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八章:茑萝附松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31

  一行人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堂当中的假山、流水的机关,周围依旧错落着许多花儿,白的茉莉,紫的丁香,正结着果的果树。风轮扇出的风,带着花与果的清香,向整间酒楼弥漫而去。

  陈广生无论如何都看不上这种做作的精致,哼了一声嘲讽道:“手脚真快,竟然就修好了!”

  “你还敢说!”傅展图正在一边雕镂木板与轻帐幔隔着的桌子旁坐着喝酒,听到声音扭头一看,见是他们便走了出来。“你毁了本公子的酒楼,还没找你算帐!青青啊,找个帐房过来,跟陈公子算算清楚。”

  一直在旁为傅展图执壶斟酒的碧衫侍女,果然浅施一礼道:“是。”转身便步履轻柔而去。

  郭茜痕一嘟嘴,不快地道:“小气得很!”

  傅展图上前几步,正要反唇相讥,秋以桐微移一步挡到他面前。秋以桐看他着一袭灰绿色轻衫,满身的酒气,面上微红,不紧皱着眉头想,如是他不是我哥,就跟别的热衷于寻花问柳的公子没有什么两样!转念又想,他本来就是一个热衷于寻花问柳,风流成性的公子!这样一想,秋以桐便把脸侧向一边,用白眼对他。

  傅展图已有些醉意了,看见了秋以桐便眼一眯,嘴一斜,痴痴地笑着说:“这不是我妹妹嘛,来,过来我跟你说一句话!”说着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就走,秋以桐厌恶他身上的酒味,不过还是跟着走了。

  郭茜痕在后面追着,“哎哎,你们要说些什么……”

  傅展图一转头,扫视他们一眼道:“你们吃好喝好,我请客!省得你们说我小气!”然后继续拉着秋以桐往楼上走,秋以桐甩开他的手,又用白眼注视一会儿他的后背,却仍旧跟着走。

  又到了那天的房间里,秋以桐进去的步伐有些迟疑,想起黄七就从这个房里抱着因为中毒而无力的她出去……她几乎以为,走进这房里会看到黄七,如果再见到那又会是怎样的痛苦?秋以桐不愿意去想,低头走了进去,见傅展图坐下,靠着桌子将身子歪斜起来,便坐在他对面,叹了口气问:“你想说什么?”

  傅展图用手支着头,闭了一会儿眼,又揉一揉脸,懊恼地说:“因为景云王受伤的事,我被罢了官……”

  “狗屁官!”

  傅展图哭笑不得,“同样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你怎么这么粗俗!”

  秋以桐眼珠一转,温声问:“你还有一个妹妹?那也有可能是我妹妹了,她叫什么名字?”

  “十八岁的大美女,名为傅意淳,小字‘青桐’。”

  “青桐?桐花的‘桐’。”

  “梧桐的‘桐’。”傅展图郑重地纠正。

  秋以桐又用白眼瞧他,嫌弃的语调道:“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桐花是清明节气之花,是春天的感觉到了最绚烂的时候,绚烂之至也就是衰败。‘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梧桐是等待凤凰的。”

  秋以桐忍不住笑,讥嘲道:“不成想你还读了几本书。”

  傅展图冷笑着回应:“被爹逼得,因为通一些文史更能攀附到一些附庸风雅的权贵……”

  秋以桐便皱起眉,不愿再说这个,便问:“你方才说傅意淳是一个大美女,她有多美,比之于郭茜痕如何?”

  “那个狐狸眼的小丫头……”手扶着下巴,玩味地笑笑,“她是有趣,又娇艳又天真……”

  秋以桐但凡看到男人露出这种样子,就怒从心头起,这会儿也毫不客气地往傅展图头上狠点一下,冷声道:“不准你亵渎她!”

  傅展图轻拍一下桌子,皱眉道:“谁亵渎她了!”

  “你当我不知道你刚才想什么,但凡看到个美丽女子,你们这些臭男人先就用眼睛把人家衣服给拔光了。”

  傅展图听得哭笑不得,外加一愣一愣,半晌才笑了几声道:“你跟意淳还真是不一样,不仅是长相……她生得美,又端庄又柔美。有人算定她有皇后命,所以爹爹将她养在深闺,真真的就一个大家闺秀,除了我与爹,连个男人也不曾见,哪里敢说这样的话。”

  秋以桐便说:“那她的小字,是你爹取的吧!‘青桐’待凤凰,就是在想着女儿成为皇后的这一天吧!”

  “那也是你爹!”傅展图手向她一指,纠正道。

  秋以桐便道:“还未必呢!”

  傅展图笑着说:“回头有机会,你与他滴血认亲,要你不是他女儿,我立马休了现在的夫人,把你给娶了!”

  秋以桐拍一下桌子,瞪他道:“你再胡说!”傅展图连忙笑着摇摇手,示意不敢,秋以桐便接着问:“你已经娶亲了啊?”

  傅展图想到这里,便想喝酒,可是没有酒便把桌子上放着的凉茶倒了一杯一口饮尽,而后道:“说到这件事我就又恨又怨又烦……我的婚事是咱爹一手安排的,理由很简单,这场联姻对双方家族都好。我娶的那位是工部大臣家的小姐,喜欢调配花露,做胭脂,天天身上的都香得叫人受不住。妆容一天三变,我到现在都没有瞧清楚她眉毛是直是弯,眼睛是大是小,鼻子是高是低。她也不喜欢我,见到我从来也没有好脸色,我更不喜欢她,就这样!”手往桌子上一阵敲,发泄着心头的一团乱。

  秋以桐替他难过,同情地望着他,也同情着他的夫人,半晌了道:“原来你……爹……这么功利……

  傅展图又把一杯水饮尽,无奈地道:“他就是这样!”

  秋以桐便冷笑道:“那未必是相士说傅意淳有皇后命,而是他想让她当皇后吧?”

  傅展图冷哼一声道:“他当然十分、万分的想,只是当今皇上已经老了,究竟是谁继位还难说……呗,难说什么啊,景云王都成一残疾,那也只有太子了……太子,太子,太子……”他的手一下一下敲打着桌面,跟心中的烦闷一起鼓噪。

  “怎么了?”秋以桐便问。

  傅展图一甩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怨意,“咱爹竟然要我回京,说他已找到门路,可是让我到太子身边任职!”

  秋以桐自然猜到傅展图爹爹的意思,不过是广铺门路,为傅意淳当上皇后,也为他自己加官进爵。不过转念一想,这对于傅展图也不是坏事,便道:“这应该正合你意啊!”

  傅展图又倒了杯水,端起来还没有来得喝,听到这话便一挑眉道:“你难道不知道太子好男色吗?”说着便喝水,想把从心底泛起的恶心给压下去。

  秋以桐眼珠子在眼窝里直打转,把傅展图从头打量到脚,心底里笑吟吟的,原来还真是美男子。那眉眼在她更是分外亲切,不忍心作贱他,半晌了笑起来,招手向他神秘地道:“你可以把那个长着小圆脸的王远带去啊,反正他跟太子是同道中人!”

  傅展图一听呆了半晌,忽然一拍桌子,道:“或许太子就喜欢王远那种又蠢又愣的,说的不定还真能把太子迷个七晕八素!哼哼,王老爷一直跟我说,要我替他管教管教王远。王远那臭小子,也快把他老子气吐血了,被关在家里好多天了。我这一去,说带他去京城寻寻路子,没有不成的道理!”

  秋以桐冷笑着,觉得无趣便幽幽道:“你的烦心事解决了,我也该起程了。”说着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傅展图便问:“你去哪儿?”

  “京城。”

  “干什么?”

  “江湖事。”说着抱起双臂,朝她冷冷一瞥。

  傅展图说:“那我们既然顺路,同行总可以吧!你等着啊,我这就去找王远,收拾了东西便起程!你等着。还有啊,我已经这样了,是绝不能由着意淳被爹推到火坑里,到时候你得帮我……”说着便出去,走到门口酒劲儿上冲,头一晕还撞了一下门框,一揉头去开门。

  傅展图将门打开时,正好郭茜痕用小拳头敲门,这一拳落空便敲在傅展图的胸口。好在郭茜痕的小粉拳绵而无力,傅展图手摸着胸口,低头面带笑容,直盯着郭茜痕走出去。郭茜痕用白眼瞪着他离开,转过头来看到屋子里坐着秋以桐便是一串甜甜的笑,变脸之快匪夷所思。“师姐,你看谁来了!”手一伸,把李敬拉了过来。

  李敬微黑的面庞上双眉修长,直飞入鬓且英挺如剑,深目高鼻,端口方脸,比之于初次匆匆一瞥,秋以桐更看出一丝王者之风。郭茜痕笑眯眯地攀着他的手臂走入房中,就似红艳娇俏的茑萝花缠在古松之上。

  秋以桐本已猜到他的几分来历,又见他来这里,不等郭茜痕再说什么,便道:“茜痕,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对他说!”

  “他?李敬啊……什么话啊?”郭茜痕好奇地问。

  李敬脸上也微有狐疑的神色,深邃的目光向秋以桐盯了一眼。秋以桐也毫不示意地以冷利的目光回敬,简短地说:“你出去就是。”

  “好吧!”郭茜痕委屈地嘟着嘴,无奈地放开李敬,转身出去了。

  秋以桐待郭茜痕将门关上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盯着李敬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指望着先在气势上压倒李敬。

  李敬显然久经事世,不慌不忙,微微一笑仿佛面对着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缓缓道:“姑娘什么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