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章:两册兵书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02

  秋以桐从怀中拿出锦卷,眼向众人一扫道:“这是另一册兵书……”她悠然地用锦卷将册子包起,两本兵书也便合体了,“我只是一个女子,武功不强,亦无势力,被你们这些人虎视眈眈,早晚骨头也不剩。我先丧师傅,又失去娘亲,亦已与师弟分崩……”嗓子里呜咽着一些哀泣的声音,叫人听之不忍,“好容易才算知道傅展图是我的兄长,亦知生父,还多一个妹子。此番,我便是随同兄长入京,父女相认,再不理江湖事!那么兵书……我很愿意在你们中间找一个适合的主人……”众人狐疑,彼此警惕着。

  “秋姑娘,你不会这样放手吧?”沈幼玄不敢相信。

  秋以桐想到萧燕那一套,一晗首,一低眉,眼睛里再透出些泪光,声音低而柔,用这副动人的模样道:“我要兵书又有何用?我本清清静静地过着我的日子,可是全被这兵书毁了。不放手又能如何……黄七,你骗我至此,兵书我给你,你也无颜拿去。沈幼玄,你虽无心,但到底我的母亲因你而死,我亦不可能放过你。我当着匈奴王子的面儿,将兵书交给你,要你受着李敬追踪,我便做壁上观,看这一场大戏!”

  沈幼玄冷笑,“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怎么,你不想要?”秋以桐以退为攻,反问道。

  冷笑在沈幼玄那张绝艳的脸上也透着几分凌利的狂野气,说话也是无遮无拦,透着粗朴的野气,不屑于女子的柔媚——如果可以,秋以桐倒希望成为她这样的人。她伸手拿下兵书,得意地望着李敬道:“当然要!有了兵书,即使没了主人,我也有的是资本!”说着,那无遮无拦的挑衅目光也投向黄七。

  黄七并不在意地说:“我带你来,只是为了让秋儿处置,她欲如何,我是不管的!”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这些年来主人给的金银财宝,来日有缘再见!”她对黄七敬重只为一个“利”字,如今情势陡变,她随着“利”的主轴随意转动,竟没有任何不和之感。秋以桐虽不耻于她的善变,但从另一面来说,她又是拿得起放得下,豁达潇洒的,如果她对黄七可以做这般,那人生还有什么可烦恼的?

  李敬那威严的目光,便投向沈幼玄,浑厚的声音道:“既然秋姑娘与这位梁先生都不管了,那么这位姑娘,还请将兵书拿来。”兵书合体,又在一人手中,李敬断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时要动手抢来。

  李敬一出手,便是“擒龙功”,强大的内力涌出,吸着沈幼玄向前。沈幼玄运力抵抗,一面急而怒地道:“白心让,你愣着干什么!”这么一说话,也便分了神儿,不由自主地向李敬近了一步。

  白心让向黄七望了一眼,便拿出一枚青玉飞燕镖,要射向李敬。虽然明知是计,李敬还是分出神儿来向他攻去,沈幼玄趁机拔刀,那浑厚的刀法与她粗朴的野气浑然天成。沈幼玄又天生着一张绝艳凌厉的脸,婉似在草原上奔驰的那些异族的无上女皇,这又令李敬心底吃惊,只觉得自己再度进入中原武林,却再没有见过正而八经的汉族女子。

  这样想来不免分神,在白心让与沈幼玄的夹攻下夺门而出。推门的动作猛烈又急促,哪里料到郭茜痕正缩在门口偷听,被门狠狠地推了一下,疼得哭都哭不出来,只尖声“呀”了一声儿。李敬见是她,无论如何都得停住步子,他还与两人对战,只得先将她抱起。

  陈广生发现郭三公子郭承文酒量非比寻常,两人正斗酒斗得欢,被郭茜痕的尖声划破耳膜,都惊得站起冲到大厅里仰头一看。只见李敬抱着郭茜痕,从二楼一跃而下,沈幼玄阻止白心让道:“兵书无事,我们追他干什么,正事要紧!”

  白心让却不听,他轻功卓越,随之一跃而下,在空中便攀住了李敬的手臂。李敬抱着郭茜痕,功夫不足以完全施展,只是宽肩一振,便有一股酥麻麻的感觉直冲向他的手心。白心让惊得收手,便在瞬间,两人都落在地上。李敬抬眼向楼上望了一眼,唯见红影闪动,沈幼玄已不知何处了。又见郭茜痕被门撞到头,疼得还没有回过神来,不忍心抛下不管,只得又要抱着她回到楼上追踪。白心让却挡着他的路,抽出腰间的扇子,轻摇着幽幽地道:“把郭姑娘放下!”

  李敬冷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叫你放下便放下,别不识好歹!”郭四公子郭则鸣道。

  李敬扫视他们一眼,无意在此时再生事非,虽然舍不得怀里娇滴滴的人儿,还是伸直了手臂,想要放下。可就在这时,郭茜痕偏偏自己醒转过来,一翻身便跳了下来,很是那么回事儿地打了李敬一掌道:“你是匈奴人!来到我们这里是骗兵书的!”

  郭茜痕力气既不大,又无内力,这一掌打在武功高强的李敬身上,瘙痒也不够。可是李敬见她一但知道自己的身份度陡变,不免心灰,脸上有些痴意。他便望着她道:“我是匈奴人又如何?”

  郭茜痕头上被撞出一个包,红通通的,“你先是来我们的少林寺偷功夫,又来到我们身边偷兵书,假惺惺得气死人了,亏我还当你是个大侠,大侠哪有这样的!”她头上的包还是很疼,龇牙裂嘴地指着李敬骂。

  李敬心痛,不想自己一旦被郭茜痕知道了真实身份,便成了另一个人。“我一定得让你知道,我是什么人都没有关系,天下王者,何必拘泥于是汉人还是匈奴人!”他道一声“走”,长臂一捞便又将郭茜痕单臂抱在怀里。

  陈广生等人防备也来不及,等到李敬抱住郭茜痕,更是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郭承文道:“不管你是什么人,看在舍妹年幼的份上,还请放过。”

  郭则鸣道:“你敢伤我妹妹,你也别想活着离开。”

  陈家二殊彼此互望,便决定若是好言相劝不能,她们便分攻左右。陈广生则道:“亏你汉话说得这么好,竟还恃强凌弱,简直不配当男人!”

  郭茜痕虽受制于人,却不愿意被人视为弱小,听到陈广生用到“恃强凌弱”一词,万分不满,伸长了腿要踢他,还骂道:“大个子,你说谁‘弱’!叫你们瞧瞧我的利害!”可是被李敬禁锢于怀中,知道他在一步步向后退却也无奈,最后看到他揽着自己的手臂,想也没想便一口咬下。

  李敬的手腕上戴了一串黑珠子,泛着幽蓝的光,是什么东西很难说。郭茜痕动作快又不等看清便下口,一下子咬到了这串珠子,尝到了一股好似汗味的咸苦味道。她还不曾另找一处咬下,李敬已惊呼着把她的头拉起来,可是她已经眼神朦胧,想要挣扎叫他放开自己,却觉得混身麻痹,尚不知为何便昏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如此突然,众人都还没有看明白,便听李敬道:“这可如何是好!我手上的这串珠子上淬着剧毒,她咬到了……”

  “啊”的一声,众人涌上去,李敬慌了神,由着他们把郭茜痕抢了过去。白心让挤过去为郭茜痕诊治,被陈广生伸臂扫到一边,白心让急得道:“你会比我更懂用毒吗?”

  陈广生岂会轻易相信他的话,冲着李敬道:“交出解药来!”

  李敬黯然道:“这种解药我出来带的不多,又多时不曾回去,已经没有了。”

  众人的心如同跌进冰海,眼望着郭茜痕原本红润的樱唇已经发黑,脸庞已失了娇艳,像朵开始腐烂的花儿,便知这毒药有多么利害。陈灵芸抽剑横在李敬颈旁,李敬却并不躲着,只痴痴地望着昏死的郭茜痕,想起方才她还娇声莺语,水灵灵吊梢眼如同窥探人间的小狐狸,便是一阵揪心。“你一定知道这解药是怎么配的,或者珠子上淬的是什么毒,快说!”陈灵芸厉声道。众人都忘着李敬,眼神里带着一点希望。

  李敬道:“这是回匈奴时父王给我的,大约是孔雀胆一类,不是什么奇异毒药。不过是想让我寻机刺杀皇上而已。我没有照做,实在没有想到会害了她……”他的声音悲伤起来,“还是让‘玉煞’试一试,他看起来是真心关心郭姑娘的。”

  众人便转头望向白心让,果然见白心让满脸焦急之色,想到白心让无论怎么坏对风不殆还是心存一丝敬重,郭茜痕也是他师妹,没有谋害的道理。众人默默无言,将郭茜痕抱到一边的座位上,避让出一条路,等着白心让过来。

  白心让眼神里略过一丝激动,向众人扫视,仿佛在感谢大家还肯相信他。然后他便向着郭茜痕走去,颤抖的手抚向她的手腕,然后撑开她的眼睛看看,而后便轻声向众人道:“不防事,这种毒我能对付……”众人松了一口气,陈灵芸还是拿剑紧逼着李敬,不见到郭茜痕醒转不肯放松。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