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四章:灯下诉心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05

  周潜光为她说中自己的心事而感怀,觉得在这样的时候,能有陈月婵这样一位冰雪聪明又温柔体贴的女子与他说些真心话,实在值得珍惜。

  半晌了,周潜光长叹一声道:“正是这个呢!我实在不明白,便如她们所说,她们就宛似宿命中的敌人一般,总是针锋相对。我不知自己该偏向谁,而哪一个,都是我所珍惜的珍贵女子。”

  陈月婵道:“世上难有两全其美,依我看来……”她不好说下去,便止住话端,眼睛里温柔的光芒向周潜光身上飘去。

  周潜光便道:“姑娘但说无防。”他倒急于从旁观者那里找到平衡之道。

  陈月婵便说:“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我是觉得,那位萧掌门是有些心口不一。”秋以桐听到陈月婵这话,觉得她说得太委婉了,为她心目中的萧燕作注解实在薄弱。

  周潜光却点一点头道:“我明白她是怎样的人,从她自小的经历看去,未曾沦入邪道已是可敬。她会有些心机,也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她自小生活艰辛,母亲去后更是孤身一人,想要日好过,除了伶俐聪明,讨好他人又有什么方法?可是她本性善良,别人只要对她好一点,她便感激无比,却也有了一副将他人对她的不好记在心里,伺机再报的心性。初时,她还想着讨好我师姐,可是我师姐向来不喜欢有心机的人,对她便是冷冰冰的。萧燕小时,几乎是靠着讨饭才得以活命,最恨的便是别人这样对她。她们两个不和也在意料之中,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在寒梅山庄萧燕为了保护我,以至于秋伯母命丧,叫她们再无和好的可能。”

  陈月婵便问:“若是没有那件事,只怕她们的关系也好不了……”

  “此话怎讲?”周潜光虽然也猜到会是这样,可是更想听听陈月婵的看法。

  陈月婵便道:“既然萧掌门是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性子,又如何不把父母大仇放在心上。梅若虚是她的大仇人,她已报了仇。而她又是萧门遗女,他们萧家被皇上灭门,她如何不念着!若是这样……只怕萧燕,所谋者大!”

  秋以桐在暗中听到这里,便觉得痛快,在心里道:师弟,我无论怎么对你说,你也只会以为我厌恶萧燕,自然不会说她的好话,可是这话叫旁人说来,你又作何解?

  周潜光听了陈月婵的话不禁在心中叹服,“姑娘真是心思透亮!她曾跟我讲过她的父母是怎样从误解转为恩爱,她还未出生她的父亲便已不在人生,那些往事她必然是从她母亲那里听来的。她母亲讲到这些往事,再想一想萧门被灭的惨状,又让她到清波派学武,必然会说出为萧家报仇的话,她也必然会记在心里。看她找梅若虚报仇的手段,便知道她很懂得隐忍,像这飞蛾一般不直接扑到火上,而是一圈儿一圈儿地绕,迂回而行。”

  陈月婵便说:“既然周掌门也想到萧燕她终有一天会找皇上报仇,这是多么危险的想法,便也应该想到,你师姐担心你,不想她连累到你啊!”

  秋以桐听到这里,将头一甩,泪水几乎掉下,心事被说中的感觉便如猛吸进一口凉气,心思透亮,却也酸意泛泛。

  周潜光道:“我可以说服萧燕,让她放弃找皇上报仇……”

  陈月婵叹气,摇头道:“萧掌门便如丝一般,柔而韧,自小的想法哪里那么容易放下!”秋以桐跟着点了点头。

  周潜光望着陈月婵,眼光却飘向远处,叹道:“我也可以如飞蛾一般,不直接扑去,而是绕着过去。总之,我了解她,总能将她说服。”

  陈月婵听了,轻轻点一点头道:“那就好了……”眼睛看前远处,神色黯然,“只希望将来,你们师姐弟能和好如初,周掌门心愿能够达成。”

  周潜光苦笑道:“我的心愿,只怕永远也达成不了。”

  “为什么?”

  周潜光直言不讳,“我深爱我师姐,可是只怕她永远也不会爱我……”

  陈月婵脸上一阵慌乱,那双明眸里微光闪闪,更衬得她柔情似水,楚楚可怜。她抬头看他,却发觉他的目光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苦笑一下低首道:“周掌门为何如此灰心?”

  周潜光道:“师姐是一个看遍人世丑态,又十分任性固执的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仿佛正隔空与他师姐谈话,这一刻正听他师姐反驳——事实上,秋以桐听到这里,的确眉头一皱,怎么也不觉得自己任性固执!而后,他又接着说:“的确很固执,也很任性!一旦认定一个人是怎样的人,就不会轻易改观。我与她相识时只有十岁,她当我是个孩子,九年多过去了,她还是只当我是个孩子。她觉得倘若一个男子爱着好几个女子,必然是对这个撒过谎后,又去骗那个,断然没有真心!呵,我也不是什么好人,爱着她,也真心喜欢上了萧燕,她便觉得我与那些人没有区别……”

  郭则鸣不禁想,你的确不是什么好人,若是陈二姑娘对我亦有意,我心中便唯有她一人,绝对不会再喜欢别的女子!

  秋以桐已听不下去,转身欲走。周潜光还仿佛是望着陈月婵,却突然高声地说:“她就是不相信我!不相信从前那个十岁的孩童已长大,是她可以依靠的;不相信我纵使恋着萧燕,最爱的女子也唯有她一人;不相信我可以说服萧燕,叫她放弃找皇上报仇……”

  秋以桐脚下顿住,知道她师弟已听到动静,知道她在听着,这话明着是对陈月婵说,实际却是给她说的。她想起兰若华过世的那一天,周潜光带她来到南山涯上,指着姐妹山道:“师姐你看,从这个方位看去,东岸那一座挺立,西岸那一座由西倾向东,就好像依偎在一起。我想,他们不该被称为‘姐妹山’,而应该是‘夫妻山’。师姐,你觉得如何?”

  她还想到当时他望着自己的眼神,隐隐地闪着希望,心底一颤便皱起了眉头,想起初见他时,他不过是一个小少年,动作显得儒雅,多瞧他几眼便会脸红。不曾注意匆匆九年的光阴何时度过,少年是怎么长大的,竟说起“姐妹”、“夫妻”这样的话!

  她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真的那么固执,一旦对某人有了一种看法,就不会轻易改变。可是一想到萧燕做出的种种事,她师弟还护着她,就怒从心头起,抬脚便继续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我是固执不轻易改变心意,所以我才放不下你这个师弟!

  走到客馆大堂之中,猛地一回头瞧见郭则鸣跟着自己,便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干什么?”

  郭则鸣本懒得跟她说话,又怕陈月婵知道他也一直在旁偷听,便道:“我不过是睡不着,出来看看,谁知道你师弟跟陈二姑娘在那里说话,你又在旁偷听。”

  秋以桐瞪他一眼,冷笑道:“又是一个口是心非的!”说着便上楼回房了。

  郭则鸣被她这一眼瞪得生气,听她这样说自己更是想反驳,忽然之间想到,自己明明就是在乎陈月婵而跟着过来偷听,又拿这样的话遮掩,可不就是“口是心非”!不觉间扪心自问,我对陈月婵的心意,自己还不敢十分肯定,怎么我哥就洞悉了,秋姑娘也一眼就瞧了出来?难道,真的是当局者迷?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