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六章:终日寂寂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07

  所以秋以桐决然定先不说了,道:“他并不知道。我本来是跟傅展图一路同行,从凤尾城往京城来的,路上实在觉得傅展图啰嗦,便自己先赶来。我听说还有个妹妹,就急着过来看看,你先不要跟傅老爷提到我。”

  不知为何,傅意淳就全信了,眼神里带着一丝欣喜,“你是江湖女子,还跟我哥打架,那你会武功了?”

  秋以桐点头道:“会,十三岁时开始练。”

  傅意淳便笑了,羡慕地道:“真是好啊……”

  “这有什么好,像你这样写字漂亮才叫‘好’。”秋以桐指着傅意淳写的字道。

  傅意淳一笑,望着那些字道:“哪里,爹爹说,我这字写得不端庄,显不出贵气来。”

  秋以桐早已从傅展图那里听说,傅老爷是一个攻于名利之人,做任何事只以攀附权贵为目的,听了她这话忍不住冷笑。“字也要端庄、贵气……真是……”正要骂几句,转眸瞧见傅意淳象牙白的微圆脸,觉得自己虽然对傅老爷没有父女之情,可是那也确确实实是她哥哥与妹妹的爹,便忍了下去。

  傅意淳又问:“你都会些什么武功,与哥哥比怎么样?”

  “他……”秋以桐得意地哼一声,“他跟我可是没得比,以我如今的武功,大约也能在武林之中占得一席之地。”

  傅意淳的眼里有光在闪,继续追问:“你可会飞檐走壁?一路行来,是不是也行侠仗义?”

  秋以桐听她说话的语气欢快起来,分明一个娇羞的郭茜痕,便一抬眼望着她道:“怎么,你对江湖也心向往之?”

  傅意淳神色微有些黯淡,缓步走到窗口,望着远处道:“我喜欢在这里读书写字,无非是因为这里够高,看得够远。我目所能及的,不过就是这狭窄的天地。爹爹要我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都要精通,还要气度高雅,端庄高贵,我其实根本就……哎,我看得到远处的青山,青山却并不知,这世上有我这样一个女子。”

  秋以桐见她神色哀伤,不禁问:“你这话的意思是……不会是你从来没有出去过吧!”

  傅意淳苦笑着摇摇头道:“出去时不是在马车里,就是在轿子里。有一次,我求着哥哥带我出去,后来给爹爹知道,把哥哥打得躺床上半个月。”

  秋以桐大惊,想到一路上傅展图但凡有事不顺意,抬脚便踹人,竟还有被人打得下不来床的时候!“呀……傅展图也有那样的时候?”脸上浮出一层透着点苦意的嘲讽之笑。

  傅意淳微微一笑,悄声道:“我也是那次跟哥哥出去才知道他……哎呀,你不知道,他见了爹,那就跟老鼠见了猫,见了官位比他高的,又十分恭敬。在下人面前,小厮嘛就动辄就发脾气,对丫鬟就爱嬉笑……”

  秋以桐“嗤”地一笑道:“他还真是……”

  “爹爹一直跟他讲的为官之道,不过就是对上谄媚,对下立威而已,他会如此也在情理之中。”

  秋以桐与她并肩站在窗口,抱起双臂望着窗外,近处是夏日的繁茂树木,远处是如烟似雾的青山。想到自己若是与傅老爷相认,他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个女儿,又会如何呢?半晌傅意淳问:“你……多大了?”

  “二十二岁。”

  “啊?”傅意淳有些吃惊,“我本以为,你也不过十几岁,原来你已经……”

  秋以桐笑道:“所以,我是你姐姐啦!”

  “嗯,秋姐姐。”傅意淳乖乖地唤了一声。

  秋以桐听了,心底泛起甜意,笑道:“又多一个人叫我‘姐姐’,不过他们都是我的师弟或师妹,唯有你是我的亲妹子。”

  “师弟、师妹?”傅意淳听到这些江湖武林里的称呼心里更加羡慕,“你们可有门派?”

  “齐物门。”

  傅意淳口中念着“齐物门”三字,偏着头想一想道:“‘齐物’大约是出自庄子的《齐物论》,原来武林之中,也分儒家、道家。”

  秋以桐倒没有深究过这些,真要说到武林,叱咤风云的人物并不是她或陈广生这样的小辈。不过在傅意淳眼中、心里,武林不过一种美好的憧憬,是自由和随意,她愿意怎么想像武林,那便随她心意吧。秋以桐便不多言,点头笑着说“是”。

  傅意淳叹道:“真想到外面看一看……”

  秋以桐道:“我倒是可以带你出去,只不过回头被你爹爹发现,他虽打不了我,却可能把我当成傅展图,只怕傅展图就又招惹上麻烦了。”

  傅意淳想了想道:“其实我总有一些时候在这里独坐,好几个时辰不许人打扰。侍女们尽是我的心腹,只要爹爹不发现,她们也不会告诉去……”

  正说着时,听得一阵脚步声,秋以桐连忙面向窗外,傅意淳的侍女进来道:“公子、小姐,老爷说是要见公子,正在楼下呢!”

  秋以桐给傅意淳使了个眼色,傅意淳便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那侍女答应着下去后,秋以桐便说:“其实我的身材比傅展图矮得多,又偏瘦,我是踮高了鞋子,里面套了几件衣服才能装得像。早已热得冒汗,再见傅老爷,只怕得被瞧破了去。”

  傅意淳道:“也是,你的眉眼虽与哥哥很像,可是到底比他秀气得多。下人们不敢直盯着你看,轻易瞧不出,爹爹就不一样了。你要怎么办?”

  秋以桐道:“自然是走为上策,等到日后,让真的傅展图来见他吧!”

  “可是爹爹就在楼下,你们还是得遇见……哦,你快穿上女装!”说着就想在书房里找出一套女装来。

  秋以桐一挥手笑道:“哪有那么麻烦!走了……”话音未落,人已跳出窗子。傅意淳差点惊呼出声儿,想到这里有四层楼高,这样一跳,纵使有轻功只怕也得摔了。伸出头一看,只见秋以桐悠然地下落,遇见树梢时,脚下轻点,借着那一点力便又悠然飞向远处。如此,这夏日的庄园,在她足下只似湖水,而她仿佛是只点水而过的蜻蜓……

  傅意淳心里更是羡慕,只觉得若是能自由翩飞,便只是只蜻蜓也是好的。缓缓走下楼去,来到傅老爷面前回道:“哥哥不知为何怕见爹爹,女儿劝了他半天,他却不听,从窗子跳了出去,说是还有事先出去了!”

  傅老爷听到这里便“哼”了一声儿,暗骂一句“不肖的东西”,询问傅意淳近来读书的事,便又急匆匆地走了。

  之后,傅意淳只要一有空就坐在四楼的书房里,轻易不让人打扰,只盼着某一刻秋以桐忽然出现带她出去走走。就这样一天过去了,第二天下起大雨,心底失望得便似是雨中的月秀花,落了一地的花瓣。第二天一睁眼,看到窗外朦朦胧胧的,心里直呼“不好”,怕天气还是不好,叫秋以桐没有办法来。趿了鞋子往外一看,原来雨早已晴了,只是因为时辰还早,太阳没有升起来而已,耐着性子又躺下,不叫人看出自己的异常。

  这一天,她照旧在楼上看书写字,风将雨后的清香味道送进来,轻纱飘动,她读着类似于“小荷才露尖尖角”这样简单清新的诗句,渐渐静下心来。就在这样一个不期然的时刻,听到有人轻唤:“淳妹妹……”

  她转头,看到一袭白衫,白纱遮面的秋以桐正坐在窗棂上。与昨日相比,她的身材整个小了两圈,不过仍旧挺拔秀丽如竹。傅意淳惊喜得想要叫,不过素日叫规矩拘束着,就算拿开规矩她也已成形,所以还只是面上惊喜地微笑,款款起身来到她面前道:“你果然来了!”

  秋以桐道:“昨日下的雨太大,要不然我昨日就来了。”

  傅意淳笑着点点头,“我想就是。”

  “来……”秋以桐的手本垂在背后,这时往前一伸,拉过一个稻草人来。“这是我费了好大功夫扎成的,还真不容易。一会儿,你把衣服脱了穿在它身上,叫它替你坐在纱帐之后看书,你换个素布衣服,我带你出去。”说着时,将系在草人的衣服解了下来。

  傅意淳看到那草人居然还是坐着的,不禁遮嘴而笑。而后她便依秋以桐所言,缩到一边把衣服换了,将身上原来的衣服套在草人身上。两人远远看一看,觉得那草人虽然滑稽,但乍一看也的确有点像。走到窗前,傅意淳还心惊,素布衣袖里的纤手止不住地抖,脸上的笑容也发颤。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