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一章:玉碎黄殇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02

  傅展图自王家讨了个没趣,踏着夕阳最后一缕光辉回到晓晴水阁,一进门便见陈灵芸一把剑横在李敬脖子上。一众人围着席地而坐的白心让与郭茜痕,白心让正为郭茜痕用功疗伤,一缕白烟正自白心让后脑散出。

  见到这阵势,没有好气的傅展图更是气急败坏——他们打死多少人不要紧,还想把他的晓晴水阁给砸了吗?一手撩着前衣襟迈步进去,喝道:“要打出去打,少把我这里当成比武场!”

  随着傅展图的这一声喝,郭茜痕“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李敬说了一声“好”。这便引得陈灵芸前后分神,李敬既见郭茜痕无事,趁此机会夺门而出。陈灵芸想要去追,又眼见此人功夫自己不是敌手,只得作罢,狠盯了傅展图一眼。

  傅展图更是无奈,挤进人群去看是发生了什么事。两位郭公子见郭茜痕醒来,如获至宝,手臂揽着她,又是问话又是说话。

  郭茜痕望一望众人,说:“我好像是中毒了吧……”

  郭则鸣连忙道:“可不,李敬手腕上的黑珠子有毒,你看也没看就咬了上去。”说着转头找李敬,也没有看到,也来不及计较了。

  郭茜痕又问:“那我的毒是怎么解的?”

  郭则鸣道:“白心让先给你喂了一丸药,又给你扎针,然后用内力逼出了你体内的毒。”

  “原来是这样……”郭茜痕便将目光投向白心让,“谢谢你啊,知恩图报,你以后只要不再做坏事,我也不对你凶了。”她倒是处处以“侠女风范”约束自己。白心让望着她,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温柔而纯净的微笑,手抚着胸口冷汗连连。郭茜痕觉得异样,伸出手摸一摸他的手,觉得冰冰凉的,便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救我耗费了太多内力?”心底对他十分感激。

  白心让摇摇头,虽然痛苦却仍是微笑着说:“不是……是因为中了毒……”

  “毒?难道你是把毒从我身上吸到你身上,这才救得我?”郭茜痕更是不安,实在不愿意有人因她而死。

  白心让又摇摇头道:“试情丹……你还记得吗,我需要服用十天解药,还差了大约一两天……”

  陈广生一时哑然,望着白心让道:“那你是对谁动了情?”虽然问着,却已将目光投向郭茜痕。

  白心让望着郭茜痕,脸庞渐渐失却光彩,白玉一般的色泽渐成白纸。这白纸一般的脸庞显出对往事的遐想,“那日在天香楼,我说怎么不从天而降个美女,亲我几下……结果,你从天而降了,你亲了我,我竟爱上了你……”白心让自嘲地笑了笑。

  郭茜痕不禁“呀”了一声,“我亲你一下,你就爱上我了啊?”一句无辜的问句,显出多少纯真。

  白心让含泪点一下头道:“那时你还说,要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人,我可不能后悔……”

  “所以,你后悔了?”郭茜痕眼睛里泪光闪闪,想到这个人竟真的被他害死了,心里很是难过。

  白心让摇摇头道:“我不后悔……郭姑娘……原本我一百万个不想死,不愿意再陷进折磨人的情爱中,可是那时你中着毒,我才知道,若是世界上从此没有折磨我的情爱,那我生不如死!郭姑娘,为你料伤时,我管不住我的心,想着也许你会喜欢我,又觉得你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喜欢我。为了你,我的心忘了跳,试情丹的毒便发作了。郭姑娘……我要死了,我只求你记得我……”他手自胸口拿下,撑着地面,似乎是在朝拜神明,以一个无比卑微的姿态耗尽最后一丝生命,然后便歪在地上,长睡不醒。

  众人没有想到风流成性的白心让最终竟然因为一个不谙世事的郭茜痕而死,更没有想到白心让会有这份痴情,彼此互望,都不胜唏嘘。郭茜痕见白心让倒地,满眼的泪水像是被受了震动,滚落下来。然后怯怯地伸出小手,轻轻碰了一下,触到一具死尸怕得缩在哥哥怀里大哭。一会儿想到他是因自己而死,又愧疚感动地怯哭。

  她欢笑能让所有人都笑意偃偃,她流泪亦能让所有人都为之痛心……

  白心让一死,倒让所有人都尊重起他来,寻了地方将他安葬,夜暮便完全笼罩下来。傅展图才想到要去跟秋以桐说没能说服王老爷让王远跟着他进京,还要另想一个办法。推门而入,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惨相——秋以桐昏倒在一旁,而黄七倒在一旁,显然是服食剧毒,身体已经僵直冰冷。傅展图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先抱起秋以桐,见她满面是泪,脸上还是悲戚纠结的神色,便掐她人中,令她醒转过来。

  秋以桐睁开朦胧的泪眼,望见黄七横尸面前,头歪向傅展图怀中,嘤嘤地哭着说:“果然……果然是死了……”

  “怎么回事?”傅展图问。

  秋以桐脸上带着泪,冷冷地笑着说:“他杀了我师傅,要当着我面服毒自尽,我……”回想到那时的纠结与痛苦,她便痛不欲生。手抓在桌子边,早已使手指无力而疼痛,舍不得他死,可是无力阻止。她见他吞下毒药,便昏了过去,等到她醒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他说,让你带着他的尸体回京,呈交朝廷,说是你捕到他,他畏罪自杀,希望朝廷留他全家性命。而你,也可能因此被记上一功。”

  傅展图扶着秋以桐,让她靠着桌子坐下凳子上,走过去伸手扯下黄七脸上的面幕。看到他的真面目,有些吃惊,道:“没有想到,他长得这副模样。”毒性原因,黄七唇上发乌,面色也发乌,却仍可以从中看出那倾国倾城的娇美容颜。傅展图不禁一叹,想到蒙着面的他,遍身隐而不露的高人之气,可一旦真面目示人,真的很难叫人对他平生出敬畏之意。而且这般柔美,无论男女,只怕一见都不免得会想入非非。

  秋以桐手撑着桌子站起来,走近一步也看一看他的脸,想到那晚他以真面目来见她,就是这般叫人心惊的美颜。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这模样与“黄七”这个名字放在一起,只仿佛他就只是梁岳瓘,而黄七就只是黄七。

  秋以桐记忆里的黄七,谦虚而善解人意,好似无所不能,可是触碰到关于他面貌的问题,便脆弱得叫人心疼。秋以桐想要追寻的是真实的,叫人觉得安全的情感,遇到黄七,她明知这是一个她所不能看清的男子,还是身不由己。感情不必天长地久,可如果只是“曾经拥有”,又是锥心的痛苦。

  秋以桐本以为自己会痛心地死去,可是居高临下地看到黄七的尸体,她竟然觉得一切如梦。深深地认为,地上躺的人不是黄七,并且坚信她的黄七仍然会在某一天从天而降,就似在天香楼的那一天,她突然感到一阵带着泥土与树根味道的轻风,抬起头便迎上一双幽深温柔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目光仿佛石上流过的清水……

  他会亲吻她,而她会温顺地闭上眼睛,感受到他有时柔而凉,有温而热的唇在亲吻自己,像是清明时节的纷纷雨;有一双手臂环绕着自己,有力却温柔,像是杨柳之岸那令人陶醉的暖暖风……那亲吻温柔而绵密地落在她的脸颊、鼻尖、额头,然后又缠绵在她唇上。她只觉得周身都是蝴蝶,漫过沧海……

  如果阳光会惊扰人的美梦,美丽的幻想总是被不容被改写的过往打破。秋以桐已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正沉浸在美梦之中忽然就一阵心惊,一下子醒来坐起。在她对面,傅展图坐在床沿上,竖起食指在唇前示意她禁声。

  她也无心说什么,沉默一会儿,让自己彻底从梦中醒来,意识清明后便听到有人说话。循声望去,还未找到说话的人便被傅展图拦住,轻声对她说:“你后来又昏了过去,我把你放在这张床上睡,我便守在这里——怎么样,这个哥哥够格吧!然后一大早,你的小师弟和小师妹就过来看你,我当时也闭着眼,他们以为我们都睡着,就说‘算了让他们先睡,我们等会儿’。然后两人便走到观景台上说话,那话说得……”接下来便是低声儿的笑。

  然后,傅展图引着秋以桐悄悄来到靠近观景台墙后站着,细听陈广生与郭茜痕说话。

  郭茜痕又叹了一声儿道:“虽然你们都叫我别难过,但是毕竟白心让是因我而死……哎,他居然爱着我,怎么会啊,我以为他会爱咱们师姐,或者臭燕子哪种人。”

  秋以桐听到这里,也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果然不出所料,见识过各式各样女子的白心让,最终是败在郭茜痕的纯真无邪与妖异艳丽中。

  陈广生便问:“为什么非得是秋师姐或萧燕呢?你……你也很好啊……”

  郭茜痕歪头想了半晌,而后说:“不知道……我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不过因为白心让,我想我也有我的好吧,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喜欢我。”

  陈广生望她几眼,又躲开,虽然只是看背影也明显觉得他在局促不安,清了几下嗓子道:“当然有啊……就是那些人,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郭茜痕道:“婆妈,有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啊,要是喜欢我,那就……”她拿手指点在下巴上,想了半晌,露出一个甜丝丝,又有些羞涩的笑容。“要是喜欢我,那就也亲我啊!”

  “啊?”陈广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那要是亲了你,你不喜欢他,你怎么办?”

  郭茜痕一瞪眼道:“他亲我,证明他喜欢我,我是不喜欢他,就给他向个耳光!”抿嘴一仰下巴,还做出闪耳光的动作,显出狠狠的模样。

  陈广生“哦”了一声儿,而后揣度着,郭茜痕功夫低微,力气也不大。于是一鼓气,走近一步稳住郭茜痕的双臂。郭茜痕望一望他的双手,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