系。既是外人,那就请周掌门不要管我派中之事。”

  周潜光便道:“姑娘此言差矣!兰华剑本为先母所有,传于我师姐秋以桐。锦卷上说,要将此卷交给‘执兰华剑者’,又怎么可以说我是外人!”冯灵一时语塞,萧燕暗自牵着周潜光的衣襟,面露微笑。

  秋以桐道:“可是我想说……不必了!”秋以桐觉得自己骨头里发冷,心里跟着冷了。

  周潜光连忙说:“我师姐被‘铁面’的主人黄七骗得神志不清,姑娘不必以她的话为准绳。”秋以桐听到这话一抬头,紧盯着周潜光的后脑勺,倒想看看他的神情是怎样的。“这兵书不知被多少人惦记着,姑娘此行不过是为了清波派的掌门之位,犯不着为了这一点子事,将这所有惦记兵书的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

  冯灵听了这话一犹豫,半晌了点点头,将锦卷递给周潜光。周潜光暗自叹口气,伸手要接过来,就在这时忽然传来几声浑浊阴冷的笑声,忽然一阵风从周潜光与冯灵之间飞过,锦卷便被人夺了过去。周潜光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黑裳,戴着黑色的铁面具的人。

  冯灵又见有高人出现,不想再沾染麻烦,便道:“反正锦卷也不在我手中,告辞了!”便带着清波派的人离开,清波派有些师姐妹还对萧燕有留恋之意,萧燕的心在锦卷之上,理也不理。

  清波派的人自顾自离开,萧燕直指着那铁面人道:“把东西交出来!”

  铁面人“哈哈”两声,却是浑浊阴冷、自腹中发出的声音,“终究还是让我拿到这一卷兵书了!”

  “是你?”周潜光心中一凛,这正是之前绑架他与萧燕的“腹语人”。

  萧燕嘲讽道:“你还真是锲而不舍,贵姓啊?”

  腹语人又用低沉,却是正常从嗓子里发出的声音道:“免贵姓沈,名幼玄。”

  秋以桐听了这声音,便道:“你就是到南山偷兵书不成,杀了梅士元灭口的人?”

  “正是。在那之后,我一直不敢回到‘铁面’,生怕遭主人斥责,只指望着拿到这本兵书将功赎罪。”沈幼玄再度变换声音,竟是一个女子。

  秋以桐绝望地想,正是因为你一直在外,不敢去回禀主人,才没有听黄七说其实这些兵书是假的吧!黄七,黄七……

  “沈幼玄……”陈广生念着这个名字,望向郭茜痕,“她是女的,会不会就是白心让说来说去的‘沈小姐’?”

  郭茜痕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不知道,问问她呗!”便提高了声音,“你认不认得白心让?”

  沈幼玄狐疑道:“提他干什么?”

  郭茜痕道:“就是问一问嘛!”

  沈幼玄说:“我说不认识,你们也不会信吧!”

  “少啰嗦,东西拿来!”萧燕娇喝一声,拔出剑攻了上去。她急于夺下锦卷,自然手下不留情,剑招凌厉无比,身姿却若风中之柳,绰约飘逸。

  沈幼玄冷哼一声儿心中想着“不自量力”,不慌不忙地将身子后撤着,同时说:“萧掌门这剑法不仅精妙,还十分好看,看得人心旷神怡啊!”

  这话虽是夸奖之语,却让萧燕脸上微红——剑招纵使精妙好看,却根本沾不得她身,不是花拳绣腿又是什么!萧燕心中发怒,剑招未完全发出,又及时改换,将剑身晃动。那锋利的剑刃将阳光斩碎了了一般,仿佛还有“劈栗叭啦”地响成一片。沈幼玄一阵眼花缭乱,连忙拔刀一砍,那浑厚的刀法叫人心一惊——这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女子使出来的!

  刀行厚重,剑走轻灵,大理石铺就的广场之上一刀一剑便斗起来。萧燕手中之剑时而凌厉,时而轻盈,剑光闪闪,或如阳光投射在寒冰之上,或如微风吹拂湖面。萧燕功夫自是不若,可是沈幼玄一出招,那浑厚的气势便将萧燕压了过去。萧燕被逼得无路可退,忽然足下一点,跃起空中,身体回落时剑尖向下,被沈幼玄的刀一挡,她又借着这股力再度跃起,于空中改换剑招。她高瘦的身体轻盈无比,只仿佛是御风飘荡。

  众人见此情景,心里跟着一波三折。三公子郭承文见此情形,不禁一拍手道:“虽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位萧掌门不敌‘铁面’,不过这一招用的实在漂亮,好看得很啊!”

  陈灵芸与妹妹自小便跟着陈夫人练习清波派的功夫,听到他夸赞,便得意地道:“这一招不过是清波派的入门剑法——‘凌波剑法’中的一招而已。”

  陈月婵笑着补充,“这一招看着好看,名字也极好听,叫做‘流风回雪’。”

  郭则鸣见陈月婵巧笑倩兮,不禁跟着微笑,轻声道:“这名字有什么深意吗?”

  郭承文虽然不识得清波派的剑法,却深通诗文,一下子便猜到了。手向四弟一指,正要解释,见他四弟的目光在陈月婵脸上躲躲闪闪,便一笑不语。陈月婵便转头向郭则鸣,微笑着解释:“这四字引自于《洛神赋》,‘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郭则鸣便一笑,却没了言语。郭承文一裂嘴,见四弟终究没能多说什么,便替他问:“郭二姑娘,是不是这‘凌波剑法’都是从《洛神赋》中悟出来的?”说着,暗自给郭则鸣使眼色,用口形说“多跟她说说话……”一挤眼,拿手指了指陈月婵。

  郭则鸣一脸不好意思,眼神躲了一下,清了一下嗓子道:“是啊,郭……姑娘,是因为创这套剑法的人深通诗文,因此……”

  陈月婵微笑道:“是,也不全是。这套剑法是清波派师祖程念薇所创,她文武双全,但这套剑法是望着湖上风光悟出。剑法共四十招,分为春、夏、秋、冬四部,分别以剑招描述了湖上四季风光。”

  郭则鸣听到这里,内心佩服,便又是一笑。目光转向三哥,他三哥使眼色用口形道:“觉得厉害就说出来!”他眼睛一转,连忙道:“原来如此……真令人敬佩啊!那么‘流风回雪’就是冬部的一招了。”

  “这个自然……”陈月婵便缓缓地道。

  沈幼玄以女儿之身,练得浑厚刀法,一出招便压倒了萧燕。萧燕以清波派的轻灵剑法对抗,以轻灵对厚重,虽然数次令沈幼玄阵脚微乱,却终究是不敌。

  郭茜痕为难地道:“咱们到底要不要帮着萧燕啊!”扯一扯陈广生的袖子,仰头望着他。

  陈广生望一眼秋以桐,面现难色,俯身道:“无论放火烧伤秋伯母的是不是萧燕,秋师姐心里都还是恨着她,咱们不能惹师姐生气。现在萧燕还能抗衡沈幼玄,咱们再看一看。”

  周潜光眼见萧燕落败,明知不敌也要上去帮忙的,动手之前转头望一眼她师姐。秋以桐曾以“幽兰剑法”打败过沈幼玄,逼得她不得不杀人灭口再行逃命。秋以桐若出手,沈幼玄没有不败的道理,可是她就是不动手。周潜光见师姐的模样,不觉寒心:几时她的心狠到这个地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