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二章:鸠占鹊巢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13

  郭茜痕与陈广生也是狐疑,不解这傅展图拿着个圣旨在这里发什么脾气,都凑到秋以桐身边看去。

  圣旨的全文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闻工部员外郎傅毅之女傅意淳,静容婉柔,风华幽静,聪慧灵秀,才德兼备。着既册封为太子良娣,赐号为‘桐’。钦此!”后来便是某年某月,皇帝宝印等。

  郭茜痕看过便道:“不就是你妹妹要嫁给太子了,你用得着这么显摆吗?”

  秋以桐哪里料到会是这样,瞪了一眼郭茜痕,拉了傅展图到房里细问:“怎么会是这样?就算傅老爷通过门路,也不会这么快吧!”

  傅展图气得道:“这个该问你!你昨天见太子,用了什么媚术!听闻,太子连夜进宫去向皇上求了圣旨,这可是太子第一次主动要一个女人,皇上高兴得很,连夜让人起草圣旨。今天一早,圣旨便到家中。我们府中,现在被皇上赐的东西都快填满了,老爷子喜从天降……我真的是……你这个人怎么……”

  秋以桐难以置信,皱眉问:“这一切是因为我?”

  “除了你,还有谁!”

  “太子不是好男色吗?”

  傅展图哭笑不得,“你发什么愣!我爹为了要我到太子身边,耗尽所有精力,本是想借我再让意淳到太子身边。我昨天才刚见太子,不过就跟他说了姓名,接着便跟一群公子哥喝酒,就算想为意淳说好话,也都没机会啊!”

  秋以桐急得头发晕,“可是我也没有……我就是被他碰到了,他问我名字,我便答了?哦,对了!他看到我的相貌,说我长得像你,他又好男风……我明白了,他是对你一见钟情,爱屋乌!”傅展图气得连眼都红了,龇着牙要骂,可是半晌了愣是什么也没有说出。走过到坐下,提起桌子的茶壶倒了一杯茶,秋以桐说:“那是隔夜的!”

  傅展图茶也不得喝,只得放下杯与壶,一拍桌子指着她道恨声道:“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狐媚!”

  秋以桐气得端起桌子上那杯茶泼到他脸上道:“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吗?现在不是还没有嫁过去,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说着坐了下来。

  傅展图将脸上的茶水一抹,望着秋以桐,半晌低下声音道:“其实路上,我已想好对策了……”

  秋以桐见他语气陡变,心里兀自一惊,有点发怯地问:“怎么办?”

  傅展图一时也不敢说,又倒了一杯茶,也不管是不是隔夜的,只管一口饮尽。而后望着她,眼神里有歉意,亦有无奈,“你代替意淳嫁过去……”

  “什么!”秋以桐一拍桌子站起,惊得傅展图缩了一下头,“你让我去太子的东宫,当什么鬼良娣!亏你说得出口!”

  虽然屋子里再无别人,傅展图还是慌得四处望望,又开门往外看。只见陈广生与郭茜痕站在房前的台阶下,一脸疑惑地望着房内,见到傅展图打开门,便欲走过去。傅展图便止住他们道:“你们别过来啊,就站在那儿,也别让别人过来!”怕自己震不住他们,便补一句“要不然你们师姐的命就没了!”然后关上了门。

  秋以桐背对傅展图,肩头微微起伏,看得出怒火正盛。傅展图便觉得眼前似是烧着一堆火,而他是那个浑身发冷的人,知道会被烧着,还是要靠近。他在她的肩上虚点一下,发着怯说:“那个……哼……秋,秋儿啊,你听我说……”

  “说什么啊说!”秋以桐又是一声断喝。

  傅展图被吓一跳,叹了一口气,又提起一口气,仰首向她道:“你还敢发这么大脾气!要不是你,太子会这么着吗?这是你造的孽,还想要事不关己吗?”

  秋以桐扭过头盯着他,他便清一下嗓子将头扭着头垂下。秋以桐白眼向他,“明明是因为你……”

  傅展图跺一下脚道:“就算是太子看上我了,爱屋及乌!可是他要是真见了意淳,发现她生得并不像我,还会这样吗?终究还是因为见了你,你冒充意淳,才会如此!”

  秋以桐正要反驳,张口却发现无话可说,冷静下来想了一会儿,才温声道:“我当时哪里想到这个!如果是因为这个,你便向太子禀明,说他见到的并不是傅意淳,叫他将圣旨收回不就好了。”

  傅展图哭笑不得,道:“你以为圣旨是什么,说收回就收回?你在他面前假称自己是意淳,便是欺君之罪,他一个不高兴,能将我们傅家满门抄斩!”

  “你少危言耸听!昨日,我跟你说我假称自己是意淳,你怎么不说这样的话?”

  傅展图道:“因为意淳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却贴身侍女几乎无人见过她,你便说是她也是无事。我哪里能料到会有今天的事!就算是意淳嫁过去了,太子又已见过了你,只以为你是意淳,那我傅家还是欺君之罪!”

  秋以桐前后想想,冷笑道:“说来说去,我是非嫁不可了?”

  傅展图不敢直接接话,头偏向一旁,半晌了道:“你也说过的,要帮着我让意淳能随心生活。意淳性子单纯善良,在那尔虞我诈的后宫,如何能生存下去!而你不一样,生在青楼里,早就见多了那些不堪的东西……”

  秋以桐只觉得自己如一件脏衣服,如今又被傅展图在脚下狠踩几下,气得浑身发抖!“我出生在青楼里,看过不堪的东西,就应该得到一段不堪的姻缘,去给一个好男色的太子当小妾,当我哥的替身吗?你就是想说,反正我已经如此不堪,也不在乎再在淤泥里越陷越深吗?”

  傅展图连忙去扶她颤抖的身体,她甩开他的手。他用歉意的目光望着她,心疼地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好妹妹,我要娶谁,去伺候谁,从来就不由我做主。而你呢,爱上了黄七,却又被他狠狠骗了,还要去哪里找你的好姻缘?我们受的苦,难道还要让咱们的妹妹来受吗?你若是嫁了过去,变成意淳,意淳也便自由了……你若是不嫁,让意淳去了,那便是欺君之罪!”

  秋以桐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们可以买通人,说是意淳身上有病,不能入宫啊?”

  “且不说这一条有多难走……爹爹也是不会同意的!他谋划了十几年的事,终于从天而降,叫他放弃,无疑要了他的命!”

  秋以桐无奈而愤怒,发力在桌子上一拍,那桌面顿时便裂了,随之她尖利的声音喝出:“我们便要惯着他这般功于名利吗?”

  “父为子纲,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你我的母亲都已去了,怎能不好好孝敬父亲!”

  秋以桐眼里有愤怒的泪水,此时失声“哈哈”冷笑着说:“傅展图……不曾想你竟还是孝子啊!”

  傅展图听出其中嘲讽的意味,苦笑着道:“他未曾抚养过你,你可以对他毫无感情,可是我不能……”他一甩前襟,跪在她面前道:“哥哥求你了!”

  秋以桐低首望着他,滚烫的泪水一滴滴落下,“我师弟求我原谅萧燕之时,也向我下跪,你又向我下跪……以你们的人品,都本该是我万分厌恶的人,就只因为我与他是师姐妹,与你是兄妹,便就怎么也割舍不了了。你们便是料准了这一点,就苦苦相逼!你们若是对我有一点点情意,怎么都逼着我从万仗悬崖上往下跳!”秋以桐痛哭着坐下,腰杆不再笔直如竹,好似菟丝子的柔枝。

  傅展图亦含泪道:“对不住了!你便当我更偏心着意淳吧……毕竟,太子与黄七生得像,你还有几分安慰……”

  秋以桐已是无力回话了,心底里装着黄七与梁岫琛两个名字。此时她万分厌恶梁岫琛,不肯承认他与黄七相像——可是黄七又是什么好人啊!不觉灰心,情字伤人,又何必再去沾染,嫁给谁又有什么分别?

  她茫然地想,她唯一应该做的事,便是为《信义兵书》寻一个主人,处于皇宫之人或许更容易得到七皇子梁岑瑞的消息。她绝望地一闭眼,低声问:“入宫的日期,是哪一天?”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