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章:梁家旧院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11

  郭承文有成人之美,说是既然郭茜痕要去陈家,他们兄弟必有一人去看着,这个人当然会是郭则鸣。如此一来,郭承文便独自回到家中,与父亲和兄长们相见,秋以桐等人全都到陈家镖局住下。

  秋以桐在陈家镖局一共住了三日,不曾见周潜光来找她。白日里有郭茜痕吵嚷,练功谈天之类。到了夜中,看到灯下羽虫飞扬,便又想到了她师弟。想到他在怨自己不肯相信他,可是他叫自己怎么相信他!

  她徘徊在灯下,不觉间陈月婵走到她身后,她回首看到,失声道:“陈二姑娘……”

  陈月婵见她神情有异,便道:“秋姑娘正想心事?”

  秋以桐点头道:“正是。”

  陈月婵的确冰雪聪明,便柔声问:“秋姑娘可是在想,周掌门去了哪里?”

  既然如此,秋以桐便不瞒她,于是问:“陈二姑娘可知师弟的去向?”

  陈月婵有些失落的神情,走近她道:“周掌门本与我们一路同行,刚到京城之时,有一只小雀儿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叫,他便说有事,独自走了。到底去了哪里,我们也都不知。”

  “哼!又是萧燕!”萧燕虽不在周潜光身边,可是她的小雀儿竟成了她操控周潜光的提线。秋以桐想到这里,心底生出恨意,萧燕已杀了她的母亲,怎么还可以控制我师弟!恨意如火,烧遍了心底疯长的草,便又败了下来,秋以桐暗自闭眼,在心底道一句“罢了”,既然师弟已被她控制,已逼得她与他割袍断义,她又何必再多作他想!

  陈月婵柔声道:“秋姑娘,其实周掌门最看重的人,的的确确是姑娘!”

  “哼……”秋以桐只觉得这冷笑化成了眼里的泪水,那泪水便是一般的冰冷,“他看重我,我便该感激涕零,珍藏于心么?陈二姑娘,你是不是有我师弟有好感?”

  “这……秋姑娘这话,这话是何意思?”

  秋以桐温声道:“陈二姑娘,你我都是女子,‘情’字之上的事很难遮掩。你若是喜欢他,我也不觉得奇怪。可是,我却要劝姑娘,我师弟身边已有萧燕,凭我与他多年的姐弟之情,都不足以抗衡,你又能如何!”

  陈月婵红了脸,神色黯然地道:“其实,我亦不敢对周掌门心存多想,只是倾慕于他博学多识,儒雅风度……”五峰山之中,除却他们母女三人,便都是男子,用拳刚猛,人也难免温柔不够。对于女子虽然敬重,却也都以为这天下本是男子的,女子再好不过是男子的附属而已。她是一个温柔而善解人意,能体贴人心,也更能容易看出这一点。可是周潜光与他们都不一样,他温柔又文雅,对于女子不仅敬重,更是珍惜。陈月婵想到这里,深吸一口气,动容地道:“我更感动于他对秋姑娘的一片深情……”

  “深情?”秋以桐只觉得这是一种嘲讽,“上一次来京城时,在客栈里,我们许下‘一心之约’。只需要三年,他若是心里仍然只有我一人,我便嫁给他。可是三个月都不到,他便与萧燕生死相依。何为深情?难道就只是口口声声说着,‘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转头又去怜惜别的女子吗?陈二姑娘,你是个温柔体贴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多半柔韧,其实最不愿意只在深闺为男子的花心自怨自艾。所以,不要爱上我师弟,你既敌不过萧燕的手段,更无法控制我师弟那一片怜香惜玉之情!”

  秋以桐说得直白而恳切,犀利的言语,将情窦初开的女子心一一剖开,未免流血见肉,叫人痛楚。陈月婵便觉心里不是滋味,想了许久却无法反驳,而后叹道:“只能怨这天下终究以男子为尊……”

  秋以桐道:“不要轻易说这样的话!我们江湖儿女,怎可如深闺女子一般,逆来顺受。郭家四公子郭则鸣,看他那样子是不敢对你吐露心意的,你看着办吧!”她的话说得生硬,愣是让陈月婵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等秋以桐走到廊下的柱子后,郭则鸣亦是又慌又气地瞪着她,她毫不客气地回瞪一眼,轻声道:“偷听别人讲话,你还理直气壮!”紧接着走回到房中,一夜无语。

  第二天,傅展图寻来了,单独拉了秋以桐,怒气冲冲地道:“你干的好事!因为梁岳瓘事,我的确是被记了一功,可也不过是打赏些金银。爹爹依旧要我到太子身边当职,说是门路已通,太子今日晚上会到梁家旧院小住,叫我过去与他相见。”

  秋以桐道:“听起来倒像是安排你与太子,来一场艳遇……”

  傅展图抬手作势要打她,“你就不能说些好的!”

  “能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你不愿意,就不要去的好。”

  “我若是不去,爹爹如何肯依……”傅展图将手臂放在桌子上,弓着肩,低着头,叹气道,“我没有办法违背爹爹的意思……”

  秋以桐倒没有想到他有这样的一面,面对一件自己不愿意的事,为了家人竟会委曲求全。她愣了片刻后便认真地说:“你为什么不能转过头来,劝劝你爹爹,名利之事不过过眼烟云……”

  傅展图冷笑着喝口茶,道:“我自己都不这样想,怎么说服他!”眼望着远方,畅想到往事,“我娘亲是爹爹的原配夫人,原是一个富家之女,养在深闺,一心要求个如意郎君。挑来挑去,我娘亲因为我爹的卓然气度与不凡文彩而挑中了他。可是我爹终究不过是一个落魄书生,一无家产,二无地功名。我外公同意我娘嫁过去,也因我娘亲坚持。爹娘虽然恩爱,可是我外公一族嫌弃我爹落魄,又几次考取功名而不中,对他冷嘲热讽。我出生懂事后,也很怕去我外公家里,只觉得到处都是白眼。我娘病逝之后,不只爹爹发誓无论用不惜手段出人头地,我自己亦有这样的意愿!”

  “嗯,”秋以桐点点头,“这也难怪,你爹给你取名为‘展图’了。”

  傅展图叹一声道:“爹爹他在我娘之后,攀附到续娶的那位夫人——也就是意淳的亲娘一家,才得到施展拳脚。虽说是入赘,终究也不能算是,他们一家对我们父子也十分敬重,可是这对于一个男子而言,莫不是切肤之痛。唯有我真正地出人头地,我们傅家才算是有地位可言!”

  秋以桐只觉得与这样的话题她无话可接,可是心底里已对傅展图存了对几分兄长之情,又见他既然对自己吐露心意,也是当自己为朋友或妹妹,存着几分同情,便着他不语。

  傅展图自己思索片刻,又凝重地道:“我已如此,唯独希望意淳能够万事随心……”

  秋以桐便笑道:“这句话听起来,你才勉强能算是一个兄长!”

  傅展图脸上带着一丝嬉笑,望着秋以桐道:“你可算不上是个好妹妹!”

  秋以桐抱起双臂道:“咱们是不是兄妹,真还没个定论,万一还真不是呢,不能因为长得像就说是了。不过,你去梁家旧院时,我会暗中随你一起去。我要想一些办法,叫这太子,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肯要咱们意淳为妃。”

  傅展图便一笑,把端起的茶碗放下,手虚点着她道:“你天生就是当人姐姐的料!”

  梁家旧院,梁文肃还未登上帝位时的家,位于京都西郊。彼时的梁家可谓钟鸣鼎食,府院自然豪华大气,可是与皇宫相比也就寂寥得多。太子好静,一个月中总有几天,要在那里度过。

  秋以桐来到梁府,便发现这里其实离桐树林不远。施展轻功,飞入府中,她只身来到一座单独的房子前。这一房子只有三间,简单质朴,一看形貌便知能承载多年风雨。

  房前有长势惊人的紫藤,几根主干都十分粗壮,密布在花架之上,十分壮丽。一串的花朵,是或深或浅的紫,灿若云霞,震动人心!

  秋以桐不禁停住脚步,漫步花架之下,用手轻抚过一串紫花。只见那开放的小花如同展开翅膀的紫色蝴蝶,而尾端尚未开放的,好似是暖风尚未将它们叫醒,尚自依枝而睡的蝶。秋以桐止住步子,展目望着这房子,望着那紧闭的窗,不禁想几十前尚是少年的梁文肃与李勉在这里读书时,这些花儿在不在?紫藤,本是有名的长寿树,可是人的情与义,却转瞬既变,直如六月之云。

  秋以桐不禁一声长叹,却听到一个声音道:“什么人在那里?”声音不大,轻柔,却直如从云端而来,有种高高在上的贵气。

  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秋以桐正沉醉其中,哪里注意到一大枝花叶之后露出来的一角重绿衣襟……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